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绿帽武士 第二章:漂流教堂

九久小说网 2021-04-09 03:45 出处:网络 作者:盲目吃魚编辑:@春色满园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上一章说好的肉戏又鸽了。主要是我修改了下女主的人设,觉得要绿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要是开场前她就睡过很多人,后期很多玩法的刺激就会减少很多,大家不要失望
绿帽武士

作者:盲目吃鱼

(上一章说好的肉戏又鸽了。主要是我修改了下女主的人设,觉得要绿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要是开场前她就睡过很多人,后期很多玩法的刺激就会减少很多,大家不要失望

这一章主要是介绍几个重要人物。有些人的行为逻辑可能看起来有些问题,但以后的章节中会有解释。至于他们后期会有怎样的表现呢,会不会爬上女主的床呢就尽情想象吧,说的太多后面看起来就不刺激了

顺便不要问这些角色的家长怎么想的给他们起这样的名字,我是起名废……对我来说起名比构思情节还难……

下一章已经在构思了,目前的思路是“第三章要在没有床戏的情况下让读者们社保”,说实话难度有点大,不过我既不想读者看到一部女主迅速沦陷没啥情节只有肉戏的小说,也不想读者怀着想撸的心情点进来却失望的出去,大家来这网站终究不是看普通玄幻小说的,我会加油找到平衡点的)

第二章:漂流教堂

我戴上那个迷之女人送我的戒指(但是因为对她其实没有爱情,所以这次没有再戴回无名指,而是戴上了食指)。那个浑身散发着亿万色星光的怪物多半与昨天的陨石有关,它有一夜的时间可以吞噬我,却偏偏在我醒来以后对我动手,思前想后也只能联繫到“我睡醒以后摘下了这个戒指”这件事情而已……那个女人未必心怀好意,但是这戒指可能确实能保护我

她看我做好了準备,于是开始勾画起魔法阵……“等等,不是去教堂吗?很远吗?还需要靠传送阵才能到?”

“我们的教堂可不是普通的,供纯粹的普通人礼拜的教堂哦,固定的据点不过是等着人打上门来而已。而我们需要的是在需要的时刻立刻打上敌人的门呢。记得别抵抗喔,高位恶魔如果心怀抗拒的话即使是我也无法强制传送的”

难怪我这边刚显露出恶魔气息那边立刻就赶来了,想必高位恶魔现身也是非常严重的事态,他们集体瞬移到我家门口了……

传送阵的光芒将我们俩笼罩,光芒散去之后,令人震惊的一幕令我彻底失去了言语能力——一片巨大的陆地,在空间的罅隙间行进。陆地的中央是个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人(也许十万人都可以也说不定)的教堂,教堂的四周是各种充满了玄幻风味的建筑,让人怀疑这是置身在英雄无敌中,我亲眼看见有人把尸体搬进一个建筑中,没过几下尸体好像没受过伤一样走了出来……走了出来!

所有建筑的外围则是各色天使的塑像,它们的材质根本不像地球上的物质,仿佛绝对的光滑,让人不由想到三体中的水滴,但是他们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扑来的空间浪潮全部斥开

视线再往远处投去,发现大陆和外界空间乱流的边缘并不是断面,而是……我转头向她,问:“难道?”

“不错,这并非大陆,而是一艘船哦。一艘,在末日之后也能航行的方舟”

我心里一动,想起了她的名字——洪幸。当初她在班里的时候这名字没少被人起绰号,毕竟与红杏同音,我不喜欢她被开名字玩笑的时候那皱起的眉头,所以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一般都直接用“喂”“你”来称呼她,这也导致我跟她关係是最好的,如同损友一般说话不必顾忌多少。但现在我明白了这名字的真意,她的父母可能也是基督徒,希望她即使在末日的大洪水中也能倖存到最后……

“干嘛啊你,别用那种肉麻的眼神望着我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神突然特别柔和,搞得她突然全身不自在了起来。我心里偷笑一声,跟她走进了位于最中央的教堂

“这么大的教堂,却没有什么人呢?”我放眼望去,教堂内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除了礼拜日,或者遇到特殊情况需要紧急召集,否则这里一般都是不会有多少人的……成员们一般都生活在地表下方的生活区中,或者在外界以伪装的身份活动”

我们正说着,一个男人迎面向我们走了过来,他有着泛黄的头髮和偏白的皮肤以及比我还高大些的身高(我一米八二,他可能快一米九了,顺带一提洪幸一米七五),但是五官却明显是亚洲人的五官。虽然长得很帅,但是那股子痞气的神态和着装实在有点败坏颜值。他先是热情的跟她来了个拥抱。洪幸今天穿的是露腰上衣+超短裤,他这一抱,她的胸部完全贴在了他胸前,他的手还搭在了她的腰上,好像还隐秘的揉捏着,这是西式礼仪+流氓风气?为啥会有这么奇葩的组合。她也没有多抗拒这件事行为本身,而是过了半分钟才以“别闹了我还有正事要做”为由挣脱了怀抱,但是他的手还是黏在她腰上不愿离开

“说我在闹可是太过分了,你这趟出任务我可是足足半小时没有见到你了呢!简直就像过了30个世纪一般!面对失而复得的宝物,心情激动才是自然之理吧?”他油嘴滑舌的给自己辩驳“那我上大学那阵子你应该已经老死了才对”她用嘲讽的笑反击了回去

正打算跟她一起吐槽几句(其实就是因为我连手都没牵过而醋意翻滚)的我脑海中突然警铃大作,一个迅速下蹲,随即我就听到我头顶有着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好险!刚才险些被直接斩首!谁这么丧心病狂?我后怕后暴怒的向后方望去,只见一身高近两米——卧槽我是不是进了巨人窝了——的银髮骑士装男子大喊着“恶魔,休想混进我们教堂”挥舞着一把看起来就超重的银製巨剑再次砍了过来……然后他被一个黑髮(总算见到我们俩以外的黑髮人了)管家服男子用套马索套中脖子后硬是拽的向后退去

管家服男子走上前来……见鬼,我平时以一米八二的身高和还算端正的五官中上的容貌,在人群中还是很有些自信的,今天却开始怀疑自己了。三人中最矮的黑髮男也和我差不多高,还是个阴柔型的帅哥。白髮男站起一脸愤怒的走来,即使满脸杀气但竟然也是青春期帅哥,见鬼的这年头帅哥这么不值钱了?

“黑欣,为什么阻止我杀死恶魔?这里可是神圣的大教堂,一旦他把此处的坐标泄露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白池,不必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了。你真正的想法在场的都知道,但你实在太失礼了,你无论多不爽他也是洪幸小姐的客人,你是在质疑小姐的判断力吗?你需要冷静,现在我还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你若是真的杀了他,说不得我也只能上报弹劾你了”

他们吵起来的时候痞气男好像终于注意到我的存在一般,最后捏了一下她的腰然后抬起手给我打了个招呼。他用令人略有不适但又不会真正将人激怒的视线审视了我一番,开口:“你就是小洪幸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男人?还真是有福气啊~居然能躲开我们少年骑士中的首席的斩击,作为普通人来说很不容易了啊,”他话锋一转“不过作为恶魔又有些逊了哦?要知道,白池还未成年没有接受'洗礼',武器也没有经过'祝圣',他的力量可还在普通人的範畴内呢!还是说什么?你是所罗门手下一些魔神一样不擅长战斗是玩弄人心操纵情慾的类型?”

这个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啊!“黄茂,不要乱激将,现在的白池恐怕不是律冠的对手,你想让他被打出心理阴影吗?”洪幸一开口却让我吃了一惊,我这么强我怎么不知道?我也还不能操纵恶魔之力啊!我甚至没练过剑!话说回来这个痞气男叫黄茂?这名字也太形象了吧……

白池在听到黄茂说“念念不忘”的时候,便张红了脸,一副跟我不共戴天的表情,听到“玩弄人心操纵情慾”更是在爆炸的边缘了,洪幸的话更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脱下手套扔到了我脚前

这是要跟我决斗?!我隐秘的瞥向洪幸,看她挤眉弄眼的,我就知道她劝我答应。虽然不知道我的胜算在哪里,但是有的时候我们比彼此都了解对方,她认为有,那么想必是有的。而且方舟里还有能让死者复活的建筑,真被砍死了也……能复活吧……话说恶魔能复活吗?

我们走向地下的生活区,前往了其中的决斗场,我本来想挑选一把铁质长剑,可是我试着挥舞了几下就知道对于我的肉体力量来说这玩意对我的战斗力基本上是负加成。这时候洪幸给了我一个塑料棍,我仔细一看居然是扫把上拆下来的……塑料棍打巨剑,你是认真的吗洪幸?你该不会是想做恶魔能够复活的实验先找个理由把我弄死一次吧……

好吧,再怎么吐槽我还是相信她的,我拿起塑料棍走上了台,战斗开始了。战斗场面异常火爆,他开场就像盖伦一样把剑挥舞的虎虎生风,好似一台暴走的绞肉机,这特么能打?好在我混迹毒奶粉决斗场多年,虽然不太会平推连,但是猥琐CD流玩的贼6——虽然现在的情况是我即使猥琐半天也没有无色技可以放。我各种神奇走位,他在我后面追着砍,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作为年轻一代首席骑士的战斗意识才清醒过来。按理说他不该如此冲动,应该有一定把握砍中才挥剑才对,不然只是平白的耗费体力,之前大概是他把我当成情敌所以失去了冷静。

见到不太好消耗他的体力了,我便开始向他靠近。他的剑速比一开始已经慢了不少,依靠我的直觉可以轻鬆躲开,而每次他挥剑后难以收力时露出的空隙我的塑料棍都会戳在他身上。他试图护住头部,但他一只手用于挥剑,另一只手始终能护住的部位是有限的,而我顺着直觉打每次都能打中他来不及护住的部位,他也曾故意露出破绽想要趁机夺棍,但我直觉在那根本不上当。他难以接受自己用巨剑却被塑料棍压着打的事实,但他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採取了守势,不再主动挥砍,而是以格挡为主。我们大眼瞪小眼了起来,他要是主动进攻难免被我糊脸,而他若是不动我的直觉也完全察觉不到他的空隙。不得不说他作为首席骑士还是很强的,若是强攻恐怕会连着棍子一起被两断……

我们就这样谁也不认输的站着,但是他举着超重的重剑,而我拿着的只是个塑料棍,继续坚持下去肯定是他的手先蹦不住,他想要以剑拄地,但马上我的棍子就打了过去。他大概从未经历过如此憋屈的战斗,如果对手是个心体技无懈可击的战士,想必他也会心服口服的认输,然后回去进一步的磨练自己,以期将来更强大后再次比试吧。他看起来实在难以接受自己被如此猥琐的打法打败,但是我其实也手下留情了,很多重要的部位没有去打,不然他现在眼睛和睪丸肯定已经碎了……

终于,洪幸上场,说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结束了这场诡异的决斗,为了给他面子判了一个平手,不过明眼人都知道他其实输了。白池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扭头就走。黑欣一脸尴尬的看着我,看得出来他也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毫无优雅感的战斗。倒是黄茂跟我勾肩搭背了起来,估计从我猥琐的战斗中终于跟我有了共鸣,而不再是把我当成洪幸的挂件,搞得我不知道我该庆幸这痞气男以后不太可能找我麻烦,还是该歎息自己居然和他能产生共鸣……如果可以我也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帅气的战斗啊!

终于,到了办正事的时候了。为了这几个奇葩居然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洪幸到底是怎么想的?不是说时间紧迫吗?

————————————————————

回到教堂,我和她见到了一位慈祥的神父——说是慈祥有有些奇怪,他其实外貌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并不算特别老。虽然这句话很多余,但他也是很帅,进了这个教堂以后我愈发怀疑自己的颜值了。不过仔细一想我又明白了,既然方舟是为了抵御世界末日,那么其中的人作为新人类的样本,显然是基因缺陷越少越好。这样一想那个白池大脑怎么看都有缺陷,为啥他没被赶出去哦?

说起来除了黄茂是白皮肤像个混血以外,包括这个神父在内都是标準亚洲人的样子(除了他们都高的不像样),难道说基督教的方舟也是made in China的所以上面中国人比较多嘛?但这又解释不通连神父都是亚洲人的事。还是说方舟其实不止一艘,这个是中国号?以后有机会问问洪幸吧

洪幸见到神父就像是女儿见到父亲一样来了个乳燕投怀,但是很神奇的是我却没有产生像面对黄茂时那样浓烈的嫉妒感情,可能是这个神父给人的感觉实在是过于慈祥了吧?他和蔼的抚摸着洪幸的头,洪幸坐在他怀里,把跟我交流得到的信息向神父汇报了一番,他的表情逐渐凝重了起来,看向了我

“事情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一般情况来说,我们教会应该净化所有恶魔。但是首先妳目前并没有被恶魔之力控制,也并未以人之身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我们也不该为了尚未发生的事情给你定罪。况且666之兽在高位恶魔中,也是危害特别小的那种,所以,我们不可能把你送去火刑,或者解剖研究的,你不必如此紧张,”他笑了笑“不过如果你想要掌控恶魔之力,就是另一码事了。原则上我们应当封印你的恶魔之力,并让你在人员监控中生活。但是末日即将来临,我们需要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一位高位恶魔若是站在我们阵营,无疑是敌消我长的好事,你愿意信奉基督教吗?”

这还用说吗,显然是不行啊。“非常抱歉,但我并不是特别想马上信奉一个我并不真正了解的存在。你们在审视我,我也需要审视你们。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你们教我运用力量的方法,我助你们击败邪恶的强敌。但是若是被我发现你们也只是打着正义的旗号为恶,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反戈”

神父听到我的话以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这样最好。说实话我还真没有给恶魔洗礼的经验,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你洗死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莫大的损失。不过,为了彼此能够互相信任,你需要跟我们教廷签订灵魂契约才行”

“契约条款有哪些?不平等条约我可不签啊”

“那个待会再说,先说开发你恶魔之力的方法吧。一般来讲,恶魔的力量源自于人内心的恶,你在获得力量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理解应当如何使用。但是妳是在昏迷中获得的恶魔力量,而且该力量位阶相当之高,还对于获取的力量没有任何感悟,自然就像没有说明书的原始人要去驾驶飞机一样困难”他说明的非常浅显易懂

“那么我要如何才能拿到这力量的说明书呢?”“很简单的,模拟该力量产生的环境,感受该力量累积的过程,你就能逐渐理解并掌握它了,这也是我要在签契约之前提醒你的原因。如果妳不能接受这个力量产生的环境,就说出来吧。我们教团不会逼着他人承受痛苦”

模拟该力量产生的环境?我想起洪幸对我说的话,眼睛一缩。我必须把我心爱的人献给他人享用?而且不止一人?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