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绿帽武士 第六章: 原罪恶魔,地狱君主,怠惰化身

九久小说网 2021-04-09 03:45 出处:网络 作者:盲目吃魚编辑:@春色满园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第六章: 原罪恶魔,地狱君主,怠惰化身 我强行按压下心中的杂念。她是生是死也得在找到她以后再说,现在想太多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我问那些孩子们:“那你们知道你们的母神在何处吗?”由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第六章: 原罪恶魔,地狱君主,怠惰化身

我强行按压下心中的杂念。她是生是死也得在找到她以后再说,现在想太多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我问那些孩子们:“那你们知道你们的母神在何处吗?”由于他们都是女友跟别的男人们的后代,导致我的心情万分复杂,排斥感与亲近感互相交战。

孩子们有些沮丧的说到:“母神从三千年前开始一直一代又一代的教导我们,可是直到三年前她实在是过于虚弱,被居住在黑日里的魔神拘走了……我们从此再也没听到过她的神谕,连这一代的神婚者都见不到她”

我心里咯噔一下,问:“神婚者是什么?”

“我们都是母神诞生的子嗣,这三千年来,每当她的丈夫老死,她就会挑选村子里中神性最强的男性缔结神婚,以保证后代神性够强。如果不是她一直以这种手段纯化我们的血统,恐怕我们早已被笼罩在我们村子里的黑暗污染吞噬了……”其中一个孩子似乎是对村子的历史——没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有一天在我面前成为历史人物——有些兴趣,解释说“只不过她再三强调过,这只不过是她为了保护我们村子而做的行为,她真正的配偶另有其人,他是一个英雄,战无不胜,总有一天他会拯救我们的。虽然也有些神婚者很在意这一点郁郁寡欢而死,但是因为她对待神婚者比一般妻子对待丈夫还温柔和体贴,所以大多神婚者也就接受了。毕竟,他们这一生都能和最敬佩的母神同床共枕呢!”

我心里再次泛起了酸水,想着她跟我的婚姻契约半毁以后跟其它男人一任又一任的结婚,跟他们每日交颈而卧,温柔服侍,共度数十年的时间,生育大量的孩子……我跟她总共认识才四年,这四年跟三千年比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我挥开这些杂念,回想起最后的灵视里面她那个坚定的眼神,我明白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这么做的,我相信她!就算她真的跟那些神婚者产生了感情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这三千年里面,是他们一直陪着她……

现在,把她救回来才是最大的要紧事。听到她被“太阳中的魔神”拘走,我大概已经明白了现在的状况,看来这一战避无可避了。

我提聚力量,将所有的魔力凝聚于右手,然后一拳向着天上的黑太阳打出!“你已经在看着了吧,贝利尔!还不快滚出来!”空间在打出的方向上节节崩碎,但是在蔓延到那个恶魔化为的虚假太阳上时,却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抚平了一般,接着,虚假的黑太阳开裂,我在灵视中见到的那个恶魔,终于显化与我面前。其双角上带着的冠冕,正证明了其真身。他是所罗门手下七十二柱魔神的真正主人,也是地狱的七大君主之一,却从不做任何实事的七宗罪中的“怠惰”的化身!(作者注:七原罪对应七大地狱君主其实是后人的二设,圣经里也没有,仅在小说世界中为事实)

“何必如此愤怒,你是来迎接那个邪恶的女人回去的吗?可以,我巴不得她跟着你回去,她跟我斗了3000年,我早已厌烦她了!快点把她带走!”贝利尔语出惊人

“邪恶的女人?你凭什么这么说她?还有,你为什么偏偏选择降临在了这个村子?如何做到的?说到底,明明以无为为最高宗旨的你,为什么会想要加害这个村子?”我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发射出去

“这可真是天大的误解,本来我是懒得回应这么多的,不过看在我和过去的666之兽也算认识的情况,我就给你一点面子,一个个解释一下吧”贝利尔慵懒的笑着“首先,我并非是为了毁灭这个村子,而是为了拯救这个村子而来”

“什么?”我震惊了

“事情要从那个名叫硕根的男人说起,他在一次意外中,无意中跟教廷的人员产生了交集,得知了末日的存在。知晓自己努力的学习,被当成全家唯一的希望在外打拼,也没有办法得到幸福的未来,迎接他的只有撒旦和洪水以后,这个本来有当凤凰男资质的人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全部都崩碎了”

“他失去了工作的动力消极怠工被开除了,失魂落魄的回到村里,他无比害怕很快就会到达的末日,痛恨自己还没能享受人间的繁华就将要死去,但是他也没有勇气自杀或者加入教廷,化为螺丝钉来参与一场轰轰烈烈的螳臂当车。他怕死的很!”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拿着我遗留下来的恶魔之种找上了他,具体是什么人我和他签了保密的灵魂契约所以不能说。总之那个人提醒了他一点,如果不想面对末日的话,在末日之前老死不就行了吗?”

“硕根当然知道这个办法,但是他还年轻的很,末日却近在眼前了,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但是人类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恶魔做不到。普通恶魔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地狱君主做不到!”

“孕育恶魔吧,筑起高墻吧,拨快时钟吧,散播无知吧,怂恿愚昧吧。如果你想好了就跟我联繫,你只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金钱,就能实现你快活一生的愿望,甚至不需要出卖你的灵魂。那个人说完就将我的‘恶魔之种’给了他。两人达成了共识,于是那个人抓来了能让我降生的最佳容器”

“可惜一切事情都有两面性。如果他抓来的是普通的女人,可能我就无法以完整的姿态降临物质界了。不过,那样也许才更符合我的美学,而不是现在这样无休无止的跟那个邪恶的女人博弈!”

“到底为什么说她是邪恶的?”我听着这个人对她的诋毁十分不悦

“很简单,生育即是这世间最大的邪恶”贝利尔低沉的说到:“在这世上,没有哪个人是真正长生不死的。一个人的诞生也就意味着将来总有一天会死亡,每当一个父母为了自己的性慾和繁殖慾产下一个孩子,就相当于把他们献祭给了‘死亡’!死亡才是真正的恶魔,跟它比起来任何地狱君主都是无力的!在我看来每一个被歌颂的父母,都是丑陋的杀人犯!”

贝利尔激动的扬起双手:“是的,杀人犯!可笑的是神的旨意还禁止了信徒堕胎。你也知道的吧?即使到了现在这一旨意都没改过,有的国家堕胎是违法的!甚至还有的堕胎医生被狂信徒杀死!所以当初我毅然的发起了反叛!”

我万万没想到贝利尔竟然是个丁克神教的教主,但平时在网上当杠精的丰富经验让我迅速找到了他话语中的漏洞:“少在这里偷换概念!你要是支持堕胎,那自然没错,毕竟是否生育子女应当是父母自己的选择。但是若是按你所说,强制所有人不得生育,你和你厌恶的存在有什么区别?”

“我怎么可能跟他们一样?我虽然厌恶生育者,认为他们是罪人。但是我从不审判他们,不然你以为妳那给你带了3000年绿帽的小女友能活到现在?”贝利尔不屑的说,不愧是以无为而着称的恶魔

“那你跟她斗三千年干什么?闲的发慌?那个名叫硕根的男人,应该早已老死了吧!说到底你凭什么把其它没有向你祈求的村民也卷进你的领域里面?”

“是你搞错了我的想法吧。谁跟你说了我只是要拯救硕根?只是硕根率先祈求我拯救他而已。我要做的,是尽可能在末日前拯救更多的人!”贝利尔嗤笑:“本来我只需要一步步深化我的怠惰领域,让所有人都不用耕地也能吃到粮食,不用学习就能过上极致享乐的生活,这样他们也许就会失去努力的动力每日纵容享乐,甚至连努力造人和抚养孩子都提不起劲。只要没有下一代,不出百年村子里的人就会全部老死,对应在外界也就一天不到。届时我再不断扩充领域,也许能在末日来临前将绝大多数人类都拯救!”

“可是那个可恨的女人,察觉了我的图谋。用她那罪恶的身体与骯髒的灵魂,不断勾起男人们的生殖慾望,让他们前仆后继!而且她来者不拒,只要能让她怀孕无论是哪个人的种她都肯生!她足足浪费了我两千九百年的时间!这也许让我少拯救了29座城市!她是最大的罪人!”

“你混蛋!”我咆哮:“没有向你祈祷的人,你凭什么夺取他们的自由,让他们不得不在你的名为快乐的牢狱里面空耗人生?你才是真的在杀人!即使知晓了末日的存在,也同样有着努力去抗争的人,你凭什么否定他们的努力,认为只有你的做法才能拯救别人?”

我两脚一跺,直接升天,挥拳向他打去:“顺便,作为一个有父母的人,我觉得你对于生育者的想法纯属放屁!我很感激他们,没有他们我连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都见不到!一出生就和父母断绝关係再不接触的你不可能懂的!父爱和母爱绝对没有你说的那么骯髒!”

他不闪不避脸接了这一拳,然后抓住我的手:“你说我没接触过?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所接触的是什么!”

铺天盖地的灵视淹没了我……

幼年的硕根在家里挨打,原因是以往都考满分,但这次的发挥不好。

明明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心声,可是贝利尔的力量逼的我不得不听:“我这辈子再这么努力也就这样了,下半辈子全寄託在你身上了,你怎么能不好好努力?”“学习好痛苦,不想学习……外面真的有那么好吗?”

……

长大考了出去的硕根在城市里和女人吵架,女人曾经在他的攻势下,答应和他交往。可惜,贫穷的他根本买不起什么好的礼物,久而久之两人感情也越来越差。

“废物一样的男人,要是嫁给你,我得多奋斗多少年?”“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对她好都看不清,还不如那些村子里被拐来的女人懂事?我这么多年学到的伦理道德真的是正确的吗,难道女人真的就是这么下贱?只有把她们当物品对待才能省时省力?”

……

硕根穿着工作服,望向别的人。他努力的工作,发现靠关係进来的人能力菜的抠脚,还不如自己,却因为父母的关係得了一个好工作,甜头全给他佔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如果我的父母也有这样的能力,我也能通过更少的劳动获得更高的薪水!我的奋斗根本没有用!”

……

画面再次一转,这次不再是硕根,而是别的人,他正在姦淫我的女友。这时我的女友还没察觉到贝利尔的图谋。她痛苦的质问她已经给这个男人生过一个孩子了,为什么还要再来姦淫她?他家庭条件基本上养不起两个孩子。他淫笑着没有说话

“废话,只生一个,要是半途死掉了怎么办,我岂不是要当孤寡老人?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

女人们扒光了她,在村子里游街,进行蕩妇羞辱

“这一切的变化最好是因为你的原因,否则杀了你我们还得去找其它的解决办法!”

而这些,只是铺天盖地的灵视中的一个小浪花而已

“我也已经厌烦了,人类出生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时候却是最快乐的,不需要为了未来而烦恼,不需要为了攀比而自卑,不需要为了无能而痛苦。更不会把自己的慾望强加在别人身上!你们从识字起就被名为希望的毒鸡汤洗脑,拼命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比别人强,获得更好的交配权,生下最优质的后代,不就是为了快乐吗?可是若是放下这些慾望,快乐唾手可得!”贝利尔向我伸出手,似乎期待着我能认同他的观点,和他一起“拯救”人类

我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你读书读的少”我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一把圣枪,但是没有向他捅去,而是扑向了我进村以后遇到的最初的孩子“你没听过一句话?只有一种人能被成为英雄,那就是知道了生活本质还依然热爱生活的人。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其实你不是!”

枪口刺进了他的胸膛,黑色村庄剧烈的震动起来,果然我并没有猜错。即使是地狱君主也不可能脸接二次觉醒的一冠之力而毫发无损,那么很有可能,一直在跟我嘴炮的那个贝利尔根本就不是真身,只是一个甚至能骗过我的直觉的高阶幻术。真身一直隐藏在暗处,观察我还有什么底牌。

我发现真身的原因也很简单。硕根是知道末日存在的人,除了最初生下贝利尔那一次,以他那消极悲观的态度不太可能再生一个孩子。但是唯独面对这个孩子,我的灵视发动时全都是硕根的画面。而且在贝利尔出生以后就戛然而止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即为硕根与女友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贝利尔!

即使我猜错了,我也不怕误伤无辜,因为圣枪沾染了圣子之血以后,不可能杀害充满神性的对象了。能伤害的,只有披着神性皮的恶魔而已。

那个孩子的伤口里不断的溢出青黑色的魔力,魔力凝聚起来,与天上的幻象合一:“干得漂亮,可惜,只是这样一下还杀不掉我。恶魔的要害可和人类不一样,而你,又能再挥舞圣枪多少次?你的手已经快被神性烧断了。”

“能不能赢,不打打看怎么知道?”我其实也在逞强,毕竟,贝利尔作为无为的地狱君主,基本上没有它出手的记录,自然666兽的知识里面也不可能会有它的弱点。

“你和那个可恶的女人真不愧是情侣”话已至此,双方没可能善了了。彼此都不认同对方的信念,只有一方死去才有可能结束!

圣枪被我暂且收回,先普通的战斗以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万幸这个地狱君主平时实在是懒得很,基本不战斗。虽然弱点不会被人知晓,但是同样的战斗经验也低的吓人。我甚至怀疑剥夺了它的恶魔之力,它还不一定能打赢白池……此时初等的魔法已经派不上用场了,我们各自拿出了看家底的本事。我动用苔藓之冠来隐匿自身的气息,动用谷物之冠回复自身创伤,目前最强的浮萍之冠则将所有正面攻来的大招一一卸开。它则是以不变应万变,每次我打过去他就使用怠惰的力量来影响我的攻势,然后趁机打回来。看着好好的即时演算制打斗被我们两个不会玩的打成回合制打斗,下面观战的小朋友们好像都惊呆了,大概这和他们想象中的绿帽战神大战黑日魔神不太一样……我突然有点愧疚

这种时候,贝利尔突然祭出了对付我的必杀技,灵视。我的灵性直觉很强,这是强项也是弱点。无穷无尽的画面向我扑来,这些全都是女友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场景……

女友被一对父子前后夹击。年纪较大的父亲享受着她娴熟的口交,年轻的儿子在她的背后耸动着身体

女友的身边是一个等待哺乳的孩子,正在哇哇大哭,但是她明白,如果不满足这两人的兽慾,恐怕他们是不允许自己给孩子哺乳的。她一边拿出训练多年的技术口着那个父亲,一边用力的扭动腰肢夹紧双腿迎合着身后那个儿子的抽插……

——最初的一百年中,女友最初是被动的被村里的男人们当成公共飞机杯姦淫然后花式怀孕。她从最初十分抵抗,可是后来男人们发现她虽然对姦淫她的男人们非常厌恶,但是对于生下来的孩子们却非常慈爱。但是用自己跟她生的孩子来要挟又不太忍心,于是他们默契的达成了易子而胁的战术。当她照顾一个人的孩子的时候,其他人就冲上去要挟她满足自己的兽慾。逐渐的,所有人都能对她为所欲为了,享尽天堂般的快感

女友舔着前面那位的肉棒和卵蛋,见他年纪老性慾不够强迟迟不射,甚至埋头进他臀部,开始舔舐他的屁眼。他舒爽的喷射后,女友又全心全意的服侍身后那位,各种姿势抽插一轮以后他终于缴械投降……女友腿似乎累的抽筋了,一瘸一拐的来到孩子面前开始哺乳……

……

我的左肩被贝利尔的恶魔之力粉碎,左臂差点脱离身体,但是战斗了没多久又再次被灵视中的她吸引走视线。

……

女友一脸艰难的斗争着,终于,她走进其中一个人的房间里,房间里一个散发着神性光辉的英俊少年正在熟睡,女友熟练的把他口醒,他醒来以后大惊:“妈,你在做什么?我们可是母子啊!”

就算他的母亲像是受到了神灵的眷顾,据说自从来到村子里以来容貌从未衰老过,并不能以一般凡人来衡量,但是母亲就是母亲

从那些野蛮的父亲手里小心翼翼的照顾自己,教授自己正确的三观,一步步抚养大的母亲啊。如果说有什么不满,那也就是母亲的孩子也太多了,自己并不特殊这件事吧。但是他并不想因为这种事情,从孩子们中脱颖而出——

但是他的挣扎是徒劳无用的。一百年过去当初的封印终于解开了一部分,他不是母亲的对手,被女友压在身上,手足无措的被榨走了第一发原本想要留给恋人的处男精液

——第二个一百年里,女友在死而复生中通过启示得知贝利尔的图谋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此时村里的人基本上全都是她的孩子,没有神性的人已经被那怠惰的黑暗吞噬,在混吃等死中消失在第一个一百年里,没能留下后代。但是后代的神性远不如她浓烈,如果不和后代交合,后代的后代很有可能神性不足被黑暗吞噬,最后村子将会真正的消失,再无蹤迹,贝利尔也会移向其它的地区展开新的“救赎”。她不由得不下手,姦淫自己的孩子。

……

啪的一声,我的右膝轰然炸开,贝利尔再一次抓到了我心分两用时露出的空隙,我的行动顿时更加狼狈,但是灵视依然向我涌来

……

女友在一所学校里面教书,讲台下是孩子们充满淫秽的目光。

她居然穿了一件短裙,短裙下面是黑色的丝袜。村子里的水平肯定做不出这么精緻的衣物,那么这只能是她用魔法模拟的

视线往她的绝对领域挪移,会发现她没有穿内裤,两腿之间精液正汩汩涌出,在黑色的丝袜上划出淫秽的线

下课铃响了,孩子们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向讲台,扒开她的衣物,抢佔各个部位

——这是第十一个一百年时候的事情,贝利尔知道女友的想法以后,调慢了部分被黑暗吞噬的孩子们的时间流速,依靠他们向女主和神性未曾衰弱的孩子们宣战(虽然无为是贝利尔的行事原则,但是信徒的行为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一种擦边球)。并不是每年都有孩子被吞噬,但是一千年的积累足以碾压女友方。神性方的孩子们被囚禁并剥夺了交配权,恶魔方的孩子却不由自主被她引诱,以神性方孩子的性命来要挟,逼迫女友就範,女友一边顺从的给他们提供性服务,一边试图感化他们。这超出了贝利尔的控制

……

“噗”我的左脚也遭到重击。

……

女友骑乘在贝利尔的身上,不断耸动着。贝利尔发现自己即将被净化,吓的心胆剧颤,突然化作人形,喊了一句:“妈妈,我疼”然后趁女友一愣的时间溜了出去

——第十二个一百年女友将恶魔方的孩子全部净化以后,和神性方一起攻入了贝利尔所在的地盘。贝利尔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女友按在地上肏,试图用不断的高潮让它净化,这也是女友最接近胜利的一次

……

“这碟不对,换碟!”贝利尔突然慌了,我明白了,这三千年以来不可能一直是女友在吃亏,它也不是真的迂腐到三千年都不对敌人下死手。而是它根本就拿女友没办法,若是正面对上,随时有可能被诱惑然后净化。不如打消耗战,那样虽然浪费时间,但是稳定。不过抹大拉哪来的这么强的诱惑力?这不同寻常,不过,这不是现在该考虑的。

“我说,你也打够了吧?差不多该轮到我了”虽然我说着非常嚣张的话,不过其实我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来自地狱的锁链洞穿了我的四肢,并且越收越紧。贝利尔亮出了底牌之一,这是地狱君主用来处刑反抗自己的高位恶魔所用的,魔性越强越是难以挣脱。我能够活动的範围越来越小,很快就会被真正意义上的吊起来打了。但是,我就在刚才,终于找到了赢他的办法!

“是吗,那你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威胁到我?”

我的口中突然响起了充满威严的拉丁文,并用魔力把声音传播到村里每个角落。贝利尔像是在堤防我使用666兽最拿手的绿魔法一般给自己构筑了无数防壁。果然我猜的没错,这位恶魔最初是犹太传说中的神祇(这也是他对于人类如此怜悯的缘故),后来入了一神教以后才当了恶魔。以它的性格即使有着悠久的生命,也不太可能肯花时间去学习一门与自己关係不大的语言,此时果然当了一把睁眼瞎。我喊的并不是什么咒语,而是通知位于村庄内的她的所有子嗣现在的情况,动手!

果然,村子的各处,凡是有神性光辉的地方都响起了圣咏声,一道道光之锁链将贝利尔缠绕起来。虽然能困住的时间很短恐怕连一秒都不到,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足够!当初她就是经过上千年的钻研那笼罩在村子上的黑暗,开发出使用七美德来针对七原罪的方式,开发出针对怠惰的这一招然后成功近了贝利尔的身,差点把它净化成功。事后贝利尔也不是没想过破除这技术,但是所有的孩子们恐怕都缔结了灵魂契约,只要对一个下手就会受到全体人员的反扑,他不敢赌!

事实上,如果它不使用灵视攻势,那么胜负还扔在五五之间。可惜,过于谨慎追求必胜的它,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机会。

我将全部的魔力注入圣枪之中,向它掷去,当初神父就跟我说过能够同时承载圣魔属性的材料不多,我这一波,赌的是它承受不了!毕竟,在吸收圣子之血之前,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铁枪。

圣枪像戳破气球一样的戳破它的所有对魔法防壁以后扎入了它的体内,然后轰然炸开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