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异界:精灵救世主(44)万字複更

久久小说网 2021-02-22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npwarship编辑:@春色满园
********* ********* *********         黑暗、冰冷、还有如同深海般的静谧……地狱?冥界?仿佛凝结的黑暗渊面下,一个明亮的光点如同晨星般明灭不定,时而像风中的烛光,时而像是
*********
*********
*********


        黑暗、冰冷、还有如同深海般的静谧……地狱?冥界?仿佛凝结的黑暗渊面下,一个明亮的光点如同晨星般明灭不定,时而像风中的烛光,时而像是天边的启明星。

        可逐渐地,光点渐渐壮大,一个意识在黑暗的渊面下复苏了。

        “我还……活着?”

        意识感受不到冷与热,感受不到躯体的存在,仿佛周围除了他,便是一边虚无,仿佛悬浮于失去重力的宇宙空间,却感受不到一丝星光,那样地孤独和静谧。

        “是啊……我已经死了,这便是逞英雄的代价吗?呵呵,感觉也不算坏嘛,只希望赛琳娜能乘乱放出大多数人,也希望女王能够安然无恙……”

        “冥界比想像中还要贫瘠啊,连一个人,一座山都没有……”

        “我自己似乎只是一个光点啊……这样倒是也对,我也面见过灵魂,说不定人的灵魂就是这种样子?人形的灵魂只不是人们渴望死后如同生前般在地下生活产生的憧憬?”

        “难道死后的生活就是关小黑屋,直到灵魂自然泯灭?”

          ……

          意识的胡思乱想仿佛过去一百年,有仿佛只有一瞬间,直到他被自身发生的变化所惊醒,这一刻意识是极为欣喜的,在无尽的冰冷和静谧之中,哪怕一丝最微小的变化,所带来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何况这种变化还是如此的巨大,甚至可以称之为脱胎换骨。

           仿佛超新星爆发般,光点陡然发出无尽地光和热,意识的视角并不拘泥于自身,他还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自己的变化,并不会受到固有的“眼睛”这一概念的束缚。

          光点爆发、膨胀、让无尽地光斥满了黑暗的渊面,然后渐渐有了形体,那是熟悉而陌生的事物……光辉勾勒出了一只展翅凤凰的形体,明明是旁观者的视角,意识却清楚那就是自己……

          而自己的名字是……李玉?是尼尔!

          仿佛一场清醒的梦境,在回忆起名字来的一刹那,所有的黑暗和静谧被彻底打碎,意识冉冉上升的朝阳般,自黑暗的渊面之下带着无尽的光和热升起……就这样尼尔醒了过来。

         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尼尔便察觉到了自己躺在木板上,仿佛还有车轮碾过路面带来的轻微颠簸感,然后便是小腹和大腿上仿佛坐着两瓣酥弹细滑之物的感触。


          以及肉棒如同陷在鱆腹般的裹紧感和龟头带来的酸爽感……

          脑海迅速清醒的尼尔不由得睁开了双眼,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雪白如玉的赤裸娇躯,还有两座宛如倒扣玉碗般,小巧而优美的处女峰在上下轻轻晃动,两颗樱粉色的乳珠即便充血勃起,也不过小指尖般大小,乳晕色泽淡而微凸,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少女气息。

           眼珠不由一动,再往下看,只见两人的胯间紧紧相连,两条雪腿分叉在他大腿两侧,臀部坐在他的小腹和大腿上,饱嫩的耻丘将他的玉茎彻底吞没……那雪馒头般坟起的沃丘之上,一小从火红色的稀释纤绒是如此的鲜豔而显眼。

            不盈一握的雪腻细腰盈盈款摆间,结合之处的风景隐约可见,纤细的玉白茎身嵌在两瓣雪白娇腴的饱满外唇间,能看到的唯有探出粉腻花苞的小粉珠,纤巧浑圆,细腻泛光。

          自粉腻花苞向下延伸的花唇间,随着雪臀的微微抬起和下落,能清晰地看到一根雪白笔挺的肉棒插在粉壑之间,被有缓慢而有节奏地吞吐……

          而雪白的棒身裹上了一层晶莹透亮的爱液,几道粉红色的痕迹在棒身上拉长……就像是从膣穴中被带出、被稀释、被剐蹭的血迹。

          儘管并不鲜豔,却是如此地夺目,让尼尔一时之间有些怔然,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置信,那层代表着纯洁和无暇的肉膜,真的被他贯穿了?

          儘管有了好几个心爱之人,这却还是第一次,心底除了泛起喜悦还有着一丝酸楚,还有着一丝泛起的坎坷,儘管刚刚苏醒,可却并不代表他心底不知道那一抹火红的含义……

          可埋在嫩膣之内的肉茎传来的感触却让刚刚苏醒的他无暇细想。

          ……

          肉茎的所在之处湿热、油润、紧窄,而且内裏一刻不停地裹紧蠕动、包夹吮吸、且其逼仄程度还要超越菲奥娜,按道理说尼尔觉得自己撑不下几分钟,可自膣腔深处传来涓涓热流,自肉茎传入小腹深处,那种奇异地,具备无穷生机的力量让尼尔觉得自己正在脱胎换骨。

           在小腹深处热力的支持下不需要原力,肉茎都能在鱆腹般的膣穴裏坚持下来,并非是没有泄精,而是泄精之后也不会因此而变得酥软,小腹深处仿佛有一处烘炉在燃烧,热意自肉茎涌入烘炉,又自烘炉涌入肉茎形成了一个迴圈,虽然没让尼尔每一次能坚持的时间变得更久,却让他的肉茎仿佛一个不倒翁般,不管射多少次依然笔挺如初。

            而这股力量的源头却是来自于与肉茎相连的嫩膣深处……

           正是这股源源不断涌入的力量让自己小腹深处仿佛燃起了一座烘炉,微躁的热意通过此处流变全身,连指头和趾尖都变得酥麻发热,充满了力量,而记忆中被捅穿的后腹部不仅没有一丝伤痕,甚至连一丝痛楚都没有。

           仿佛只是做了一场梦。

           可尼尔清楚他的记忆中,那样的沉重伤势、还有濒临死亡的痛苦却是根本做不得假的,而三个传奇环伺之下拯救他的人,除了赛琳娜之外不会有其他人。

           而能够将即将跌入死亡深渊的他给拉回来的人……

           这个答案尼尔不愿去想,他甚至不敢抬头,可即便是如此自欺欺人,眼前雪沃娇腴的耻丘上,那一抹稀疏的火红纤绒却在不停提醒着尼尔,他……夺去了涅槃后精灵女王的纯洁之身。

          那骤然爆发,将他从生与死的间隙裏带出来的凤凰之力,原来是女王的馈赠吗?

          不,根本不需要疑问……

          可无论如何,她是精灵城邦的女王,雅尔姐的母亲,甚至可能是自己……自己的母亲,柔情蜜意和温暖地亲情混杂在一起,仿佛榴莲,滋味难言却让人依恋。

          纠结间,一只玉手伸了过来,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手心微潮的肌肤带来了一丝暖融融的热意,尼尔不由得随之抬头,正好撞见了双靥晕红,喜极而泣的俏脸……并没有一丝意外,那正是精灵女王姬丝瑞娜。

        “我……”抬起手,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抬在半空中的手背精灵女王另一只手温柔地握住,然后视若珍宝地放在了自己的雪腻酥胸上,尼尔的手指挨着的雪酥的娇嫩玉乳,触感是那么的细腻温软,传递过来的却是娇躯的轻微颤抖。

           ……

          她这一生最为后悔的事,便是屈从于长老团,让她的孩子流落在外……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碾转反侧,夜不能寐,愧疚和痛苦始终折磨着她的心灵。

          她甚至都有些嫉妒自己的女儿,能时不时去见他,而她却只能通过法术,通过元素的再现才能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看着他一年年变得更加笔挺、更加俊俏,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的母爱开始有些变质……

          ……

          当看到他为了自己濒临死亡,她心中更多的不是对失去孩子的悲凄,而是恐惧于失去爱人的歇斯底里,那一刻她便知道,她已经无法站在作为母亲的立场上了。

          ……

          当她将自己第二次的处女之身奉献给他时,心脏不可抑止地砰砰狂跳,胸中怀揣着的是甜蜜,是满足,是期待,是爱意,唯一没有的却是作为母亲的矜持。

           ……

          注意到他醒来,她的心底像是炸开了一个蜜桔,无处不甜,无处不蜜,欢喜之情让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变得湿润了……作为统治了城邦数百年的女王,他醒来的后的小动作让她明白,他已经知道了真相。

          可她不愿他叫自己母亲。

          所以她主动出击了。

          她俯身,将她少女时期那稚嫩娇柔的雪嫩玉峰压在了他的胸脯之上,然后四唇相贴,她主动将舌尖伸出,钻入了他的唇间,撬开了不知所措的牙关,让两条粉舌再无一丝阻隔地纠缠在了一起。

          尼尔霎时间双目圆睁,舌头不知所措地随着滑腻香甜的小舌打转,两人眉睫相对,鼻息相闻,近在咫尺。

          她的目光如同一泓秋水,含情脉脉,有愧疚、有哀求、有爱怜、有深情……仿佛璀璨的宝石,又仿佛一汪深潭,引人深究,引人入胜。

          心底一丝柔情不可阻挡地升起,仿佛触电般,心有灵犀,他明白她无声传递来的歉意,思切和爱意,还有不需要言语来传达的…男女之情。

          尼尔的眼眸逐渐柔和了下来,并不主动的舌头开始主动卷着口中的妙物,舌尖划过舌面,交缠蠕动,逗弄舌筋,抵死纠缠、宛如动情交配的细蛇,缠绵悱恻,缱绻不休……

         “嗯…滋…嗤…嗯…啧…啾…嗯…”

          姬丝瑞娜变得火热的身子在尼尔的胸脯上如蛇般扭转,情动而难耐,那对酥软娇挺、细腻弹滑的处女玉峰微微沁出汗珠,触感更加显得滑润而细腻,滑转之间在白皙的胸脯上摩擦滑转。

          将她的美好全部献给尼尔。

          唇齿相接,缠绵悱恻的深吻中他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然地鼻息,姬丝瑞娜的娇躯上半身的重量通过富有弹力的玉乳压在他身上,给了胸乳相贴之处带来了仿若身处水中的压力。

          细腻的美乳每一次轻轻扭转,都带来难以言喻的快美,细微的压力下,那无与伦比的酥弹和滑腻更加的清晰了起来。

          胸乳相贴之处宛如敷上了一层极细的调水珍珠粉,那两颗坚挺而娇弹的乳蒂滑转之间带来的触感更是让尼尔仿佛触电般,脊椎紧绷,脚背绷直,龟头也酸麻难耐了起来。

          即使两人深情缱绻时,紧紧相连的下体暂时没有动作,她动情时膣肉吸绞依然让尼尔酸美地泄出了一股精华……

          可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泄精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尼尔,儘管酸美的快感依然如同触电般回蕩于茎身,他的硬度和欲望丝毫不减。

          相反地,他心底的爱欲如同火山般不可抑止地喷发而出,一双手臂不由自主地抚上火热而滑腻的玉背,自精緻的琵琶骨,曲线优美的脊背往下,来到了扭转的纤腰。

          手指在光滑细腻,火热而沁着汗珠的肌肤之下感受到了仿若薄钢片的紧致肌肉,而且它还在流动般的扭动,充满了力量,充满了火热,充满了激情。

          仿佛管间窥豹,让尼尔终于察觉了怀中的精灵女王是不折不扣的凤凰,骄傲、激情、火热、不屈不挠,充满了生命力。

          可那火热和激情是如此地亲切,他身体裏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渴求更多的火热和激情,他是如此地渴求着对方,不仅是心灵更是身体……

          “嗯…唔…啾…滋…嗯…滋…”

           不知不觉间,他的十指陷入两瓣浑圆无暇,火热油润的粉臀中揉搓掰捏,双膝曲起,两只雪白的玉足死死地抠在车厢的木板上,纤细的肉茎前所未有激烈地进出着紧似鱆管的膣穴。

          “唧咕…啪…唧咕…啪…唧咕…啪…”

           仿佛捅进了逼仄又装满乳浆的肉孔,每一下都发出了激烈而沉闷的水响,加上雪白玉胯激烈相撞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内不停回蕩,如此地淫靡而蕩人心魄……

           娇媚的鼻息,来自喉咙深处的娇哼,深吻的声音,击肉的响声仿佛一曲协奏曲,不知除了深陷与爱欲中的两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听众在欣赏?

           不知何时,缓缓进行的马车停了下来,厢外不时传来鸟雀清鸣声,似乎还夹着了一丝鼻腔发出的若有若无,带着一丝婉转淫媚的声音……

           微风轻轻吹动了车厢前面的帘布,一双白的耀眼的玉足併拢在一起,那涂着黑色丹蔻玉趾如同曼陀罗般勾翘,盛开。

           黑髮的玉人光着一双雪白瓷滑的纤长玉腿,单臂抱膝,横坐在驾驱席的长木条之上,美背靠着车厢的框架,后脑勺斜靠着框架上,俏脸朝向车厢内部,耳旁琴弦般的黑色垂落,稍尖的雪耳红的俏如染樱。

           右手消失在了轻纱般的裙下,轻轻揉动着。

           迷蒙如秋水般的妙目透过车厢和帘布之间的缝隙注视着车厢内激情如火的交媾,裙下的手渐揉渐快,不知何时起,轻微却无可辩驳的水响声起,玉人咬着下唇,从喉咙深处通过鼻腔发出着细若蚊吟……

           尼尔和姬丝瑞娜上演的禁忌、爱恋、火热、激情的大戏在一个观众的欣赏下,不知持续了多久。

           直到天色将晚,那淫靡的协奏曲,还有车厢的微微摇动才停了下来,浑身香汗淋漓的两人抱在一起,亲密无间,耳鬓厮磨,玉腿相缠,粉臂相交,娇慵的喘息声中,胸乳相贴,感受着彼此胸腔的呼吸和心跳,享受着美好的余韵。

           良久,感受着怀中玉人的呼吸逐渐平缓匀称了起来,尼尔怀着激情之后,绕指柔般的满腔蜜意,在她些微红肿的樱唇上轻轻落下一吻,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一旁,用绢布将玲珑有致的娇躯盖上。

           然后弯着腰掀开布帘,一双莹白的脚稍稍曲拢,给他让出了一点空间,让尼尔在驾驱席上落座,然后转头看她,黑髮玉人微微低垂着脸,可娇靥上那抹飞霞无法掩盖。

           此情此景,饶是习惯了赤身裸体的尼尔也有些郝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沉默持续了片刻,黑髮玉人抬起螓首,轻咬了一下唇,美眸水润欲滴,稍微带着一丝低沉的声音说道:“你…知道吗,现在的你身上,有种让人动情的气味。”

           话语的同时,她的一只手伸了过来,马车的驾驱席不算太宽,她那纤细白皙的五指很快便触及了尼尔赤裸的胸脯,方才长时间的火热缠绵让他身上满是潮湿的香汗。

          却让白腻的胸脯更加柔滑,细嫩的五指没有丝毫阻碍地自上而下,滑到了他的小腹,通过没有一丝毛髮的小腹滑到了棒根,小腹深处那团火热的烘炉并没有随着交媾的结束而消失,而是像一颗种子生根发芽。

          随着纤纤玉指顺着残留着一丝滑浆的茎身往上滑时,玉茎仿佛一条冬眠苏醒的小蛇,飞速地充血挺翘,在玉指滑自棒底滑到龟头上的短短几秒内,玉茎已然笔挺如初……

          儘管方才泄精的次数,尼尔数也数不清,可却不像以前那般几次后便酸痛到无法勃起,反而如同泡过温泉般,通体舒畅,没有一丝酸痛和无力。

          尼尔知道,那是精灵女王,此身的母亲,姬丝瑞娜的馈赠,母爱的厚重和温馨、爱欲的灵肉交缠、男女间的柔情蜜意,让尼尔仿佛融化在其中,在心底烙下了深深地烙印。

          即便并不想在此时此刻同赛琳娜变的暧昧起来,可他也知道是赛莉娜救了他和姬丝瑞娜,何况还让她听了半日的他与姬丝瑞娜发出的声音……他却是不好意思拂去她的手。

          两人此刻都低着头,看着同一个位置。

          那根白皙的手指轻轻点上红梅的顶端,在樱嫩的马眼上沾了一丝透亮的腺液,然后再纤指抬起后,牵长拉坠足足四五釐米方才坠断。

          赛莉娜收回手指,眼神水波蕩漾,却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犹豫了一下后,将指尖的液体擦在了身下的木板上,随即面色一正,咬了一下唇,偏了一下头,然后再次微垂螓首,低声道:“我……把他们留在了那里。”

          这句话好似没头没尾,可尼尔却明白她所指为何。

          他的心底也沉了下来,方才在玉指的刺激下勃挺的玉茎缓缓缩小,他抬头看了一下远方的夕阳,摇了摇头:“我是没有资格把这件事归咎于你的,反而是我要感谢你,救了女王和我……要不然我已经因为自己的莽撞而丧命了。”

          两人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当时陷入绝境时,那种无法打破残酷命运的无力、悲哀、不甘和留恋,现在回想起依然心有余悸,当真只差一点,便要再次重複那残酷的命运了。

          若不是赛琳娜,他现在哪里还能坐在这裏?

          如何能怪罪她呢?若要怪,只能怪自己不够强,怪自己太过自信,也怪自己看到姬丝瑞娜受辱,再也忍不住……他是真的感激她,因为她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

          若有下次,他发誓要保护好所有,让悲剧不再发生。

          夕阳下,昏黄的阳光斜斜照在了尼尔白皙的脸庞上,将他立体五官分隔成了光与暗,他紧蹙眉头,神情稍微显得有些哀痛。

          他……是真的因为没能拯救那些素不相识、毫无关联人们而感到了自责和悲伤,她的心被触动了,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仿佛有一只小手不轻不重地捏着它,在这种莫名情绪的驱使下,她伸出手抚上了他暗的那一面侧脸。

          然后用着可能是此生最真挚最柔软的声音说道:“那你要不要来拯救我?”

          尼尔稍微转头看着她,伸手盖上她的手,无声地给与了回答。

          她笑了,分明没有哭,却给他一种破涕为笑的错觉,“救救我,还有我的国家,我的家人……”尼尔握住她柔滑的手,从脸上放下了来,却没有放开。

          听到她的求救,尼尔心裏升起的是一丝欣然,还有一丝心痛,一丝怜惜……虽然才认识了赛琳娜不久,可身怀原力的他,却能察觉到她厚厚的面具下透露而出的无助,在通过明明身为三皇女却孤身一人在外的境遇……他就隐约察觉了她的境况。

           现在经过了短暂的交心和患难之后,她终于揭开了面具,向他袒露内心,向他发出了求助……所以他欣然、所以他怜惜。

           尼尔抬起她柔滑的玉手,同另一只手一起将她的手拢在中间,露出了一个微笑:“把详细的说给我听。”

           明明没有流下眼泪,赛琳娜还是抬手拭了一下眼角,低头看着被尼尔拢在手心的自己的手,然后缓缓地娓娓道来……

           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年代。

           统治了帝国将近两百年之久的银月女皇在某一个安详的夜晚,永远地回归了黑夜的国度……

           继位的新女皇却是她的曾孙,自远古流传至今的黑暗精灵血脉,似乎就此断绝,黑夜女神赐予的统治人间的神器,星辉之戒再也无法动用。

            在神器的力量之下压抑千年之久的贵族们撕下了谦逊温和,温文尔雅的面具,短短十余年,曾经以贵族和平民融洽相处而闻名于大陆的银月帝国仿佛顷刻间就变得诸侯林立,土地并兼,穷人无立锥之所,饿殍遍地,贵族的田地则沃野千里,脂流膏腴。

            失去力量的皇室,充满野心的诸侯,流离失所的民众……女皇的政令不出圣丹露琉枫,仿佛除了首都之外的所有国土都已经被暗中瓜分。

            而唯一例外的首都,则成了他们的博弈之地,秩序迅速从这座历史悠久、民风优雅、路不拾遗、繁花锦簇的城市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肆无忌惮的黑帮,永无止歇的暗杀,遍地的难民,路边的尸体,巷裏的尖叫……

             女皇在宫殿的露台上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往日的温文尔雅,礼让谦和,风度翩翩的贵族风範,原来全是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的隐忍和蠢动。

             这一刻成长于深宫和祖母的呵护之下的小女孩才真正长大了,她决定肩负起自己作为女皇的责任,给民众带去安详与和平。

             就像过去的数千年,代代的女皇一样。

             她首先将权力交还给了民众中对贵族们发起反抗的派系,凭藉着他们收回首都的控制权,然后组建议院,训练军队,很快一切开始变得欣欣向荣,街上的孩子们多了欢笑。

             她宣布实施前所未有的君主立宪制,将一切权力託付给民众,那一年的圣丹露琉枫欢声沸腾,慷慨激昂,创大陆之先,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堂堂银月女皇经常和一群工匠、农民、落魄骑士忘我的讨论,工作,甚至彻夜不眠,最后不分身份的高低贵贱交颈而眠。

             可贵族和诸侯的反扑势力之强大,超出了议院,超出了女皇的预计,革命者们组成的议院军虽然士气高昂却缺少高端战力,在传奇、超凡者率领的贵族军面前虽然英勇抵抗后,还是无法挽回失败的结局。

             眼看圣丹露琉枫岌岌可危,女皇找到了贵族联军的组织者,银月皇室的旁系,因为无法继承皇位被分封出去的祖母最小的儿子,实权大公阿尔弗雷德。

             为了保留数年间的改革成果,保留议院,女皇向大公开出条件,给予大公摄政公的权力,并且承诺从自己的三个女儿中挑选出一人,在她成年后,同大公隐秘地生下孩子,若是诞下男孩就继承大公之位,若是女孩就继承女皇之位。

             以此换取大公支持皇室议院一方,为了取信于大公,女皇甚至将皇室代代相传的神器,如今却因为她的继位而无法使用的星辉之戒交于大公保管,以示她不会违背承诺的决心。

             换取到大公的支持后,贵族军从内部瓦解,议院军甚至借着阿尔弗雷德大公的力量,击败了最后的顽固派,帝国终于从分崩离析的边缘被挽回,君主立宪制、议院制也被保留,虽然代价是阿尔弗雷德大公就任摄政公,女皇被彻底架空。

            可女皇并不后悔

            哪知内战之后的数年,旧贵族们留下的土地和人口,非但没有得到解放反而被大公和阿尔弗雷德公国的封臣,甚至平民出声的议员们瓜分佔据,一场革命之后却是一切照旧,甚至压迫更胜于往昔。

            就在女皇焦急却束手无策之时,她的三女赛琳娜,在十二岁时突如其来地得到了数百年不曾有人得到的神赐,成为了黑夜神选……

            血统最纯正的初代黑暗精灵。

            女皇想要隐瞒这个消息,但早已被架空的她甚至无力完全掌控宫廷,第二天摄政公便找上门来,要求女皇履行她的承诺,女皇此时悔之晚矣,此时即使凭藉血统最纯正的初代黑暗精灵也无法反抗阿尔弗雷德大公了。

            因为皇室最重要的神器星辉之戒流落到了大公手中,而她的三女作为神选成长起来却还需要时间……

            儘管不甘的女皇联合议会中亲皇室的派系以三皇女尚且年幼为藉口硬行拖延了三年,

            可整个帝国却在大公的放纵甚至唆使之下日渐恢复旧貌……在皇宫的露台上,看到圣丹露琉枫的街道上那一日多过一日的饿殍和暴力,女皇屈服了。

            ……

            听到这裏,尼尔的心脏骤然揪紧了,手指都不由得用力抓紧了手中温热细滑的柔夷,只见她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继续娓然道:“我的处女,十五岁那年就交给了阿尔弗雷德大公。”

            尼尔的心疼和怜惜仿佛要涨破胸腔,疼惜的看着她,开口低沉的说道:“那,你真的给他生……”

            赛琳娜却露出一个有些娇俏和调皮的笑容,“不,他不了解黑夜神力,我每次做完都向女神祷告,用神力中的神谕清除了他留下的精种。”

           “在数百年前,女神还经常回应信众的时候,没有一个女性信徒会怀上她不想要的孩子,黑夜神力中蕴含着很多条神谕,其中一条是:女性拥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自由生育权利。”

           “那时候甚至不会有强姦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女神的信徒受到黑夜神力的庇佑,神谕中就有一条:女性拥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选择配偶权利。”

            随着赛琳娜的话语,尼尔畅想出了一个在黑夜女神的庇佑下,女性人人都可以自尊自强的美好国度。

            然后他还想到了精灵无法使用金属,无法穿着人类发明的衣服,或许也是因为类似的神谕,或者说戒律?神祇的力量或许既可以庇佑众生,也可以禁锢众生。

            那么神祇与信众之间的关係到底是什么呢?

            是单方面的影响,还是两方相互影响呢?

            赛琳娜的话语打断了尼尔的遐思,“不过数百年来,女神已经很少降下神力庇护信徒,让女神的戒律无法使民众知晓,甚至连皇室旁系都已经不再知晓。”

          “所以我才能依靠女神的力量拖延至今,但……”尼尔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大公试了多少次,可次数是……绝不会少的,赛琳娜的魅力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抗。

          “但他已经升起怀疑之心了吧?”

            赛琳娜颔首,声音又恢复了低沉道:“两年前他就产生怀疑了,虽然他不知晓我通过女神的力量净化了他的精种,可他已经怀疑我通过某种方法进行避孕了。”

          “为了躲避他,这两年我一直在外面,很少回到圣丹露琉枫,可每一次回去,他都会把淫欲教派处得来的淫邪之物用在…我身上。”

            尼尔深吸了一口气,压制愤怒欲裂的胸口,怪不得赛琳娜曾经提到淫欲教派时反应最奇怪……

            怪不得身为银月第三皇女的她会孤身一人出现在北国边陲的大草原……

          “他身为一个帝国的实际掌权者,居然与邪教徒相互勾结……或许还不止淫欲教派!”

            尼尔咬着牙斩钉截铁道,面对阿尔弗雷德大公这样的人,他应该不吝地给与最坏的推测,赛琳娜颔首,“这两年我在圣丹露琉枫还发现了无光教派,贪欲教派的蹤影,我发现他们似乎有联合的蹤迹,找到这裏也是因为这个线索。”

            尼尔脑海中电光一闪,想起来初见菲奥娜的那天夜裏,她提到了银月帝国兵临边境,迫使基兰军主力都陈兵在两国边境,无力支援北疆的边境城。

            若这个事件并非巧合,那么或许阿尔弗雷德大公和邪教徒之间的关係,比他想像的还要深入。

            赛琳娜抬头望向天边,太阳已经落山,只留下一丝余晖,天幕开始泛起深蓝,可她的目光却没有注视着这些,仿佛通过这些看向了更加遥远的地方。

          “我的皇姐,海瑟薇和蒂娜甚至在我之前便被他给玷污了……阿尔弗雷德大公只要求我母亲遵守她的承诺,他自己却将约定踩在脚下。”

         “我的皇姐海瑟薇甚至已经给他生下两个孩子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二皇姐蒂娜也生下了一个女孩。”

         “我怕母亲哪一天也步皇姐们的后尘。”

           赛琳娜脸上显得有些凄然和担忧,显然并非是第一天忧虑这些了,尼尔心中的疼惜难以言说,虽然她说的轻描淡写,但那段历史的波澜壮阔,还有她的忍辱负重,都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尼尔拉起她的手,掌心相对,然后五根指头插进她的指缝,缓缓十指相扣,感受着她指尖些微地冰凉,他微微用力攥紧她柔嫩的手掌,仿佛藉此传递给她自己的决心与力量。

         “赛琳娜,我虽然不会许下假大空的誓言,但我哪怕是为了银月帝国的民众,为了你,我也绝不会退缩。”

           她灿若星辰的美目怔怔地看着他,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抬起,尼尔也是如此,十指自然地相扣再握紧,两张泛红的玉靥不知不觉间越来越近,直至鼻息可闻,眉睫相对。

           脖子不由自主地抬起,四片粉唇相遇于半空。

           先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唇分还不到一秒,两人的脑袋不约而同的同时前探,由于太过契合,甚至撞到了一下牙齿,可两人谁也没有在意,四片粉唇再次甫一相遇便是如胶似漆,缠绵难分。

          “啧…滋…滋…嗯…啧…”

           鼻翼磨蹭,唇瓣的湿润黏膜变换着角度相互摩挲,像是有临摹下对方每一丝唇纹般,火热而细緻。两条粉鱼般的舌头像是分不开的双生子般,缠绵翻卷,纠缠悱恻。

           两人的舌头都在奋尽全力吮吸对方的香唾,仿佛一场艰辛的拉力赛,时而在你的口中,时而在我的口中,嘴角滴落的黏稠口水,隐约可见的粉舌拔河则可窥斑见豹。

         “滋…啧…啾…滋…嗯…唔…滋啾…”

           这一场火热到了极点的深吻仿佛一场谁也不愿意认输的拔河,精疲力竭为止,方肯停歇。

           自夕阳还剩一丝余晖的时刻开始,一直到了漫天繁星璀璨明灭的时刻,四片微肿的嘴唇才依依不捨地分离,深吻之时连补气都是匆匆而为,此时结束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大口喘气,然后看着对方相视而笑。

           可赛琳娜的妙目往下一转,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尼尔不由得跟随其往下一看,只见自己胯间的白枝淩然笔挺,红梅则是凛然绽放。

            尼尔面色不由一窘,或许是小腹内烘炉的缘故,他一直最大程度的笔挺着,却没有任何异样感,也不会疲软下去……

            尼尔还在看着自己的玉茎,视界上缘伸进来了一只雪白而柔美的玉足,点缀着黑色丹蔻的五枚玉趾如同曼陀罗花,优雅神秘,动人心魄。

            脚背白皙柔腻,浑然不见一丝青筋,宛若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雕琢而成,玉趾精緻纤长,趾尖透着酥润的淡橘色,作为一个足控,尼尔这一刻已经看得有些目不转睛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结尾我本想就此太监,然而我还是有些放不下几位书友,yougiho、hhh75548、laida、ff1_2star、hongweicanoo、fengjiangerdong、梦中的海鸥、qiang0310、纳瑟开满春、474900505、qiang0310、571kxs、16da、a996738626、a00310031、rzhxx、a996738626等诸位书友,我可以说这一万字是为你们而更的,不是为了连点击都不贡献的人而更的。

     其中尤其是yougiho的最后一条发言触动了我,每天都来看看这句话。我也是有些放不下几位书友几乎每天都看看,既然还有希望本文的人,我宣布从这一万字开始,複更


     ps: 发帖搞了一个多小时,一直被吞,后来找到了原因,院子的系统没有cha zi yan hong这个成语的其中一个字的字形档,所以老是被吞,后来改了就能发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