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原创】【新书发布】【天伦之乐】《儿女之姻》第一卷 儿时到青年 一 我的名字

九久小说网 2021-04-28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玩笑之舉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玩笑之举 2021年3月28日首发春满四合院。 正文:   电影散场,推着不良于行的老爸走出影院,我知道,爸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心裏很是悲凉,为什么要让爸遭受这样的苦痛?

作者:玩笑之举
2021年3月28日首发春满四合院。

正文:

  电影散场,推着不良于行的老爸走出影院,我知道,爸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心裏很是悲凉,为什么要让爸遭受这样的苦痛?
  爸已经七十多快八十岁了,在我看来,爸似乎没有老的迹象,只是……不良于行后,爸的心性改了很多,也不乐意让我陪护,可家裏边算得上有空閑时间的也只有我这个做女儿的。我的一双儿女,他们……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还有……他们的家庭要忙活。
  所以,爸一直都忍耐着,从我患病一直到现在都在忍耐着我的胡闹与……自私,即便他曾多次趴在我身上一起双双泄欲后露出过惬意的笑容。
  女儿云萱跟我一起推着爸出了影院,儿子云轩早已把房车开到门口等待着。看着儿子女儿把他们姥爷抬上了车,女儿坐在我后面,我挨着父亲,关上车门,让儿子云轩驾车,一起慢慢回家。
  父亲在车上似乎想着以往,眼角溢出了泪。细心的给父亲擦去,我也不在乎我的乳房已经紧贴在父亲的胳膊边上,虽然……我曾经把自己光裸着身子送到父亲怀裏任由父亲磋磨,乃至让父亲彻彻底底的佔有几十年,这期间,是我自丈夫罹难后,身心……。
  到了家,我打发儿女回了他们的婚房,自己推着父亲回了卧室,把父亲挪上床,帮他脱了衣服,扶躺在床上,再给他盖上被褥。转身脱了外衣,打了温水,端到床边,拧了帕子给父亲擦身。完了给他盖上被褥后,我想了想,折身把房门关上,回转的同时,我坐在床边,伸手把裤腰解了,扣着裤腰把内外裤都给脱了下来,起身张腿,把一条腿搁在床上,拧了帕子,面对着父亲,把还在温热的帕子捂在自己的胯上仔细的揉搓乾净。
  是的,我也想过了,父亲的时日不多,我能给的,是父亲在世的时候让他在我身上满足男人的欲望。
  揉搓乾净,拧了帕子挂上,我把身上的衣服连着乳罩也给脱了,取了架子上的睡袍穿上,端了水去倒掉。回来锁上门,放好盆,脱了睡衣,揭开父亲的被褥,把赤条条的身子挨着父亲,捉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抚摸。
  没错,是我捉着父亲的手在自己光裸的身体上到处抚摸。想来有很多人不理解或者说是不明白我这个做亲闺女的为何要这样做。其实,说来话长。
  我叫秦华,是个内退的电台工作人员。
  父亲叫秦明全,早先是有名的企业家。
  为啥我们父女会这样,这要从我出生时候说起:
  我出生那会子正值上世纪60年代初,那会子我母亲因为产后血崩,在我刚刚出生就永远的离开了我和父亲。试想,那会刚刚退伍,婚后参加工作没多久的父亲遭遇我这样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奶娃是何等抓瞎?亏得产科裏照顾我母亲生产的护士胡梅(胡妈妈)下班遇到坐在家门口怀抱着饿得哇哇大哭的我而手足无措的父亲,心善的她接过我抱到屋裏仔细检查了下,知道我是饿的,顾不得太多的胡妈妈解开衣襟给我喂了奶,看着吃饱喝足呼呼大睡,收拾好一切的胡妈妈才抱着我还到父亲怀裏,指点他儘量去找奶粉喂我。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到我三岁多,父亲每天不厌其烦的从农户家裏倒腾来新鲜牛乳煮开了放凉了一点点的把我喂大。
  那时候一直到我开始上小学我还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何每天都对家裏几个黑白相框上香烧纸,后来才明白,父亲是给我母亲、舅舅、舅妈和马伯伯上的香。我那会还不懂,为何要这样做,但父亲也没跟我说,只是在我六岁之后,每天都带着我一起上香祭拜,直到我十岁,略懂人情世故的我被爸爸带着每年给这几位逝去的亲人到公墓祭拜,哪怕到了现在父亲不良于行多年,每年父亲都会和我一起,到公墓看望这几位。 
  即便后来祭拜的故人裏多了我丈夫谢志华;即便后来参加祭拜的人裏多了我和志华的一双儿女。
  一晃,四五十年,半个世纪从未间断。
  我知道,父亲,是念旧的,但有时候我不是很明白,祭拜的时候父亲总会在志华和母亲的墓前呆很长一段时间,但,我可能猜到父亲的心思,他是为我,在志华和母亲的墓前忏悔。
  实话说,当初,志华的罹难并不是台裏,还有父亲所预料,但事实是谁也没想到的,就在志华即将结束外派採访任务的时候那儿发生了军事政变,而我那让我心心念念了几年的丈夫不幸成了这场政变中的遇难者。
  也就在那时候,刚刚和丈夫新婚燕尔才有了一双儿女的我竟然一下子被这个消息打懵。再也无法窝在丈夫怀裏肆意撒娇,也再也不能在丈夫身下享受他一次次穿刺我的私蜜。我懵了,也一下子思维走入了死角,浑浑噩噩宛如失了魂一般忘却了自己,忘却了父亲,也忘却了我的一双儿女。
  数年如一日,父亲的细心照料让我醒悟过来自己还有父亲,还有一双儿女,但……早熟的儿女已经不需要我这个做母亲的操心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只剩下为了照顾我辛劳一辈子依然单身的父亲。
  我该怎么回报父亲对我的父爱?
  经济上父亲拥有的企业股份分红远比我的年薪高出很多,饮食、住宿上有着经济基础的父亲并不缺,唯一缺的也就是个人私生活上了。还记得和志华婚后一起探讨如何给爸再找个老伴的事儿,只可惜,背过父亲我给相中的那位阿姨打电话才得知人家早有了合心的老伴了。
  没奈何的我脑子发抽,想着为何我不能用身体来回报父亲的爱而趁着洗浴的时候几次把父亲扒光了衣裳,却惹得父亲不重不轻的在我腰侧拍了几下而告终,我知道,洗浴中把身体给父亲是没了机会。客卧却实实在在的听到过父亲往往在帮我洗浴后自己躲在洗浴间裏沖凉水。
  父亲不是没有欲望,我的身体也不是没有女人的诱惑,父亲沖凉水,其实是在……我懂,和志华婚后他遭遇我月事那几天也是这样。
  我明白,对于我来说父亲只能看,不能吃。
  那又如何?
  跟给父亲尽孝来说,算得了什么?
  也兴许是因为照料患病的我,还有我的一双儿女,父亲病倒了。
  昏昏沉沉的父亲躺在客卧裏让我藉故给父亲换洗衣服半夜裏帮他脱光了衣服,现在被子底下的父亲应该是……一丝不挂。
  我身上只穿了件薄纱睡衣,裏头啥也没穿的走进客卧,小心的关上客房门,走到床边看着昏睡的父亲,我心裏很是忐忑,自己要不要打破父女人伦报答亲生父亲?眼望处,父亲腰下撑起的帐篷打消了我的疑虑。我知道,这是成年男性所独有的晨勃,大部分还是在睡梦中勃起的。父亲这……是无意中还是梦到母亲?亦或是我下的药起作用了?我没多想,坐在床边想了想,侧身看看身后睡着的父亲,轻轻揭开了父亲的被褥,躺了进去。
  挨着父亲的身体,我心底很是安心,就像是儿时挨着父亲的身体就想放心大睡一般,抬头看了看依旧沉睡的父亲,我伸出去想抚摸父亲身体的手颤抖了起来,手指头在父亲胯骨轻微滑过,不经意间指背触碰到父亲的阴茎龟头,让父亲挺直的阴茎弹了一下,愈发挺直。真要做么?我侧身把头搁在父亲的肩头,手臂环过父亲的胸腹,抬头看了看,父亲依旧沉睡。咬了咬嘴唇,自己的身体也是父亲母亲所赐予的,即便母亲不在,我的这副身体依然是父亲所赐予,贴紧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狠了狠心,伸手撩起睡衣前后衣角露出臀来,然后慢慢的挪动身体跨在父亲腰腹,身体隔着薄纱睡裙紧贴着父亲的胸腹,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低头看了看,父亲紧闭的眼帘似乎在活动,却没有睁开。但我胯下能感觉得到父亲腰腹正在用力缓缓的把挺直的阴茎往我私密上戳,父亲这是想到母亲了吧?我心底有一阵不言而喻的惊惶,胯下私密几次和父亲的阴茎接触,甚至还感觉到父亲阴茎的粗圆似乎超过了丈夫的尺寸,真不知母亲当年……呀!
  胡思乱想的我只感到有些情动流水潺潺的私密处顶入一个滚烫且更加粗圆的物件,我知道,在此之前,我身体记忆裏只留存有丈夫的尺寸,刚刚顶入的尺寸……这是父亲的。
  这让我的双腿近乎一下子发软,身体后坐的同时,我只感到胯下私密被父亲这个超过丈夫尺寸的粗圆物件缓缓推开两扇小阴唇,渐渐深入到阴道口,再从阴道口一寸寸的没入到体内。
  震惊外加吃惊让我回手捂住了自己将要惊呼的嘴,父亲的阴茎好大好粗!甚至好长!就在我近乎失神的刹那间,我只感到臀上一记冲击,体内丈夫没有探入的区域瞬间被父亲的滚烫刺入!哦!
  我全身发软,咬着唇伸手撑着身体,翘臀后坐。
  身体裏还没有被志华开发的部位让沉睡的父亲这一记冲击开垦了出来,看了看依旧闭着眼的父亲,我知道,我这么做已经完全把身体交给人事不知的父亲来开垦。
  一下,又一下,父亲的腰身挺动了几下之后,停了下来,而我只感到自己腹内被这几下一次又一次的开垦出新的区域,甚至这最后一下捅到了我的宫颈。身体的动作停了,但我感觉腹内似乎有好一阵滚烫不停歇的在冲击,让我腹内感受到父亲的粗长在缓缓的后退也没消逝,直到我感到父亲疲软的龟头退到阴道口后,那阵滚烫从阴道口流泻了出来。很诧异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胯下,竟然是水流……
  糗死了,昏睡的父亲竟然在我身子裏尿了…… 


PS1:本书开场续接上一本作品,是以上一本作品的故事背景,以女儿的主观角度来讲述这个故事。
PS2:虽然故事大致剧情大家都知道,可笔者想问下大家,同一件事情观看的角度不同,是否有不同的感受。
PS3:剧情提问就不提了,因为看过上本书的大家都知道。
PS4:谢谢大家支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