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老婆贝贝的洞房花烛夜(中)

九久小说网 2021-04-28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ktkt250编辑:@春色满园
老婆贝贝的洞房花烛夜(中) “天黑请闭眼”是诸多酒桌牌桌游戏的一种,规则我就不多介绍了,各个地方的玩法多少都会有一些差别,不过大体上是差不多的。长毛从一副扑克裏抽出一张黑桃A代表主持人,一张黑桃J代表警
老婆贝贝的洞房花烛夜(中)

“天黑请闭眼”是诸多酒桌牌桌游戏的一种,规则我就不多介绍了,各个地方的玩法多少都会有一些差别,不过大体上是差不多的。长毛从一副扑克裏抽出一张黑桃A代表主持人,一张黑桃J代表警察,一张红桃Q代表杀手,一张方片D代表医生,另外三张杂色牌代表平民。大家重新围城一圈开始游戏。

第一轮抽签下来,老拐抽到了主持人,我看看自己手裏的牌,是张杂牌,唉,真是万年平民的命。贝贝的表情上看不太出来是拿的什麽角色,其他几个人更是游戏的老手,一个个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来想依靠表情猜角色很难了。

“天黑请闭眼!”主持人老拐发布命令,大家都把眼睛闭上,我也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中。“杀手请睁眼!”老拐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仔细聆听,并没有听到什麽明显的动静,“杀手请杀人......”“杀手请闭眼。”老拐平铺直叙的声音不断响起,随后,警察和医生也纷纷完成了游戏动作。当平民就是这点不好,前期没啥游戏参与感,只能干坐着瞎猜。

“天亮了,请睁眼。”老拐说到,大家都睁开了眼,小吴还夸张的揉揉眼睛,仿佛睡了一觉一样。“我宣布.......”老拐托着长音“强子死了!”

“窝草,哪个不要脸的先杀我,看老子不干死他。”强子一脸愤愤不平,大六和长毛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别嚎了,有啥遗言没有?”老拐追问道。

强子环视四周,看样子也没有啥头绪,“这特麽怎麽留遗言,不过以我之见,能干出这种事的保不齐就是小王,就他猥琐。”突然被cue搞得我也莫名其妙,况且什麽叫就我猥琐,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拐,那才是猥琐之祖吧.......但是强子的怀疑并没有得到大家支持,毕竟第一轮确实看不太出来头绪,特别是强子第一个被干掉比较出人意料,结果投票投的乱七八糟很分散,最终小吴以微弱“优势”被投死了。

“游戏继续!”老拐猥琐的笑道。杀手还在......说明刚才的都是冤死鬼。大家按照老拐的命令闭上眼,按部就班又走了一遍流程。“小王死了,但是又被救活了!小王现在可以发言了。”我的天,真是死裏逃生啊,哪位医生大大救了我,我下意识往身边一看,贝贝正在沖我眨眼睛,哈哈,原来是我的天使老婆贝贝救了我。既然贝贝是医生,那就排除了嫌疑了,我开始狐疑的盯着场上剩下的长毛和大六,这俩人裏有一个是杀手,另一个不知道是啥玩意,二选一可以赌一把“我看就是大六,下午玩游戏大六就针对我。”

“我擦,我毛线时候针对你了。”大六显然不服。

“不是你下午让我脱得裤子麽?”

“你恶不恶心?愿赌服输。还我让你脱得裤子,你一个小几把的男的,我有毛病我让你脱裤子?”

大六的挣扎最终没有得逞,由于一共也剩不下几个人了,所以大家一致投死了大六。然后......“天黑请闭眼......”大六我对不起你,你死得冤枉啊,哈哈哈哈哈哈,为什麽还是很想笑。

剧情已经十分明朗了,长毛作为杀手稳稳当当的干掉了作为医生的贝贝,顺利获得首轮胜利。我们一大堆输家都要认栽认罚。此时的长毛趾高气昂的掠过一群手下败将,“来来来,都给大爷脱一件衣服。”我就知道.......这几个色胚离不开这点出息。

我情况还好,趁着刚才吃饭又偷偷把短裤穿上了,这会只不过是再脱掉罢了,另外几人也都无所谓,纷纷把上衣脱了,包括大六也是把之前穿回去的上衣重新脱掉,一群带着浓浓雄性荷尔蒙的男人纷纷亮出自己的腱子肉(我是肥肉我有罪)。只有贝贝为难的一直不动,我当然知道因为贝贝脱掉的内衣没法当众穿回去,加上没穿内裤,如果脱掉红色的连衣裙,那就只剩下红色的连裤袜了,这跟全裸还有啥差别嘞。问题是知道贝贝已经完全真空这个秘密的不止是我一个人,还有大六也知道,果然,大六正色瞇瞇的盯着陷入窘境的贝贝,老拐则促狭的催促道“这位新媳妇,就剩你啦!”贝贝一咬牙一跺脚......以酒代罚喝了一杯(哈哈哈,失望了吧兄弟们?)贝贝本身并不是很会喝酒的主,中午喝的所谓的酒是掺了大量的水的,也就勉强有个酒味,但是这会儿喝的就是货真价实的酒了,尽管是小杯子,但是一杯下来贝贝也是喝的十分勉强,喝完了赶紧捂着嘴顺了半天气,把我心疼的不行。我想着这样搞不好就会喝醉了,那我和老婆还怎麽洞房?所以準备说不玩了。没想到要强的贝贝似乎并不这麽想,刚刚缓过劲来就喊着要继续,她要坚决报仇。贝贝都发话了,我也没啥立场终止游戏了,只好继续。

新一轮的抽签结束,我特麽......时来运转啊,成了警察了,贝贝成了主持人。“天黑请闭眼!”贝贝的柔软温润的
声音传来。很快杀手就把杀人的问题解决了,“警察请睁眼”我缓缓睁开了眼睛,贝贝用眼神示意我可以询问了,我悄悄指了指大六,贝贝摇了摇头,看来大六的嫌疑排除了,我重新闭上眼睛。

待到医生完成了救死扶伤的任务,贝贝喊道“天亮了,请睁眼。”之间老婆有点调皮的看了大六一眼,把大六看的浑身一震,“六哥被杀了。”

“谑,你们几个胆子都大了啊,上来先杀我。”大六摸着下巴一个个盯过去,试图找到杀手,但是我咋觉得他在作为主持人的贝贝身上停留的最多了。大六最终也没看出什麽端倪,胡乱指认了长毛,长毛只管大声鸣冤。我看向贝贝,想着要赢一把帮老婆出出气,贝贝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悄悄瞟了老拐一眼。居然是老拐?没想到这个大六跟班,出了名的猥琐蔫货居然对自己的大哥痛下杀手,这着实让我有点意外。此时群众投票结果也出来了,似乎没人注意到老拐,大家都觉得大六挂了,那肯定不是老拐干的,结果强子被投出局。

“天黑请闭眼”贝贝继续当好主持人,“杀手睁眼杀人。”我知道此时老拐会睁开眼睛,不知道已经冤死的强子和大六看到杀手居然是老拐的时候脸上是什麽表情,哈哈哈哈哈,想起来就解气啊,估计此时贝贝心裏也乐开花了吧。“警察请睁眼。”由于已经提前开挂知道局面,我在睁眼的同时就毫不犹豫的指向老拐,贝贝也用力的点了点头,带着她的大胸都一起晃动起来,把睁着眼睛的强子和大六晃的一楞一楞的。

“请睁眼吧,老公你被杀了。”

“哈哈哈,谁这麽狠心,一上来就让新婚小媳妇当寡妇啊。”长毛色瞇瞇的盯着贝贝“亲亲贝贝,不如让我来接手呗,我肯定长长久久,我说的是活命啊,你们可别想歪了。”贝贝听了啐道“呸,人家是亲亲老公的。”

“你个长毛贼,胡扯个啥”我急着指认,没有和长毛纠缠,“是老拐,丫的就是杀手,投死他就赢了。”

“你凭啥肯定就是我?”老拐问道,还在场上的小吴和长毛也一起看向我,窝草,有点操之过急了,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跳警,因为我是警察,我指认成功了。”这是事实,但是一下就成功还是靠的贝贝给我的暗示。

本着死别人不死自己的精神,小吴和长毛投死了老拐。老拐摸摸头说“输了就输了,倒是无所谓,但是我要举报一下,我刚才看到小王跟他老婆打眼色,这是作弊啊,不然我不可能这麽快就被发现了。”哎呦?居然让老拐发现了,那我肯定抵死不承认啊,不过老婆似乎还是有点面子薄,被人当面点破作弊,虽然也没有开口承认,但是也不解释,只是低着头。

“哎,玩呢嘛,算了算了,老拐你也别太较真,说不定是你看错了呢。”大六说。我感激的看了大六一下,心想原来这个混混头子还是有原则的,于是赶紧接腔说“是啊,我老婆贝贝最诚实了,怎麽可能会作弊呢。”

“那好,这轮我输了我认罚,但是我提个要求,以防再有作弊的情况。”老拐不怀好意的说道。唉.......我都已经信誓旦旦的说了绝不作弊,这个时候要是拒绝老拐反而显得心虚了,贝贝显然和我是一个想法,于是点头同意。

“那好,为了防止你们夫妻俩串通一气,你们不能坐在一起。”

“同意、同意,这样小王你就是自证清白了。不如就让弟妹坐在我边上吧,我看老拐还有啥可说的。”大六站出来附和道,虽然嘴上是在跟我说,特麽的眼珠子到底滴溜溜的看着贝贝的大白腿。最终我和贝贝无奈的对视一眼,贝贝起身坐在了大六和强子中间。

后面几轮轮游戏我都当了平民,贝贝倒是当了一次杀手,不过马脚漏的太多,最终被投杀了。很快,贝贝另外两次以酒代罚的机会也用掉了。可恶的长毛还在边上起哄提醒贝贝没有以酒代罚的机会了,那眼神仿佛已经透过贝贝薄薄的连衣裙看到了老婆的酮体一般。倒是几个混混输的时候都很豪气,衣服脱得溜溜快,现在基本都是大裤头护体了,而且这几个家伙都很有资本的样子,特别是大六和强子,胯下的巨物似乎要撑破内裤了,贝贝被俩人左右夹着,连扭头都不敢,脸红到脖子根。

“天黑请闭眼。”新任主持人大六发布命令,这次我成功抽到了医生。

“杀手请睁眼。”“嗯...”咦?大六话音裏怎麽掺杂了其他声音,我赶紧屏气凝神,心想这可能是杀手不小心发出来的,但是因为和大六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我也没有思想準备,并没有听清。

“杀手请杀人。”“啊..”这......怎麽好像是贝贝的声音啊,保不齐贝贝这轮又抽到杀手了,这个小笨蛋上次就被人抓现行输了,这次再被抓就得认罚了,难道真的让贝贝当着这麽多男人的面脱光麽。这可是我的新婚妻子,想着那对能夹死人的巨乳,那撞击起来弹性十足的混元臀部,还有在床上娇羞的表情,都要被这帮子混混看的一清二楚了,这作为新郎哪能接受啊。可是我的心裏另一个声音却再说,那你的小几把为什麽这麽硬,你为什麽让你的新婚妻子真空待客,你为什麽在下午玩游戏的时候写的惩罚都是让你的贝贝有被人看光的风险,你又为什麽在贝贝已经没有以酒代罚机会,而且已经有醉意的情况下还不停止游戏,你到底在期待什麽你不知道麽?

好吧,真特麽灵魂拷问。

“医生请睁眼”我赶紧睁开眼睛,只见贝贝面色潮红,身上软绵绵的样子委顿于地,双眼紧闭着,小嘴微微张开,裙摆已经到了大腿根了,从我这个角度已经隐约可以看到老婆的两腿之间的一团黑影,裙子后半部分在被老婆的丰臀挡住了,也不知道现在滑到什麽位置了。再往上看,更实让我要喷鼻血了,本来这个连衣裙还有一定的遮挡作用,但是不知道是贝贝的胸是在太沈了,让裙子的抹胸部分不堪重负,还是别的什麽原因,总之现在我纯洁妻子的大胸一大半都露在外面,甚至已经露出了部分乳晕,明显凸起的乳头卡在了衣服边缘裏面,还在苦苦挣扎着不至于露点走光。

“医生救人!”大六瞪着我喊道,我这我才回过神来,看样子大六已经喊了我几次了,我这会儿那还有心思想这救谁啊,颤抖的手莫名其妙指向了贝贝。大六瞟了一线我三角内裤下的小鼓包,似乎嗤笑了一声“医生请闭眼。”就在我闭眼的一瞬间,为什麽我好像觉得强子睁眼了呢......

“天亮了,请睁眼。”“唔..”又是一声微不可闻的沈闷呻吟,但是已经高度集中精神的我还是隐约的听到了。

此时大家都把眼睛睁开了,我赶紧再看向贝贝,似乎正常了一点。“强子死了,有遗言麽?”

“有啊,”强子咧着嘴邪邪的笑着,还舔了一下嘴唇,看起来似乎对第一个被杀一点也不着急,和之前相比判若两人“我觉得.....我认为......”强子托着长调,大家的胃口似乎都被吊了起来,“是贝贝!”沃妮马......精确制导。

这我得保护贝贝呀,于是开口道“你咋知道是我老婆呢。”

“你管我咋知道呢,我不知道也能随便猜一个吧,你急啥了,你是不是心虚啊,还是急着脱光了露你的小肉虫啊,哈哈哈哈哈。”日了,打人不打脸啊,这强子揭短太狠了,可是此时此刻我的小兄弟却表现的很没有说服力,虽然硬起来了,但是和周围几个相比,简直比软了还不如。

强子嘴上还不依不饶的对贝贝说,“妹子,你别看你老公长得体积挺大,但是有些部分是真不匹配啊,不仅和自己不匹配,和妹子你也不匹配啊,可惜了,要是让我先遇到你,肯定让你满意。哈哈哈哈。”

“嘴上积德啊。”大六笑着拍着强子,但是手臂却在贝贝身上蹭来蹭去的。“大家继续投票啊,还得投死一个呢。”结果毫无悬念的,长毛、小吴和老拐都投了贝贝,只有我投了其他人。贝贝被首轮投死了,手中的扑克牌落地,果然是Q。

没有了以酒代罚,贝贝这次该怎麽渡过难关啊。长毛几人凑在一起商量惩罚办法,我和贝贝仿佛等待宣判的囚犯一样。以我对这帮子家伙的了解,肯定不会放过贝贝的,要是贝贝真的把连衣裙脱了......天哪,我的几把简直要爆炸了。

长毛起身走向贝贝,看来是商量好了,要给贝贝最后一击了,怎麽办怎麽办.......

“慢着”我听到一个声音从我嘴裏发出来“我今儿是新郎官,最大的官,给我个面子,我替我老婆受一次罚。”贝贝似乎也被我的“英雄壮举”惊呆了,癡癡的看着我“老公......”

长毛迟疑了一下,看向大六,大六默默看了我一眼,哈哈一笑,“小王说的在理,但是也不能轻易放过,你连罚三杯,算是用你的以酒代罚来替弟妹吧。”

三杯酒下肚,我的脑子就开始有点钝了,本来酒量就一般的我,喝的又这麽急,上头上的很快。

“这样吧,我看小王和弟妹都辛苦了,最后玩一把,免得耽误正事,哈哈哈”大六这是良心发现了啊。

最后一把长毛当了主持人,我抽到了杀手,上来先把刚才侮辱我的强子给杀了,还诱拐着大家把老拐给投了。随后又杀了小吴,不过被医生给救了。可能杀强子的动作有点明显了,结果第二轮被投杀了,大家一亮牌,贝贝居然拿的是医生,唉,要不是她就小吴,我可能就赢了啊,真是自掘坟墓,贝贝也是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老公,对不起。”

“哎,这算啥,玩游戏嘛,愿赌服输。”我安慰贝贝道。

“好一个愿赌服输。”大六说,那就接受疾风吧,几个人突然把我围起来,架到了椅子上,本来就有点头晕的我被他们一晃,更是天旋地转,然后突然眼前一黑,我擦,谁把我眼睛蒙上了,接着连我的手脚也被什麽东西捆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

“最后的惩罚来了”大六宣布道,随后,我听到了贝贝的一声尖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