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同屋世代 第十回 咦?是我催眠了自己吗?

九久小说网 2021-04-28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迷使编辑:@春色满园
同屋世代 第十回 咦?是我催眠了自己吗?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女主第一人称都市爱情故事,淡色。※】
同屋世代 第十回 咦?是我催眠了自己吗?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女主第一人称都市爱情故事,淡色。※】

  佳明的女朋友?让人感觉非常的文静优雅,有书香的气息。坐在佳明的旁边
感觉与他非常登对。她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和佳明互相招呼,从头到尾不打搅也不
插话。

  「我可以跟妳聊一下吗?」佳明看到我似乎比我看到他还激动。

  我点点头。

  于是他转身跟他的女朋友?……讲日文?……然后那名女子就微笑起身,跟
我和佳明各自鞠了个躬,就逕自离去了。

  「你女朋友是日本人啊?」我坐下来时忍不住问。

  「还不是女朋友……」佳明微笑又点头又摇头:「我开了一家新公司,做日
本的生意。她是我的海外接洽人……我是努力在把她变成我的女友。她肯单独跟
我出来玩又过夜……应该算成了吧。」

  「你真的好厉害。又会日文又把事业版图扩张到海外。」我不由得称讚着。

  「也只有妳会这样称讚……」佳明看着我,叹了口气:「我这辈子,就靠着
语言上的一点小天赋,在商场上拼命当个打不死的蟑螂而已。就只有妳,珍珍,
永远把我捧在手掌心上当宝一样……」

  「别这么说,老闆。你的多才多艺、博学多闻,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要不然
大家也不会死心踏地跟着你一起闯天下。我依然坚信,当年要不是合伙人撤资,
你的事业早就功成名就了。」说什么我就是不允许他说丧气的话。

  「珍珍,那天在咖啡店分手后……我想了很多。有些话我以为再也没机会说
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妳……我想我欠妳一个……」

  「不要再说了!你没有欠我任何东西!」我不想听,也不愿听。

  「珍珍……」

  「佳明,我求你了。感情的世界没有準则,没有谁负了谁,只有选不选择,
然后就无怨无悔了。我的生命中有过你,那是个事实。不是你三言两语就可以撇
清的……」

  「那……我们该聊什么呢?」

  「很多啊!……我们过去的时光,你未来的计画和理想,跟你女朋友的生活
点滴……这些都是我想要知道的。最重要的是让我知道你过得很好。」

  他望着我,忽然就笑了起来:「珍珍……妳变得更漂亮又有活力。是哪个男
人这么幸运?应该是个事业有成的大老闆,又高又帅的……」

  「呵呵……你想多了。」我嫣然笑答。想起家中那位小屁孩,很难想像他变
成大老闆的模样……

  他继续凝望着我,越笑越开心:「我还记得当初妳第一天到公司上班呀……
连续走错了两次男生厕所。」

  「这能怪我吗?你的公司小气到厕所连男女生的标誌都没贴……」

  于是我们话题聊开了。我们一起回忆过往,与他展望他的将来,还有他和现
在这位女友的生活点滴。佳明他……长大了。开始懂得照顾女生的心情和需要。
不再只是表面化的绅士风範和不着边际的文艺诗篇。我隐隐感到,属于他的爱情
花蕾,即将就要修成正果……

  这是一个愉快又尽兴的夜晚……

  不过我们也不能太尽兴,因为各自都有另一半在等候。所以在最后一个话题
告一段落后,我们很有默契的一起收手了。

  「真没想到,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似乎比过去六年认识的你还多。」我
很开心:「如果从日本回来,或是有空的话。千万记得来找我。」

  「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还能是朋友……珍珍,我会很珍惜的。妳真的是一个
很特别的女生……」他想亲我说晚安,终究发现不妥而只是点头:「那就……晚
安啰!」

  「晚安。」我等他先走,才起身回房。

  结果才走过厅堂,转角口就遇到倚墙斜靠的俊生。

  「你……刚才都看到了?」我吓了一跳。

  俊生酷酷地点点头。

  「我是四处闲晃时,不小心撞见的。」我低着头。

  「应该是这样的。」他还是点点头。

  「不开心吗?」我像犯错的小学生,等待着接受处罚。

  「更多一点是担心。」这回他摇头了:「毕竟妳跟他六年了。他是有本钱可
以一夜之间猪羊变色的。」

  「是的。百分之零的可能。我之所以能重新面对他,是因为我有了你。」我
低头去拉他和服的襟衽。

  「什么?」他一头雾水。

  「意思就是我的心很小,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懂吗?」我把手伸进他的和
服里:「说吧,我背着你跟他见面,该如何惩罚呢?」

  「曾经听某人说,她会帮我口交……」

  「好啊,你这小子,就会趁火打劫。」我拉起他的手往回房的路走:「稟告
老爷,奴婢已经準备好来伺候老爷了。」

  我们回房后,我要他在床前站好,然后自己跪到他的面前,脱掉他的内裤,
从和服里掏出他的肉棒。哪知我才一下跪,他就好像很有感觉了。

  「珍姐……」

  「奴婢在,要奴婢去漱口吗?」我抬头领旨。

  「不是啦……我是在开玩笑的,真的不必当真。」他想扶我起来。

  「哎呀,啰嗦!放轻鬆好好享受啦!」我把他的手挡开,拉起阳具就开始爱
抚。他的下半身其实归我管,随便摸几下,就开始起来工作了。

  等到他硬得差不多,我便把头凑过去。他虽然有洗过澡,但是身上仍有浓浓
刚才泡温泉的硫磺味。我既然已经答应他了,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

  我先吻了几下他的龟头,再用舌头去舔他的阴茎。「喔喔……」他很快就引
领长嚎起来。从来没看他这么兴奋过。他不自主地退了一步,踢到床脚,就往后
倒在床上。

  我要他躺好,然后自己爬到他的身上,抓住他的肉棒往嘴里送。

  「喔喔……太爽了……」他两眼翻白,面似痛苦,跟我使用自慰棒时的模样
很像。我含着他的阴茎不动,等他稍稍平复,才开始吸允。

  不知是他的阳具太粗,还是我的嘴巴太小。我张口张得好痠啊!因为我很怕
牙齿去咬到他……

  看他享受,我也跟着兴奋起来……

  「我快不行了……」他哀号着。不会吧!老兄你千万得忍住,别射到我的嘴
里……

  我吐出他的肉棒,一只手继续爱抚着他的阳具,另一只手赶紧下探自己的私
处爱抚自己一下。因为已经很兴奋了,只抠了几下爱液就出来了。

  「老爷顶住呀,奴婢现在帮你戴套子。」没了唇口的接触,他似乎放缓了一
些。于是我帮他戴上了套子。然后拉下自己的小裤裤,张开双腿,向他的阳具蹲
下去。

  「妳要……做什么?」他吓了一跳。

  「今天是全套的……我来骑马,你只管享受。」我慢慢地将他的阳具放进了
自己的身体中。

  「喔喔……」这回换我呻吟了。

  我整个人像被钉一根铁柱上,动也不能动。

  「你还好吗?……」我是爽到顶了,不过仍怕折到了他的子孙堂。

  他点点头。于是我开始骑了……

  嗯,这个……我只勉强地骑了几下,就快要不行了。他的铁杵像快感输入器
一样地把我和他紧紧钉在一起。我只要随便动一下,那源源不断的快感就把我电
到酥麻瘫软,力不从心。终于我双腿一软地坐在他身上,只能无助娇喘地望着他
等待救援。

  「让我来吧?」他温柔地建议着。

  我投降地点头。

  今夜我是有决心要完全付出,让他只管享受的。然而造物主就是这样的不公
平。做爱的过程还是男人付出最自然,我只管享受就行了。

  他要我跪趴着从后面来。我们爱爱这么久,还没有尝试过这个姿势。因为我
总希望在高潮结束我之前,他的脸庞是我欢愉中最后的印象。不过今天我只想当
他的奴婢,他要我做什么都行。

  于是我跪趴着翘高臀部,等待他的进入。他插入的那瞬间,我的身子又不自
主地抖了两下。真是奇妙,我刚也自己坐下去,虽然很爽,却没有这种感觉。这
种我已不是我,只是全然属于他的感觉……

  他一进来就开始猛攻。这个姿势看来给他的自由度很大,火力全开的结果,
我在头几下就被全然地肏翻了。我还想取悦他,想要叫床给他听,可是我已经完
全无能为力,无法控制地疯狂乱吼而已。

  我的身体痉孪着。他知道我高潮了,可是他没罢手。等我抽蓄停止后,又一
轮猛攻。于是我又很快到达第二次高潮……

  在我第二次高潮的同时,他射精了。

  我虚脱瘫软地趴了下来,除了喘息,还是喘息。

  他也倒卧下来在我的身旁。

  小生生,我爱死你了……我是你的女人,我完完全全地被征服了……

  「口交还是很有用的,你今天又更猛了。」我夸他。

  「对呀……只是委屈珍姐了。」

  「委屈?一点也不!我说过你越猛我就越爽……我知道你爱我,很尊重我,
想要顾及我的感受。可是在床上完全不需要啊!你越肆无忌惮越好。」

  「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当然珍姐愿意配合的话……」他欲言又止。

  「唉!如果你还是有所顾忌的话……乾脆催眠我好了。完全剥夺掉我的人格
意志,把我变成你的女僕性奴。你要我帮你口交呀或是做什么觉得会贬损我的事
都可以。因为我已经不是你的珍姐,只是一个纯粹发洩情慾的工具而已。」

  「催眠?」他瞪大眼睛说:「那是很不道德的事……」

  「不会啦!」我摇头解释:「你去催眠其他女生,强迫人家跟你上床。这才
是不道德。可是我……百分之百信任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说不的。绑在
你身上的,只是我是你爱的人这层道德感的束缚而已……事实上,你已经催眠我
很久了。」

  「什么?我这么厉害?我自己都不知道……」

  「嗯……举例来说。我以前不太爱穿丝袜和丁字裤。可是我知道你喜欢,穿
上它们可以挑逗你,让你兴奋。然而你一兴奋,我也会跟着兴奋起来。所以现在
搞得我也爱上穿丁字裤和丝袜了……这样说你懂吗?」

  「催眠……这是珍姐的性幻想方式吗?」

  「是啊。我其实道德感比你还强烈。认识你之前,我连自慰都有罪恶感。总
觉得我的幸福应该由我的情人给我才好。但是……你知道的,人总是会寂寞难耐
的。所以我如果被催眠了,我就有藉口跨过道德的约束,去跟我幻想的人……」

  「佳明吗?」

  「别那么敏感好吗?!那是以前啦!……」

  「那还有谁?」

  「来催眠我啊!我被催眠了,所有属于我的黑暗面你就全知道了……」

  我说这话的同时迟疑了一下。还是不要真的被催眠好。因为不只佳明,连姊
夫我都幻想过他催眠了我去跟他……

  「珍姐,看着我……妳已经被我催眠了。」他忽然很认真地看我。

  「是的,我被催眠了。」我强忍着爆笑配合演出。

  「妳会爱上我……」

  「这个不用催眠,我已经爱上你了。」

  「妳会爱我一辈子……」

  「我会爱你一辈子……」

  忽然间,他深情的眼神,深深地催眠了我……

*****     *****     *****     *****

  伟明和他的朋友一直到第二天中午过后才到。我们到大厅柜檯去迎接他们。
虽然老姊跟姊夫已经结婚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小叔。他说上回看到我的
时候是在老姊的婚礼上,不过我已经没有印象了。

  伟明跟姊夫长得很像,简直就是姐夫的翻版。精确地说,是年轻化的翻版。
就外表而言,俊生是没得拚的。不过我也没什么好拿来说嘴的。因为他身旁的那
位女性友人,同样也马上把我比了下去。

  这个女生,身材娇小,却玲珑有緻,非常有料。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小黛。她
的五官非常亮丽动人。和小黛一样,有着一双灵动的汪汪水眼。不过我觉得比小
黛更胜一筹,她双眼既大,却又月眉弯弯,很能摄魂勾人。

  她站在高大的伟明身旁,像小鸟却不依人。因为她的机敏和主动,在他们的
关係中谁是主导的地位很快便清楚呈现。这样的一位人间奇女子,小叔会拜倒在
她裙下,只怕是一点也不意外。

  「那我先去房间里休息了,你们拍完了再来找我吧。」那女子住房登记完后
就自己提行李动身。我暗示要俊生也去帮忙提行李,俊生却不大愿意。不过在我
的强大淫威下,他还是去帮忙了。

  俊生和那女生出发后,我正要起步,却被伟明拦住了:「我跟妳先到附近拍
一些照吧,回去可以向我哥交差。」

  我问了一下俊生,他居然作手势叫我快点滚蛋,真把我气坏了。

  于是我坐进了伟明的车子里,跟他一起到附近的风景名胜逛逛。

  「真是好奇怪呀,我是妳的小叔,妳是我的小妹子。我哥还要硬把我们凑在
一起。」伟明试着打开话题。

  「是也不是。」这点上我倒是体谅姊夫,他一直想把我销出去:「我们是有
家族上的关係,可是却没有血缘关係。真的要交往试试,也未尝不可。」

  伟明双眉一扬地看着我:「原来妳真有期待啊?」

  「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就事论事。」我失声笑道:「我都把另一半带来了,
又怎么可能呢?而且看到你的她呀,如果我还不打退堂鼓,那就真不识趣了……
看你们的互动,你追到她了吧?她看上去很年轻耶!」

  伟明摇头苦笑:「她才刚从学校毕业没两年。心思还捉摸不定,追求她确实
是辛苦了点……不过遇上了就没办法了。」

  「可以再等等呀,等她到我这个年纪,形势马上逆转。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就手到擒来。她真的很漂亮,等个几年是没问题的。」

  「她是他们那届的校花,我不敢怠慢。怕是机会错过了,就被别人捷足先登
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佳珍,妳年纪比我还小,在怕什么呢?」

  「呵呵,男生是越老越值钱,越老越吃香。可是女人呀……要我等到像你的
年龄才来拉警报,只怕拉得再响都没人理会了……」我很讨厌别人跟我提年纪,
于是赶快换个话题:「为什么不能让家里知道你跟她在交往呢?」

  「那妳为什么又不让我哥知道妳有男友了呢?」他反问。

  「你先说。」我柪他。

  他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才说:「她……有黑道背景。」

  「什么?」我目瞪口呆。

  「也不是她啦……她爸是很大的一个帮派的老大,不过已经退休洗手了。至
于她是否有参与家族事业,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小心翼翼。虽然很
喜欢她,却也不敢过于躁进的原因了。」

  「她都愿意跟你单独出游了,还同房……」我有点不解。

  伟明正要解释,他的手机响了:「什么?妳闷了,也想出去逛逛?……跟俊
生吗?」他对话到这里,望了望我。

  俊生家境单纯,听到对方有黑道背景。我第一个不是想到孤男寡女的问题,
而是俊生会不会被坑什么的问题。然而他们还在交往,都大方地让我和伟明单独
出游,我也就不方便说什么了。

  伟明看我不反对,便回道:「好啦,随便妳啦,敏君。不过我们再一下下也
就回去了。」他结束了通话。

  「你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赵敏君……有问题吗?」

  我算了算,她跟俊生同年。小黛跟我说俊生当年在校园不见面却未明讲分手
的校花女友就叫赵敏君……

  我顿时毛髮直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