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雪龙舞仙》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七回 云渊宗

九久小说网 2021-03-21 03:46 出处:网络 作者:藍寧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蓝宁(即剑羽)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在色中色和春满四合院同步发放。
作者:蓝宁(即剑羽)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在色中色和春满四合院同步发放。

字数:5000以上

======================================================

第一章    凡人仙途    第七回    云渊宗

        最近,太河村来了一家姓王的人,他们也是来避北方战祸的。

        王氏有一子,名叫王中孚,为人开朗正直,好读诗书,出口成文,颇得石宁欣赏。

        石宁经常找他聊天,并把朱茜塞给他照顾,他和她也很投契,像兄妹一样。

        这天,王中孚又在大树下读书,他唸唸有词道:「心既知耻,性不自恃,圣德昭昭,安天下矣……」

        石宁走过去看他,道:「又在读书吗?」

        「嗯,找我有事?」

        「小茜她想你。」

        「走,找她玩去。」

        二人边走边说,谈到府学诸生之事,王中孚坦言会去学习,他志向远大,準备将来投报国家,只是现在兵荒马乱,不是很太平,读书还有用吗?

        石宁和他的想法不同,修仙才是他想学的,甚么功名利禄,过眼云烟而已,想一统天下做皇帝,除了要贤德天下外,最紧要的还是有易天之能吧。

        自从体内产生灵气后,他日夜勤练不怠,如今丹田灵气充足,凝结成指甲般大小的气旋,不停自动,生生不息,他已经懂得怎样运气了,因经过老乞丐的指点。

        石宁突然想到《清阳经》对自己已经无用,留着也浪费,不如送给王兄吧?

        二人走到石宁家,朱茜在院子里的地上用树枝画图画,不知她画的是甚么,古古怪怪,她看见王中孚来,马上笑着迎上去。

        「王哥哥~」

        朱茜今年九岁了,王中孚比她大四岁。

        王中孚摸摸朱茜的头,笑道:「哥哥来陪妳玩。」

        「好耶~~~玩甚么好?掷石子吗?」

        「都好。」

        石宁走进卧室,在床头取过《清阳经》,再走出木屋找王中孚,把《清阳经》交给他。

        「这是?」王中孚好奇地问。

        「这叫《清阳经》,算是道经吧,里面包含大道至理,比你看的《圣贤谈》有趣多了。」

        王中孚凡书不拒,虽然对道家典藉没多大兴趣,但亦没有拒收,他自己也送了一块玉佩给石宁,当是互相交换信物,是友情之证!

        石宁看了看玉佩,没有甚么奇特,但价值应该不菲吧,便问:「这不会是甚么珍贵的宝玉吧,是的话我不能收的。」

        王中孚摆手道:「不是甚么宝玉啦,是我叔叔给我玩的便宜货罢了,哄小孩开心那种,陪伴我多年,如今送给你,当是我俩的友情明证吧。」

        「谢谢你。」石宁感激王中孚如此重视二人之间的感情,愈看他的样子愈发顺眼。

        王中孚少年怀志,样貌虽然平庸,但饱读诗书,有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双眼愈看愈有智慧。

        之后不久就传出阎罗殿重出江湖的消息,弄至人心惶惶,像是风雨欲来前的徵兆。

        燕儿听闻后整日茶饭不思,消瘦了不少,害得石刚因虑成疾,卧床不起。

        家中没有人下田,田地渐渐荒废了,田是租的,没人下田就没收成,怎样交租?

        石宁忧心忡忡,和王中孚诉苦,他想起有一次到附近山上游玩时,发现到一株灵草,对调养身体应该有效,想想石刚也是体虚气弱才生病,应该补补身子就会好,家贫只好自己挖药了。

        但是,王中孚说那座山是山贼虎头帮的地方,山上经常出现虎头帮的人,很是危险,他也是去过一两次而已。

        二人悄悄商量,问清楚王中孚那灵草的位置,他记得那是在山腰一处崖边,很隐蔽的地方。

        一天,王中孚带着药刬和石宁一同走到那座山上去採药,一路顺风顺水,成功找到那株灵草,草呈青色,叶圆,根像人参,表面灵气充溢,一看就知非凡品。

        原来平安无事,半路却出了岔子。

        当二人下山时,被两名虎头帮的男人发现,虎头帮的二男大喝一声:「小鬼,来这儿干甚么?」

        「没……没有甚么……」石宁慌张道。

        「你手上的东西是甚么?」其中一名虎头帮男人眼利,看出石宁手上拿着灵草。

        石中孚用手肘推一推石宁,并低声道:「快跑。」

        虎头帮二人见石宁跑,便一路追了上来,王中孚命石宁躲在草丛中,他去引开虎头帮的人。

        石宁等了一会,担心王中孚出事,故走出草丛找他。

        远远的望见虎头帮的两个男人对王中孚拳打脚踢,大声嚷着说:「虎头帮的地盘,甚么都是我们的,敢来我们地盘耍坏?臭小子嫌命长了,说!另一人在哪?」

        王中孚死口不招,被二男拳脚招呼。

        石宁看不过去,悄悄走近一名虎头帮男人,二男不为意,石宁距离他俩只有三步之遥的时候,终于被发现。

       「啊!小鬼!」迟了,石宁跑过去,一掌打在一名虎头帮男人的腰处,正中气门,这一掌夹杂着绵绵灵气,直把对方击飞,重重落地,不知生死。

        另一名虎头帮男人大惊,道:「小鬼!你找死!」他不信区区一名少年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故上前出拳招呼石宁,可是王中孚双手抱着他的脚,令他行动不便,石宁趁机再出一掌,这人应声飞出老远。

        王中孚受伤,被石宁扶起,他道:「厉害,想不到你功夫如此强,早知我就不勉强了。」

        「你没事吧。」

        「没事,快走吧,免得遇上其他虎头帮的人。」

        石宁大为感动,王中孚死口不供出自己,这份情石宁铭记在心,而王中孚也感激石宁救了自己,二人自此成为生死之交。

        石刚喝过灵草熬的药汤,身体渐渐恢复,燕儿也开朗了不少,二人都放下心中忧虑。

       不久,王中孚父亲发现他藏有《清阳经》,因怕他无心向学,将来不成才,便问他:「我儿,你为何收藏这本书?难道你有修道之意?」王父也识点字,看得明书面上的《清阳经》三字,故猜是道经。

        王中孚说:「这是朋友送我的,爹,你放心,孩儿準备明年就去咸阳府府学做诸生,我一定会考取功名,将来干一番大事业。」

        王父见儿子坚定的眼神,虽有不信,但也没再多说。

        次年,金人再度南攻,攻败了北宋军队,俘虏徽、钦二宗,掳宋室妃嫔及宫女回国,凌辱她们,有很多女眷成为娼妓,同时扶植刘齐为傀儡皇帝。

        北宋灭亡。

        王中孚见战事告一段落,于是毅然离开太河村到咸阳府府学,从此石宁再也没见过他。

       一天,石宁再遇老乞丐,老乞丐告知石宁他叫吕巖,同时传授《炎龙伏魔诀》最后几句口诀,指点石宁修练。

        石宁苦练不怠,得到吕巖的赏识,问他想不想正式修仙,做修仙者。

        石宁大喜,不住点头,吕巖给他一块铜牌,叫他以此为信物去崑仑山云渊宗找聂长老,拜入他名下。

        吕巖陪石宁修练一个月后离开。

        夏末,石宁告知燕儿和石刚想离开家一段时间,道明目的是去崑仑山修行,不知会去多久。燕儿大为反对,不同意石宁去甚么崑仑山修行。

        石刚感到男儿志在四方,早晚石宁都要离开夫妇二人羽翼之下,遨游天下。

        石刚好言相劝,燕儿不为所动,坚决不准石宁离开。

        夜,石刚和石宁两父子促膝长谈,石刚问:「宁儿,你是否遇到甚么事,为何执意要去修行?」

        石宁答:「爹,孩儿心怀滔天之志啊,我想做皇帝!所以必须得到以一敌百之力,修仙是唯一能达成我梦想的方法。」

        石刚被石宁的话震撼到,他惊讶地道:「甚么!你想做皇帝?你可知道如今宋室刚灭,金人当道,大宋是最佳的明证,证明为君必亡啊!」

        石宁气宇轩昂地道:「那是赵氏皇帝没用,没有易天之能罢了,我修仙是学大道,取天之命,掌生死,翻云覆雨只是小菜一碟。」

        石刚无言以对,深深被石宁的话所慑服,于是石刚这晚和燕儿欢好后,婉言柔意劝说她。

        经过一晚唠唠叨叨,燕儿终于服软,准许石宁去崑仑山,但要带上朱茜一起去。

        朱茜自小跟着石宁长大,都很听他的话,二人感情颇深,并且她是他的未婚妻,朱日当年託付女儿给石刚,就是一心想成就二人婚事,让二人慢慢建立感情。

        石宁无奈之下只好带着朱茜一同去崑仑山。

        家里没甚么钱,石宁没带多少盘缠,但燕儿亲手做了乾饼,足够二人吃一个月吧。

        石宁揹起一大包行囊,餐风饮露,勉强撑到崑仑山下,眼见崑仑山近在咫尺,却无论怎么走也登不上山。

        石宁大急,朱茜哭闹要回家,他俩水断粮绝,已无退路。

        他试试拿出吕巖给的铜牌,输入灵气,看看有没有甚么指示。

        石宁猜想吕巖叫他来找聂长老,必定有指引,结果铜牌大放异彩,飘到半空,一道华光引路,破开山上阵法,惊动了云渊宗的长老们。

        石宁走出法阵之外,视野一片开阔,天空有仙鹤飞翔,山中有灵猿瑞兔,景色优美,犹如仙境般,朱茜被眼前之景迷倒,再也不哭闹了。

        飞瀑流泉,青石铺设的路上光洁如新,石宁看见有仙童打扫,正想上前问,却被眼前的青年喝止:「来者何人?竟擅闯宗门?」

        石宁看他个头高大,虎背熊腰,定身怀异力,必是甚么力仙之流,故上前躬身行礼道:「我叫石宁,她是我……妹妹,我们是来找聂长老的。」

        青年细心打量着二人,一脸狐疑地问:「山下有阵法保护,你是如何破阵的?」

        石宁取出铜牌,方才走出法阵时已收回,现在再拿出来示人。

        青年看见铜牌,惊道:「这是甚么?能破护山大阵?」他不敢妄下判断,唯有对石宁说:「你等等,我去告知外门负责人。」

        不待青年离去,山上有一长髮青年御剑而来,同行还有二人,皆穿青色道袍。

        欲去找管事的青年见到三人,马上恭敬行礼,道:「杂役文空见过张师兄、彦师兄和李师姐。」

        为首的御剑青年姓张,名远,生得一表人才,道骨仙风,一派仙家气势,道:「嗯,长老们知道有人破了护山大阵,故派我来接引,就是这两人吗?」

        文空毕恭毕敬地回答:「是的,正是他俩,我正想去找曹管事。」

        「不必了,我们直接带他上主峰就行了。」张远道。

        「是。」文空转头对石宁二人道:「你俩个,跟着张远师兄去吧。」态度不怎么有善,他心想这二人破了护山大阵,惊动长老们,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哦,小茜,我们走。」

        「嗯。」朱茜点头应道。

        三位御剑而来的人中的唯一女子,淡淡道:「小妹妹由我带吧,那男的你俩位自便。」

        张远一副倨傲的态度吩咐另一名青年道:「彦统,你来带。」

        彦统一脸笑容地应道:「好喔。」

        石宁和朱茜分别站在那两位哥哥姐姐的剑上,被他俩抱着飞走。

        高天之上,石宁初次感觉到修仙者的伟大,能飞上天上,古代中恐怕唯独修仙者能矣。

        「小心,站稳。」彦统扶一扶石宁的说。

        另一边,朱茜害怕得不敢张开眼睛,一直搂着姐姐的腰不放。

        「乖,不用怕,很快就到了。」李师姐安慰朱茜道。

        五人降落在一座宏伟的大殿外,广大的练武场上正有排列整齐的弟子们舞剑,动作流畅,气势磅礡。

        五人踏上青石阶,走进大殿中,殿中已有数名白髮老者恭候。

        「各位长老好,破护山大阵者已带到。」张远先道。

        肥胖的老者语气不善道:「区区凡人,怎能破阵?无稽!」

        另一位脸尖瘦的老者道:「不,你用心感应,男孩有灵气波动。」

        肥胖的老者蔑视道:「哼,你当我心盲吗?他那丁点能耐,即使护山大阵没有启动,可凭他就能破我宗《八卦阵》?」

        第三名佝偻的老者和色道:「别吵了,问一问他俩便知。」接续对石宁问:「小朋友,你是如何上山的。」

        石宁精明,知道话中含意是问他「你是靠甚么东西上山来的」,当然是指破了护山大阵的那东西了。

        石宁拿出铜牌给众人看。

        「乾坤牌!」众长老大惊,脸尖瘦的老者追问道:「此牌是甚么人给你的?」

        石宁道:「一位老乞丐给的。」

        「老乞丐?笑话,这东西怎么在老乞丐手中?小朋友,我劝你不要说谎!」肥胖的老者尖酸刻薄地道。

       长老中唯一的年轻女性开腔道:「钱长老,你莫不屑,你心知这是那位的信物吧。」

        钱长老轻蔑地道:「区区一名下仙的赌约,以为我会怕吗?」

        这时提起赌约,连一直沉默的严肃老者也说话了,他道:「钱长老,静音仙子,不要吵了,既来之则安之,赌约至今已过百年,吕下仙终于找到天命之子,也算了却我们一件心事吧,不对吗?」

        钱长老冷笑一声,指着石宁道:「他?天命之子?」

        严肃的老者不理答他,说:「有谁想收他为徒吗?」

        众人都沉默了。

        五位长老之中,位份最大的是严肃老者,其次是静音仙子,再次是肥胖老者,之后是佝偻老者,最后才是脸尖瘦的老者。

        最后佝偻老者站出来,客气地道:「还是交给我吧。」

        众人见这烫手山芋有人认头,严肃老者便打圆场道:「好吧,既然聂长老愿承担此责任,就交给你处理……那小妹妹是谁?」

        石宁尴尬地道:「她是我妹妹。」石宁不想承认她是自己未婚妻。

        静音仙子看朱茜甚是顺眼,上前抚摸她的脸颊,温声问:「小妹妹,妳叫甚么名?」

        「我……我叫朱茜。」说完走近石宁并搂住了他。

        石宁额角流汗,内心祈祷不要问他名字。

        静音仙子又问:「几岁了?」

        「十岁……」

        「妳跟着本仙可好?」

        朱茜猛地摇头,静音仙子翻一翻手,手上出现一朵美丽的莲花,道:「妳看,美不美?」

        「好美哦~~」

        「想不想学?」

        朱茜猛地点头,静音仙子向她招手,道:「过来本仙这。」

        朱茜望一望石宁,后者点了点头,然后朱茜才高兴地走过去,伸手触摸那朵莲花,爱不惜手的玩着。

        严肃的老者见静音仙子如此哄朱茜开心,便手捋白鬍道:「静音仙子是想收她为徒吧。」

        「嗯,这小妹妹好像我一位朋友的女儿。」

        严肃老者想到甚么,眼神中闪过一丝慈光,没有多说,众人就此散去。

        聂长老带着石宁御空飞行到一座山峰上,名叫青云峰。

        两度飞天,石宁可乐不可支,他心想果然没来错。

        二人降落在一座院子里,这儿环境清幽,房舍整齐,有大树陪衬,接着一名少年走从院舍走出来,对聂长老道:「师父,回来啦。」一脸老成的样子。

        「嗯,小晋,这位是我刚收的弟子,你给他预备房间吧。」

        「是,弟子定会办得妥妥当当的,师弟请。」

        石宁跟着小晋走向院舍,聂长老补了一句:「他没做灵测,你看看何时为他测试一下吧。」

       小晋回头应道:「遵命!」

        石宁被带到左边第二排第五间房间中,室内环境整洁,有床有柜,其他的就没有了。

        小晋指着衣柜说:「那边有衣柜,衣柜中有内门弟子穿的衣服,甚么尺码也有,你看那件合身就穿吧。」

        「谢谢师兄。」

        「谢甚么,不用谢了,啊,还有别叫我师兄,叫我小晋行了,我也是比你早来数月罢了。」

        「哦?是喔,那你也叫我小宁吧。」

        「嗯,院里还有几位『真正』的师兄,迟下为你介绍。」

        「好的。」

        「对呢,你没做灵测吗?那为何会被聂长老亲收了做徒弟的,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经过灵测才能拜入聂长老门下的,都是资质上佳的人啊。」

        「哦,我也不知道为何聂长老会收我为徒,不过我是由一位老乞丐指引我来找他的。」

        小晋大为惊奇,心想一位老乞丐竟然认识聂长老?这不简单啊。

        小晋还问了很多问题,石宁感觉他特别多说话,随便胡吹几句就算了。

        小晋离开后,石宁换上内门弟子专用的服饰,那是一件青色的道袍,衣服上有些古怪的图案,感觉有点浮夸。

        穿了衣服后,石宁感觉有点肚饿,便去找小晋,他说他住在隔壁房间中。

        石宁来到小晋房间外,轻轻敲门,可是没有人应门,无奈之下唯有自己找吃的了。

        他四处闲逛,这儿真的很幽静,他很好奇,这么大的院子,竟不见半个人,他们都去哪了?

        石宁走出院落,一路沿小径走,结果走到另一处院落外,他看见门楣上有一块木匾,写着「杂役院」三字。

        于是便走进去看看,内里格局井然,他闻到一阵饭香味,一路跟着香味来到饭堂。

        这时正好有几名杂役弟子在吃饭,一见到石宁来,看他穿着内门弟子服饰,便恭敬地站起来行礼,其中一名高大的青年走前来,问:「请问师兄来这有甚么事呢?」

        「我……我肚子饿,想找吃的。」石宁尴尬地道。

        「哦,平时都是我们送饭菜到内门弟子房间的,你……是新来的?」青年猜测的说。

        「嗯。」石宁直认不讳。

        「哦,如果师兄不嫌弃,不如就坐,我命厨房弄一碗饭菜给你。」

        「有劳了。」

        青年见石宁没有架子,便想拉关係,亲切地介绍自己道:「我叫何兴,不知师兄高姓大名?」

       「我叫石宁。」

        「哦,原来的石师兄,久仰久仰。」

        石宁也看出对方是想套关係,他没感觉到甚么特别,或许是自己是内门弟子的关係吧,想到此,他份外觉得自己没来错地方。

        何兴善观言察色,他看见石宁对门规懵懂无知,内心笑呵呵,心想这回发了,能攀上一位内门的师兄,这次在杂役院还不吐气扬眉?

        石宁的饭菜来了,虽然只是粗饭淡菜,但他也吃得很滋味,因为实在太肚饿了。

        想想不知朱茜现在怎样?石宁也放心,看得出那静音仙子对她关爱有嘉,应该不会出甚么岔子。

       石宁吃着吃着,忽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几位杂役弟子不知怎样呆呆地看着他,当石宁望向他们时,他们又古怪地爬饭,好像把他当作怪人来看待。

        当石宁吃完后,何兴笑容可掬地问他:「够不够?还可以添的。」

       「喔……好吧。」

       众人古怪的望着石宁,后者心生忧虑,自己会不会做了不该做的事呢?

        结果石宁连吃三大碗饭,众人看得眼都直了,他们从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师兄呢。

        「我吃饱了~~」石宁拍拍肚子,站了起来準备离开。

        何兴一脸狐疑,难道没人和这位师兄说过内门弟子吃食不能过多吗?凡俗人的吃食吃多会令道心不稳嘛,这师兄古怪啊!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