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浑沌无极【第一章】:淫贼

九久小说网 2021-03-21 03:46 出处:网络 作者:armageddon编辑:@春色满园
               浑沌无极 作者:armageddon 2007/03/2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浑沌无极

作者:armageddon
2007/03/27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淫贼

  寂静的午后,宽阔的官道上罕无人迹。官道旁茂密的树林内,知了传来阵阵
的蝉鸣声。

  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轻响,随着声音的逐渐转大,渐渐的可以分辨出,这是马
蹄踏地的声音,急促的「踢鞑」声响,显示出马匹奔驰的速度不凡。

  一阵疾风吹过,刮得官道旁的树叶沙沙作响,紧跟着而起的尘烟被高高的举
起,过了许久才缓缓落下,一直过了盏茶时分,所有的尘埃才一一落定。寂静的
官道彷彿未知未觉一般,再次陷入了寂静。此时,被惊扰而停止的知了,继续了
它短暂生命的鸣叫。

  在官道上疾驰的是两匹骏马,马上坐着一男一女。男子坚毅的面容上,不见
一滴汗水,全神贯注的在前方奔驰着。如果仔细的查看,可以发现他并未实坐在
马鞍上,大概浮起了一寸的高度,双腿夹着马肚,时夹时放,带着一种自然的节
奏,熟练的控制着跨下的骏马。

  「咿~~」

  男子突然的勒紧了缰绳,口中发出了一声嘶喊,马匹只往前奔了两步,就奇
迹似的完全的停了下来。

  在这种高速下突然的静止,理应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男子却神态轻鬆的做
到了,彷彿一切自然不已般,男子跳下了马背,从后方的行囊拿出了水壶。

  跟在男子身后的女子,此时也停了下来。这个女子也不简单,一路过来,总
是不疾不徐的跟在男子的身后,距离没有丝毫的改变,男子扬起的尘埃,总是尚
未落下,女子就驰行而过,因此虽然连续奔驰了三天三夜,洁白的衣服上却不惹
一丝尘埃。

  女子下马之后,男子随手将手上的水壶抛了过去。女子随手接过,打开壶盖
便直接张口灌了起来。这举动好像豪放的粗汉,在她行来,却是优美无比。

  女子的头上繫了个髮髻,显示出是个已嫁人的少妇,细看女子的脸庞,却又
令人惊艳。明亮的双眼,高耸立体,又细緻不已的五官,小巧的嘴唇,嘴边带着
微笑,令这个乾热的午后,带来了几许水汽,好一个明眸皓齿的美人啊!

  「天哥,追上了?」女子喝了几口水之后,将水壶丢还给男子,同时开口问
道。

  「嗯,马蹄印杂乱但是明显,我刚数过了,四十八人,数目没错。」男子回
道,同时,男子才打开水壶喝了几口水。原来,男子竟是先把水给女子,这外貌
粗旷的大汉,心思竟是这么的细密,而且观察力惊人,光是停马,下马,取水壶
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分析完地上杂乱无章的马蹄印子。

  这个男子叫做冷傲天,女的叫做柳雪柔,是近年来,在江湖上风云渐起的人
物。

  冷傲天出自武当,是现在二代弟子之中武艺最出众的一位。武林当中传说,
冷傲天是个孤儿,自幼被前任武当掌门,现今的武林泰斗青云道长捡回武当山,
是青云最后收的一位关门弟子,青云早在十年前就将掌门之位传给现今的掌门,
流扬道长,之后就闭关至今。

  青云是带着傲天一起闭关的,那时,傲天才不过十七岁,武功已经超过所有
三代弟子,要知道他在五岁才被青云带回山,算起来也才学武十二年,而二代弟
子之中,除他之外,最小的就是流峰道长,那时是四十五岁,现在也已经是五十
五岁了老人了。

  冷傲天在五年前出关,之后婉拒了流扬想要立他为下任执掌弟子的提议,下
山历练,除魔卫道。下山之后一年之内,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经营各种姦淫掳掠的
海砂帮被他一个人灭帮,整个长江流域三十七个分舵,二十九个地下经营据点,
被他一人一一挑下。后来又在大漠击杀恶名昭彰的「大漠飞鹰」褚开来,也是在
那个时候,结识了柳雪柔的。

  柳雪柔出自西域雪山派,师父是雪山派现任掌门,也是她的父亲。柳学柔除
了尽得雪山派真传之外,其实在她十六岁那年,曾经在雪山山巅意外的服食了千
年雪莲,她现今的武功甚至超过了她的父亲。

  这个「大漠飞鹰」是有名的淫贼,姦淫无数良家妇女,连不少武林同道中的
貌美女子也惨遭他的毒手,而且他一律是先姦后杀,从来不留活口。他还有一个
令人痛恨的嗜好,就是收集乳头,那些被他姦杀的女子,总是被他割下乳头,残
暴之极。

  不过这人也是端的狡猾无比,兼之武功高强,几次之中,在武林正道的围剿
之下,不是事先逃跑,就是打伤数人后离去。

  三个月前,冷傲天在中原追蹤褚开来,也是因为此人极为聪明小心,冷傲天
始终晚到一步。冷傲天一直锲而不捨的追蹤到大漠边境的沧狼镇,却又被他先行
逃脱。那时,柳雪柔刚下山,路过沧狼镇,在一间客栈投宿。

  褚开来易容打扮成平民农夫,本来打算躲藏至冷傲天离开镇内,可是他在镇
上看见了柳雪柔。柳雪柔刚刚才从大雪山下来,初行江湖,尚无名声,就算有,
旁人没见过面的话,也很难把如此倾城佳人,跟武功高手联繫在一起。当晚,褚
开来就按捺不住,又打算再次作案。

  漆黑的夜晚,一身夜行衣的褚开来,施展着轻功,在客栈的屋顶纵越着,白
天就已经调查过柳雪柔的包厢,他一个「雁鹫当空」翻下屋顶,刚在窗口探看,
就被柳雪柔发觉了,柳雪柔马上穿窗而出,一式「天降白莲」对褚开来打出,这
「雪莲十八手」是雪山派镇派掌法,招式优美,却是非常的诡异奇变,兼且狠毒
不已,专打人身重要大穴。

  褚开来应付几招之后,自知不敌,诡计多端的他,立刻跪下求饶。也是柳学
柔初出江湖,经验尚浅,竟然就停下手来。

  「淫贼,看你一身夜行衣,三更半夜闯女子包厢,还有什么话说?」柳雪柔
厉声说道。

  「女侠饶命啊,小的只是一个窃贼,不是淫贼啊……」褚开来哭道。

  「我本是官府衙役,后被奸臣所害,实在逼不得已,只好行窃为生,请女侠
饶命啊。」褚开来一副可怜无比的样子说道。

  「胡说,你的武功不像衙役所能有的,而且你腰间的分明是用来迷昏人的迷
烟管,这哪是窃贼,非奸及盗。」柳雪柔虽嫩却不笨,并没有被三言两语就胡弄
过去。

  「嘿嘿……想不到你这娃儿还真聪明啊,可惜嫩了点。」褚开来随即笑了出
来,并缓缓站了起身子。

  「你……」察觉不对劲的柳雪柔,正想运功点住褚开来的週身大穴,赫然发
现,全身竟然提不起丝毫劲力。

  「哈哈哈,无色无香无味的『鹫灵散』,果然神效无比!」褚开来得意的笑
道。

  「这…… 」一抹红晕在柳雪柔脸颊扩散开来,一股霸道无比的热流随着向
下扩散。

  「嘿嘿,刚刚在我跪下的同时,我就已经弹出了『鹫灵散』,此药只对女子
有效,男子完全免疫,嘻嘻……」褚开来一面的淫笑,一面的接近柳雪柔。

  「这药散是我当初在南蛮求来的,只有一剂,一直捨不得用,今天遇上这么
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又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侠,可也值得了。今晚可痛快了,
哈哈哈……」

  话说完,褚开来也走到了柳雪柔的身边,同时两手隔空虚点,顿时封住了柳
雪柔的穴道。将柳雪柔扛在肩上之后,一跃而上屋顶,转瞬间消失不见。

      ***    ***    ***    ***

  冷傲天在沧狼镇守候了三天三夜,不见褚开来蹤迹,正打算往镇外搜索。

  他栖身在一间民房的柴房内,性子不喜奢华,对生活要求极为随便的他,往
往是到了哪,随便找间有屋顶的破旧房屋,就睡了进去。这晚他正打算合衣而眠
的时候,耳根子突然动了动,他捕捉到了三里外随风而来的破空之声。

  说来玄之又玄,冷傲天这追蹤的本领,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有多高强,或是内
功有多深湛,说起来五岁习武至今二十七岁,也不过二十二年的时间,就算白天
黑夜全在练功,内功也高深不到哪去。

  这本领是他予生俱来的,当初青云就为他这分本领而惊歎过,不需要内力强
化就已经如此灵敏的五官,这可是天生练武的料子啊。因此青云道长也对他倾囊
相授,甚至连内功都是武当的禁功,「无极归元功」。这武功从来没有人练过,
至于为什么,我们之后再详谈,否则,等我们说完,那个柳雪柔也要被先姦后杀
了。

  话说冷傲天捕捉到了风吹草动,下一秒钟,他已消失在柴房之内,出现在屋
顶之上,并向着破空声传来的方向而去。这个人的速度非常之快,只比他之前追
蹤的褚开来慢一些些。

  事实上,这个就是背着柳雪柔的褚开来,只是背着一个人,施展起轻功总是
会受到影响的。五感都异常灵敏的冷傲天,捕捉到空气中残留的一丝香味,咦了
一声,冷傲天停了下来,仔细的闻了一下,这很像女子所使用的香精、香膏之类
的味道。

  女子,褚开来,只慢一点点的速度,冷傲天很快的把三个线索连贯起来,长
啸一声,往褚开来的方向全力奔驰。

  冷傲天会长啸是有原因的,因为再怎么急色的淫魔也不会置性命于不顾的,
也就是说,带着一个女人跑不快的褚开来,为了躲避即将追来的冷傲天,他势必
会把掳来的女子丢下。

  之前三个月的追蹤,冷傲天使用这招不知道救了多少女子,只是这样一来,
想追上并抓到褚开来,就更是难上加难。可是冷傲天并不愿意牺牲任何一个无辜
的女子,只为了抓到褚开来。对他来说,救人比杀人更加重要百倍。

  这次冷傲天的如意算盘却打不响了,褚开来一听到啸声,脸色一变,本来是
打算第一时间丢下柳雪柔的,但是他看了柳雪柔一眼,眼中的慾望更加的强烈起
来,他抱起柳雪柔,就踏碎屋顶,落入了一间民房之内。房内正好有对小夫妻在
睡梦之中,这一下惊天动地的,两人早已从梦中惊醒,两人互相的抱得紧紧的,
缩在床上的一角,不断的发抖着。

  本已冲出房门的褚开来,突然想到了什么,跃了回来,并丢出两颗黑色的药
丸,同时单手连点,这对可怜的小夫妻不由自主的双双把双嘴张开,将黑色的药
丸吞下腹中。褚开来这才急奔而出。

  很快的,冷傲天转瞬追至,他发现了两人的异样,这是--腐骨丸,这种毒
药其实不是很难解,也不算剧毒,但是麻烦在手边没有解这种毒的药,一般这类
不是太难解的毒,练武之人都可以慢慢的以真气导出,所以很少人会携带这种解
药。可是这两个是平凡的老百姓啊,半点不会武功,没有解药,如不马上驱毒的
话,十二个时辰后,毒性腐蚀入骨,就没救了。

  咬了咬牙,冷傲天跳了上床,伸出两指,两股精纯的真气射出,从两人背后
的大椎穴进入了体内,半柱香的时间,毒已驱除乾净。冷傲天这下知道自己的估
算错误了,褚开来掳劫之人,必定非常的重要,重要到他愿意拿命来拼。

  要知道这种恶人是无法理解冷傲天的心态的,也不是所有正道人士都会为了
两个平民百姓而停下追赶的,万一今晚冷傲天不顾一切追来,褚开来这条小命也
算完了。

  现在耽误了半柱香的时间,一般人早追不上了,可是对冷傲天来说并不是太
大的问题,因为柳雪柔的香味,非常的明显。其实所谓的明显也是对冷傲天一个
人来说的,像是褚开来就只有在靠近的时候,才可以闻到淡淡的幽香。

  自以为又像从前一般摆脱了冷傲天的追击,褚开来狂奔了几里之后,窜进了
一间破旧的民房,顺手点倒一个屋内的老人之后,把柳雪柔放到了床上。

  褚开来把柳雪柔放上床之后,二话不说便脱光了自身的衣物,然后往床上看
去,只见柳雪柔那国色天香的脸孔上,原本是白肤胜雪的肌肤,现今从中透露着
嫣红的光晕,玲珑的身躯横躺着,高耸的玉峰随着激烈的喘息,上下起伏着。看
到这景象,褚开来的胯下之物马上高高的举起。

  柳雪柔明亮的双眼中,搀杂着一点点的朦胧,不过仍是炯炯有神的瞪着褚开
来,在褚开来露出雄壮的胯下之物同时,双眼曾透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但是又
很快的镇定下来。

  褚开来慢条斯理的解开柳雪柔的外衣,露出了内里纯白无瑕的躯体,虽说重
要部位,仍有白色的肚兜挡着,但是光露出的臂膀,少许的胸肌,以及洁白的脖
子,就已经几乎闪耀得他张不开眼。「好一个沉鱼落雁的绝色!」褚开来心里赞
歎着。

  霸道的热流仍在体内流窜着,要不是柳雪柔内功修为深厚,此刻早已被那莫
名的洪流吞噬,成为慾海翻腾的娇娃而不自知了。即便如此,以柳雪柔服食过雪
莲,相当两甲子内功的深厚功力,竟还不能抑制这股洪流,连想顽抗都不能,只
能紧守灵台方寸的一丝清明,可见药性霸道之处了。

  「没想到你竟然还可以支持!」这跟褚开来预估的有点出入,不过这反而激
起他强烈的佔有慾。

  「嘿嘿,不过这样也不错,让你在我的技巧下沉沦吧。」话一说完,褚开来
马上抓住肚兜,用内力一撕,撕裂声起,不只肚兜,柳雪柔身上的衣物,在内力
的撕扯下,化为片片的布条,在空中飘散着。褚开来伸出右手,握上了柳雪柔那
洁白高耸的玉峰。

  在身上衣物被撕去的同时,一股凉意让柳雪柔轻抖了一下,在她的玉峰被袭
之时,从未被任何男人碰触过的她,也忍不住轻轻的颤抖。即便如此,她那双眼
眸仍狠狠的盯着褚开来,如果说眼光可以杀死人,褚开来大概此刻已经身首异处
了吧。不过柳雪柔还不到以眼光凝结真气的地步,所以褚开来仍肆无忌惮的蹂躏
着柳雪柔的娇躯。

  随着大手的抚弄揉搓之下,柳雪柔的乳尖不受控制的硬起,褚开来感觉到了
变化,微微一笑,另外一只手跟着加入了战场。「呵呵~~不要再反抗了,在药
性作用下,石女也会变成蕩妇的,很快你就会丧失理智,求我肏你了。」

  褚开来得意的说道。

  此刻的柳雪柔虽不发一语,但是她并没有放弃,仍旧苦苦的支撑着自己的神
志,一丝丝异样的快感不断冲击着脑海,打击着她的最后防线,没有人知道什么
时候,防线会彻底的崩溃,那个时候,柳雪柔也会成为慾望的奴隶。

  褚开来见柳雪柔不为所动,也不再说话,尽情的享受这千百年难得一见的极
品美女。双手尽情的肆虐摧残,那两座娇嫩的玉峰之后,褚开来的目标开始转变
向下,而他的嘴也找到了一个尖硬的突起,细细的品嚐吸吮起来。没有遇到丝毫
的阻拦,双手很快的越过茂密的丛林,到达了从未被开採过的深谷之口。

  「咦?」褚开来发现了一个不敢接受的事实,这深谷竟然是如此的乾燥,没
有一丝水汽。

  「这怎么可能?好样的!」褚开来说道。

  「我就不信,你还可以忍多久。」褚开来身为淫魔的自尊受到了侵犯,有点
生气的他,向着深遂的山谷发动了剧烈的进攻,食指顺着谷口上下缓缓的滑动,
找到了那藏于谷口的小小蓓蕾,柔柔的抚摸着。

  「咿……」彷彿在呼应他的攻击,柳雪柔一直紧闭的双唇,终于发出一声歎
息,全身的肌肤瞬间绷紧,水蛇般的纤腰微微挺起。彷彿知道了她的心声,固执
的食指并未就这样放过她,依旧在那渐渐膨胀的蓓蕾上开发着,柳雪柔那美妙的
身躯开始扭动了起来,随着食指的节奏,上下起伏着,左右翻动着。

  「呵呵……」褚开来得意的笑了起来。原本乾燥无比的溪谷,此刻脱离主人
的控制,渐渐的湿润了起来。褚开来得意的拿起手来,舔了舔发亮的手指。

  「真香啊,连淫水都是这么香,不愧是美女啊,哈哈。」褚开来笑着。邪恶
的手指回到了女体之上,开始往谷中探索。

  「扑滋,扑滋。」刚刚还乾燥无比的溪谷,此刻彷彿下过雨一般,涔涔的液
体从体内流出,女体的扭动更加激烈了。柳雪柔明亮的双眸之中,那湿润的气息
渐渐的浓厚起来,看来神志失守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褚开来翻身上马,早已举起的阳物可怕的竖立着。

  「求我肏你!」褚开来命令着,巨大的阳具同时顶住了谷口,开始旋转摩擦
起来。从没受过这种刺激的柳雪柔,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即使身体已经认命了,
已经接受,已经在渴望灌溉,但她仍保有一丝不曲的意志存在,艰难的摇着头。

  褚开来彷彿并不着急,他要等待这国色天香的美女自己臣服,那坚硬无比的
男根固执的在洞口旋转着。

  「说啊,说出来就会舒服了,别忍耐了,只是把时间拖久一点罢了。」褚开
来用内功发出低沉的呢喃嗓音,在柳雪柔耳中,彷彿是自己的诱惑心声。

  「不!」即便自己的身体如此的渴望,即使自己的双腿已经忍不住攀在那淫
贼的腰际,即使自己的腰不断的向淫贼挺去,她仍坚持的摇着头,将即将说出口
话语吞回。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褚开来被激起了火性,决心要胯下的女子屈服。阳物仍保持丝毫未寸进的状
态下,急速的旋转起来,同时,扶着柳雪柔腰际的双手改为揉弄那高挺的玉峰,
逗弄着尖端的小突起。

  一场无声的竞争展开了。女子大口地喘着气,扭动着洁白却又泛红的柔嫩美
体,固执的头左右的摇晃着,彷彿在尽力的抗拒着内心的诱惑;而男子则火上加
油的挑逗女子的每一条性感神经,把女子逼向绝望的深渊。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发生的时间点,却是无从预测。一柱香的时间转瞬
即过。

  男子的低沉声音响起:「就算你不说,我最后也会进去的,说吧说吧!」

  柳雪柔原本洁白的身体此刻已经完全被粉红色代替,已全身香汗淋漓的她,
连喘息声都显的那么淫蕩,好几次即将喊出口的呼唤声,都被她强行压制住,她
不知道自己可以再忍多久……

  「哦……」或许是控制不住了吧,男子的阳物突然往内滑了一小段距离,等
待已久的充实感传来,柳雪柔忍不住呼了一声。可惜的是,那充实感转瞬消失无
蹤,阳物连柳雪柔那象徵贞洁的薄膜都还没达到,就快速的退出。

  不知道褚开来刚才是故意,还是不小心的,总之,他又把阳具退回谷口的起
点,继续旋转着。

  「说吧……说出来。」褚开来的声音有些许的急躁感,看来柳雪柔的坚韧让
他出乎意料之外,已经有点等不下去了。

  诱惑的魔音再次从心里泛起,柳雪柔并没有察觉出声音中那一丝的焦躁,此
刻的她,因为刚刚的充实感觉,已经在最后理智的防线上状出了一丝裂缝。她双
唇微张,彷彿想要呼唤着什么,但是无声的张了张之后,又回复紧闭的状态。

  「啊……」发现了情况有所鬆动的褚开来,再次如法炮製,阳具前进一点又
退回原地磨蹭。柳雪柔又发出娇声的呼喊。

  「说肏我,说肏进去,说!」褚开来大声的说道,此时的他耐心尽失,那种
低沉诱惑的嗓音不再,取代而之的是大声的命令句。

  「嗯……我……」柳雪柔梦呓了几句。

  「你说什么?大声点,大喊出来,喊吧……」褚开来发现目的即将达到,性
奋之余,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哦……不……肏我,肏……」柳雪柔紧咬的牙关鬆脱,彷彿哭着似的叫喊
出声。坚贞的侠女,在淫药以及淫贼的作弄之下,最终还是崩溃了。

  「哈哈哈……我说了吧,你最后还是会屈服的,宝贝,我就来了……」褚开
来得意的大笑着,同时,胯下的阳具等待已久,奋然的向内大力的戳入。

  「啊!」一声尖锐的男声响起。

  「碰!」接着是物体的落地声。

  房内的情况瞬间改观,柳雪柔仍然在床上扭动着,此刻的她,神志已失,只
想要男人的慰藉。

  原本在她身上的褚开来,手捂着胯下,在地上翻滚着。

  床边,及时赶到的冷傲天默然的站立着。不发一语的看着褚开来,彷彿看着
一个将死之人。

  原来,冷傲天凭着香味追蹤到附近,他知道褚开来极为狡诈,于是在半里之
外,就放缓速度,悄然潜来。也因此到达的时间,略晚了一点,但也因此可以在
褚开来完全没知觉的状态下潜藏至身后,发动突击。

  原本以他的个性,他是不屑偷袭的,可是这次他赶到之时,褚开来已经伏在
柳雪柔身上,万一褚开来拿她当挡箭牌,或是对她不利的话,冷傲天没有百分之
百救援的把握,所以才採用偷袭的招数。刚刚那招「无极虚空斩」中,带着「无
极归元功」的真气,把四周空气,凝聚成真空状态的气刀斩出,直接断了褚开来
的男根。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今天斩了你的命根子,也算你作恶多端的下场。」冷
傲天缓缓的说着,「我不杀你,你自行离去吧。」

  褚开来之前在地下翻滚是掩人耳目的招数,本来以为冷傲天会接近下重手,
他好趁机反击,没想到冷傲天竟然要放过他。

  褚开来怨毒的看着冷傲天:「今天你不杀我,我一样会报此仇,你可要想清
楚了?」

  「哼!我等你。」冷傲天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柳雪柔。

  褚开来一看到冷傲天背对着他,又想到了柳雪柔,那柔软的躯体,又想到被
冷傲天砍断了命根,从此后无法再行房,更不用说姦淫……

  「爆!」褚开来双眼一睁,像一颗肉球似的往冷傲天冲去。同时身体在异常
的暴涨之中。冷傲天转身又是「无极虚空斩」一掌劈下。被真空掌劲劈中的褚开
来并没有停下,反而吸收了这个掌劲,全身又涨大了一倍。

  「不好,魔门『爆体术』!」冷傲天转身一看,叫了一声。

  冷傲天体内「无极归元」气劲护体,身旁马上出现一层透明的真空护罩。

  冷傲天转念一想,床上女子在这样一爆之下,也活不成了,咬一咬牙,冷傲
天撤去自己的护罩,改为将气劲场布于女子周围。

  「轰」的一声,褚开来的身体,在空中爆裂开来,再加上刚刚所吸收的「虚
空斩」气劲,整排民房瞬间被炸得粉碎。

  尘埃落定,现场满目疮痍,只剩下残砖破瓦。而冷傲天与柳雪柔,却陡然消
失无蹤,只剩下褚开来爆裂后散落一地的血液和肉块。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