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雪龙舞仙》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八回 凡人仙途命多舛

九久小说网 2021-03-21 03:46 出处:网络 作者:藍寧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蓝宁(即剑羽)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先发色中色,后发春满四合院。 字数:5000以上
作者:蓝宁(即剑羽)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先发色中色,后发春满四合院。

字数:5000以上

--------------------------------------------
作者的话:终于能上了,在色中X先发了,也正好改了些错字,大家请多多支持我哦~~~

--------------------------------------------

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八回    凡人仙途命多舛

        正当石宁準备离去,从厨房走出一个凸肚腩的胖厨子,大喝道:「谁人吃三大碗饭!当这儿开善堂吗?」

        何兴等人噤若寒蝉,都不作声,胖厨子瞥见石宁桌上三个碗,顿时怒火上来,但一看他一身青色道袍,便知道他是内门弟子,心知不好招惹,嘴上却不饶人说:「好!你你你……我去稟告穆下仙。」

       「怎么了?」石宁一脸茫然,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何兴走到石宁身边,在他耳畔说了规矩,石宁才恍然大悟。

        「你怎么不早说?你想害我?」石宁马上瞪眼看何兴。

        「我也是为你好喔,谁叫长老定下这规矩的,也没甚么大不了啦,顶多骂两句罢了。」

        石宁被他气死了,这何兴不是甚么好弟子啊,难道他想将他和自己绑在一条船上?

        「放心!石师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去稟明穆师兄,这是不关你的事。」何兴拍拍心口道。

        「你……」石宁无言以对,这用意很明显了吧。

        石宁扶了扶额,没好气地离开杂役院。

        时间尚早,石宁继续游走,他来到了浴堂,远远看见有几名女杂役走进去,之后又看见几个男杂役鬼鬼祟祟跟尾,于是跟着进去看。

        那几名男杂役绕到浴堂暗角,挤在石墙前看甚么,石宁走过去打招呼,把几名杂役吓傻了。

        「你们在看甚么?」石宁问。

        一名少年胖子慌张道:「没……没有甚么啊……」

        石宁当然不信,便在墙上细细搜索,结果给他发现一个小孔,他「嘿嘿」直笑,道:「你们在偷窥。」

        这名虎牙小胖子不单止好色,还很猥琐,他乾笑两声,道:「一起看不?师兄……」

        石宁心中那个心痒难当,他今年十二岁,开始发育了,对女人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于是他奸笑着说:「有好东西当然一起分享了。」

       几人鬆了一口气,虎牙小胖子客气道:「师兄请……」

        石宁毫不客气地偷窥,结果甚么也没看见,还给人发现了……

        石墙内传来少女们的尖叫声,骂道:「偷窥狂啊~~~」

        虎牙小胖子啐了一句:「笨蛋师兄……被发现了,快跑。」

        说毕,几人已经冲出浴堂,石宁反应慢了,当他踏出浴堂门口,刚巧遇到一名肌肉雄纠的女人……

        「师……姐?」石宁惨笑问。

        身后一群被偷窥的女杂役走出来,其中一人道:「洪卿,抓住他!他偷窥我们换衣服!」

        壮女洪卿一手提起石宁,像抓小鸡一样,她狞笑道:「色胆包天啊,即使是内门弟子又如何,跟我去见穆师兄!」

        ……

        训诫堂内,石宁跪在木板铺设成的地上,时正申初,阳光由西边射入堂内,光穿过窗户投在石宁身上。

        端正地坐在蒲团上的严肃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剑眉星目,刀削似的脸颊不苟言笑,他便是青云峰训诫堂执法师兄穆飞浅。

        他也是全个青云峰年资最长的一位,是位实力超绰的下仙。

        修仙实力分为上、中、下三仙,像石宁这种初哥,只算是仙童罢了,要晋升下仙,至少有几样要学成,轻身术、变化术和御剑术。

        轻身术消耗灵气较少,修仙者常用来远行赶路,比用御剑术更持久。

        变化术是用来潜入和侦察用的,亦可以伪装。

        御剑术则是每个下仙都会的法术,用来翻山越岭最好不过。

        「两度犯下门规,你可知罪?」穆飞浅冷冷地道。

        「我……我还不清楚门规……」石宁弱弱的说。

        穆飞浅大喝:「胡闹!吃过量俗食就算了,难道偷窥女子更衣也不清楚是不可行的吗?你的礼!义!廉!耻呢!难道你父母没有教过你吗?」

        「没……有……我是农民出身的。」

        「够了!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甚么!如今罚你三天不准吃饭!以儆效尤!」

        石宁无从反驳,只好乖乖地受罚。

        石宁站起来离去之际,穆飞浅再告诫他说:「你最好有一点身为内门弟子的自知之明,那些杂役弟子就不要亲近太多,明白了吗?」

        石宁面向穆飞浅,鞠躬道:「是!穆师兄。」

        训诫完,日落西山,石宁孤寂的身影投射在房间的墙上,他开始不放心朱茜了,这儿门规森严,一个不留神就犯规,这还叫人怎么活啊。

        石宁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是云渊宗的门规,他略略地看,得知这儿有几个地方不能进,除了上仙那几位长老外。

        分别是炼药堂、药园、藏经阁等等,藏经阁在成为下仙时可以进入学习半年而已。

        还有一个地方叫静舞池,也是不可进入的,但奇怪的是没有列明甚么人能进入,石宁只看一眼就算了。

        这些地方都叫禁地,擅闯禁地者,废掉经脉并逐出宗门!

        石宁把门规手册丢到一边,躺在床上乾瞪眼,仙人的生活很无聊啊,和他想像中的差很远哩。

        小晋那小厮就不够兄弟了,今天找他时原来他上茅房,害得他独个儿四处走,又不告诉他门规,到被责骂完才拿门规来给他看,有个屁用!

        三天没饭吃啊~~~怎么过日子?

        第二天早上,小晋悄悄地塞了几颗丹药给石宁,小心地说:「这是辟穀丹,每天吃一颗,顶一天不吃饭哦~」

        前言收回,小晋够兄弟!

        石宁马上吃一颗试试看,一开始时不觉甚么,但是这一整天他都没有肚饿的感觉,方知神效。

        如此三日之期很快过去,小晋也安排石宁做灵测。其实很简单,有一个水晶球的东西,只要在其中输入小量灵气,水晶球就会测出灵根属性来。

       结果石宁先测出水灵根,然后再出现火灵根,是水、火双灵根。

        小晋见此,有点难以启齿的说:「小宁呀……你这回真的是糟糕了。」

        石宁忆起前世看仙侠小说的情节,一般双属性的灵根虽然不比单灵根好,可是应该也不差才对啊,究竟怎么回事呢?

        「怎么了?有问题吗?」石宁担忧的问。

        小晋解释道:「原来双灵根也算得上资质不错,可是你偏偏是水、火双灵根,五行相剋!注定一辈子修仙无望啊……」

        「甚……甚么?有这么严重吗?你会不会……」石宁看着小晋严肃的样子,最后轻轻地吐出二字,说:「弄错……」

        小晋拍拍石宁的肩膀,安慰道:「或许师父有办法,我向他稟明,看看有没有解决之法。」

        「等你好消息!」石宁将唯一的希望寄託于小晋身上。

        ……

        小晋来到聂长老住的地方,这是青云峰山顶处。

        他推开院子的门,便看见聂长老在帮盆栽浇灌,一副悠然自乐的态度。

        聂长老看见小晋来,便放下木舀,道:「小晋,有事?是不是小宁有结果了?」聂长老一脸和蔼地问。

        「师父……」小晋难以启齿,聂长老心知不妙,但仍催促道:「说吧。」

        「是水、火双灵根……」小晋快速地说,聂长老明明听见了,却愕然问:「甚么?你说甚么?」

        小晋鼓起勇气道:「是水、火双灵根!」

        聂长老双目闪过一道皎洁地光芒,然后转为哀恸的说:「天意!果真是天意!天命之子……赌约……嗄~~~」

        小晋察觉不出聂长老双眼中异样的光芒,他也叹口气问:「师父,就没有挽救的方法吗?」

        「天意如此,难道我还能逆天不成?」

        「师父,你是上仙啊,法力通天,一定有方法的……」

        聂长老摇摇头道:「上仙虽仙,也是凡人变成的啊,我非神……」

        小晋低下头,沉默不语,聂长老心中在盘算甚么,也不作声。

        「师父……那小宁他……」

        「门规定了,资质差者,不能收为徒,贬他做杂役吧。」

        「嗄……」小晋也百般无奈,只好离去将此消息转告石宁。

       ……

        「甚……甚么!贬我做杂役?」

        小晋看见石宁大受打击的样子,于心不忍道:「其实……杂役也算是仙童啦……啊哈哈哈哈……也没甚么不好的。」

        狗屁!

        石宁心知内门弟子和杂役之间的地位差距,后者要看人脸色做人,他一做杂役,就永无翻身之日啦!

        「凡人……终归凡人……凡人仙途命多舛!」

        小晋安慰他道:「小宁不必气馁呀!你又不是经脉尽废,只是修练速度差些而已,还有希望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石宁仰天傻傻的笑了起来。

        此时,门外走进一位青年,脸宽背厚,一脸混蛋相,他鄙夷石宁道:「喂!天命之子,该上路了,这儿不是你呆着的地方,快滚!」

        「马师兄!」小晋大喝道。

        「大呼小叫甚么?这儿没你的事了,你也滚!」

        石宁这才见识到小晋说的所谓「真正」的师兄的含意,果真是「好」师兄啊!

        石宁被带到杂役院,马师兄将他交给一位青年就走了,甚么也没说。

        这青年看见石宁出现,先是惊喜,后是惊讶,再之后冷笑不止。

        他就是何兴!

        何兴冷言冷语道:「嗳唷~这不是传闻中的天命之子吗?为何沦落至此啊?」

        石宁懒得和他废话,道:「请带路。」

        天命之子,又一句天命之子,究竟天命之子是代表甚么意思?现在这句话都变成奚落他的笑柄了,还有那个甚么赌约,难道就是赌他的资质吗?要不赌他能不能修仙成功?

        回想起来,怪异莫名。

        何兴带石宁来到茅房旁边的石屋,他远远就嗅到难闻的气味,便怒视何兴,后者一脸奸相,道:「看,这地方正适合你,你就住在这间石屋吧。」

        「何兴!你!欺人太甚!」

        「是喔!我是欺你啊!谁叫你这么没用,我还以为能攀上内门师兄,谁叫你资质差,当不了龙,为有做虫吧,粪虫啊!哈哈哈哈哈~~~」

        「我跟你拼了!」石宁催动灵气,一拳打过去,以为十拿九稳,谁知何兴比他更强!

        轰!

        拳拳相碰,爆出激烈气波,石宁不敌,应声倒飞出去,跌在地上吐了口血。

        「哼!不自量力!好自为之吧,师兄!哈哈哈哈哈~~~」嘲讽之味甚浓,尤其是那两个「师兄」二字,十足秦桧陷害忠臣岳飞的口吻。

        石宁哭了!

        由小到大,他都没受过如此委屈,一心想来吐气扬眉,原本一切都很美好,谁知……怪谁?

        推开木门,走进石屋内,隔壁茅房的味道传进石屋内,真的难受死了,石屋内的布局和内门弟子住的地方差不多,差就差在环境和待遇吧。

        石宁到衣柜拿起灰色布袍穿上,这件灰袍相比起内门弟子的那件青色道袍差得远了,无论材质和气派都输九条街!

        从今天起,石宁就住在茅房旁边,不久就有一位乾瘦的小子来找他,告诉他这里的规矩,每天劈柴挑水和洗衣服,不做好就没饭吃,说完,就一脸厌恶地离开了,留多一秒也嫌多。

        石宁开始过着低下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他收到消息,说朱茜灵测测出是雷灵根,听说是异变灵根,受到静音仙子的重点栽培,想必日子比他过得惬意吧。

        一晚,石宁忙完一天的工作,终于回到臭不可待的石屋中,还没点灯,就看见一道黑影,石宁大惊,警戒地道:「谁呀!」

        「是我,小宁。」

        朦胧之中现出一副佝偻的身影,不是聂长老是谁?

        石宁去点灯,才看清果然是他师父,于是石宁跪下来,可怜巴巴道:「师父!弟子不才啊,丢了你颜面。」

        「起来吧,谁人能掌握得住命运呢?」

        石宁泪流披脸,用手抹都抹不完,聂长老心痛,亲手帮他抹乾,石宁大为感动,师父没有放弃过他!虽然和他没见多少次面,但聂长老仍把他当作徒弟!

        聂长老拿出三本经书交给石宁,石宁一看,轻声道:「轻身术、变化术和御剑术?师父,这……」

        「这三本是仙童必学的功夫,学成之后一样可以成为下仙,就能进入藏经阁找功法学习,你好好修练这三本功夫,照样可以吐气扬眉的。」

        「师父!」石宁再次跪下,向聂长老叩拜。

        「小宁,记着师父说的话,没有天才,只有努力,以后师父二字只可以心中叫,在旁人面前,只可以叫我聂长老,知道嘛。」

        「知道。」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好好修练,莫要气馁。」

        「是!」

        聂长老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石宁心中起誓,绝不辜负师父一番期望!

        自此以后,石宁苦练不怠,勤奋上进,在其他杂役弟子眼中是个不显眼的人,人们渐渐淡忘了他的存在。

        半年后……

        饭堂内,杂役弟子们正讨论甚么事。

        「喂,你知不知道石宁已经可以进入藏经阁?」

        「石宁?那个石宁啊?」

        「你忘了吗?半年前称为天命之子那人啊。」

        这人想了想,终于记起来了,便讶异道:「就是那条粪虫?他进藏经阁了?」

        「对喔~我也听说过,他已经进入藏经阁了。」

        「哗!这么厉害?仙童三绝他都学成了吗?」

        「嗯。」

        几人交谈下来,都十分震惊,谁想到短短半年时间,一名被逐出师门的粪虫,竟然能超越同侪?

        何兴也在其中,他暗暗叫苦啊,谁想到一个赌输了的人,竟然能翻身!他后悔自己当日做绝了。

        藏经阁,是在一片大山之中,楼高七层,又称七层书塔。内里藏书甚广,修练成仙童三绝的弟子可以进入观书半年,半年后不论甚么理由,一律不准停留在藏经阁中。

        这半年期间,可以任意挑选经书来看,能记多少就多少,能学多少就多少,饭菜和如厕都有专门的地方,就在藏经阁内。

        经书也不准带出藏经阁,但可以手抄,但手抄本不得传阅,一经发现,废除经脉并逐出宗门!

        石宁被聂长老亲自带来,送了他进藏经阁后就离开。

        一进入藏经阁,就遇到坐在案桌前的老人,他白髮白鬚,双目如深海,有种睿智的感觉,身穿白袍,犹如仙人般打扮,石宁知道这种人物必定身怀异能,是隐藏的高手,故不敢怠慢,上前打招呼道:「前辈好。」

        老人没有答话,指指案桌前的木牌,上面写着「当我透明」,果真古怪啊!

        石宁倍感好奇,一般人被么会想人把自己当作透明呢?难道他在这儿不闷吗?

        石宁心知这当中或藏玄机,正所谓机不可失,故想法子引他开口。

        「哎呀!我先天水、火双灵根,注定修仙无望,选甚么功法也是白搭吧……」石宁试探道。

        「水、火双灵根?」老人惊讶地开口,石宁浅浅一笑,心想:「这么简单就弄开他的口了?」

        石宁再自说自话道:「嗄,算了,没人能帮助我的了,还是坐在这儿等时候吧。」

        于是真的坐了下来,老人装作又聋又哑,可是老早被石宁看穿了,他对自己有兴趣的!

        过了良久,二人都不说话,好像小孩子玩斗谁先开口一样。

        接着,一道拱门后面步出一位少年来,他说:「吃饭时间到了。」

        原来不经不觉已到正午,于是石宁先去拱门后的饭堂吃饭。

        饭堂不大,只能容纳十余人,饭菜也是很简单,不过不错吃。

        石宁很快吃饱,忽然,他看见那少年捧着一盆子饭菜出去,便拦着他问:「小友,这是给外面那位老人吃的吗?」

        「是的。」

        「我替你拿给他。」

        「这……」

        「没有甚么不好的,交给我。」石宁抢过盆子,硬是要拿去给老人。

        老人单眼瞥了瞥来者,鼻中嗅到饭香,食指大动,但仍装作闭目养神。

        石宁也不作声,只放下饭菜就走到他案桌前坐在地上,继续和他玩谁先说话。

        一连过了几天,二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最后,老人先服软,道:「好了,不玩了,你快去选功法吧。」

        石宁心中得意地笑了,果然是怪老头,耐不住性子。

        石宁自说自话道:「哎呀~我天生水、火双灵根,注定一生修仙无望,还看甚么功法呢?白搭!」

        「谁说的!」老人不服气地开口道。

        石宁知道老人真的服软了,便站起来问:「那么请问我该修练甚么功法好呢?」

        「我……我怎知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守书人。」

        石宁打死也不信,这老人在耍性子,死不认输!

        「好啊,你也不知道,我就不看书了,由得我做废人吧,我是粪虫,废惯了的。」

        「你勤练仙童三绝半载,竟夭折在这儿吗?你对得起你师父吗?」

        「哦~~~你认识我师父!」石宁像抓到他痛处一样,后者立即摀住了口,石宁再道:「既然你认识我师父,应该知道他老人家很看重我吧,我是天命之子!」

        「狗屁天命之子!」

        「你知道我不是?」

        「不是!一定不是!嘻嘻~~」老人像小孩子一样奸笑起来。

        这老儿不!

        石宁心想:「就不信你不帮我!」

        石宁转念道:「对喔,甚么天命之子,天命之狗吧,我是狗,不是人!是一条死狗而已。」

        老人不耐烦,催促他道:「别再胡言乱语了,快去看书,别打扰我!」

        石宁意想不到老人如斯难应付,这也印证他心中所想,老人必定知道些甚么事,至少知道甚么功法适合他。

        可是他为何死口不认呢?关键点在哪?

        水、火双灵根根本没法修练,修水系功法,被火属性相剋,修火系功法,被水属性相剋,这是死局!无法可解!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

        石宁仍旧在地下那层坐着,老人不指点他,他誓不看书!

        与其浪费时间搜寻适合的功法,倒不如赌一把,只要剩一个月时间,他都能抄写经文然后带走。

        过了些日子,老人再开口说:「你铁定放弃了吗?」

        「放弃了!」

        「你这样对得起你师父吗?」

        「你放心,他老人家还没正式再收我为徒,我丢脸不丢到他哪儿!」

        「嗄……真没你办法,好吧,我就指点一条明路你走。」

        石宁大喜过望,想不到老人还是看他师父的份上指点他。

        「你应该修水系心法,至于招式,随便二选一属性也可。」

        石宁大失所望,弄了这么久,老人竟叫自己修练水系心法?

        「守书老人啊,你不是玩我吧。」

        「第七层,左手边第三排书架,由上数下来第四排,由右数到左第七本,自己去看吧,别浪费时间了。」

        石宁惊叹守书老人能这么準确说出那本心法的位置,难道这藏经阁的书他都全部知道位置?

        石宁心知守书老人不是随口说说,于是便上第七层楼阁搜寻,果真搜出一本心法。

        「《冰灵御天心经》?」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