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我的弟弟很可爱(3-暗流涌动)(反差、伪娘、巫女)

久久小说网 2021-02-22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2284521352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KanReimu 2020/11/1首发于第一会所,春满四合院 字数:15581 第二章: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2721&extra=page%3D2
作者:KanReimu
2020/11/1首发于第一会所,春满四合院
字数:15581
第二章: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2721&extra=page%3D2

——暗流涌动

“吱吱吱”、“喳喳喳”、“咕咕咕”,离城市50公里的一座山上,因呼吁环境保护政策而免于开发的茂密山林裏虫儿们在鸣奏着暗夜狂欢曲,明月于天,用皎洁的月光为“演奏者”们打光。
“汪汪汪......”一条野狗突然醒来对着某个方向狂吠,吼叫声打乱了音乐会的节奏,但这阵吼叫没有持续多久野狗就拔腿而逃,也许是动物的本能告诉了野狗未知的恐怖。
只听到“唰”的一声,林裏阴影出窜出一个黑影,眨眼间已经堵住了野狗的去路并提起了野狗,之后露出了渗人的獠牙咬了上去。“呜呜”,随着最后一丝鸣叫,原本并不强壮的野狗变成了一具干尸而死。
【唾,这血什么玩意呀。】
黑影骂骂咧咧道,随后想起自身处境又是一阵歎息,本来自己和同族在过着游戏人间的生活,听到有勇者村的人在这座城市曆练的消息后,为了过往的仇恨本是不太团结的族群集结过来準备猎杀那个勇者村的人,毕竟是传闻加上又是勇者村的人,结果猎杀团队在踏入城市的昨天近乎团灭,也就自己和另一名同族趁着混乱逃了出来。
【啊啊,什么玩意呀,能有什么仇恨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闻赶过来呀。】
作为一只刚满百岁的吸血鬼来说,自己是个年轻人,本来只是活太久了加之同族煽动才打算出来玩的,对于过往仇恨并不清楚也不关心的他现在为此头疼了起来。
【算了,总算是逃出那个狗屎地方了,赶紧跑吧。】
“至于活着的那名同伴就自求多福吧”,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的同时,黑影刚要动身,“嗖”的一声前方出来了一个绚丽法阵,一个美少女身影也于法阵中出现,本来被法阵惊到的黑影看着那个身影后僵硬在原地,脚不听使唤了。
【神呀!】
年轻的吸血鬼开始向神祷告,毕竟昨晚族人的团灭就是眼前的身影造成的呀。
【欸,lucky,刚想着找你结果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了,那你可以去死了哦。】
说完少女的拳头就到了黑影脸上,“嘭”的一声,头被碎掉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样就只剩一只在逃了,任务进展顺利,哥哥要是知道一定会摸我头夸我吧~】
【小云,小云,你那边怎么样了。】
一阵声音从在少女接通的魔法少女的传音频道传出。
【啊啊,我这边已经净化掉了一只,其他人呢?】
【其他人负责的区域没有发现,看来今天晚上就只能收工了,明天去城西郊外那边看看吧,那边是最后一块没搜查的地区了。】
【嗯,另外那只会不会跑了呀。】
【不会,边界的守卫没有发现,说起来要不是有人传信我们都不知道有这么一批血族靠近,加强守卫的情况下他们不会那么容易进出的了。】
【嗯,好的,对了小纪,我让你帮忙调差的黄金瞳你有线索了吗?】
【没有,我能调查的资料库我都搜索了,蛇瞳不少,但是金黄色的资料一点没有。】
【好吧,那我挂了。】
【到底是哥哥的眼睛是怎样了呢,哼,臭老哥也不来找我,肯定是在和那个狐狸精鬼混,亏我还担心他,有什么好担心的,臭老哥,蠢货,笨蛋哥哥......】
少女(?)的怨念声在夜裏代替虫儿们开启了新一轮乐会。

     ***    ***
     ***    ***

“阿嚏”,打了个喷嚏的我又打了个哆嗦。
【呼,怎么从昨晚就一直打喷嚏呀。】
嘀咕完的我走进了眼前的警局。
【啊,你不是昨天那个吗,都说了给你报备案情了,你不用每天来。】
接待员看见我后忙拉着我进了一个小会客间。
【什么呀,那可是我弟弟呀,我最可爱的弟弟,我怎么可能閑下来呀!】
我激动了起来。
【可你昨天来报案提供的线索太怪了吧,你让我们怎么处理呀,什么“咻”的一声不见了,我们只能等待上级指示呀。】
【都说了多少次是“嗖”的一声不见了,不是“咻”的一声!】
【哎哟,知道了知道了,你光在我这边闹有什么用呀,耽误的是我们两边的时间,我们也按离家出走来处理了,根据你提供的照片等资讯我们有联繫报纸、各社交软体报导,人员我们也有出动,你要实在不放心你也去找吧。】
接待我的员警就这样把我赶出了警局。
因为昨天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所以我多少也算习惯了,并没有在警局门口跺脚。
【小云,你到底去哪里了?】
小云变身魔法少女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强迫自己睡去,以为睡醒就会发现只是一场梦,睡醒后接受现实的我找了一天小云,但我一个普通人怎么找得到魔法少女呀。无奈的我在昨天来了警局报警,但又不能说我弟是魔法少女吧,说不定小云没找到我先被抓进精神病院,结果最后说了“嗖”的一声小云不见了后,感觉警局的人除了没抓我进院已经把我当精神病看待了。
唉~看着天空发出了轻歎,我现在能干嘛呀。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听到手机铃声的我接起了电话。
【喂,谁呀。】
由于没心情,我随手接起电话问道。
【韩总,xx集团的王总来公司找你了,我已经安排他在会客室裏等你了。】
我的秘书说明了电话来意。
xx集团,这么大公司来我的小作坊做什么,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心情谈生意。
【刘经理呢。】
因为我有安排好公司接班,姑且还是多问了一句。
【刘经理在作陪,只不过王总说有话要亲自和你谈。】
【既然刘经理在你就转告他帮我对付就行了。】
【对了,王总身边的一个女孩说她让我转告你说她知道你弟弟的线索。】
嗯?正在我打算挂电话时从秘书那得到的新消息让我心中升起了疑问。
【你跟王总说我马上赶到。】
让秘书通知了我的动向后,我驱车赶往了公司。

     ***    ***
     ***    ***

【韩总,王总他们已经在会客室等候了。】
早已等候在楼下的秘书过来迎接我的同时对我说明着情况。
【只有王总带着一个女孩过来,王总的司机应该在车库,现在会客室只有刘经理在陪着他们两人。】
【我知道了,你把我车开去停车场吧,我自己过去。】
看着秘书秘书开车离去的同时我再次思考起了关于那个女孩说的话。
【知道我弟弟的线索,吗?】
疑问不自觉的说了出来,一位闻所未闻的女孩突然跟着个大集团的老总出现,正常情况我怎么都该想歪,但女孩却在小云失蹤这个时间点出现,她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小云的秘密......
【算了,不想了,毫无头绪的乱想也没有意义,见面了什么都能知道吧。】
清晰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我稍微缓解了一点我内心的动摇,之后朝会客室迈开了步子
......
【啊,韩总你来了,我正和王总说起你呢。】
打开会议室的门后门内的目光都朝我投了过来,与此同时老刘也与我打起了招呼,对老刘点头致意的同时我也顺势打量起了房间裏的其余二人。
与老刘对立而坐的中年大叔就是王总了,毕竟作为xx集团的老总我还是见过的,只不过我不是谈生意现在,对大叔也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坐他旁边的女孩实在是夺人眼目。
隔了王总一个身位坐着的女孩,一头长到肩下约莫一寸的乌黑秀发,白白净净的脸蛋,应该是素颜,五官精緻小巧,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是闭着的(睡着了吗,心裏忍不住吐槽)。
衣着也跟她的素颜一样相衬,穿着白色的短袖连衣裙,,一双纤手放在膝盖上,裙摆很长,过了膝盖有五釐米,可爱的小腿只露出了那么一截,脚底是双白色凉鞋。
“清纯”,这是我打量完女孩的第一印象,应该说除了这个形容词没有更贴切的了,能驾驭住白色连衣裙的存在呀,就是边上的沙发放着一根竹制拐杖有点奇怪。
【王总,今天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对我这小作坊来说可是财神爷呀。】
虽然嘀咕了挺多,但我表面上也只是扫了两眼,打量完也快速的说起场面话。
【叔叔,让我和他明轩谈吧。】
嗯?本来打算先和王总扯两句在把话题引到女孩身上的我被女孩的发言勾起了疑问,虽然她有点自来熟,初次见面就叫起我的名。
【好吧,星灵你们慢慢谈,那刘经理带我参观参观贵公司怎么样。】
王总也只是思考了几秒就给出了回答。
【行呀,早就想请王总参观下我们公司,管理着xx集团的王总一定能看出我们公司的不足之处。】
老刘也察言观色的应答起来,同时给了我一眼“你牛呀,榜上富婆了”的表情。
我明明都不认识他们,虽然心裏有点郁闷,但现在也不是伸冤的。
等老刘带上了门后我转回视线,看见眼前的女孩拿着张黄纸念了句咒语后符纸临空烧了起来。
【明轩别站着呀,坐,我刚刚设了结界,现在做啥都不会被人听见哦。】
她很兴奋的拍了拍她身旁的沙发,白净的小脸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红晕。
【你的眼睛怎么了?】
虽然有挺多疑问,刚刚王总应该说的她的名,但我也不是自来熟,更何况眼前女孩闭着眼睛和我讲话我挺彆扭,在她对面坐下后先提了个小问题。
【星灵,诸葛星灵,你叫我星灵就好了,我闭眼是因为眼睛瞎了哦。】
说着名字的同时女孩睁开了她的眼睛,她的瞳孔泛着不健康的白色。
【对不起。】
没想到问的第一个问题踩雷了。
【没关係哦,这跟拐杖我握着能让我动的时候如鱼得水哦,哪怕是脱手了拐杖的效果也能作用一段时间,毕竟是家裏开过光的呢。】
重新闭上眼睛后女孩很兴奋的拿起拐杖和我介绍道。
【那个你说你知道我弟弟的线索。】
因为有了魔法少女的弟弟作为先例,对于这些特异功能我已经不在像当初一样动摇了,看着快说嗨的女孩我赶紧提出会面的重点。
【星灵,叫我星灵啦。】
女孩比起回答我的问题好像更在意我的称呼。
【你弟弟是魔法少女对吧,对了,忘了说我的身份是算命的。】
【对对,你,星灵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为了讨好小女孩我满足了她小小的要求追问道,虽然对这个女孩是算命的这点也想吐槽,但还是先以小云的事为重点吧。
【我今天来可不单单是要跟你说你弟弟的事哦,比起我的眼睛,你不觉得你的黄金瞳很显眼吗。】
星灵撇开了小云的话题谈到了我。
【什么东西呀。】
【你照照镜子呗。】
云裏雾裏的我打开了手机的镜子功能。
【这是,美瞳?我什么时候戴上的。】
镜中的我瞳孔已经不是原来的黑色,而是好似泛着光芒的金黄色。这3天因为小云的出走我都没怎么打理自己,小敏的邀约我也是藉口的推掉了,难怪报案时警员奇奇怪怪的盯着我看了一会,他以为我是戴着美瞳幻想弟弟是魔法师的神经病吗!
【这是什么?】
我出口问道,见过了弟弟的魔法少女形态和麵前女孩的烧符纸戏法,我也对戴了美瞳这样的说法不抱希望,自称是算命的,弟弟失蹤时来找我,看起来还知道我身上连我也不知道的秘密一样,女孩为了什么过来的,钱吗,还是说看上了我的帅气......
【你知道龙吗。】
没有察觉到心中开起小差的我,女孩再次岔开了话题。
【你不用说的很详细哦,我只是想跟你说,龙很强大,如果说龙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不,应该说全世界都该把龙当作NO.1来对待......】
女孩滔滔不绝的说着。
【停停,你太兴奋了。】
【星月。】
本来热情洋溢的星月突然严肃了起来。
【星月。】
见我没回复她再次强调了她的名字。
【星、星月。】
听了我叫她的名字后女孩、星月露出了微笑。
【对不起,一说到龙就激动了,我的重点就是想说龙生九子的事。】
【龙生九子?】
【对,但九子也不是重点,只是想说这个故事告诉人们龙性本淫。】
说完星月面对着我好似能看见一样在盯着我。
【你是说我是龙。】
沉默了一会我开口道。
【都有。】
说着话的星月同时前倾了身子。
【你是龙,性淫,但前面你都在循规蹈矩的做爱,血脉会觉醒的原因。】
说到这星月停顿了下来。
感受着星月话语的逼近,我微微的咽了口口水。
【你对你弟弟发情了对吧,而且强姦了他对不对,你的黄金瞳实在是太美丽了,我能感受到呀,那份龙的强大。】
我和小云最大的秘密就这样被星月说了出来,我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动摇。
【没事哦,你是龙,你想要做什么都行,你想要上谁都可以,你是龙呀。】
【跟我讲讲小云的事吧。】
因为星月自嗨给我的压迫感我出声打断道。
【你去学园岛吧。】
【学园岛,冷不丁的说什么呢,那不是世界各地天才学生去的吗?】
被星月的突然要求使我今天第n次陷入疑问。
学园岛,是如今的东大陆中正联合王国,西大陆罗马帝国,北大陆的圣心教会,南大陆的南沙部落共同出力创立的世界级学术地。
【那只是对外说法啦,生源其实是各地的能力者,比如你弟弟和我这样的。】
【什么!】
因为过于推翻我过往生活经验的发言我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毕竟平凡人还是多数,但四大陆现在的掌权者几乎都是能力者呀,你的血脉觉醒后知道的只会越来越多,普通人的生活你就不用想了,能力者被发现后都会派往学园岛学习,等能把握自身与普通人的相处距离后才能回归社会,不过就职岗位肯定是管理能力者的部门安排了,也可以考取教师证在学园岛任教。】
星月给惊呆的我说明道。
【对了,你弟弟就是一年前觉醒后被发现是魔法少女的,当时和他沟通了,结果他说想陪着哥哥,本来打算强制押送的,不过我偷偷给他担保介绍到附近的魔法少女协会工作了所以最后不了了之。】
星月又随口说了一件震惊我的事。
【一年前,你为什么会给小云做担保呀?】
难怪一年前小云会休学,毕竟非常人的他如果在呆在学校裏只会越发不自在,但是星月为什么会给他做担保呢。
【因为是明轩你的弟弟呀。】
星月理所当然的样子说着。
【作为你的弟弟,稍微的任性是很合理的事哦,我很喜欢你弟弟,因为有着你这么强大的哥哥,哪怕是号称最强的你父母也比上你呀!】
【......】
因为今天冲击的资讯太多,多到突然出现失蹤父母的资讯我也没有精力感到惊讶了。
【你父母被能力者们称为最强的龙和魔法少女哦,父母是先天能力者生下的你们什么能力都没有,当时外界很多谣言,你父母也在那之后把你们雪藏了。】
星月也没在意我状态给我进行说明。
【等等,雪藏,这么多年没人来找我和我弟弟,不是应该藏得很成功吗?】
我发现了星月话裏的盲点孤儿追问起来。
【是的,但我是算命的,你弟弟会觉醒也是我算出来的,很简单吧。】
星月高兴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父母的最后行蹤是不是在学园岛。】
【对对对,不愧是明轩,你父母能查到的最后行蹤记录就是在学园岛,应该说是我算的。去吧,去学园岛吧明轩。】
【你等我在想想。】
因为今天知道的资讯太多,我已经思考不过来了,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那我也该走了,明轩我等着你给我答复哦。】
星月顿了顿后又开口道。
【你是龙呀,是最强的龙,没人能比的上你的明轩,你生来注定不凡,你是天龙,现在已经不是你想怎样了,龙只会吸引强者靠近,弱智臣服,你应该主动出击展示你天龙的威严。】
星月的说完了想说的后拄着拐走出了会客室。
【对了,你今晚去城西郊外那边能碰见你弟弟。】
星月倒头回来说出了我本来赴约想要的线索。
门重新关上,房内的我也停止了思考。

     ***    ***
     ***    ***

【叔叔,我们谈好了。】
【行,那我们走吧。】
告别了刘经理后我和侄女再度坐上来时的车子。
【先去星月家。】
吩咐了司机后我思考起侄女来,一年前突然出现的一门远亲,翻族谱时也确实是有着这么一支远亲,本家那边也叮嘱我认真对待这个侄女,本以为是走关係混履历的,结果只是让我安排她的住所之类的琐碎事宜我也就不瞎掺和,结果今天突然让我带她来见人,初见我还以为那个小伙子我还以为她看上人家了,但最后也没跟我讲谈了啥。
【叔叔,我到了。】
侄女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那你能自己上去吧。】
【当然,又不是第一次了。】
看着侄女上楼的步伐,每次都想不是瞎了吗,可能是熟悉了吧,摇了摇头停止了对这个神秘侄女的猜想。

*****************************

“快点,再快点,要忍不住了,果然啊,我命中注定的,龙呀!”
打开房门,用背关上门后,双腿终于放鬆下来打起了颤。
【湿了呀。】
我发出的声音带着隐隐的颤意。
怎么可能不湿呀,我日日夜夜想见的,想靠近的,我命中注定的龙呀。
今天在会客室见到明轩差点忍不住抱上去了,还好最后忍住了,那时候我湿了明轩没发现吧,当时我的脸怎样的,红没红呀!
【明轩,嗯~嗯~】
手伸进湿透的内裤裏面揉搓起豆豆来,叫着心上人的名字。
果然按我算的就在哪里与明轩相会了,好高兴呀,还好忍住没有提前和明轩相见,虽然根据算来的提示的走得差不多了,后面我也不知道会怎样,但一想到能靠近明轩,最后和明轩交合......
【啊~明轩,到底什么时候呀,为什么我算不到那个时候呀,明轩强大的让我要跪拜的时候,那个时候明轩会怎么佔有我啊!】
手快速的揉着豆豆,手指没有伸进穴裏扣挖,毕竟那层膜是留给明轩的,等明轩展示他的强大,不对,应该是明轩来开发我的奴性,让我知道我只是个卑贱的便池,在明轩想撒尿的时候就尿进我嘴裏,想射精就就射进穴裏的贱货。
啊~做明轩的便器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想着有那样一天的我终于达到了高潮,汁水想尿液一样喷涌而出,我因为终于见到明轩而达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高潮,脚下生成一滩积水,我也背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
回忆道为了算我姻缘时算到明轩的感觉,那一定是命中注定的呀,我时刻深信着,那股灵魂的抖动,明轩是最强的呀。
【明轩,我的命中注定呀,为了算怎么和你结合,眼睛瞎了也没关係呀,但为什么算不出,用视力的代价只知道怎么让明轩上学园岛的提示,上了岛上会发生什么呀。】
想到自己思慕的对象,少女心头就有着暖暖的感觉。
【明轩,你是龙,你美丽的眼睛告诉我了,你是龙。】
房内,为爱沉沦的少女与沾湿少女身上纯白连衣裙的春水构成了一幅诗意的画像。

     ***    ***
     ***    ***

【小柳,今天还去吗,前几天不才去过一次吗。】
崔学敏看着弟弟打算出门的样子询问道。
【是呀姐姐,奶奶说今天过后神社就关门了,她要回故乡了。】
【明明你都从村子裏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些呀。】
崔学敏对弟弟发起了牢骚。
【姐姐,我本来就是不合格的勇者,村子裏还包容我,教会我怎么成为合格的巫女,这附近也有神社,我当然不能离开村子就鬆懈呀。】
【村子现在也不是只有勇者巫女,明明都现代社会了。】
【姐姐。】
崔学柳本来想责备下姐姐出来就忘记村训,但又想起姐姐在村裏痛苦的记忆又不好开口了。
【没事小柳,姐姐都走出来了。】
看到弟弟担心的脸色崔学敏反过来安慰起了弟弟。
【你去吧,早点回来。】
【嗯,我走了姐姐。】
“啪嗒”,关上门后,崔学柳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打听十年前姐姐的事,那时候姐姐只有12岁,本来和平常女孩比较只多了些学习巫女职能,听故事似的上一些关于能力者能力讲述的课。但也在那时候村子遇袭,本来由勇者组成前线抵御,但姐姐和自己的巫女朋友听课旧了想见见真正的魔物是什么样的就偷溜上了前线,结果有漏网之鱼窜到了姐姐身边。没有开始学习驱敌能力的巫女太过脆弱,虽然附近的勇者迅速靠近,但杀死一个小女孩的速度更快,姐姐的朋友就这样死在了姐姐面前。
【姐姐也是因为自责才开始逃避作为勇者村村民的责任,独自在外好几年没有回村了,走出来了就回下村子呀,不过真好呢,姐夫对姐姐这么好,应该有让姐姐离开村子后得到了心灵寄託。】
想到自己姐夫的崔学柳脸上不自觉的浮起笑容。天生内向的崔学柳在村裏时被判不合格勇者的时候,虽然村裏没有人排挤他,但总觉得有人拿他寻笑,只好请求村长给自己找事做,而被安排作为巫女为村子神社服务时崔学柳的心总能得到安慰感,结果在一堆女孩子的包围下也没有了多少与男孩玩耍的机会。可以说这个暑假和姐夫一起待的时间是除了父亲外最多的了,毕竟村裏的男孩都是点头之交。
【下次我主动点拉姐夫打游戏吧。】
每次姐夫过来看见自己独自打游戏都会上来打招呼,而自己每次也都是没能好好回应姐夫,都是跑回房间去了,姐夫不会讨厌我了吧。
“啪啪”,拍拍自己的脸颊后崔学柳镇定道。
【没事的,上次有好好打招呼,姐夫也不是第一次被我冷落了,下次一定要好好的回应姐夫的期待,嗯嗯。】
努力点点头的崔学柳在心裏头数落起了自己对姐夫的失礼,同时想着热脸贴了自己那么就冷屁股的姐夫又是一阵暗恼。
【姐夫真是温柔呢,这就是成熟的男生吗。】
想到这的崔学柳不自觉的再次浮起笑容

     ***    ***
     ***    ***

  下午五点,我来到了城西的郊外,听了诸葛星月说的小云的线索,本来说是晚上来的,但我没找到小云我也閑不下心等待,可给的资讯又说晚上来,就在我心情被反复折磨下我在这个将近傍晚的时间点过来了,来了之后才想起星月没给我具体位置,我现在是两眼一抹黑的乱转,最后走走停停的转了一会后开到了一座山脚下,看着眼前通往山上的石阶梯,想着乱转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停好车爬梯上山。
半小时后,我终于看见了石阶尽头,石阶尽头处设立着鸟居。
【这裏还有神社呀。】
说出了显而易见答案的我走了进去,边走边打量神社的布置,没有太新的建筑也没有太久的建筑,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神社。
“沙沙”,左侧的扫地声传了过来,是名巫女在扫地,巫女因为太过专注于扫地的原因没注意到我,我也趁机打量起了这么巫女。
穿着巫女标配的白衣、襦袢和绯袴,足部穿着白足袋红纽草鞋,应该只有齐肩的头髮用白色檀纸扎了起来,后背给我一种我小舅子的感觉,嗯,这不就是我小舅子崔学柳嘛。
【小柳。】
我出声打起了招呼。
【鸭~】
不知小舅子为啥突然抖动了身子发出了悲鸣,看反应应该听出是我的声音。
【j、ji......】
没有回头的小柳很明显动摇的身子不知道想说什么,我向前一步準备靠近小柳听清楚小柳想讲什么。
【鸭~】
结果小舅子再次发出可爱的叫声后往后院跑去。
【啊,跑掉了。】
明明上次他朝我打招呼我以为能够好好相处了呢。
【真是内向呀那孩子。】
冷不丁的后面传出了声,我回头一看,是位老太太在我后面。
【啊啊,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
老太太看着我惊讶的反应微笑的向我打起了招呼。
【年纪大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这间神社的管事,要不要和我去那边坐坐。】
【失礼失礼,那就听,额】
【嗨身边人都叫我朱奶奶就行,你叫我奶奶就行,我这个年纪没占你便宜吧。】
看出我迟疑的朱奶奶拉着我到附近的石桌前坐了下来,又自己跑去殿内给我端上了茶。
【看小柳的反应,小柳认识你吧,你们是什么关係呀。】
给我倒茶的功夫朱奶奶询问起了我。
【我是小柳的姐夫,小柳怎么在这工作呀。】
我也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不知道吗,看到你的黄金瞳我找小柳是让他做眷属的,没想到你是他姐夫呀。】
【眷属是什么。】
【看你样子应该知道你的眼睛来历了吧,龙在能力者中也是王呀,王认领的人我们都叫做眷属,至于小柳的话他是出身勇者村的巫女。】
【欸,小柳是巫女,还是什么勇者村的。】
因为今天知道的事太多了,现在反而对小柳异于常人我这件事不会感到吃惊了,但小柳是巫女这种事还是没想到呀。
【朱奶奶您找我只是为了说小柳的事情吗?】
虽然面前的老太太看着很和蔼,但毕竟是初次见面,老太太看起来自身也有很多秘密。可自己能怎么办呢,就像和星月交谈时一样,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被动的接收着单方面来的情报採取行动,为了打破自身被动我主动转移了话题。
【想听故事吗。】
朱奶奶说完这句话后就讲起来她的故事。
听完就是一个大家族的女孩为了爱选择了一个普通小伙一起生活,小伙虽然有隐约猜到女孩身份不简单,但双方心照不宣的没有说起这件事,甜蜜的生活了男孩的一辈子,直到男孩50年前死去,女孩也独自生活了50年,5年前才在本市城西郊外建了个神社。
【朱奶奶您芳龄几何。】
【哈哈,我都142岁了好芳龄呀。】
轻声笑笑的朱奶奶似是再次陷入回忆中,目光一暗。
【我听说小柳的姐姐找了个普通人,小柳也向我倾诉过,毕竟她们是勇者村的人呀,天生的血脉不凡。天才中的不合格者到了凡人中也是鹤立鸡群,我在家族裏并不起眼,只是家族的一员就让我活了这么久,我和丈夫还算是幸福的,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您们的孩子呢。】
看着眼神因为我的问题变得更加暗淡的朱奶奶,我知道今天第二次踩雷。
【没有,普通人的精子进不到我身体裏。】
囧,尴尬的我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好了,不说我了,本来想说打听打听龙对我们小柳干嘛,结果这不是他最喜欢的姐夫嘛,小柳还说什么普通人。】
没理会我窘态的朱奶奶玩味的说到。
【不过呀,你是龙呀,不是一般的能力者,你应该是这几天才觉醒的吧。】
突然朱奶奶话锋一转。
【是呀。】
对于身上发生的事情说实话我还是没有什么实感,“我真的是龙吗”,抱着这样的疑惑,我只能机械的答复。
【果然呀,接下来你要注意身边咯,龙的所到之处都会卷起风云,强者会被你吸引,弱者会向你臣服,敌对者会向你挥舞刀刃,像我和丈夫一样普通的生活对你不适用了哦。】
即使是与世无争的朱奶奶也因为血脉的原因与丈夫阴阳两隔,本以为是告诉我能力者不该和普通人一起,会错意了呀,“我是龙”,心裏突然起了这个念头。
【好了,聊的差不多了,你送小柳回去吧,太阳也下山了。】
被朱奶奶提醒的我才发现天色已黑,虽然今天是为了小云的事过来的,但我也不可能放任可爱的小舅子独自回家呀,送小柳回去再来城西吧。
打定好主意的我与朱奶奶告辞后找起了小柳。
【小柳。】
神社没有多大,很快看到小柳打算进某个房间的我叫住了他。
【鸭~】
今天第三次听到小舅子的可爱悲鸣了。
【ji、jie、姐夫。】
这次小柳身体也有着一定的抖动,但是没有逃开,我也清楚的听到了小柳的回应。
【做完工作了吗,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朱奶奶有说小柳是勇者村的人,但今天的事太多了,这事明天在和小柳小敏谈吧。
【嗯嗯,麻烦姐夫了。】
(啊啊,说出来了,这次没跑掉,有好好的和姐夫打招呼,有好好的回应姐夫~)
小柳不知为何停止了抖动,看着他侧脸浮起的笑容,心情应该很好吧。
【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穿着回去吧,啊,不是,开的玩笑,换衣服吧小柳。】
看着小柳穿着巫女服的可爱摸样,一听他要换回去,不情愿的心声被我说了出来,意识到不对的我慌忙掩饰起来。
【阿拉,小柳,还以为你先和姐夫跑了呢,过完今天人家就看不到你了,呜呜呜。】
突然朱奶奶出现,出现的可真及时呀。
【没有的,奶奶,我们还能见面的,我们不是有相互的联繫方式吗。】
小柳也安慰起了朱奶奶来。
【想来你来我这也有一个暑假了,奶奶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套巫女服就送给你吧。】
【唔,谢谢奶奶。】
【小柳,你和朱奶奶先聊,我去鸟居哪里等你。】
看着小柳和朱奶奶叙旧道别样子我也不好挤进去。
【姐夫,我过会就过去。】
挥手致意后我也迈开了步子。
呼~在神社的鸟居处独自等待的我又回忆了下今天发生的事,不由的呼了一口气。
【我是龙,吗?】
说实话没什么实感,星月和朱奶奶的强调给我一种压迫感,好像背后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我走。
【在嘀咕什么呀姐夫。】
【啊啊,没什么。】
听到小柳的询问我回头打起了哈哈,男人果然还是想要在亲近的人面前逞强呀,虽然小柳不怎么亲近我。
【欸!】
结果回头的场景却让我看呆了,小柳穿着供奉神明的红白巫女服在月光的映射下特别的神圣,月下巫女呀。
【唔,别一直盯着看呀姐夫,很怪的。】
小柳提着纸袋挡住脸对我进行了轻轻的责备,纸袋应该装着小柳穿来的衣服吧。
【可是,太美了,不是不是,小柳你怎么这样穿着。】
【这不是姐夫说、说你想看嘛。】
到了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但这次我有好好的听到。
【没有,因为小柳穿着太合适了所以感到很惊讶,很高兴小柳穿给我看!走吧,姐夫开车送你回去。】
因为小柳满于了我的小小要求我高兴的声音都拉长了几分,大踏步的走下了石阶。
【走太快了姐夫。】
**********************************

【星月,他们都走了,跟你说的一样,是双漂亮的眼睛呢。】
【是吧是吧,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呀,很美吧,你能亲眼看到他的眼睛灵魂被震撼了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这次我帮你,你答应的条件不要忘了。】
【放心,我有好好的跟父亲谈过,家裏已经同意你回来了,还有我让你安装的摄像头你没忘吧。】
【装了装了,各处我都装了微型摄像头,花了我不少钱买的好货。】
【那我先挂了,也恭喜你回家,诸葛英曾曾、哎,太远了记不清了,还是叫你曾奶奶就行吧,拜拜咯。】
嘟~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真是雷厉风行呀现在的小丫头。】
本来还想问星月抓来这裏禁锢的吸血鬼为什么今天又让自己放出去却限制在山上的事。
看着两人离去时的道路,诸葛英陷入了沉思。
【算了,不管他们,在外这么久,终于能回家了。】

     ***    ***
     ***    ***

“嗒嗒”,山上的石阶只有我和小柳两人的脚步声在出声。
【j、姐夫。】
【嗯,怎么了?】
对于小云的出声我不解的停下脚步回答道。
【唔、唔、那个、我有话要说。】
或许是太紧张了,小柳的声音拉高了几分。
【没问题,想要说什么。】
【唔、进裏面说吧。】
台阶上好似小柳不能静下心来,说完要求就离开石阶走入了旁边的树林裏。
【就、姐夫你就站哪里吧!】
跟着小柳的步子进入树林走了一段距离后,终于走到一块空地的时候小柳走向空地另一端背对我停下来脚步,我本来要走进小柳的,却被出声制止了。
【那个——】
【姐夫。】
【在。】
本来看小柳不说话我想要出声问小柳想说什么,结果小柳突然叫起了我,我也不知为何回答小柳时摆出了立正的姿势。
【对,对不起。】
【突然说对不起干嘛。】
【因为、因为我一直一来对姐夫很失礼,明明姐夫都那样包容我,我却老是在姐夫向我打招呼时跑掉,我这样很讨人厌吧,对不起,希望姐夫能原谅我,我也想和姐夫玩游戏、聊天,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每次我都因为自己的胆怯跑掉了,每次也只能在跑掉之后后悔,明明、明明想好好和姐夫说话的......】
说到最后小柳的声音哽咽了起来,看着小柳弱气的样子,我的心裏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冲动,就像,就像强姦小云那天晚上,而我的眼睛也在此时泛起了些微的光芒。

*****************************

【所以我想要好好的道歉,想要姐夫原谅我,可以吗?】
还在说着的崔学柳没有得到姐夫的回应,以为姐夫生气了的想要转过头时。
【啊。】
还没转头突然被一个人影抱住。
【小柳~】
【姐夫,你干嘛?】
眼角余光瞥见人影的同时听着熟悉的声音,崔学柳放下了心併发出了疑问。
【啊,姐夫,你。】
没有得到姐夫回应,得到的只有姐夫在脖颈的深吻,姐夫的吻很热,对于从小扎在女人堆的崔学柳来说,他听过周边的女孩说过男人的吻有多热,从没想过这些的崔学柳现在只能想到这就是男人的吻吧。
【嘤~姐夫,这样不行,你有姐姐的。】
虽然没有谈过男朋友女朋友,但崔学柳还是知道这不是小舅子和姐夫该做的事。
【嘤~】
结果姐夫根本不管崔学柳的话,在吻得崔学柳脖颈湿了之后又转移阵地到他的耳朵,“呼”的一声,姐夫坏心眼的对耳朵吹了股热气。
【你是说如果姐夫没和你姐姐在一起就可以对你做这种事吗。】
说完这句话后右耳就被姐夫的大嘴给含住了。
“不行,要没力气了”,因为姐夫的色情攻势太厉害而要沉沦的崔学柳只能用力挣扎,但自己本身就是不合格勇者,巫女也没有练得体质异于常人,动法术也不能随心而动,而且还会伤害到姐夫。
【丫~】
突然紧缚自己的大手从领口伸进了巫女服内揉捏起了自己的乳头。
【不要想你姐姐,不是想要姐夫原谅你吗,小柳不要动姐夫会很高兴哦,姐夫会让小柳舒服的。】
身体被挑逗的同时脑袋也被姐夫的话攻击着,“脑袋好晕,姐夫摸得好舒服”。
【丫~】
再次被姐夫摸出来叫声,崔学柳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呜、呜~】
这次是左耳遇袭,而姐夫挑逗乳头的双手已经放下了一只,撩起了绯袴隔着内裤摸起了自己的鸡鸡。
【小柳的鸡鸡都被姐夫摸乳头摸到硬了吗。】
【不是,啊~】
想要出声辩解的崔学柳因为姐夫隔着内裤的手伸进了内裤裏面再次败下阵来,身体也因为太过舒服而变得酥软起来,原本阻扰姐夫在下面作乱大手的单手也转为撑着眼前的树木。
“不行了,姐夫摸得好舒服,身体使不上力了,好想,好想射出了,姐夫在快点,快点”。
被自己脑内想法吓到的崔学柳脸颊染上了红晕,现在捂着嘴压抑着呻吟享受着姐夫的爱抚。
【小柳喜欢姐夫吗。】
正被姐夫搓着小鸡鸡的崔学柳被姐夫的提问震惊到,转头看向了姐夫的脸。
【喜欢。】
月下的黄金瞳不知为何,崔学柳在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灵魂好像被挑动了一样,姐夫的眼睛怎么是金黄色的,喜欢的回答也因为灵魂的悸动而脱口而出。
【乖孩子,转过来,姐夫让你更舒服。】
崔学柳现在也只是呆呆的听着姐夫的话照做。
【啊~】
自己被姐夫转过身后按靠在了树上,疑惑姐夫想做什么的时候姐夫已经钻进绯袴裏含上了自己的鸡鸡,因为突然的变动和没经历过的快感,崔学柳直接射了出来。
【啊~啊~】
享受着射精的快感,被姐夫用嘴巴撸出了精液后,姐夫也站了起来吻上了自己的嘴巴,大脑因为太过舒服而放弃了思考,嘴巴也轻而易举的被姐夫打开,姐夫粗糙的大舌也伸了进来抓捕自己的小舌,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也被姐夫过渡进了自己的嘴巴。
【吃下去小柳。】
良久后,两个相合的嘴唇分了开来,姐夫一手扶着崔学柳身体一手挤着尿道裏残留着精液的鸡鸡并命令道。
“咕”,已经习惯于姐夫强硬的崔学柳顺从的咽下了自己的精液,姐夫也很满意于自己的表现,鬆开了扶着自己的手露出欣慰的笑容,自己也腿软的坐到了地上。
【很棒哦小柳。】
高潮后被姐夫高兴的边摸头夸奖着。
“好高兴”。这是崔学柳发自内心的想法。

****************************

看着地上酥软的小柳,我的眼睛光芒加亮了几分。
“要了他”,被这个念头支配的我刚想行动,手却拉过小柳抱在怀裏翻滚到了离原地5米开外,而原地哪里站着个两米高的黑影,借着我的黄金瞳我清晰的看见黑影有着惨白的肌肤,猩红的眼睛......
看来是我莫名其妙的感应救了我的命呀,但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影这时也看向了我和小柳这边,但不知为何黑影看着我的正脸后顿了一下身体,就好像被震住了一样,也许我的眼睛发挥了作用,但能发挥多久效果我也不清楚呀。“可恶,星月也没和我说我有啥能力”。心裏突然升起了这个念头。
【姐夫,这是吸血鬼,你快走,我有学过怎么对抗吸血鬼,我来拖住他。】
小柳在被我抱离原地后也逐渐搞清楚状况,之后用力站了起来离开我的怀抱后说到。
【不行,你能保证你一定能消灭他。】
【姐夫,我认识这种......】
“嘭”,对于无视突然出现的吸血鬼我正感到抱歉时,吸血鬼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后发出划破了夜晚似的声音,我和小柳也被突发变故搞懵了,而吸血鬼也呈无头的形态后倒了下去。
【丫~终于找到了,下班下班。】
【小云。】
因为小云的出现懵逼的我只能叫起小云的名字。
【哥哥,你怎么在这裏,你终于知道弟弟的好甩掉那个狐狸精......】
【她是谁哥哥,新的狐狸精吗,这样呀,除了小云和那个狐狸精,还有新的呀。】
小云好像要坏掉了一样说着话。
【姐夫才不会甩了姐姐呢。】
不知为何一向弱气的小柳这次却抱着我的胳膊对小云说着宣战般的发言。
【啊啊,我说呢,原来是只小狐狸精,真是一窝的狐狸精呢。】
小云不甘示弱的回呛道。
小柳虽然没有在出声,但眼神却没有躲闪的跟小云对视着,抱着我胳膊的手也加重了几分力度。而我却被夹在他们两人间不知该做啥。
  【mo,真是的,臭哥哥你和你的狐狸精过活吧,这辈子不准来找小云。】
小云先沉不住气的大吼,我看着小云要走的架势。
【小云,停下。】
【我才不要听臭哥哥的话。】
小云虽然骂着我但身体也停顿了下来。我没有和他解释,示意小柳鬆开我,靠近他后把小云拉近怀裏吻上了小云的嘴,小云虽然拍打着我的胸膛,但轻微的抵抗最后也被我吻的动情后软了下来。
【含下去。】
感受着小云情动的反应,我把他按了下去,解开裤腰带后当着小柳的面口爆起了小云,在我抽插了几百下后我放开精关射了出来。
【小云,跟哥哥去学园岛。】
捏着小云下巴的我对小云吩咐道,而小云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满意于小云反应的我又回身拉来了惊呆的小柳。
【小柳,姐夫要去学园岛,跟姐夫走知道吗。】
虽然是询问的语句,但我没给小柳否定的空间,而小柳也领悟到我的意思后点头算是回答了我。
今天的一天我都在被动的接受着新的资讯,我是龙、我不在平凡、突然被吸血鬼袭击、小柳是勇者村的人那小敏呢......这些大量的资讯压迫着我,这些资讯好像都在推动着我上岛,我对这种感到很不舒服,就在刚刚小云的叛逆让我下了决定,管他的什么玩意,既然让我上岛,那我就上岛给你们看,我倒要看看那个岛上有什么新花样等着我。

     ***    ***
     ***    ***

【所以说,老公你是龙?】
昨晚送小柳回家后就与小敏说了明天有话说后我就带着小云回家了。回家后也是早早入睡,起床后收拾了下心情才拉着小云到小敏家开诚布公。而小敏在听完我的讲述后却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随口的确定我所交代的事,当然上了小云和威胁小柳的事肯定不能说。
【然后小云是魔法少女?】
【哼,我干嘛要回答你。】
小敏也不恼,再次对向我说到。
【所以说,老公你是要带我们去学园岛。】
【嗯。】
【那去吧,老公说去哪就去哪~】
欸,就这样答应了,因为太过简单的得到肯定的回答反而是我被惊到了,根据昨天与小柳的事前沟通,得知了小敏在勇者村的事后,我因为想不出说服小敏的方法才提议睡一觉再说的,结果这么简单就答应了。
【真的好吗,小敏你是勇者村的人吧,你知道学园岛的情况吧,上面都是能力者哦。】
【老公你这样很奇怪欸,明明是你叫我去的,现在你又优柔寡断什么呀。】
虽然谈到这小敏眼神暗淡了一些,但被惊到的我并没有发现什么。
【真的没关係吗,有困难你要和我说哦。】
【好了好了,婆婆妈妈的,担心这些不如和我研究研究该带什么过去吧,对了,你过去你的公司怎么办呀?】
【星月,哦,就是带我们过去的人说会安排人帮我管理。】
【女孩子的名字,从实招来你们有什么姦情。】
【没有啦,我怎么会干那种事呢。】
说这话时我目光扫过了小柳和小云,小柳不用说,小云好像因为我昨晚强硬的态度后变得温顺了起来,而他们两人也感受到我目光后低下了头。
就这样在小敏吵吵闹闹下我家通过了去学园岛的计画。

     ***    ***
     ***    ***

两天后,在星月安排的私人机场裏我再次见到了星月。
【你都安排好了吧星月。】
虽然有交流过,但果然还是想要确定一遍呀。
【是的,到时会安排你的小舅子就读高一,而你的弟弟因为没有上完高一所以安排在同一班,你的夫人和你都不做安排,毕竟你到了那边要见的人和要处理的事可不少,王学园岛可教不了,让你过去只是为了让你适应异能者的社会,你的夫人的话就看她想做什么我们会给她安排的。】
拄着拐杖的少女闭着眼睛面向我陈述这两天沟通的结果,学园岛那边的学制是按着普通人的学制进行的,好像也有教普通学校的课程,但主要还是学习异能的知识和开展实践为主。
【你也会跟我过去吧。】
【当然。】
少女肯定的说道。

*****************************

飞机上已经飞行了一个小时了,看着身边熟睡的明轩,我回忆起了三天前发生的事,那是明轩带着弟弟来找我坦白前的几个小时,刚睡醒的我手机收到了一个短视频,我打开了视频的同时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视频内容很少,只记录了明轩抱着小柳滚开了吸血鬼的袭击后就没有了,视频被剪辑过,我不清楚小柳和明轩在之前是怎么碰到吸血鬼的,也不知道后面明轩和小柳是怎么解决掉吸血鬼的。
再次回神看向了明轩,那天明轩向我坦白时我没有问他和小柳怎么解决的吸血鬼,当时我的心情其实乱糟糟的,当明轩说出要去学园岛时,我的心情却如释重负般得到了解脱,现在想来打开视频时微妙的感觉应该是触及到我过往伤痛的直觉吧,但果然不能再逃避呀,现在不止小柳,明轩和他弟弟小云也捲进了能力者的圈子,我如果再逃避的话怎么成为龙的夫人呀,那个视频的发送者也是想传达给我这个意思吧。
看着窗外的云我也睡了过去,而学园岛有什么在等着我们,我暂时不想思考了。

*****************************

【啊,明轩!】
随着一声轻微的呼唤,在飞机厕所裏的我叫着心上人的名字达到了高潮,把湿掉的内裤脱下放在了连衣裙的口袋裏我走出了卫生间。
【终于要上岛了呢~】
因为长久以来的渴望得到初步的满足,我回座位的步伐变得轻快了起来,屁股感受着真空的丝丝凉意,但对于与明轩一起坐在这座飞往学园岛的飞机的我的心情只能说是海裏的小浪花。
快点到岛上吧,我的内心如此的渴望着。

---------未完待续-------------------

PS:啊,难定,可算是写完了,这裏因为伪娘太小众而没什么人看为此感到难受的KR,因为也要考试了,写完这章KR可能要隔很久很久才能生产了QAQ。
还有想问的,评分是需要自己PM版主才能更快点吗,至于分类问题好像投另类小众才对,但反正投了两章禁忌了,我就不改了。
最后统一说明一下,本文不会太监,毕竟看书,看漫画多年的我最讨厌太监了。还有本书无绿,至少不会绿男主。   
(以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