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结婚纪念日(翻译)

九久小说网 2021-04-05 19:51 出处:网络 作者:lvwen编辑:@春色满园
结婚纪念日(翻译) 最近懒得动脑子,做几篇翻译,机翻+手改,凑合着看吧,后面预计是周更,直到存货更完。。。。
结婚纪念日(翻译)

最近懒得动脑子,做几篇翻译,机翻+手改,凑合着看吧,后面预计是周更,直到存货更完。。。。


今晚是杰克和菲雅结婚本年得纪念日,按道理结婚纪念日应该一年一过才对,但杰克实在是太爱菲雅了,所以他迫不及待得想为她做点特别的事。

杰克和菲雅是他刚离婚后认识的,让他不敢相信的事,这么一个年轻性感的宝贝竟然会对一个比她大两倍的老男人人感兴趣。菲雅24岁,而杰克快50岁了。初次见面时,菲雅就同意那天晚上和杰克出去吃饭。那是一个神奇得夜晚,杰克不敢相信她在第一次约会时就主动和他发生了性关係。大概是年轻一代在性方面更自信,也不那么拘谨。没过多久,杰克就向她表白求婚,而菲雅则是高兴的说:“你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第一天晚上你就该求婚的,我当然愿意嫁给你。”

杰克在一家不错的餐厅预订了房间,当看到菲雅穿着黑色连衣裙和高跟鞋走来时,他非常兴奋,菲雅身材高挑,穿着高跟鞋的时候,她和杰克的肩膀几乎齐平。她的皮肤是那样的白皙粉嫩,与黑色裙子形成的鲜明对比让她看起来妙不可言,不盈一握的柳叶细腰,丰满的臀摆和挺翘的臀瓣。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的美腿纤细而笔直,在剃光了耻毛的阴部完美的贴合在一起,还有那肥硕的大胸,让她看起来就像刚从花花公子杂誌上走出来一样。这件带细肩带的低胸连衣裙最棒的地方是她不能穿胸罩,必须真空上阵,虽然不穿胸罩已经不算什么新奇的事,但菲雅黑色连衣裙上那两点明显的激凸,依旧让杰克血脉喷张。

她走进卧室时,发现杰克的表情有些不对,于是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亲爱的,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可你穿成这样让我怎么吃饭啊?”杰克苦笑着说,他感到裤裆裏已经支起了帐篷。

菲雅笑道:“别那么老土吗,这都2020年了。如果你幸运的话,一会吃饭的时候也许会看到我的小裤裤噢!♥♥”

两人在高档餐厅一边聊天,一边欣赏风景,顺便喝着酒,享受美食,儘管菲雅知道有男人在盯着她看,但她表现得好像没有注意到他们。经理过来搭讪闲聊时,杰克很生气,因为她的妻子竟然弯下腰去,故意对着经理露出了她肥硕的胸部,似乎为了让他看得更清楚,菲雅甚至长时间保持那个姿势,还故意让她的一条肩带滑落下来,以便经理可以不受限制地看到她裸漏的左胸。杰克以为他会失去控制,抓住它,但他没有,只不过他的裤子前面那个帐篷说明他不过是硬憋着而已。

“淫妻控老公,那个呆子没有抓上来,是不是很失望啊?♥♥”晚餐过后,菲雅挽着杰克的手臂,在他耳旁低声说着。

“亲爱的,你知道的。。”杰克有些悻悻的说。

“我当然知道啊,你这变态的爱好,但我就是喜欢!♥♥”

买过单后,两人手拉手等着服务员把他们的车送来。当菲雅走上前去时,坐在副驾驶上的她忽然大大张开双腿,使裙子向上翻卷到了腰部,把她那条白色的丁字裤立刻就暴露在侍者面前。

接下来的行程是一间俱乐部,杰克听说那是一个有趣的地方,所以专门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带着菲雅前去。当他们到达那裏时,夜场已经开始,人满为患的舞池裏,轰鸣音乐声令人沉迷。杰克叫住了一个女服务生问还有没有位置,服务生让他们稍等片刻,她需要去看一看。

几分钟后,服务生遗憾的告诉我们已经没有位置了,问他们是否愿意和人拼桌。看着菲雅十分兴奋的样子,杰克只好跟着她穿过人群来到了拥挤的舞池边上的一张大桌上。

已经有4个男人坐在桌旁,看起来都是30多岁左右的年轻人,这些男人十分热情,每个人都做了自我介绍,从他们的眼神中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对杰克和菲雅的加入十分兴奋。

交杯换盏间,一吞杯一吞杯的龙舌兰就被我们喝到了肚子裏,菲雅也嗨了起来,坚持要去舞池裏跳舞,她拉着杰克强行挤进拥挤的舞池,接下来的三首歌裏,杰克看到几十只手“不小心”地碰到自己妻子的屁股或胸部。

忍无可忍的杰克抓着菲雅的手,把她带回到桌子旁,可当他们回到桌旁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位置已经被两个男人佔据了,看着自己一脸不情愿的老公,菲雅赌气的说想换个人陪她跳舞。一个高大的黑人立刻站了起来,经过刚才的介绍,杰克知道这是个叫做托尼的家伙,难道还是个做头髮的好手?

托尼牵着菲雅的手把她带向了舞池。另外一个年长一些,叫做杰夫的黑人靠了过来,挤在杰克的身边,开始和他交谈,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桌男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话题更是荤素不忌。杰夫笑着问杰克菲雅是不是像她那么好看一般好干时,酒精上头的杰克犹豫了几秒钟,然后乾脆的回答说:“更好!”

“伙计,太不可思议了。她吹喇叭厉害吗?”

“她什么都做得好!”

“我敢打赌像她这样漂亮的屁股,肯定喜欢弯腰让你操她的屁股?”

杰克意识到话题越来越跑偏了,但酒精上脑的他还是忍不住说:“她不爱肛交,但她知道自己是谁的老婆,所以她喜欢弯腰讨好的看着我,让我狠狠地打她的屁股,然后再上她。”

“我敢说你喜欢舔那个大屁股,是吗?她是在避孕还是你想让那骚屄怀孕?”

杰夫说菲雅是个骚屄,但是喝醉了的男人就这样,满嘴都是髒话,所以杰克也不是很介意“她大约一个月前取消了避孕措施,但医生建议我们再等一个月,这样更容易怀孕。”

“你给那骚屄刮屄毛了吗?哦,不用说了,我已经可以从这裏看到它了!哇哈哈!”

杰克转过头,发现菲雅在舞池裏扭来扭去,而托尼在她后面毛手毛脚,甚至把她的裙子拉过腰部,露出了屁股,他用手指抚摸着她的阴阜。菲雅的白色丁字裤已经掉到了一侧的脚踝上。黑色连衣裙的一条肩带也滑了下来,一侧乳头完全暴漏。一定有十几个男人站在那裏盯着两人的表演。

杰克立刻想要站起来阻止托尼的恶行,但杰夫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杰克,放鬆点。你老婆看起来玩得很开心!看看她的直直勾着托尼的手。我想那个淫蕩的骚屄马上就要来了。”

“她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当然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径直走到菲雅面前,抓住她的另一侧的肩带,把它拽了下来,然后拉着裙子,把她的胳膊推到一边,让她的裙子完全掉到地上,菲雅的丰满的裸体立刻引起了整个舞池的尖叫。杰克挣脱了杰夫的手,但马上被杰夫和另外一个叫威廉的黑人拦住了。

“别惹麻烦,活计!”黑人威廉说。

当杰克转过身时,菲雅已经被陌生人双手搂着她的脸颊,两人的嘴唇湿吻在了一起,直到那个两人的嘴唇分开,杰克还可以看到她的舌头依旧在那裏等着再次进入他的嘴裏。紧接着,那个陌生人毫无预兆地把菲雅的头推到他的当下。杰克看到菲雅毫不犹豫的拉开陌生男人裤子的拉链,让他那硕大挺拔的鸡巴进入了她的嘴裏。

当杰克环顾四周时,几乎每个人都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把手机指向菲雅的方向。托尼也把他的黑色的大鸡巴拿了出来,杰克的妻子就在这几百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吸着那根白色的肉棒,而托尼则是踢开了她的脚踝,分开她的双腿,把那根比菲雅吸着的白鸡巴更粗大的黑棍子捅进了她的屄裏。

同时被肏着嘴和屄的菲雅似乎兴奋极了,一对的肥大的奶子垂了下来,不断跳跃着。那个陌生男人把双手放在她脑后,然后狠狠的抽插起了菲雅的嘴巴,让杰克不敢相信的是,他的整跟鸡巴都插进了她的喉咙裏,卵蛋不断拍打在她的下巴上。

整个舞池都在开始高呼:“肏死这个骚屄!肏死这个骚屄!肏死这个骚屄!”

喝了大量的龙舌兰酒,看着自己的妻子正在舞池中央被人姦淫,杰克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整个世界仿佛都变花了。

“来吧,杰克,我知道你是个淫妻癖,从你老婆进来的装扮我就知道了,让我听你说。肏死这个骚屄!你知道你想的,来吧!”

杰克的耳边回蕩着“肏死这个骚屄!肏死这个骚屄!”的声音,他也知道不是自己是不是下意识的跟着在说在说,“肏死这个骚屄!肏死这个骚屄!”。就在这时,陌生男人拔出了他的鸡巴,大股大股的精液不断喷射,盖在了菲雅的脸颊和乳头上。

整个舞池发出交好的轰鸣,精液从杰克妻子的脸上不断滴到她的乳头上,很快就有另外一个陌生男人跪在她身后,开始玩弄她的大乳头,他一边摩挲,一边拉着着菲雅的乳尖,不一会酒使它们完全勃起,涨的像颗熟透的葡萄。陌生男人拉开前门,把他的鸡巴插进了菲雅的嘴裏。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杰克的老婆已经沉浸在性欲之中无法自拔了,她毫不犹豫的吃进了新的陌生肉棒,在几分钟的强烈深喉之后,那个男人抓住她的头髮,狠狠把他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她的胃裏。

菲雅开心的吞咽着每一滴精液,紧接着就被她身后的男人把她的头推到地板上,让她高耸挺翘的屁股高高撅起,以方便他的插入。杰克的老婆被干的神魂颠倒,她的脸庞和乳头在地板上蹭来蹭去,而那个男人则是抱着她的臀部,在整间舞池的关注下,不断的冲刺抽插。又在菲雅阴道裏射精的他,兴奋的跳了起来,高举双手示意胜利,舞池立刻又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

“杰克,你真是个幸运的混蛋!竟然每天都能上这么骚的妓女!”杰夫看着杰克淫笑到,他的眼神向着杰克的身下看去。看到了杰夫的眼神,杰克立刻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伸进了裤裆裏撸了起来。

“哈哈!”杰夫淫笑着,“去吧,淫妻控,把你的鸡巴拿出来,一边看着你老婆和其他男人做爱。一边打飞机吧!我知道你他妈早就忍不住了。你老婆也会喜欢的,让那个骚屄妓女看看你有多喜欢她的表演!”

杰克想要抗拒,却根本不是那些黑人的对手,他们夹着他向着自己的妻子走去。菲雅又被一个陌生男人推倒了,她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衣服,正试图从人群中挤过去。但是舞池裏的每一只手,甚至连女人都在抓她,摩挲玩弄着她葡萄般的大乳头,拍打她挺翘的大屁股。

几个男人把她把她抱在怀裏,嘴对嘴的湿吻着,不一会就让菲雅再次陷入情欲,当他们的手指伸进她的阴阜时,她没有抗拒,而是任由这些男人玩弄着。这一幕对杰克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他觉得自己的鸡巴简直要爆炸了,还没走到自己的妻子跟前,杰克竟然就早洩的喷出了精液,他的裤裆湿漉漉的完全被粘液浸透,而他的妻子,则就这么在自己的眼前,被男人们拉进了厕所裏。


菲雅在回到桌上的时候,已经再次穿戴整齐了,但是很明显,她身上沾满了黄白色的粘液和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汙物。她坐在威廉和另外一个叫瑞安的黑人之间,喝了一吞杯龙舌兰,四只黑色的手掌在她白皙的皮肤上不断游走,瑞安的舌头也伸在她的嘴裏。威廉把她的裙子翻了起来,暴露出她那依旧流着精液的阴部,瑞安的双手则是不老实的把她的一对大胸从连衣裙裏掏了出来,垂在外面,菲雅的乳头依旧勃起着。

一群陌生人已经聚集在他们的桌子旁,杰克想要拉住自己的妻子离开这裏,结束这荒唐的夜晚,但他的妻子完全没有理会丈夫的想法,她伸手拉开了威廉的裤子拉链,温柔的掏出那根黑色的粗大肉棒,贪婪的她爬到上面,随着威廉完全进入她那湿漉漉的阴部时,菲雅癡女一般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她开始像个疯了一般骑在这个黑人身上,不断自主耸动着那对肥硕的臀部,一对硕大的豪乳疯狂地在空中跳动着,直到那个黑人把他的子孙浆射进了她的子宫裏。

射精后的威廉躺到了沙发上,然后把紧紧抱在了怀裏。紧接着,瑞安拿起他的啤酒瓶,竟然往菲雅的屁眼裏塞,刚刚被灌精的菲雅似乎变的意乱情迷,甚至连整个啤酒瓶都塞进了她的菊门,她依然浑然未觉。

一旁的杰夫看着杰克淫笑着说“我等不及要去干你的骚屄了。也许你想再撸一发?”

瑞安粗鲁的从菲雅的肛门裏掏出啤酒瓶,递给了杰克“来吧,伙计,让我们看看你有多爱你的妻子!”

杰克犹豫了几秒钟,舞池裏又爆发出“捅她的屁眼!捅她的屁眼!”的声音。软弱的杰克抓起瓶子,一点一点的再次捅进了菲雅的菊门裏。这个时候,菲雅似乎从半昏厥的状态醒了过来。

“亲爱的!你在干什么!你弄疼我了!”看着自己的丈夫手裏不知抓着什么粗大坚硬的物体捅着自己的菊门,菲雅尖叫了起来。

“我。。。。”杰克立刻缩回了手,刚刚捅进一半的啤酒瓶就那样滑稽的挂在了妻子的下体上,仿佛她的屁股下麵长出了一根炮管一般。

舞池吵杂的音浪中,托尼对杰夫吼道:“嘿,活计,我们都离开这裏,去朋友俱乐部吧?”

“好主意!”杰夫淫笑着回答。

杰克目光呆滞的看了看自己躺在沙发上的妻子,威廉粗鲁的拔出了她肛门裏的啤酒瓶,然后把她的笔直修长的腿推到肩膀上,一双的黑手深陷在她的肥硕的屁眼裏,那刚刚解放的菊门,再次被黑色的巨屌填满。菲雅被长髮遮住的面容看不到表情,但声音却出卖了她此刻的状态,一声高过一声的淫叫,表达菲雅的放浪。

“操我的屁股!”菲雅不断尖叫着,在她又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高潮之后,终于彻底昏过去了。舞池旁的几十名观众,都在拿着手机记录着这一事件,菲雅高潮昏厥之后,他们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看着昏迷不醒的菲雅,几个黑人把她抗在了身上,他们推搡着杰克一起走出俱乐部,而菲雅的连衣裙就那样缠在腰间,保留着下体,一对硕乳也依旧在空气中不断摆蕩着。

“我们要去哪里?”杰克问道。

“有一个相当私人的俱乐部,我们可以放鬆一下,不要有这么多人。”杰夫上了杰克的车,而托尼他们把菲雅带上了另一辆车。上车的时候,菲雅已经醒了过来,她坐在车子的后座,但几乎在她上车的同一时间,车窗裏她的头就消失了,杰克不用脑袋也能想到,她是在车上吃起了身旁黑人的鸡巴。

路上的形成大约十来分钟,杰克对这间俱乐部有些迷茫,因为和其他俱乐部不同,这裏的门口的一个老男人在向每个入场者收十美元。软弱的杰克付了所有人的钱,黑人们带着他和菲雅走上楼去,一路上有许多男人从他们的身旁擦肩而过。

楼上有很多不同的房间,有些门关着,有些只有男人在看色情电影。托尼和杰夫带着他们走进一个大房间,裏面有三张床和沙发,也播放着色情电影。床上有一丝不挂的黑人正一边看着色情电影,一边打着手枪。

一旁的瑞安大声喊道:“伙计们!我们这裏有个婊子,让我们尽情享受吧!”不出一秒钟,他抓着菲雅连衣裙的两侧用力一撕,那条美丽的连衣裙马上就变成了两片黑色的布料,看着赤身裸体的菲雅,瑞安和其他黑人也开始脱衣服,菲雅被他们抬了起来,一圈八个黑人把她团团围在了床上。

他们搬来了一台摄影机,杰克看向其中一台电视,发现电视裏播放的画面正是摄像机裏拍摄的影像,影像下方是一条介面,似乎是一个聊天室的APP。菲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大群黑人按倒在了床上,一根黑色的肉棒粗暴地进入她的臀眼,让她尖叫起来,杰克想要冲上去,却被一旁的黑人压在床头,黑人们一边轮流肏着菲雅一边说着的最下流的话。

“嘿,骚屄妓女,希望你很喜欢喝黑人的精液,因为这裏的每一根鸡巴都会把你的屁股塞满!”瑞安一边说着,呻吟了一声,杰克知道他已经在菲雅的直肠裏射精了。“看着你老婆被操爽不爽啊!是不是又想撸了?!”

瑞安从菲雅的下体拔出他那根丑陋的大屌,放在了她的眼前,菲雅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毫不避讳的把那根黑棍裹进了嘴裏。另外两个黑人把她抱了起来,两个男人同时插进了她的下体的肉洞,瞬间就让她插着瑞安鸡巴的嘴裏发出呻吟,似乎马上就要达到高潮。

高潮后的菲雅被推到了杰克前面,黑人们像是把尿一般把瘫软无力的菲雅抱在了怀裏,让她不断流着精液的屄口和菊门对着自己的丈夫。

“舔它!舔你婊子老婆的屄和屎洞!”杰夫命令道。

“不!不可能!”杰克用力的摇着头,在黑人的按压下不断挣扎,让他们始终无法得逞。

“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再不合作的话,你的婊子老婆将会承担后果。我先示範一下。”一边说着,杰夫拿起一支烟,然后把那800度的高温按在了菲雅的乳头上。

“额啊啊啊!”杰克的妻子尖叫着,但杰夫根本不为所动,他狠狠按着那根燃烧着的烟头,甚至将它戳进了菲雅乳头的嫩肉裏,一阵焦糊的香气飘散出来,菲雅张大着眼睛,身上布满了汗水。杰夫把熄灭的烟头从菲雅的乳头上拿了下来。

“这只是个示範,懂吗?示範,下一次也许是这裏。”杰夫指了指菲雅另一侧的乳头,“或者是这裏”,她有指了指菲雅的下体,“又或者?是这裏?”最后他甚至指了指菲雅的眼睛。

杰克的妻子恐惧的尖叫着,哭着说她会做任何事只要不要再伤害她,并且狠狠的瞪着自己的丈夫,“告诉他们,杰克,告诉他们,你什么都会按他们说的做的!”

杰克的眼裏有些泪光,答应了黑人们变态的要求。乳头灼伤的菲雅还在呜咽,杰克闭着眼睛,向着她那散发着精液和淫水混合味道的下体舔去。

“哈哈!这个软蛋把自己婊子老婆的屄舔的乾乾净净!”黑人托尼淫笑着,抓起了杰克的头髮,让他看下那个直播的电视萤幕。直播画面的下麵,是一排资讯栏,裏面有名称、地址、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和工作地点等资讯。

“不想你的婊子老婆再受苦,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这些资讯!”托尼继续说着。软弱的杰克咒骂了几句,就妥协的把他的皮甲放在了桌上名片,黑人们翻开皮甲,裏面除了钞票,还有杰克的名片和驾照,他把杰克的资讯填到了直播间的资讯栏裏,然后一把抓起菲雅的头髮,把她美丽的脸庞揪到了自己的下体前面。

“你知道下麵怎么做了,对吗?”托尼看着菲雅淫笑着说。看着杰克那给她带来数次高潮的肉棒,菲雅轻轻的点着头。“好好把我的鸡巴吹硬,我又要操你这个婊子的屁眼了!”

黑色的肉棒在面前晃着,菲雅顺从的跪了下去,把那根粗黑的鸡巴裹进了嘴裏。

“抬头看我,婊子!”托尼朝着菲雅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举着摄影机拍摄着。

“软蛋老公,你该给你的妓女老婆热热身了!”杰克一边说着,一边递给了杰克一条腰带。

“如果那婊子被抽的不爽,我就用皮带勒住她的脖子!你明白的!”杰夫恶狠狠的说着,就在这时,杰克的手机开始不停地响起来。

“哈哈!我想有很多变态都想要干你的妓女老婆了!”黑人们虹笑着,“你觉得我们应该替你回答吗?”话音未落,威廉就一把抢过了杰克的手机,接通了电话,淫笑的说着。

黑人们把菲雅的头用枕头压在床上,完全不顾及这样做是否会让她窒息,并且拖着她的小腹,强迫她高高的撅起屁股。

“现在把那对肥屁股打得通红!”杰夫继续命令到。

杰克手裏拿着腰带,十分犹豫,只好轻轻地挥在了菲雅的翘臀上。

杰夫十分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再给我一支烟,这个软蛋想让他的婊子身上布满烧伤的疤痕!”

“呜呜呜。。。。呜呜呜。。。。”被枕头按在床上的菲雅无法说话,只能一边呜咽,一边挣扎着。

“不要,求你了,我会做的!”杰克赶紧说道,然后立刻用尽全力,用皮带狠狠抽在了自己妻子漂亮的臀瓣上,立刻让那肥美的臀部上出现了一条鲜红的痕迹。

“唔!!!!”菲雅发出绵长的呜咽声,“呜呜。。。呜呜呜。。。。”然后就听到她大声的哭泣了起来。

相比用皮带抽打,杰克更害怕这些黑人再次用烟头烫伤自己的妻子,他狠狠的挥舞着皮带,一次又一次地打在她的屁股上,直到她的妻子的整个臀部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才满头大汉的停了下来。

杰夫满意的走到菲雅身后,抓住那对被皮带抽打的高高肿起的肉弹,把他的鸡巴重重地捅进她的屁股裏。

“唔啊!!!!”杰克的妻子又发出一声尖叫,黑人们一起大笑起来。杰克环视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裏已经挤进了二十多个男人了,并且威廉还在不断接着电话,伴随着这场姦淫直播,此刻有更多的人正在赶来。

男人们越来越多,已经到了一张床已经容不下这么多人的地步,一些人把两张床推到一起,今晚已经射过好几次的托尼躺在了床上,然后抬起腿来。“婊子!到了吃屁眼的时间了!”菲雅被黑人推到了他的两腿之间,娇俏的脸庞被压在他的大腿根部。同时还有两根肉棒在她的屄裏同时操弄着,大张的屄口几乎被两根同时进入的黑色肉棒挤爆。

“把舌头放在我的屁洞,婊子,否则我会烧了你那张漂亮的脸!”托尼恶狠狠的说,菲雅艰难的把舌头伸到了一个可能是人们能想像到的最噁心的地方,恶臭的气息钻进了她的鼻孔,味蕾也尝到了让人想要呕吐的奇怪味道。“好好舔!用你的骚舌头把我的屁眼刮乾净!”

菲雅迟疑着,根本不想这么做,然后杰克立刻就看到她脸上挨了一记重击。

“呜呜呜。。。。”菲雅一边哭着,一边卖力的舔起了托尼的屁眼,哪知道这个可恶的黑人竟然把手从背后伸了过去,然后把菲雅的脸死死的按在了他噁心的屁股上。

“呕呕呕。。。。”菲雅的脸颊憋得通红,不断发出干呕声,她就这样被强迫着,足足舔了五六分钟的黑人肛门,终于被放开了,经历了可怕的窒息,菲雅立刻倒在了床上,舌头伸出嘴巴外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的舌尖和嘴角上,甚至还粘着发黑的粪便颗粒。

“哈哈,婊子妓女吃屎了!”

“这烂货就该这么玩,就该喝尿吃屎,精液对她来说都是恩赐!”

“一会让她也尝尝我的大便!”

黑人们持续辱骂着,然后杰克就听到杰夫大声喊叫着,把气喘吁吁的菲雅有拽了起来,他竟然把一小撮白粉洒在了自己的肉棒上,然后就强迫菲雅给她做起了深喉,毒品的效果发作的很快,不一会菲雅就像癡傻了一般忘乎所以,一个个男人开始强迫菲雅给自己舔肛,而被毒品摧毁神志的菲雅就像一头母猪一样,不断一边被肏,一边吃着男人的屁眼。

这只是轮奸地狱的开始,最可恶的托尼,竟然把菲雅按在了床上,她的双腿被男人翻折到一对大奶子前面,下体的两个肉洞不断被那个男人轮流享用,而托尼则是蹲在了菲雅的脸上,双脚分开,仿佛如厕一般,把自己的大便拉在了杰克妻子的脸上。

“呕呕呕呕呕。。。。。。”即便吸食了毒品,菲雅依旧被这灌进嘴裏,散发着恶臭的粪便给弄吐了,混合着食物残渣、龙舌兰酒、男人精液和粪便的呕吐物不断的从她的嘴裏喷出来,经过胃酸的发酵,那味道奇臭无比。

把菲雅的脸当作粪池,上完大号的托尼,又推开了正在肏着她的新来的男人,他把那根黑色的肉棍插进了菲雅的菊门,撒起了尿来。腥黄的尿液不断从菲雅的肛门裏喷出,直到托尼整整尿了两分钟之后,那根黑色的肉棒又继续开始一前一后做着活塞运动,肏了起来,菲雅直肠裏储存的尿液不断被托尼的鸡巴“扑哧扑哧”的挤到外面,直到他再次射精,那髒兮兮的鸡巴才终于被他拔了出来,上面占满了精液、尿液和菲雅被尿水沖化的粪便。

男人们根本没给虚弱的菲雅恢复的时间,托尼刚刚发洩完毕,威廉就又把她拽了起来。“贱货婊子妓女!你的脸上都是屎啊!我就发发善心,帮你清洗乾净吧!”刚刚说完,威廉就把他的鸡巴插进了菲雅的嘴裏,开始撒尿,一边尿,一边又说道。“敢把我的尿洒了,绝对有你好看!”

想到鞭笞、窒息、和烟头,菲雅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立刻试图把威廉的骚臭的尿液都含在嘴裏,然后慢慢的吞下去。

“你要么吞下它,要么和你的软蛋老公分享。你想要哪个?”威廉淫笑着说。

“不!”杰克不停的摇着头,但马上就被黑人们架住了,他看着自己的妻子迎面爬了过来,似乎很深情的抱住了他的头部,然后嘴对嘴的亲了上去。

“呜呜呜。。。。”杰克含混不清的摇着头,却根本无法阻止自己的妻子散发着恶臭的嘴巴把那带着呕吐物残渣、精液、尿水乃至粪便的混合物灌进了他的嘴裏。

紧接着,杰夫也把他的尿撒到了菲雅的嘴裏,只是这一次,这些黑人并没有强迫杰克和她的妻子分享那些“美味”。一个又一个男人在她的嘴裏灌尿,菲雅哽咽着、挣扎着、呕吐着。

“全吞下去,婊子!”托尼恶狠狠的喊道,然而男人们的尿实在是太多了,感觉到肚子快要撑爆的菲雅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呕吐反射,不断的从嘴巴和鼻孔裏喷出尿水来。她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把尿液奋力的一口又一口地吞咽了下去,不知不觉,房间裏已经有三十多个男人了,看着菲雅狼狈的丑态,人群中不断爆发出欢呼和鼓掌。

威廉爬到床上,把他那只半硬的黑公鸡放进我嘴裏。“如果这对妓女来说够好的话,那对同性恋者就更好了”,他开始往我嘴裏灌尿。“喝下每一滴婊子”,我挣扎着吞下那噁心的尿,那尿正灌满我的嘴,溅到我的胸口。

男人们时不时要求菲雅和自己的丈夫“分享惊喜”,两人已经彻底变成了便池一般的存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裏,杰克和菲雅不知道喝了多少加侖的精液和尿水,菲雅占绝大多数,杰克也至少“分享”了十分之一。

更多的精液和尿水在她的屄穴和屁穴裏爆发,菲雅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多少个男人轮奸过了,最后黑人们甚至强迫杰克向着他的妻子的嘴裏排便。杰克不忍的朝她看去,毒品的效果和轮奸的摧残让菲雅昏昏沉很,根本不知道下麵会发生什么,只能逆来顺受,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抓着菲雅的臀瓣跟她做爱,杰克看不清楚那个男人插入的究竟是她的肉壶还是菊门。

轮奸地狱似乎永远走不到浸透,菲雅已经不再尖叫了,几乎昏过去了。然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兇狠的抓起了她的头髮,在她脸上和嘴上吐痰,然后狠狠的抽着她耳光,另外一个男人也有样学样,抽了她一巴掌,整个房间不断的响起“啪啪啪啪!”的耳光声。

“像母牛一样喵喵叫你是婊子!”除了自己的丈夫,似乎所有的男人都成为了菲雅的主人一般。

杰克听到她顺从的从嘴裏发出微弱的哞哞声。所有这些都在直播,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变态在看着他们,并且知道这对夫妻的详细资讯,而被威廉拿在手裏的杰克的的电话一直在响个不停,似乎不断有新人加入这场残酷的轮奸游戏。

一个变态的男人狞笑着大声说,“嘿,我车裏有把电动剃鬚刀,我们给妓女剃头吧。”

这个邪恶的主意立刻得到了一片巨大的赞许声。就当他要去拿剃鬚刀的时候,杰夫拦住了他,“你不能那么做!她这样更值钱!”

————

自从那晚开始,杰克就和自己的妻子失去了联繫,他的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但每天一封的电子邮件,让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依旧生活在噩梦之中,他一直没有勇气去看那些电子邮件,直到那堆积如山的收件箱裏达到了227封未读消息,他才颤抖着双手,我打开了第一封邮件。

“杰克,感谢我们把,这个女人从来就没喜欢过你,她只是想要你的钱而已,以后我们会代替你养这个婊子妓女的!这个婊子真是个天生的贱货,第一天我们就把她轮流拳交了,然后让她舔乾净每个人胳膊上她的淫水,你是不是也想要试一试?还是想要继续把她当作马桶来拉屎撒尿?”

邮件的右面跟着一个网址,杰克点了进去,网站的页面是菲雅全裸的照片,页面上详细介绍着她的资讯,包括她的全名,她的电话(已被弃用),她的电子邮件,她的生日,她的身体尺寸:5英尺7英寸118英寸,36D-22-38,初夜年龄:14岁,以及她喜欢那种性行为的评论。

“菲雅是个真正的蕩妇,想像母狗一样被狠狠的玩,其实,她已经被几只狗玩过了。她喜欢自己的每一个洞都被鸡巴填满,舔男人的屁股,吃裏面的屎,喝精液和尿。”网站上把杰克的妻子介绍的下贱不堪,一张又一张照片展示了她不可思议的身体:涨了罩杯几乎垂到肚脐眼的硕大胸部,不够挺翘却肥美肉感到布满橘皮褶皱的屁股,画着妓女一般浓妆豔抹的脸庞,象徵屈辱与下贱的粗重的鼻环,照片裏的她和输不起的鸡巴发生了性关係,有黑色、白色的以及古铜色的;她的嘴裏,她的阴部和屁眼不知道被精液灌满了多少次,轮奸过多的两个肉洞,都时不时的脱垂出体外。还有几张照片是她的舌头插在男人的屁眼裏,不断把那些粪渍清理乾净的样子;甚至连喝尿,菲雅现在已经是无所顾忌的心甘情愿。

杰克接着点击了拳交色情网站的链接,置顶的是一个名为“休斯顿妓女菲雅·伯莱森”的视频组。影片开始的时候,菲雅躺在床上,把她的阴部张开,一个接一个的手指插入阴唇,直到她的整个拳头进入她美丽的阴部。这持续了几分钟,她开始大声呻吟,伴随着全身的颤抖,高潮来的十分剧烈。杰克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妻子现在竟然都能拳交到高潮了,紧接着三个黑人男子进入现场,没有一个是当晚的男子。他们来到她的床前,抓住她,把她的胳膊拉到背后,让她比以前更大,勃起后如同红枣的,还穿着乳环的乳头直直地伸出来,男人们开始扇她的脸和乳头,菲雅一边被粗暴的扇着巴掌,一边兴奋的说着:“你想怎么干我都行,我喜欢黑黑鬼的大鸡巴!”

菲雅刚刚说完,男人们就把她的双腿推到胸前,把她的头拉到床边,一只黑色的大鸡巴塞进她的嘴裏,另一个男人爬到她身上,黑色的进入她的屁洞裏,然后还把那粗大的黑手塞进了菲雅的屄口。

“噢噢噢噢噢!”菲雅兴奋的淫叫着,她似乎喜欢这种粗暴虐待的每一秒钟。杰克看着三只黑鸡巴各自用它们的精液填满了菲雅的每一个肉洞。肏完她之后,菲雅跪在地板上,竟然开始乞求他们的小便,并用她的身体和嘴巴作为他们的厕所,她的身体完全被黑人们腥黄的尿液淋透了,头髮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洗完一般。撒完尿的黑人再度勃起了,而菲雅则是抬起头来对着黑人们说“请再操我一次!”视频就此结束。杰克注意到它已经被看了132412次了!!

就在杰克準备点开视频排序最末尾,写着“警告:深喉、呕吐、硬核、轮奸、脱肛、粪便、兽奸”等重口味辞彙的视频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我回来了!♥♥”杰克惊异的转过身去,看着样貌完全大变的妻子,仿佛五雷轰顶,根本说不出话来!

最后。。。这是结束,还是新的开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