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性器暗杀流女特工(欲主选举前传)

九久小说网 2021-04-05 19:51 出处:网络 作者:lvwen编辑:@春色满园
性器暗杀流女特工(欲主选举前传) 根据梦 大佬插画作品魔改,可以算是欲主选举的前传,插画原作链接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003890
性器暗杀流女特工(欲主选举前传)

根据梦 大佬插画作品魔改,可以算是欲主选举的前传,插画原作链接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003890



夜晚的健身房裏,韩佩华依旧在做着高强度的锻炼,这是今天最后一项练习,已经精疲力尽的她强撑着早已达到极限的身体,燃烧着自己的小宇宙。回想这三年的魔鬼式训练,韩佩华不禁有些唏嘘,作为一名超级特工的预备役,她不仅要接受普通特种兵的训练,比如在冰天雪地裏被泼冰水、衣服裏塞着冰块做圆木挺举、熏瓦斯、赤脚长跑等折磨身体的内容,还要承受忍饑挨饿、刑讯逼供等高强度心裏折磨。这三年的突击训练生活,让她深深感到所谓的特种兵,真是活的连狗都不如,不仅要吃自己伴练犬吃剩下的残羹冷炙,甚至还有每週一次的要从臭气熏天的泔水桶裏舀出来泔水作为一天食物的残酷训练。这是秉承美军特战队的理念,所谓的食物只是一种“燃料”,只要能维持基本生存就行,所以必须要具备在任何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下去的能力。

双手抓着单杠,韩佩华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做着引体向上,继承了母亲优良基因的硕大G罩杯胸部把运动胸罩挤的快要爆掉,大腿和脚踝用束带困在一起,以防由于腿部摆蕩借力而导致的训练不充分,这些都是正常的训练手段,但不正常的是她的下体处竟然一丝不挂,而阴阜部位被一颗十五公分左右,比人的拳头还要大一拳的铁球完全撑开,铁球的一半被死死卡在阴道裏,另一半则是已经掉出体外,铁球的下麵通过高强材料带,连接带的下麵吊着六片十公斤中的巨大杠铃片。

女儿你要加油,再坚持一会,阴道收缩力是我们暗杀留女特工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武器,你一定能超越妈妈的。想起三年前,妈妈还是特种部队的教官的时候,她一边像自己一样忍受着杠铃片沉重的拖坠感,一边对自己敦敦的教诲,韩佩华哭的更伤心了。妈妈被那群无耻恶徒拆穿了卧底身份,并且抓住了,我一定要把她救出来!经过了这么多残酷的训练,我已经超过妈妈了,她的极限重量是四十公斤,而我已经有六十公斤了,也就是说我的力量比当年作为教官的妈妈还大了一半。妈妈,你再坚持一会,我很快就去把你救出来,拧掉那颗混蛋军阀的头!


两个月前那一摞非洲军阀寄来的挑衅照片,让韩佩华心如刀绞。信封上面嚣张的写着:我们把你们的王牌女特工照顾的非常好!她每天都在疯狂渴求着我们的鸡巴呢!如果再不过来营救,下次再给你们寄的可就是这老婊子公开生产的照片喽!别以为上了环就不会怀孕,我们现在可是一边给她摘环,一边打着排卵针中出受精呢!现在这个老婊子已经被我军队的一万五千人上过了,短短两个月,这头母猪就连睡觉也是被人肏着,已经创下了记录,你们再不来营救,我相信剩下的一万五千人肯定能把她给活活肏死!

黑暗的照片裏,曾经的特种部队教官,也是韩佩华的母亲韩彩晔,仿佛一朵扔在海裏的鲜花一般,被数不清的黑人吞没轮奸,一颗颗比她拳头还大的卵蛋,一根根比她手臂还粗的肉棒,不断的插进她的身体,而韩彩晔就像一条母狗一般,不断配合着黑人们的姦淫,双龙一洞,三龙一洞,甚至四龙一洞,她的屄和肛门似乎已经失去了内收的弹性,却是挖掘出了夸张的外扩能力,不论多少根可怕的兇器,她都能吞得进去。曾经是个精緻美熟女的她,不仅阴毛杂乱无章,甚至由于长期没有自我清理,腋下还生出了厚重的腋毛。

她的腹部纹着奇怪的纹身,仿佛是阴道和子宫的透视图一般,示意着一根根肉棒插入的位置,只是那纹身的上方不断隆起的球状凸起,说明了韩彩晔的子宫已经被那些粗大的肉棒顶的变了形,几乎扩到了胃部。原本完美的H罩杯挺翘豪乳似乎经过了改造,达到了M罩杯,变成了一对下垂的肉弹,几乎垂到了肚脐眼的位置,乳房的顶端,布满凸起颗粒的乌黑乳晕有几乎她巴掌大小,原本精緻的乳头已经变成了畸形瘤的样子,中间有一道长长的缝隙,仿佛阴阜上等待插入的穴口,一会被男人当作飞机杯来抽插泄欲,一会又被插进各种奇奇怪怪的饰品。

韩彩晔的身上布满了鞭痕,脚下则是乱七八糟扔在地上的针管试剂,她那迷离的眼神充分说明了那些毒品的威力,即便被黑人用粗壮的手臂勒住脖子,几乎窒息,又被鼻勾把鼻孔勾成母猪的形状,她依旧癡傻的流着口水,笑嘻嘻的把男人们那些几乎和她脖子一样粗的肉棒吃进嘴裏,再吞进喉咙,男人们毫不怜香惜玉的把一根根马屌一般大小的鸡巴整根插进韩彩晔的嘴巴,穿透她的喉咙直接插进胃裏,不断的抽插,她的喉咙完全爆缸,整根脖子鼓粗过下巴,随着鸡巴的进入仿佛内爆一般一节一节的突起,直到粗大的鸡巴完全插进胃袋,而她的脸和脖子变成了酒葫芦一般的奇怪形状,才算结束一个迴圈。每次伴随着肉棒的拔出,韩彩晔都会气喘吁吁的返出一大股夹杂着食物残渣的胃液呕吐物,黑人们随手把那些污秽的液体涂抹到她的身上,然后继续捅进自己的鸡巴。

最后几张照片,韩佩华髮现母亲的直肠已经被虐待的完全掉了出来,满身污渍隔着照片都能感到骚臭味道的韩彩晔翻着白眼完全失神,比2.5L可乐桶还粗大的布满倒刺的超级震动棒整根捅进了她的阴道裏,硬生生把她的肚子挤的像是放进了一个大西瓜,夸张的弧度早已超过纹身的子宫位置,说明这根兇器竟然不仅突破了宫颈,甚至还把子宫扩涨了一倍有余。除此以外,数不清的常规尺寸震动棒把她的屄口塞的满满当当,没有一点缝隙,韩彩晔被一个个黑人军痞胡乱的射在身上,她扶着那条把她窒息首绞的粗壮臂膀,已经变的奄奄一息。


————


“你就是老大新叫来的妓女?身材不错嘛!不过即便只穿着情趣内衣,我也得好好检查,哈哈,让我搜搜你这流淫水的骚逼裏头有没有藏着危险的武器。”

终于找到了适当的机会,韩佩华假扮成妓女打入了军阀的内部,此刻的她,全身上下除了几根把腰肢肋的更加纤细,并且让巨乳看起来更加挺拔的皮质绑带以外,一丝不挂,所有的性器完全暴露,硕大的屁股和挺翘的巨乳,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啊!你轻点。。。。要高潮了。。。。别再插了。。。。”韩佩华淫蕩的挑逗着那个搜身的光头保镖,双手抱头,任由他玩弄着自己的身体,还装出全身痉挛的高潮样子。

“哈哈!不错!没带不该带的东西!”保镖结束了搜查,拍了一拍韩佩华的肥臀,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

“驾!驾!哈哈,你这老母狗还挺有力气,昨天轮了一晚上都没干死你,别停啊,驾!”

韩佩华终于顺利潜入了军阀的卧房裏,那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与各种折磨女人用的残忍刑拘显得格格不入,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军阀身材魁梧,仿佛巨人一般,身高超过两米,浑身肌肉仿佛一个缩小版的绿巨人,目测体重至少达到300斤,而这样巨大的重量,完全压在了他身下可怜的韩彩晔身上,她艰难的向前爬行着,稍有停顿,就会被军阀用手裏的马嚼子用力一拉,那连着开口器和鼻勾的连接构造在军阀巨大无比的力量下,几乎要把她的嘴角和鼻孔完全撕裂,甚至已经是带着血迹,下垂的巨乳拖在地上,伴随着她的爬动,竟然流下了长长一条乳迹。

“贱婊子艾米给主人请安!”看到母亲的悲惨遭遇,韩佩华强忍着悲痛,赶快打断了军阀对母亲继续施虐,介绍着自己,“我是乐天俱乐部的妓女,包夜服务价格是五万,服务内容包括重度虐待,拳交、兽交等等,黄金和圣水服务需要额外再加一万。”

“好。那就按最贵的来!等我玩好这条老母狗,你就爬过来给老子舔屁眼!”军阀并没有马上换人,而是继续对韩彩晔施虐。

“是主人,婊子明白。”虽然心急如焚,但此刻韩佩华也知道绝对不能暴露自己,只要虚以委蛇。

看到再也爬不动的母亲软倒在地上,然后被军阀狠狠的拳打脚踢,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淤青,韩佩华的指甲都狠狠的抠进了肉裏。

“起来啊!老母狗!说了要爬两圈!你他妈才爬了一圈!”军阀狠狠的咒骂着,踢打着地上滚来滚去仿佛一滩烂肉一般的韩彩晔。“他妈的,没意思!打了毒品,连疼都不知道!你给我滚过来!给老子舔屁眼!”

“是,主人!”看到军阀终于放弃了对母亲的蹂躏,韩佩华赶快像条母狗一样爬到了军阀的身边。



————

“哈哈!还是年轻的逼操起来爽!你看看那只老母狗,我不玩的时候就用炮机干翻她的子宫,她现在那烂屄连我的腿都能插进去,操起来鬆鬆垮垮的,哪有你好玩!哈哈哈!抽的你爽不爽?插的你爽不爽!”军阀一边用自己那比韩佩华的腿还要粗的巨大肉棒撑爆了她的阴阜,不断的抽插着她的阴道和子宫,一边还用鞭子“啪啪啪”的抽着她的翘臀。

这混蛋竟然把腿都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韩佩华回头看了看军阀那可怕的比自己躯干还要粗的小腿,立刻就像要把那根东西夹爆,然而她知道此刻还不是时候,由于一进一出,有可能夹空,必须忍耐,等到合适的机会,例如自己骑乘式坐在这个军阀身上,把他的肉棒牢牢吞在自己的阴道裏不动的时候,才有可能成功。想着刚刚给他舔屁眼吃屎和喝尿的过程,韩佩华真希望快一点弄死这个人渣,只是此刻她还必须装作很爽的样子,必须要隐忍。

韩佩华一边被军阀肏的小腹不断凸起,一边流着眼泪看着前方翻着白眼,流着口水和鼻涕,仿佛傻子一般的母亲,被一粗一细分别有磨盘大小和可乐桶大小还带着凸点的橡胶棒炮机捅进了布满鞭痕的身体,竟然还自主的把双腿M字分开,任凭炮机仿佛打桩一般,把她的肚子像是马上要撑爆的气球一般不断的顶起变形,母亲的生命力越来越弱,精神也越来越癡呆,她决定一定要儘快救出母亲。

“主人鸡巴好大!操进婊子子宫了,婊子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好厉害!高潮了!啊啊啊!”一边说着,韩佩华一边潮吹和尿液同时失禁。



“贱货!谁让你这么快高潮的!过来坐老子身上!”军阀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去,準备享受女人的自主服务。

“是的,主人,骚货太贱了,太快高潮了,这就来好好服侍主人!”看到机会已到,韩佩华满心欢喜,立刻骑坐在了军阀的身上,用自己的下体套弄着他的肉棒。

“呼。。。呼。。。。贱货。。。。你可真会夹。。。。呼。。。。老子要射了!给我接好!呼呼呼!”经过了十多分钟的套弄,再加上阴道的不断挤压,军阀终于忍受不住準备射精。“啊啊啊啊!你他妈的搞什么鬼!疼!鬆开!我操!啊啊啊!”

“哈哈哈!知道厉害了吧!可惜已经晚了!”韩佩华知道男人即将射精的时候,智商几乎为零,反应也会降到最低,这就是自己决胜的时刻。能够吊起六十公斤重物的阴道仿佛一个铁箍子一般狠狠压住军阀的男根,不断的加大压力,一截一截肉棒被她的阴道挤爆,变成碎肉,从她的阴道裏逐渐掉出来,而由于过度疼痛和失血过多,军阀已经去见了阎王。

“妈妈你醒醒!妈妈你认得出我吗?这个混蛋已经被我杀死了,这裏的员警援军应该马上就到,我们终于可以逃出去了!”抱着已经被炮机肏到癡傻的母亲,韩佩华一边哭泣,一边说着。



“佩华。。。。你。。。。。”韩彩晔似乎恢复了一些神志,虽然被两根可怕的兇器把肚子顶的比即将临盆的孕妇还要大,但眼神却是不在那么孔洞。

“妈妈。。。。呜呜呜。。。。”看着被折磨的不似人形的母亲,韩佩华继续流着眼泪。

“佩。。。华。。。快。。。快逃。。。。”韩彩晔看着前方,有气无力的说着。

“嗯?妈。。。。。啊!?”韩佩华顺着母亲的视线,向着自己的身后看去,只是看了一眼,她就惊恐的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你怎么没死?”那具绿巨人一般的肉山就直直立在她的身后,原本应该血肉模糊的下体上没有一丝血迹,只有粘糊糊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本该被压成碎肉的男根,完好无损的耸立在军阀的身前,仿佛人间大炮般直直指着韩佩华。

“哈哈!没想到吧!”军阀拍了拍手,立刻就有一队荷枪实弹的黑人士兵沖了进来,黑洞洞的AK枪口齐齐指向了韩彩晔母女,把她们团团围住。

————

“这对母女还想骗过老子,这小婊子吞老子尿的时候老子就给你下了药!当我不知道你乔装来救你妈?给我先用最强的大脑电击!洗成满脑子除了性交没有思想的母狗!”

“老大,这对母女被轮了两天两夜了,身体太脆弱,再加洗脑强度可能会彻底变成白癡啊!”

“白癡就白癡!把这对婊子照片拍下来,她们还会不死心来救人的,到时候整个特种部队的女特工都是我的囊中之物,还在乎这两个烂货?”

军事基地空旷的地下室内,不断响起女人的嚎叫和男人的狞笑声。

不知又过了多久,韩彩晔被“大”字形的绑在半空中,数不清的黑人士兵围绕着她,丰硕如同母猪般的身上,糊了整整一层精斑,明显已经被无数男人姦淫过。十几根五颜六色的粗大震动棒同时插在肉穴裏,不停的搅动她不断喷射着阴精的屄穴,篮球大小的下垂乳房上密密麻麻的满布着十多跟电极,劈劈啪啪的放着电。

“给她打三针浓缩毒品,我要看这个老婊子的极限到底是多少!”军阀命令道。

三针装着墨绿色浓液的针管同时扎进了韩彩晔的颈动脉,一瞬间就让她的阴精便不由自主的狂泻了出来,仿佛瓢泼一般呼啦一下洒在了地上。

军阀拿起皮鞭,对着韩彩晔的背部不断的抽打,被注射了毒品的她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只是伴随着一道道带血的鞭痕出现在身体上,她的嘴裏时不时发出充满肉欲的呜咽“啊,唔,呃呃,噢噢!”。她的身体不断痉挛颤抖,明显持续处于高潮的状态,畸形瘤一般的乳头不断随着高潮向外滋出乳汁,足足持续了三分钟才结束喷发,但是高潮刚刚结束,她就下意识的淫叫起来“还要!还要!”仿佛已经彻底变成了只知道肉欲,想要被送到高潮的母猪一般。

“再来三针!”军阀狞笑着大喊一声,又有三根墨绿色的针管刺入韩彩晔的颈动脉,让她的脖子上布满了针孔。

仅仅一瞬间,她的身体就由轻微的抽搐变为大幅度的的摆动,关节几乎都拧成了麻花,乳白色的阴精仿佛洪水一下倾泻而出,十几根震动棒都被那股洪水从屄穴顶出,劈裏啪啦的掉到了地上。军阀走到韩彩晔的身旁,将两只足球般的拳头握在了一起,狠狠的捅进了韩彩晔滑腻不堪的阴道,甚至把她整个人都顶了起来,早已锻炼的如同橡皮筋般的宫颈轻易的就被双拳插穿,子宫瞬间被扩张挤爆,她的小腹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十指相扣的拳影。

“我来试试用手挠这婊子的子宫会有什么反应。”军阀插在韩彩晔子宫裏的双拳在子宫的压力下逐渐鬆开,十根手指仿佛挠痒痒一般,不断用力撕挠着韩彩晔的子宫壁。几乎被撑爆的子宫和阴道,在被毒品损坏的大脑指挥下立刻分泌出大量的黄水晶色的粘液,顺着军阀的手臂流出她的阴道,稀裏哗啦的从屄口喷出,径直落在地上提前準备好的水桶中。

“噢噢噢!这骚货的屄已经流出了整整两升液体了,可以喂她喝了。”

军阀说刚刚完,就立刻有黑人手下拿出一个巨大的针筒,一管一管抽进韩彩晔下体流出的粘稠的分泌物,然后捏开她的嘴巴,将分泌物注射了进去。

韩彩晔仿佛一个母畜一般,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顺从的一边喝着自己的分泌物,一边由于量太大而咳嗽着。

“哈哈!”军阀看着顺从的中年母猪,挠的更起劲了,而韩彩晔竟然因这样粗鲁的刺激而再次达到高潮,被子宫不断撞击的胃袋翻江倒海,不由自主的呕吐反射让那些分泌物不断从她的嘴巴和鼻孔裏喷了出来。

“这老婊子虽然已经烂的跟泥一样,不过当一头母猪来虐却是不错,身体皮实的不得了,怎么玩都玩不烂,玩不死!”军阀狞笑着说道“所有的人继续干这个女人!把今天不把她所有的洞给我挤爆!我就把你们的屌都崩了!”

听到军阀的命令,黑人士兵们疯了一样沖向了韩彩晔,三根黑色的肉棒同时插进她已经被阴精染成白色的屄口,两根巨屌也立刻插进了她翻着肠花的菊门。

“啊!用力!干死我!干死我!”韩彩晔飘飘欲仙,含混不清的癡癡说着。“用力!用力!用力!用力!用力!啊啊啊啊啊啊!”

五个黑人士兵默契的一进一出,每一下都挤出大量的淫水,高速的抽插大约进行了十分钟左右,一个个黑人就把持不住的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韩彩晔的身体裏。

“还要!再来!操死我!插死我!操死我!插死我!操死我!插死我!”韩彩晔仿佛複读机一般呻吟着。

六个黑人立刻补充上来,整齐划一的把黑棒捅进了韩彩晔已经脱垂的屄和屁眼裏。

“啊!啊!不要停!用力!用最大的力量!干死我!插死我!把我的屄插爆!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被洗脑电击虐到深度昏迷的韩佩华这时醒了过来,听着传来母亲淫乱的叫声,她转过头去,立刻看到了被吊在半空的母亲的下体仿佛花心一般,绽放出了一根根黑色的肉棒花蕊。

计画失败,失手被擒,连累母亲一起被非人残虐的她身体剧烈的起伏着,女特工出身的她身材辣的要命,没有一点赘肉,两瓣浑圆而紧绷的屁股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着,私处依旧有残留的精液缓缓的顺着柔滑的大腿流下。

“啊!噢噢噢!佩华!你醒啦呃呃呃!”正被八个黑人同时姦淫着的韩彩晔看到女儿醒了过来,一边淫叫一边说着。

“哎呦,小婊子也醒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能打赢这二十个废物,我就放了你们!”

发现韩佩华醒过来后,军阀挥了挥手,根本不管她答不答应,立刻有一大群黑人士兵围了上来,向着韩佩华袭击。

“你们这群混蛋,想干什么!”韩佩华怒斥道,儘管之前被折磨到身心俱疲,但经过严苛训练的她依旧身手矫健的抓住一只伸向她胸部的手臂,一个过身摔便把那个黑人士兵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紧接着又一脚踹倒了背后想要把她抱住的黑人士兵,精通各种格斗术的她一连打到了来袭的十多个男人,同时也被累的气喘吁吁了。原本她的特长就是性器暗杀流,硬刚正面从来不是强项。

不好,韩佩华下意识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但此刻身体已经逐渐跟不上反应了,她回身一看,电光火石间一名黑人士兵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身后,两只粗壮的手臂如老鹰般迅速的紧紧从背后扣住了她,让她的双手动弹不得。

“你这混蛋!什么时候!看招!”韩佩华一边说着,双脚一边奋力的向后踢着黑人士兵的小腿。

“哎呀,小婊子大概不知道吧,不知你们女特工有暗杀,我这裏也有擅长暗杀的人啊,让他们偷偷摸到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你的身后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军阀狞笑着说。

那个黑人士兵用双臂狠狠的挤压韩佩华的身体,让她感到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要被挤碎了。就在她感到疼痛难忍的时候,另一个黑人士兵用仿佛沙包一般的拳头重重砸在了她的小腹上,一口血水立刻顺着韩佩华的食道返了上来,吐在了地上。

被制住的韩佩华再也无法像一开始那样辗转腾挪,剩下的黑人士兵全都围了上来,一记接着一记重拳不断打在她的阴部。

“啊啊啊啊啊!”剧烈的疼痛让韩佩华忍不住叫了出来。

话音未落,其中一个黑人马上重重一拳打在了韩佩华的肚子上,把她打的整个人都如同虾子般弓了起来。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将近两米的身高,黑炭般的肤色,铜锤般的拳头,下身更是吓了她一跳,缓缓流着精液的肉棒说明这个男人刚刚姦淫过自己的母亲,可看起来疲软的鸡巴缺不知为何仍旧有自己小臂的长短。

“想要干什么,你这杂种!”回应韩佩华咒骂的是黑人巨汉重重的一巴掌,鲜红的指印下,鼻孔和嘴角同时流出了血迹。

“我要打你一百五十五拳,但是我只会打不会致死的部位,我要用我的拳头把你的手脚的骨头全部砸碎,让你变成一个残废!然后把你关在这裏,天天被人轮奸!”黑人巨汉狰狞的说着,然后用重重的铁拳无情的砸在了韩佩华的身体上。难以忍受的疼痛传遍了韩佩华的全身,强烈的刺激让她感到自己的私处忽然热了起来,尿液喷涌而出,她竟然被疼到失禁了!

“求求你,别打断我的手脚,求求你!求求你!”儘管经过了地狱般的训练,但韩佩华毕竟还是一个刚刚年满二十岁的小女人,在剧烈的痛苦下,她也软弱的求饶起来。黑人巨汉不等韩佩华说完,又是一拳打在她的膝盖下沿。

“好疼啊!啊啊啊啊!”韩佩华明显的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紧接着黑人巨汉又是一拳,她的另一个膝盖骨也惨遭毒手。

暗杀流黑人放下了韩佩华,而膝盖碎裂的她已经根本无法站立,双脚一着地两腿便瘫软了下去,只能坐在地上。

“别别别!求求你们!别打我了,让我干什么都行!”暗杀流黑人按住韩佩华,黑人巨汉又举起了拳头,让她马上抱着黑人巨汉的腿,苦苦哀求起来。

“噢?!”黑人巨汉看了看她,一只手端起自己消防水管一样的肉棒。

韩佩华立刻顺从的双手捧起那根粗长丑陋的黑色肉棒吮吸了起来,残留着精液的龟头在她湿润的口腔中逐渐的膨胀,几乎要把韩佩华的嘴给挤爆,但相比骨头被打碎的疼痛,她愿意选择这种屈辱。

勃起后竟然和军阀不相上下的黑色肉棒插进了韩佩华的喉咙,深喉口交是她的弱项,并且她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巨棒的折磨,痛苦的眼泪立刻顺着她的眼眶流了下来。由于无法呼吸,韩佩华的脸涨的通红。

“呕呕呕呕呕。。。。。”承受窒息深喉的韩佩华,翻着白眼,不断从嘴裏喷出呕吐的白沫来。。。

————

“臭婊子!你竟然没有彻底变成白癡?!”军阀惊奇的看着乳头不断涌出鲜血的韩佩华,她一手扣着坐在地上的军阀的脖子,一手用刚刚从乳头裏硬拔出来,带着血迹的乳钉死死抵在军阀的眼睛上。

“把帐本给我妈妈,然后放了她!”韩佩华毅然决然的说着,不得不说,她们母女两人的毅力惊人的坚强,经过了这么久的毒品注射,电击洗脑,残酷轮奸,甚至不知道多少次被马屌灌精,怀孕流产,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

“佩华!”韩彩晔的眼睛裏流着热泪,看着女儿坚定的样子,心如刀割,这个计画母女俩偷偷商量了许久,终于到了付诸实践的时刻,但韩彩晔知道自己这一走,女儿必将受到更加残忍的虐待,让她的心底无比矛盾。

“去吧!妈妈!一定要把这些混蛋绳之以法!”韩佩华也流下了眼泪,今天是军阀利用她们母女贩毒的日子,两个人如同临盆的孕妇一般,肚子裏整整塞了五十公斤毒品。

“佩华。。。。一定要活下去。。。。妈妈一定会来救你的!”强忍着热泪,韩彩晔转身离去。

“妈妈。。。。我们来生再见。。。。。。”看着母亲披上了风衣,圆滚滚的肚子裏装着毒品和帐本,消失在视野裏。韩佩华手裏的乳钉对着军阀的眼睛狠狠的扎下。

“啊啊啊啊啊啊!给我弄死这个婊子!”军阀捂着眼睛在地上疼的打滚,恶狠狠的喊着,让那数不清的黑人士兵,把这个坚强的女战士彻底淹没在黑潮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