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雪龙舞仙》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六回 朦面杀手

九久小说网 2021-03-21 03:46 出处:网络 作者:藍寧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蓝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在春满四合院首发。 -------------------------------------------------------------------
作者:蓝宁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在春满四合院首发。

-------------------------------------------------------------------

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六回    朦面杀手

        门外的小花心儿忐忑不安,一方面怕被老爷知道小姐和男人共处一室,另一方面又羡慕小姐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像她这样自小被家人卖给富户人家作丫环的女孩,终身幸福这等事本来就虚无飘渺,她也从没想过离开小姐身边,如果小姐嫁人,大概自己也会陪嫁吧。

        幸福这东西和她好似扯不上边啊。

        忽然,身后房内传出小姐的呻吟声,小花顿时心儿怦怦地跳,还没经男女之事的她,从一些好色家丁口中听过一些令人脸红耳赤的羞事,就是男女之间那档子的事。

        而现在小姐和杨公子共处一室,小姐还发出如此淫蕩的叫声,小花脑中不禁浮现杨公子和小姐干那回事的画面。

        小花那个羡慕啊,看杨公子英俊潇洒的容貌,还有听小姐说的博学多才,这么的男人,床上的功夫应该也不太差吧。

       「我干甚么了?怎么会想这么龌龊的事啊?」小花双手掩着发烫的脸说。

        总括来说,小花就是人小鬼大了。

        房间内,韩嫣和杨夜都赤着身,杨夜压在韩嫣身上,腰起起伏伏,有规律地摆动,两人的私隐处紧贴,简直能用混为一体来形容。

        「啊……嗯……哦哦……夜哥哥……慢一点……我受不了……」

        「好的……呵嗯嗯……行了吗?」

        「再慢一点……」

        「嫣儿,这岂不是要我不动了?」

        「喔~」韩嫣双手掩着脸,一时之间羞窘难耐,明明下面想得要死,但好死不死刚破处有点痛,快感与痛楚交织,令她有点不知所措。

        「忍着点,很快就完事了。」

        「还有多久?」

        「快了。」

        「即是多久?」

        「三刻吧。」

        「这么久?」

        杨夜被她弄得茫然了,说真话她又难过,说假话又骗不过她,其实他一点都不舒服,她那儿乾巴巴的,虽然夹得他很不错,但一动就磨得那话儿隐隐生痛,恐怕他用力些磨的话,那东西会着火烧掉。

        他这才知道处女的坏处。

        他已经尽量减慢活动速度了,可是还是很痛,不止她痛,他也痛呢。

        韩嫣全身黏糊糊的,汗迹斑斑,难受死了,于是她提意道:「夜哥哥,不如今晚就这样算了,我想洗个澡。」

        杨夜讚同地道:「好啊,来个鸳鸯浴吧。」

        「坏死了。」说毕,朗声叫道:「小花~~」

        门外的小花闻声愣了愣,才懂得是小姐的声音,然后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内,去见小姐问道:「小……小姐……妳和他……」

        韩嫣抓过被子盖着二人的身体,道:「小花,帮我们準备浴桶和热水。

        「小姐要洗澡?」

        「嗯,快去,记着,不要惊动我爹。」

        「是。」

        小花这就去预备。

        ……

        韩世良卧室中,这么晚了,他夫人都睡了,他还在处理公务。

        室内灯光昏暗,烛光之下人影独独,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準备就寝。

       这时,房外传来一阵怪风之声,他如惊弓之鸟,霍然站起,大声道:「谁?」

        他走到门前,推开木门往外看,两名守卫闻声而至,问道:「老爷,有事?」

        韩世良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太紧张了,便摆手道:「没事,你们加紧巡逻,任何可疑的人都不要放过。」

       「是。」

        韩世良返回屋内,关上门,吹熄了灯火,上床睡觉。

        ……

        韩嫣房间内,花香扑鼻,韩嫣泡在热水中,忽然,水波动起来,杨夜从水中探头出来,说:「好舒服啊。」

        「累吗?」

        「不累,还可以再做一次。」

        韩嫣踢起玉腿,溅起水花向杨夜,他一手抓住韩嫣玉足,亲了一口,道:「好美。」

        「噁心。」

        「很香呢,怎会噁心?」杨夜变本加厉伸出舌头舔韩嫣脚趾。

        「嘤!很痒~不要啦~」韩嫣其实很舒服,被男人舔脚趾,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啧啧啧。」杨夜舔得甜,舔得香,每根脚趾照顾周到,舔完脚趾再舔脚肚、膝盖、大腿……最后挨近韩嫣亲吻她的嘴。

        右手潜落水底挖她的玉洞,挑逗她的蚌上珍珠,弄得她娇声低吟。

        「嗯嗯嗯……」韩嫣吻久推开杨夜道:「好了,今晚够了吧,来日方长,不是有很多机会吗?」

        「机会吗?可能只有这次了呢,刚刚妳不是说妳爹反对妳和我一起吗?」

        「是喔……」

        「嫣儿,妳觉得我配得上妳吗?」

        「我没想过配不配,我只知道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妳爹反对我们在一起啊。」

        韩嫣一把搂过杨夜,把他埋首在自己胸怀中,道:「乖,别钻牛角尖。」

        「我怕……我很怕失去妳……」

        「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

        第七天。

        韩府上下一片紧张气氛,府内外都是金刀门的好手,个个配刀戒严,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由早上等到中午,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韩世良在大厅内来回踱步,厅堂内有一位中年男人持刀护航,这人方脸大眼,目光炯炯有神,身如熊虎,手中的大刀重达五十斤。

        金刀门的人马全部穿一袭色黄袍,个个都是快刀手,经年岁磨鍊出一手好刀法,在江湖上赫赫有名。

        然而,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阵风吹过的时间内,他们应声倒地,颈上都有一道整齐伤痕。

        微风吹过前园,守卫们像睡了一样,一动不动。

        突然出现一名长髮男人,他朦着脸,只露出一双厉目,犹如杀神般一步一步踏进厅堂内。

        金刀门的老大何进举刀斩向来人,不由分说,便知一切已成定局。

        只见银光一闪,何进应声倒下,颈上和其他人一样出现刀锋般的伤痕。

        「你……你就是……」这是韩世良最后一番话。

        韩嫣和杨夜走出房间,打算找韩世良诉说二人婚事,经过一天的商量,二人决定生米煮成熟饭,既已是对方的人,即使父亲不同意,也别无他法吧。

        当二人来到大厅外时,刚巧碰见韩世良被杀。

        「爹!」

        韩嫣奔过去扶起父亲,韩世良死不瞑目啊!

        杨夜一脸惊愕,走到韩嫣身边,探一探韩世良鼻息,颤声道:「死了。」

        韩嫣失去理智,怒气发洩在唯一站着的人身上,她拾起何进的刀,可是举不起,双手出了吃奶的力才能握住。

        朦面人正想出手,可是杨夜冲到韩嫣前面,「大」字型的拦住朦面人的一击,在千钧一髮之间,朦面人看见杨夜腰间的玉佩,手一动,银光一闪,杨夜左手应声受伤。

        「嗯……」朦面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杨夜鬆了一口气,转身望向韩嫣,刚巧看见她昏倒过去,他立即扶着她。

        韩世良死亡的消息很快传遍江南,江南内的各门各派都纷纷知道金刀门派去保护韩世良的人马全死了,阎罗殿重出江湖的消息不胫而走。

        及后韩世良另外两位儿子都赶来杭州城,只能替父亲举丧而已。

        之后韩嫣和杨夜一起生活,再无人阻止他俩。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