久久小说网

马场的魔禁种马计划(三)

久久小说网 2021-02-17 18:02 出处:网络 作者:哈哈哈2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紧箍咒修女事件 “雅妮斯,雅妮斯,你快看,这条裙子好漂亮呀~”雅妮斯部队的小修女凯特琳娜说道,“要不咱们就买这条吧,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作者:哈哈哈2
曾以“生活的阴暗面”为ID发表于心海

紧箍咒修女事件
“雅妮斯,雅妮斯,你快看,这条裙子好漂亮呀~”雅妮斯部队的小修女凯特琳娜说道,“要不咱们就买这条吧,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嗯。再看看吧。”
白皙的皮肤配上柠檬茶色的眼睛,有着令人联想到喜欢恶作剧孩子的眼神,头髮则是偏红的茶色,全部扎成铅笔粗细的三股辫。身体比茵蒂克丝还要瘦削,所以看起来略带骨感。


正是前罗马正教的魔法师,雅妮斯部队的领袖——雅妮斯·桑提斯。
今天是雅妮斯十八岁的成人礼,凯特琳娜是她的闺蜜,两人从小到大形影不离,这么关键的日子当然也不能分开,此时两个人正一块逛着商场,一路走,一路笑,欢声笑语充斥了整个廊道……十八岁,多么好的年纪呀。
自从上条当麻解决了亚得里亚海女王事件,将雅妮斯部队拉到英国清教阵营后,她也终于能享受少女应有的美妙生活了。
今晚的成人礼雅妮斯邀请了好多好多的朋友,也正好趁此机会和大家聚一聚,当然也邀请了她的准男友,上条当麻。
什么?上条当麻不可能脱单?
嗯,是啊,大爷也不会穿女装来着。
如何让当麻开后宫然后再送给自己操?马场想不出也懒得想,反正他对男人又没兴趣(魔禁吧三十万条厨:我们有兴趣啊!),索性直接把动画党对当麻是后宫男的污蔑複製粘贴下来给他看,让他按这个标準自己催眠自己。结果,效果意外地完美?动画党的嘴炮竟恐怖如斯!
之所以上条当麻还是准男友,是因为两个人的关係忽冷忽热,动不动就要冷战几天。说起来,相处成这样两个人都有责任,熟悉的朋友都知道,雅妮斯一旦禁忌全开则会作出性虐待一般的变态言行,正所谓露琪亚口中“掀开别人的裙子会感到满足,但死也不愿意自己的裙子被人掀开的那种人”,确实是有些难于相处。不过大家也都知道,雅妮斯其实还是一个很好的伙伴,调皮嘴硬是改不掉了,但是心裏仍然住着一个天使,善良、单纯、可爱。凯特琳娜当然知道雅妮斯一直爱着上条当麻,不过看这架势,吵架时间越来越多,越来越长,搞不成真的快分了。雅妮斯的性格不可能给人台阶下,也真的怪不得上条当麻。
这一天上条当麻也在忙着选礼物,不知道给这个小公主送什么才好,鲜花、蜡烛、蛋糕,这些早就準备好了,早就準备好的还有两张机票,两个人已经约好今晚成人礼结束之后两个人一块出去为期一个周的旅游,去阿维尼翁一座很不知名的小海岛,听说那裏地广人稀,风景优美,很适合情侣独处,仅有的一条商业街却是种类齐全,可以买到各地的特产还有好多没有见过的奇怪物件。
一份快递过来了,这是上条当麻从法国的一家秘密店铺订购的,是专门为雅妮斯準备的礼物——一条算上运费花了他六万多日元的女式内裤,以及配放在盒子裏的一把钥匙和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这个内裤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上面布满了小装置,内裤的口上有一把精緻玲珑的小锁,显然与盒子裏的钥匙是一对,这锁一旦扣上,口子勒得紧紧的,想脱下内裤自然是不可能的。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内裤内侧分布了好多电极,还有一个小小的,好像是用来放电池的小盒子,和小锁差不多大,和小锁一左一右,像两颗宝石点缀在这条精緻的内裤上。说着上条当麻拿起遥控,按了一下,电极蹦出火花,劈裏啪啦的闪得他睁不开眼。
这件宝贝是上条当麻踌躇了很久才买下的,买来就是为了骗雅妮斯穿上,然后用这个遥控器永远控制着雅妮斯,逼迫她改掉小脾气。不再调皮的雅妮斯才方便送出去侍奉主人嘛。和网上宣传的不同,这锁和电极实在是太明显了,怎么可能骗雅妮斯穿上呢,不由得心裏有些失望。时间快到了,上条当麻没办法,捣鼓收拾了一下那条内裤带着一块去了雅妮斯的成人礼。
宴会上,上条当麻一直想着怎么骗雅妮斯穿上,所以一直有些心不在焉,雅妮斯有些奇怪也有些生气,但是这么多朋友在场,也不好意思发脾气,就忍了下来。
夜深了,朋友们渐渐离开,最后凯特琳娜也走了,只剩下上条当麻和雅妮斯两个人一边拆着朋友们的礼物,一边规划着明天的行程。雅妮斯一直因为上条当麻心不在焉而有些不快,朋友一走,就开始语气不对,最后实在忍不住,指责了上条当麻好一阵。上条当麻心想,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毕竟是成人礼,今天我只能忍忍喽,只能过去搂着雅妮斯说,“我错了嘛,是我不对,惹你生气了,以后我都听你的话,真的对不起~”
上条当麻一直是个木头,这次突然甜言蜜语,雅妮斯倒有些不适应,瞬间脸红起来,一把推开上条当麻,嗫喏一句标準的钉宫式“无路赛”。
上条当麻看雅妮斯心情不错,心想不如就趁此机会给她套上吧,正好趁这次出去玩避免被朋友见到,免去了很多尴尬,说不定这次回来的她就是主人的乖乖小女奴了,于是说道:“亲爱的,我给你的礼物还没拆呢。”说着打开了盒子。
雅妮斯一把把内裤抢过去:“哇,好漂亮啊~太好看了太好看了~真的谢谢你,上条当麻!”
也许是灯光比较暗,雅妮斯根本没看到内裤的细节,上条当麻心想,正好趁她没发现给她套上,后面就都好办了,说着劝她穿上,雅妮斯也是迫不及待,赶快回到房间穿上……
上条当麻正握着遥控器,握着雅妮斯永远的自由,就等着雅妮斯套好。忽然,门开了。
雅妮斯并没有穿上,拿着内裤从房间中出来,冷冷地看着上条当麻手中的遥控器。
“按呀!怎么不按下去?还好我借着卧室的灯光看到了裏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对我!”说着将内裤甩到了上条当麻的脸上。
两个人尴尬地坐着,一言不发,上条当麻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想去解释,就直接对雅妮斯说:“真的对不起,我其实就是想帮你改改坏脾气,别怪我,原来也没打算瞒你,想必你也知道了这条内裤的用法,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穿上,改一改坏脾气,要不我们真的没办法继续了。”
过了一会接着说道:“要不咱们都退让一步吧,遥控器放我这,钥匙给你,答应我穿一个周别打开,咱们互相迁就适应一下,你要觉得不可以,可以随时打开,然后咱们永远分开就行了。别的不说了。”
说着上条当麻扔下钥匙和机票,关门回自己家了。
雅妮斯坐在沙发上,看着这条内裤和钥匙,思考着种种过往,气愤过后竟然很少地出现了一点后悔,毕竟她也有错。她最后决定,还是穿上吧。先是把钥匙好好地收纳到包裏,这是她以后自由的唯一希望,她当然要珍惜,然后回到卧室,脱下衣服内裤,将这条漂亮的内裤从脚尖,小腿,一点点提了上来,边提起边向自己的小脾气告别。哢哒,锁好了……
这内裤也真漂亮,仅仅包在身上,却一点也不闷,一点也不难受,美丽精緻,让她爱极了。
第二天,两个人收拾好行李在门口见面,準备起飞去小岛,见上条当麻一直闷闷不乐,就主动凑上去,贴着上条当麻的耳边小声说:“穿好啦~”说着漏出调皮的笑脸。上条当麻瞬间高兴起来,也笑脸回迎。一路上,两人欢声笑语,时不时雅妮斯还掀起衣襟,漏出纤细的腰和那把小锁,上条当麻也打趣地拨了几下那把锁。
两个人上了岛,已经天黑了,两个人先住了下来,雅妮斯趴在床上对着上条当麻说:“我以前是不是很讨厌呀,非要给我穿这个?”
上条当麻说:“是呀,哈哈,这个是我专门用来收拾你的小脾气的。”
雅妮斯忽然提出:“要不你按一下?我还不知道被罚是什么滋味呢,哈哈。”
于是上条当麻拿出遥控器,当着雅妮斯的面按了下去。
“啊!疼死了!啊啊啊————”
星星点点的火花伴随着雅妮斯一阵阵的惨叫,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扯着锁向下脱,但是锁紧紧挂着,小内裤也紧紧勒着,哪里脱得下来,连忙向上条当麻求饶:“啊!别按了别按了!放过我吧!啊!疼死我了!啊!求你了求你了……”
说上条当麻鬆开了遥控器,雅妮斯折腾得大汗淋漓,趴在床上好一会才起来。
“你!居然!”看着上条当麻握着遥控器,她欲言又止,要是上条当麻再按下去,她真的是不敢想像。不过她其实也不怕,毕竟钥匙就在自己包裏,他要是再过分,脱了就是了,不过既然答应了他,就勉强穿一个周吧,再忍一忍。
接下来几天,每次雅妮斯发脾气,上条当麻就拿出遥控器,按一会,渐渐发现,十秒钟大概是雅妮斯能忍受的极限,有了这件宝贝,自然腰杆也硬了好多。其实更多时候,上条当麻也不忍心雅妮斯受苦,只是拿出遥控器示意一下,雅妮斯基本会习惯性地软弱下来。不到一周,雅妮斯也发现自己真的改变了很多,但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实在是太疼了。
在海边浴场被当着大家的面惩罚,这件事让雅妮斯再也忍受不住,气愤地自己跑回了宾馆,把上条当麻一个人留在了沙滩上。回到宾馆,回忆着一周以来受到的欺负,她心裏五味杂陈,下定决心,从包裏拿出了钥匙。
“呀——(咬牙用力)怎么回事?为什么打不开呀!”
一瞬间,雅妮斯慌了。
“到底怎么回事?!”感觉自己的希望破灭了,她在宾馆不停地折腾着,这时她心裏的难熬胜过被电击时的百倍,没有希望往往比真实的痛苦更痛苦。更难熬的是,裤子的材料非常结实,剪刀、锯子,什么都用上了,完全没有办法脱下这条夺走了她自由和幸福的内裤。
过了许久,雅妮斯不再挣扎了,呆呆地坐在墙角,面无表情,仿佛看淡了一切。静静地等着上条当麻,等着那个一直也将永远控制着自己的人。
门终于开了,上条当麻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那把钥匙和散落一地的工具,各种型号的剪刀,锯子,又扫了一眼才看到墙角憔悴的雅妮斯。他瞬间明白了一切,跑过去安慰雅妮斯。
雅妮斯可怜巴巴地说:“锁……锁坏了,永远脱不下来了……”说着淡淡地留下了泪,可能是哭得太久了,勉强才挤出几滴泪水。
看着雅妮斯的绝望,上条当麻实在不忍心,对雅妮斯说出了实情,是他给了雅妮斯假钥匙,就是为了骗她穿上那条内裤让她没有办法脱下来,其实他早就想到雅妮斯会看到内裤中的电极就一定不会穿,只好用这种方法,先把钥匙给她,骗她穿上。
雅妮斯听到自己还是中计了,但是却顾不得气愤,听上条当麻说他换了钥匙,那就是说锁还是好的,钥匙也在,她仿佛看到了希望,抹抹泪水,勉强漏出笑容,瘫坐在地上求上条当麻:“求你了,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给我脱了吧……求你了,真的疼死了,我天性爱自由,真的受不了这种约束,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这样低三下四……求你了。”
上条当麻当然不会给她钥匙,毕竟这是伟大的马场主人点名索要的小女奴,但是他实在不忍心看雅妮斯这么可怜,就说:“好啦,你知道我不会给你解开这束缚的。而且你也答应过我,要穿一个周的。好啦,咱们各退一步,你多忍受些时日,我还信守诺言,一个周,咱们回去之前,我给你钥匙,但是你一定要做到,首先就是听话,否则别怪我罚你,其次是别再试图自己脱下来了,否则,你永远别想摆脱!”
最后一个重音着实吓了雅妮斯一跳,毕竟她已经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人了,穿着那条内裤,她、内裤,还有那个可怕的遥控就变成了一个整体,她想甩却又哪里甩得掉。只能一天天盼着期限的到来,永远解除这个束缚。
转眼还有三天就可以回去了,雅妮斯也终于要熬到了头,现在的雅妮斯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丝毫看不到原来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女孩,仿佛一切都变了,从眼神到妆容,到神态谈吐,俨然成为了一个端庄的女孩,短短一个周,竟然仿佛多了几十年阅历一般的稳重,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个牢牢套在她下麵的那个束缚,没有一丝丝鬆动,没有一丝丝褪色,并且,还是那么疼,让她那么惧怕,那么悔恨。不过一切都快结束了,她的内心一直住着一个小小的恶魔,一定要把这种痛苦和耻辱加倍地还给上条当麻,不过此刻,那个恶魔隐藏得很深,很深,丝毫不敢露出一点尾巴。
雅妮斯紧紧跟着,小心翼翼地拉着上条当麻的手,在后面低着头走着,这也是她一个周以来的姿势,不敢乱动,生怕上条当麻生气,遥控器一直被他轻轻握在手裏,是那么轻鬆,那么自然。
这天他们去逛了最远的商业街,琳琅满目的小玩意让雅妮斯暂时忘记了痛苦,重新漏出了天真的笑容。上条当麻给雅妮斯买了好多礼物,并在首饰店买了最大的钻石,在广场上当着众人突然下跪向雅妮斯求婚,雅妮斯呆呆地站着,真的惊住了,眼裏泛着泪水答应了。出于真的爱情,或者是对于他手中遥控器的恐惧,没人知道,但是她下意识地收了收腿仿佛已经给出了答案。
两个人在夕阳下漫步,逐渐走到了商业街的尽头,海天一色,真的是太美了。正要离开,雅妮斯瞥了一眼角落中的店铺,小小的牌子上写着“紧箍咒”,顺着看过去,上条当麻也意识到雅妮斯的内裤就是从这裏网购的,为了防止意外,这店裏肯定摆脱束缚的方法,他正在犹豫,期限马上要到了,他怎样才能找到藉口让雅妮斯继续穿下去,其实,上条当麻已经下定决心,要让雅妮斯穿一辈子,永远当马场主人乖巧玲珑的小女奴。
聪明的雅妮斯哪里不知道这些,只是不敢面对不敢说罢了,此刻面对着希望,她怎么能犹豫呢,故意装出充满童真的眼神,执意拉着上条当麻进去。上条当麻也没办法,两人手拉手,却又一前一后地进去了。
进店之后,连上条当麻都大吃一惊,店家只把很少的商品挂在了网上,店裏的束缚工具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琳琅满目,项圈,手镯,脚镯,内裤,鞋子,袜子,胸罩,衣服,手套,项链,各个漂亮非凡,精緻绝伦。但是仔细看,共同的特点是都布满了电极,都有锁,以及都用了那种坚韧的材料。用法也是一样的单一。店裏的顾客不多也不算少,多数都是情侣,各个年龄都有。仔细观察,都是一个气度非凡,另一个唯唯诺诺,脸上还泛着红晕。不时售货员还会问一问“好用吗”,然后顾客就有红着脸出去的。走到柜檯前,售货员介绍了一番产品之后忽然看了下二人的神态,仿佛明白了一切,轻声问:“效果好吗?”上条当麻笑着用胳膊肘撞了一下雅妮斯,雅妮斯红着脸扭扭身子低头说“讨厌~”上条当麻答道:“还可以。”随即三个人尴尬地笑了。
晚上靠着撒娇卖萌勉强灌醉了上条当麻,自己跑到了紧箍咒小店,和店员说要买最疼的那种。将近十万的价格也确实让她心疼了一下,但是她觉得很值。刚要付款,她看到了售货员的帐本,她竟然看到了熟悉的名字,凯特琳娜。她想不到,自己的闺蜜凯特琳娜居然也买过这个,更仔细的查看她发现了更惊讶的事,上条当麻没有买过,而凯特琳娜买的正是她箍着的这款,出于好奇,雅妮斯让售货员查看了型号记录,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受尽了折磨的这条内裤正是凯特琳娜给的。
难过、气愤、背叛一块涌上了心头,没想到竟然是自己最好的闺蜜断送了自己的自由和幸福。冷静下来后,颤抖着,拨通了凯特琳娜的电话。
“我是雅妮斯,我只想问你一件事,那条内裤……”
没等说完,凯特琳娜就明白了一切。
“雅妮斯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是为了你好,想帮你改一改,你原谅我吧,我看到了这个东西并劝说上条当麻用我的帐号买了一个,给你套上了。”
“没想到,你!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让我永远失去了自由!……”
“好了,雅妮斯姐,我错了嘛,我真不知道你受到了这样的……但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呀,我早就想到会这样,所以才让他用我的帐号买的呀。”
“什么?什么意思?”
“怕你钥匙丢掉,所以店裏面还留了一把备用的,用我的号买就只有我才能去领那把呀。”
“那……那你,快呀,姐姐真的受不了了,好疼呀,凯特琳娜,求你了!”
“好啦好啦,我密码你知道的,登我的号到店裏挂失钥匙就好了。”
说着,雅妮斯挂掉了电话,赶快去领备用的钥匙,很顺利,她拿到了那把钥匙,拿到了自由,她发誓要用同一件工具让上条当麻永远失去自由。钥匙插下去的瞬间,她犹豫了,她觉得先不打开,穿着这个束缚去和上条当麻道个别,去和那段痛苦的回忆告个别。说着拨通了上条当麻的视频电话,上条当麻也正在握着遥控器找她,电话接通了。
“上条当麻,这些天以来我觉得你过分了,我忍受不了这种痛苦,这种束缚,咱们就此别过吧,这种痛苦我祝愿发生在你身上。”上条当麻感觉语气不对,刚要还口,电话被挂掉了。这边雅妮斯飞快地打开锁,脱下这条内裤,她知道,马上内裤上就会有一大股电流传来,那是让她窒息的感觉,她终身难忘。
望着眼前的枷锁沙沙地冒着火花,雅妮斯本能地缩紧双腿,一个周来的约束已经让她形成了习惯,她看着这条内裤在眼前放电,她想哭又想笑,笑自己的遭遇,自己的愚蠢,一阵凉风吹过,雅妮斯闭着眼,享受着自由的快乐,她真想跳进水中,像鱼儿一样自由自在地度过余生。
“啊!”
一声惨叫,雅妮斯径直趴到了地上,臀部被一张细细的网紧紧地箍着,箍得她仿佛要筋断骨折,痛苦的挣扎是如此的无力,又是挣扎,又是撕扯,这张网却丝毫未动,毫髮无损,那种痛苦他宁愿被电击一万次也不想承受这一瞬间,她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痛苦。过了一会,那张网松了,不再疼了,松松地贴在她的下体,内裤的形状,想脱掉却没有办法,脱掉内裤的喜悦中她竟没有发现,这层网早已永远停留在了她的身上。挣扎和慌乱中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早知道你会有办法脱掉,凯特琳娜的那点小伎俩怎么可能难倒你?原谅我事先在凯特琳娜给的内裤中又藏了一层金箍,刚才是我第一次念紧箍咒。亲爱的,马上回到我的身边,否则三分钟之后,我还要念……”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回家的航班,一路欢声笑语,一个是满心欢喜,一个只能算是强颜欢笑,上条当麻丝毫没有发觉,但是雅妮斯背过脸看向窗户外的无助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叮铃铃~”
电话响起,上条当麻接起电话听了几句,脸色突然变了,站起身:“好的主人。我会留在法国。五和是吗?我会留意的。您要的东西已经準备回国了。对,一切如你所愿。放心。”
“主……人?”雅妮斯的脸色有点古怪。
“雅妮斯,你先回日本,有个叫马场的人会来接你。等回头我再跟你解释。”挂掉电话,上条当麻已经来不及说明“您要的东西”就是戴上紧箍咒的雅妮斯自己,还有遥控器已经快递给马场的事实了,他匆匆走下了飞机。
明天就是十月八日了,他要去解决C文书事件,这可是攻略温柔贤淑的五和必要的一步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