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柏拉图相簿》(04)同居

九久小说网 2021-05-0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Mr.鬼畜编辑:@春色满园
原创:Mr.鬼畜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0/3/31                                    &n
原创:Mr.鬼畜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0/3/31

                                          (04)同居

    「你妈可真体贴,都把你的行李直接送楼下了。」赵寒推门走进社区
花园,因为入口有些狭窄,行李箱在档杆碰了一下。

    「她这哪里是体贴,分明就是想看看未来女婿什么样罢了。」夏瑶咯
咯笑着,拖着另一个行李箱跟在后面。

    「真的假的?那这么说的话,她之前态度一直挺好的,是对我这个女
婿感到很满意咯?」赵寒一脸的惊喜,却是明显很做作了,顺着路朝社区
东边走去。

    「臭美吧你。对了,别忘了一会儿去超市买点必需品啊。」夏瑶也不
点破,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携手同赵寒走进社区。

    随着四月临近,天气逐渐转暖,紫荆园社区裏鲜花盛开,不时能见到
散步的老人和孩童身影。石板路曲折通幽,两侧是茂密的树丛,一栋栋风
格明朗的住宅楼掩映其间,造型别致。两人在花园裏走着,也没急着赶往
目的地,看到路旁一簇盛开的鲜花,还会评价一番。

    毕竟这社区就在赵寒的影楼后身,知根知底,便成了同居地址的首选。
作为十年前刚开盘的社区,紫荆园的居民整体呈年轻化,三十多岁的夫妻
占了大多数,而且很多人要了二胎。今天週末,能瞧见许多妇女推着婴儿
车,夏瑶看到了,眼睛不停放光。

    就这样走走停停,两人终于来到了18号楼前。

    这是一栋30层高的居民楼,落座在社区的角落中,显得格外静谧。

    之前已经看过房了,今天是直接入住的日子。两人经过门口的警卫室,
乘坐电梯来到第24层。只见公寓走廊铺着暗灰色的地毯,墙壁则是绘有
金色线条的棕色底纹,电梯间的角落裏,还有人高的青花瓷瓶作为装饰。

    走出电梯后,赵寒拎着行李箱在前,朝着走廊左侧走去。

    楼宇的每一层都有十户人家,两人租住的2405室恰好位于走廊尽头。

    半个月以来,赵寒查遍了紫荆园裏正在出租的户型,最后之所以选择
这套房子,原因之一,便在于走廊尽头的安静私密。而且每一户门之间颇
有些距离,从电梯间远远望去,几乎不会有人留意到尽头的2405号房间。

    尤其是,因为紫荆园整体定位高端,每户人家用的都是密码锁。

    「我还是觉得这个位置有点儿不好,如果半夜裏出门,或者夜裏回家,
望着空蕩蕩的走廊,总感觉瘆得慌。」夏瑶用指纹锁打开房门,已经不是
第一次来了,但她望向灯光暗淡的走廊,还是感觉不太满意。

    「习惯就好啦,亲爱的,走吧,咱们进屋。」

    赵寒安抚着夏瑶,推门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套面积适中的两室一厅,开门正对着客厅,右手边是厨房的门,
左手边是餐桌。户型布局巧妙,注重保护隐私,走进客厅后,才能看到两
扇卧室的门。

    两间紧挨着的卧室,一间位于左手边的裏侧,一间位于外侧,紧挨着
卫生间。

    两人走进外侧的卧室,将行李安置妥当后,赵寒开始检查卫生,夏瑶
则盘算起等会儿需要买的东西。两个行李箱和背包装不了太多东西,尤其
像卫生纸、垃圾桶之类的用品,肯定需要专门去趟超市。赵寒的影楼裏有
存货,但他本来就要在那裏上班,总归得保留一些。

    卧室的左边是电视柜,安置着一台46寸的智慧屏,左侧是一张双人
床。和客厅裏的木质地板不同,卧室裏铺着地毯,走起路来安静无声,而
且足够温暖。

    夏瑶待在卧室裏,笑得有些羞涩。

    「想什么呢,咯咯笑个没完。」赵寒打趣道,从行李箱取出一条抹布。

    「我在想呢,你睡觉时会不会跟我抢床单。」夏瑶轻盈地绕到床榻另
一侧,打开窗户,让原本密闭的房间裏充满清新的空气。「看,从这裏能
直接望到CBD方向,视角真棒!」

    赵寒闻声,同样走到了窗前,从24层高的地方眺望过去,果真能看
到城中心的一栋栋标誌性建筑。

    「所以,咱们这也叫有家了,是吧?」赵寒出神地望着那些楼群,然
后将视角又挪回到了身边。只见夏瑶轻轻低下头来,倚靠上了自己,嘴角
挂着浅浅的笑容。

    「我妈昨晚还在问呢,说我们才认识几个月就同居,会不会太早了。」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赵寒听了,顿时悬起了点儿心思,儘管他今
早刚跟伯母见了一面,自我感觉良好。

    「我就说,碰到对的人了呗。」

    夏瑶展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赵寒,笑声嗲裏嗲气「人家寒寒超级爱
我的,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为了找同居的地方,废寝忘食,
叫我可感动了呢!」

    「哎呦喂,还寒寒呢,肉不肉麻!」赵寒哈哈大笑,抬手就揉起了夏
瑶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外门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赵哥,夏姐,你们已经来啦。」

    听到来人声音,赵寒嘴角笑容顿时隐去了。

    「诶,稍等!」他高声喊着,并迅速走出卧室。

    一名背着帆布包的青年开门走进了客厅,笑容腼腆,气质阳光。他戴
着棒球帽,脖子上挂着一个单反相机,穿着一件白色调的防风衣和浅蓝色
牛仔裤,身材高高瘦瘦,长得也很俊俏。

    赵寒朝他迎了过来「上午好啊,白霄,学校那边的事儿完了吗?」

    名叫白霄的青年摘掉棒球帽,露出剃短的士兵头,笑了笑道「昨天去
公园拍外景,后来下雨了,只好提前回校。所以我明天大概还得再去一趟,
这不是快毕业了吗,老师催得紧。」

    看到夏瑶紧跟着从卧室裏走出,白霄一边说着,朝她点了点头「夏姐,
你和赵哥有啥需要的儘管说,我在这儿住得久了,便利店啥的都熟悉。」

    「嗯,谢谢啊白霄。」夏瑶倚靠着屋门,跟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白霄是住在2405室的另一名租客,今年21岁,春节之后,大学三
年级已经走过一半,他就不打算再在寝室裏住了。因为很巧合,白霄和赵
寒一样,学的也是摄影专业。到了三年级阶段,老师能教的东西其实已经
很少了,课程不多,更主要还是学生个人练习。

    其实最初挑房时,赵寒还没拿准是合租还是整租。紫荆园社区既有单
身公寓,也有两室一厅,价格差异不大。能在看房时遇到白霄,并跟他聊
得热切,可以算是赵寒做出合租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了。

    「那行,白霄你回来的话,咱们要不中午一起吃顿火锅?」赵寒在卫
生间浸湿了抹布,却没再继续做家务,只把抹布给拧了个乾净,「今后好
歹也是同租关係了,唠唠家常,熟悉熟悉。」

    「赵哥真是热情。」

    白霄笑得也很爽朗,进屋后脱去防风衣,连连点头道「是在家裏吃吗?
厨房裏有电磁炉,不过好像没有火锅底料。我这儿刚回来,事情挺多的,
不过可以去趟楼下便利店,买一些啤酒之类的。其他食材,你们看……」

    「我和你夏姐正好要去超市来着,火锅底料和食材就交给我们了,你
买点儿啤酒、鸡爪之类的就行。」赵寒摆摆手道。

    「那打扫你们卧室的活就交给我吧。」白霄又道。

    「这怎么好意思。」赵寒啧了一声,回绝道。

    「哎呀,赵哥,有啥不好意思的,你俩可是要请我吃火锅呢。」白霄
笑呵呵地从赵寒手裏接过抹布,殷勤地朝夏瑶点了个头道「夏姐,我就一
个穷学生,你们请我吃火锅,那我就卖点儿苦力吧,你看行吗?」

    「赵寒,你瞧人家白霄多有眼力见。」夏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得,这才第二次认识,就夸上了啊。」赵寒笑嘻嘻牵过夏瑶的手,
跟白霄致意之后,就跟夏瑶一起收拾出门了。

    ……

    总的来说,第一次同居,工程量浩大。

    赵寒一直住在影楼,单身汉一枚,日用品有限,只需要搬几次就够了。
但夏瑶可不一样,就算同样是租住在亲戚家裏的单身人士,既然是女孩子,
日用品怎么也少不了。比如衣服和鞋子,等闲都是要好几个箱子的,分好
几次搬家都不过分。

    所以现在两人恋爱了,同居了,今后会购置的东西自然更多。

    中午回到家时,赵寒两手拎着四个最大号的帆布袋,这还都不算火锅
食材。夏瑶则拎着些体积较大,但重量不高的物件,例如十二捆包装的卷
纸,等等。

    两人进屋时,白霄已经买足了啤酒,还有许多的鸡爪和酒糟花生。看
到赵寒手裏拎的袋子,他赶紧给接了过来,不该看的东西一点没看,只管
将火锅底料、羊肉卷、冻豆腐等食材依次取出。接下来就该準备吃饭了。

    「我就说要买重庆火锅底料,但这边超市卖的都不够正宗。」

    厨房裏,夏瑶系着围裙,将冻豆腐放进水中泡软,然后拆开腐竹的袋
子,再将羊肉卷放进现成的盘子裏。

    「瑶瑶,你当然不能指望在广东吃着正宗的铁锅炖大鹅,或者在哈尔
滨吃到正宗的港式茶点了。」赵寒麻利儿地拆开火锅底料包,将底料倒入
一盆水中,点火烧煮。

    「怎么着,我就想在广东吃铁锅炖大鹅,不行啊?」夏瑶白了他一眼,
娇哼一声,顺手打开刚买的藤椒酱的瓶子,舀了几勺倒进盆中。

    看到黏稠的藤椒酱沉入盆地,和麻辣火锅底料附在了一起,赵寒艰难
地咽了口吐沫「你这是要人命啊。」

    「咯咯咯,有种别吃~」

    所以,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滋味吧。

    看着面前系着围裙,正在厨房收拾食材的夏瑶,赵寒被一股强烈的温
馨感包裹着。他就这么跟夏瑶闲聊着,也没什么正经重要的事儿,就是有
一嘴没一嘴地说着话,并肩站在灶台前忙碌。

    举手投足间,两人的很多动作都是生疏的,有时会一起去抢同一支勺
子,有时会同时弯腰去打开柜门,然后发现彼此动作同步,便都飒然一笑,
再彼此谦让一番。

    厨房外面,能听到白霄摆放碗筷、擦桌子的声音。

    「我妈就说呢,我这股能吃辣的本事,也不知道遗传谁的。」

    夏瑶看着锅裏快要沸腾的热汤,贪婪地嗅着飘香的辣味「她还说呢,
辣味在本质上其实就是痛觉,其实根本不是在品尝滋味,就是通过对痛觉
的缓解获得了一种快感而已。」

    「一听就知道你妈肯定不爱吃辣。」赵寒笑嘻嘻的,关掉了灶火,「行
了,离远点儿,我把汤端进屋了,电磁炉準备好了?」

    夏瑶走出厨房「白霄,电磁炉準备好了?」

    餐桌前,白霄早已将一切準备就绪,啤酒倒进杯子,酱料放进碟裏。

    「夏姐,请吧!」

    一顿饭下来,每个人的喜好都很明朗了。虽然吃的重庆火锅,桌上却
到处都是内蒙羔羊肉,蘸料也不仅是油碟。大家都喝了些啤酒,赵寒大口
吃冻豆腐,夏瑶每次都将食材在油碟裏打个滚,每个人都吃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儿,白霄将客厅窗户打开,也将房门敞着,好让火锅的油烟能
够飘散出去。

    「白霄现在有对象吗?」赵寒边吃边问道。

    「单身着呢,不过刚看好一个学姐,打算追一下。」白霄爽朗地笑道。

    「可以啊,还是学姐呢,哪种类型的啊?」夏瑶来了兴趣,笑吟吟道。

    「这个嘛……个子矮矮的书呆子吧,比我高一个学年,现在刚找到一
个投行的工作。」说起自己心仪的女孩,白霄脸上写满了幸福,「她总是喜
欢叫我小学弟,有时候说岔了,还会叫成小学鸡。」

    「那就祝愿学弟早日抱得美人归啊。」赵寒给他满满倒上一杯啤酒。

    「赵哥客气了,你们才是我的榜样啊。」白霄恭敬得很,起身捧过杯
子,「赵哥年纪轻轻,事业有成,也跟咱夏姐步入同居的阶段了,简直让
我羡慕死了!」

    「嗯,也还好吧。」夏瑶云淡风轻地说道。

    赵寒悄悄瞥了夏瑶一眼,见她表情淡然,便降低了些许热情,没有再
跟白霄大声说笑,闷头吃了起来。

    白霄倒是没有注意赵寒的这点变化,继续吃吃喝喝。

    ……

    明月高悬,春暖花开,微风拂过绿树,鸟雀藏于林荫。

    经过一天的整理,行李箱已经空空如也,两人的衣物都被放进了衣柜。
赵寒正站在窗前向外眺望,卧室裏稍显昏暗,只打开着一盏台灯。外屋传
来夏瑶和白霄对话的声音,晚餐已经结束,碗筷也已经收拾完了,但电视
机还在放着新闻。

    「白霄,你晚上一般几点钟睡?」

    「差不多十点钟吧,夏姐。」

    「嗯,那要不这样……赵寒,出来客厅一趟。」

    赵寒走出卧室,只见客厅沙发前,白霄仍在守着电视。

    夏瑶刚从厨房走来,撸着衣袖,系着围裙,坐在单人沙发上。

    「有事吗?」他朝夏瑶问道。

    夏瑶点了点头,拿起水果刀和一颗苹果,说道「就是安排一下作息的
问题。我刚才问白霄,说是晚上十点钟睡觉,那么咱们三人的话,卫生间
的使用方面,你看最好是怎样一个顺序?」

    白霄很乾脆地说道「我这儿好说!赵哥和嫂子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早
点洗漱。」

    不过赵寒没有立刻吭声,他倚着门框,目光在房间中游弋。

    因为买了足够的食材,中午吃饭后,就再也没有出门。乍暖还寒的时
候,夏瑶脱了外衣,正穿着一件雪白的薄毛衫,搭配着天蓝色的牛仔长裤,
套着灰色薄棉袜,仍算是出门在外的打扮。

    这就是普通异性同居必须注意的事,若是纯粹情侣同居,或者独居,
自然不会有人在家裏还穿着牛仔裤。所以白霄也同样穿着一条宽鬆的运动
裤。但现在晚饭也已经结束了,过不多时就该準备睡觉,有些问题是肯定
需要处理的。

    「嗯,我和你夏姐倒是都好说。」

    赵寒思考片刻,说了这样一句。

    然后他看了夏瑶一眼。

    夏瑶坐在单人沙发上,姿态慵懒,嘴角笑盈盈的,心情很好。见赵寒
向自己看来,她眨了眨眼睛,倒也没说什么,也没有其他表示,就是依然
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

    「你要是想先洗澡,就先洗。」

    赵寒挪开了目光,朝白霄笑道「或者后洗澡也行。我们俩不太在乎洗
澡顺序这种事儿,只要你没啥避讳的就行。」

    白霄着实愣了一下,他迅速看了夏瑶一眼「呃……就是说……咱俩之
间肯定好办,赵哥,俩大老爷们儿,谁先洗澡都一样。就是夏姐这裏,嫂
子这块儿……」

    「没关係,白霄,就像你赵哥说的,这都是小事。你不用故意排在第
一个洗,或者等到最后再用卫生间。」

    夏瑶声音有些清冷,不过语调很柔和地说道「毕竟是你先住在这裏,
我和赵寒之后搬进来的,哪有让你迁就我们的道理。」

    白霄多少有些脸红,不过没像之前表现得那么错愕了。他目光游移不
定,频频扫向夏瑶,但又不敢过多地看向她,于是又瞧向赵寒,但同样有
些心生胆怯,就这样不停地游移着。

    「哦,对了,白霄!」

    赵寒见状,哈哈一笑,轻轻拍上他的肩膀道「你既然还在上学的话,
方便哪天待我们去参观一下吗?」

    「这当然可以,小事儿!」白霄顿时笑了,整个人也轻鬆不少,嘻嘻
哈哈起来,「赵哥,你别看我成天脖子上挂着个相机,其实我还是我们大
学的击剑队队长呢!」

    「击剑队?西洋击剑吗?」赵寒这次真的大感意外,高高挑起眉毛。

    仔细瞧来,白霄的身材自然是极好的,这个一目了然。高高瘦瘦的大
男孩,皮肤略显小麦色,大长腿,也能算是个翘臀。人也长得很俊,是一
枚小鲜肉,而且阳刚气很足,剃着大兵头,更显得精神奕奕。

    「对,西洋击剑,而且我用的是重剑!」说到自己熟悉的领域,白霄
很是自豪。

    「可以啊!」赵寒大声赞道,「你小子深藏不漏啊!击剑比赛的话,对
人的身体素质,尤其反应能力,都很有要求。可以可以,这肩膀也挺结实
的嘛,哈哈!」他一边笑着,还轻轻捏了捏白霄的肩膀,隔着套衫,明显
有肌肉的触感。

    「别别别,赵哥客气了。」

    白霄连连谦虚着「这点儿本事也就能糊弄糊弄学校裏的小学妹,像赵
哥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才是真的本事。我那点儿体育运动,嗨呀,连我
那位学姐都拿不下呢。」

    「行,那咱俩也就别商业互吹了。」

    赵寒乾脆地一点头「你瞧你嫂子,这会儿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夏瑶听了,冷冷地切一声,不过嘴角还是挂着笑容的。

    ……

    「嗯,我知道了妈,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对对……」

    夏瑶第一个去洗澡了,赵寒正在卧室裏和母亲通话。

    客厅裏没有人,白霄早早回到了卧室,挨着走廊尽头,离卫生间很远。
反倒是赵寒两人租住的卧室,因为紧邻着卫生间,能听见管道裏的水流声。
通过声音判断,夏瑶已经在沖洗沐浴液了,赵寒很快结束了通话,来到了
衣柜前。

    这是一款三门的衣柜。作为男性,赵寒的衣服很少,只佔用了其中单
扇门的空间。夏瑶的衣物将其他空间全占满了,也不知道裏面都有多少件
怎样的衣物,比如说,现在洗完澡了,那是不是应该……

    「赵寒?」

    「诶,来了!」

    卫生间敞开一条门缝,水汽氤氲间,夏瑶探出脑袋「白霄在屋裏吗?」

    赵寒回头朝裏侧的卧室望去,看到屋门紧闭,点头道「小伙子挺懂事
儿的,待在裏面没出来。」

    敞开的门缝裏,能看到夏瑶穿着白色的棉绒浴衣,腰间系带,领口包
裹得很严密。水蒸气弥漫着芳香,乌黑靓丽的长髮披散在她的脑后,脸颊
红扑扑的,煞是美丽。

    「好吧,那我就出来啦。」夏瑶听了,吐了吐舌头,踮着脚从卫生间
走了出来。

    「我说,你至于嘛。」赵寒诧异极了,忍不住笑道。

    「那当然了!我这也叫刚洗完澡诶!」夏瑶嗔道。

    受到夏瑶影响,赵寒本来好端端的,现在也有些小心翼翼了。

    他跟着夏瑶走进卧室,关门的时候,还不忘了朝裏侧卧室望一眼。

    「怎么了?」紧接着,他就见夏瑶坐在床头,眼睛眨眨地看着自己。

    其实不用解释。

    密闭的卧室裏,一盏台灯独亮,美丽的女郎坐在床头,自膝盖下方,
露出雪白修长的小腿。因为刚洗过澡,她的足背显得格外红润,十颗圆润
的脚指甲萤光闪闪,漂亮极了。

    赵寒顿时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浪涌向下体。

    自从那日网友聚会以来,赵寒就再没见过夏瑶如此豔丽的模样,儘管
已经步入接吻的阶段,但这突如其来的同居环境,让他整个人都绷起了弦。

    赵寒傻笑着走到床头,抬手拂过夏瑶刚刚擦干的长髮,然后摸上她温
润的面庞。

    「瑶瑶,你真美。」

    「嗯……」

    夏瑶依然坐在床头,右脚前伸,在灰色的地毯上滑过一道白色的光影。

    「我这两天买了好几条睡衣,你想我穿哪一件?」

    这轻柔的话语几乎让赵寒全身都飘了起来。

    「呃……嘛……你都有哪些件儿?」

    说完这话,两人一齐笑了起来。

    夏瑶抬手拍了赵寒一巴掌,娇嗔道「还不都怪你,非要合租,而且还
找的这样一个单身的大小伙子。你瞧现在咱们生活多不方便,我洗完澡都
得先看看外面有没有人,一天天的多尴尬呀。」

    赵寒坐到床前,牵上了夏瑶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好啦好啦,
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过以后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你可要跟人家处好关
係啊。」

    「这你放心,我哪会傻到那个份上。」夏瑶白了赵寒一眼,就在这时,
她的手机响了一声。

    赵寒斜撇过去,恰好见到一条微信一闪而逝。

    「好啦好啦,别光在这儿陪着我了,该轮到你洗澡了吧。」夏瑶顺手
将手机抄了起来,也不给赵寒看,催促道,「而且我还要换衣服呢,赶紧
出去,不许偷看!」

    「好嘞好嘞,我去洗还不行嘛。」赵寒最后看了手机一眼,感受到夏
瑶近乎灼热的凝视,低下头来,在她红润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两唇分开,夏瑶嘴角勾起羞涩的笑容。

    「嗯,你去洗澡吧,我换衣服。」

    赵寒推门走出卧室,空蕩蕩的客厅裏,并没有白霄的身影,不过走廊
裏侧的卧室却敞着一条缝。透过缝隙,能看到台灯的光芒溢出,想必白霄
正在卧室裏也玩手机呢吧。

    卫生间裏飘蕩着温暖的水蒸气,更似乎还有沐浴液的飘香弥漫,这裏
空间不大,赵寒低头看去,竟还在地面的出水口发现了几缕长髮。

    「夏瑶也真是的,这是让我以后负责给她清理头髮啊。」

    赵寒笑了笑,倒也没去管,直接脱了衣服就开始洗澡。热水很快倾盆
而下,赵寒站在喷头下方,感受着身体逐渐温暖的过程。他没有急着洗头,
而是先将沐浴液涂到身上,到处揉搓起来。

    赵寒对自己身材是很满意的。因为长期健身,他的体脂率一直维持在
很低的水準,腹部也能看见些许肌肉轮廓,这对于一名摄影师而言,已经
很不错了。

    赵寒原本就心有所思,此时随着热水滋润,不知不觉间,那股积蓄在
私处的炙热感便彻底膨胀了起来。因为体脂率很低,腹沟没有太多脂肪堆
积,他的阴茎得以充分舒展开来。低头看去,只见一条苍龙昂首挺立,龟
头红润光泽。

    也不知道夏瑶正在屋裏换什么睡衣呢。

    赵寒想到此处,心中愈发激动。

    于是他借着沐浴液的润滑,轻轻套弄了起来,快感顿时变得极为强烈,
远不是之前单纯的膨胀能够比拟的。儘管手淫带来的快感,依然远无法和
真正的性交媲美,但这已经是赵寒目前能够达到的极致程度了。

    卫生间左侧的挂架上,摆着一共四瓶洗发露和沐浴液,其中两瓶是属
于白霄的。赵寒跟房东看房时,之前还有一位同租客,正好在半个月前搬
走了。现在挂架上其他的日常用品,就都是赵寒和夏瑶的了。

    想到从今夜起就能和意中人同床共枕,赵寒憋了多日的欲望,终于迎
来一个宣洩的时刻。他近一个星期都没有手淫过了,上次射精更要追溯到
更久以前,欲望积蓄已久,只需要心裏有念头,他就能感到强烈的膨胀感
折磨自己。

    赵寒站在喷头下快速套弄着,过不多时,待快感释放了很多后,他深
吸一口气,强行鬆开了手。喷头仍在浇灌热水,他的身体滚烫火热,神志
也有些迷糊。但这都没有妨碍他停止手淫。

    「呼……好爽!」

    依然还在憋着,但已经爽了一次,赵寒痛快地歎了口气,结束了淋浴。

    披上浴袍,打开卫生间的门,赵寒走进客厅。

    「赵哥,你洗完啦。」白霄已经出来了,正坐在沙发前玩手机。

    「哦,热水器烧得挺足,相当享受。」赵寒略感意外,瞥了眼白霄的
卧室,见那裏仍敞着条缝,「你这还出来等了?」

    白霄放下手机,咧嘴笑道「我刚才想起桌子还没擦乾净,就顺手给清
理了一下,那赵哥,我接着洗啦?」

    赵寒是看到茶几被擦拭了一遍,记得之前,大家围着它嗑了不少瓜子

  「洗吧洗吧,我準备睡了,你明天是几点钟起床?」

    「七八点钟吧,明天週末,我也不用上学。」白霄耸了耸肩,又道,
「对了,赵哥不是说想参观我们学校嘛,明天带你们溜一趟?」

    「谢谢,再说再说,这事儿不急。」赵寒没心思再跟他闲聊,最后应
酬了几句,便推门走进了卧室。

    ……

    「夏瑶?」走进卧室,赵寒出声道。

    静谧的房间裏,铺着浅灰色的地毯,台灯光芒暗淡,共同营造出强烈
的私密感。夏瑶躺在床上,穿着一条雪白的长袍,腰间系带。她正捧着手
机,右腿屈膝,裙摆自然滑落,袒露着好一条笔直修长的美腿。

    「嗯,你洗完啦。」见赵寒进屋,夏瑶放下手机,朝他微微一笑。

    赵寒着迷了,缓缓走向前来,凝视着床榻上的美人。

    粉色的真丝睡裙贴附在夏瑶曼妙的娇躯上,窄小的领口绣着蕾丝花纹,
而在裙摆之下,露出了一对修长得令人咋舌的美腿。她明明就是这样平躺
在床上,举手投足间,却尽显一股魅力风情。

    夏瑶牢牢凝视着赵寒,表情从容,嘴角挂着轻鬆的笑容。只是她的脸
已经通红一片了,仿佛熟透的桃子,直叫人忍不住想狠狠地亲上去。

    赵寒狠狠地咽了口吐沫,目瞪口呆,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嗯……你就说好不好看吧。」夏瑶的脸已经红得烫人了,她回答的
时候甚至没喘匀气息,胸脯夸张地起伏。

    「那必须是非常好看啊!」

    赵寒傻笑着走到床前,几乎是摸索着坐了下来,掀开被子「这是咱们
上次去维密时买的吗?你从头到尾都不让我看都买了些什么呢。」

    「那怎么能叫你看,不然你不就知道我都会穿什么内衣了吗?」夏瑶
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道,「咱们可还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呢!」

    赵寒钻进被窝,就挨着夏瑶,他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朝夏瑶的手
机凑了过来「跟谁聊得这么热火朝天呢?」

    「你猜呢?」夏瑶拿着手机晃了晃,就是不给赵寒看。

    赵寒也不猜,也没必要猜,因为最近这几天来,夏瑶一直和毕水峰保
持着联繫,这个他都知道。其实也没啥正事儿——各种意义上的,只是毕
水峰经常跟夏瑶讲自己的工作罢了。因为他和赵寒同样是摄影师,夏瑶对
此有所了解,自然也就聊得起来。

    伸完懒腰,在床上小憩片刻,赵寒轻轻搂住夏瑶的肩膀道「要跟他约
个会吗?」他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消息,毕水峰前些日子拍了些风景照,
把照片都发过来了。

    「死啊,我跟他约会?」

    夏瑶轻轻一哼,将手机撇进被窝裏,也不怕掀被子时把它摔地上。

    紧接着,夏瑶拥入赵寒的怀裏,脑袋枕着赵寒的胸口,脸上带着无比
甜美的笑容。

    「同居了呢,老公。」

    「嗯,是啊,我们同居了。」

    赵寒低下头来,在夏瑶的脑门上轻轻一吻「心裏有点小激动呢。」

    此时此刻,感受着女朋友用在怀裏的滋味,赵寒心猿意马。因为现在
夏瑶可是只穿着一条睡裙,两条滑腻的大腿贴着睡裤,他哪里受得了这种
刺激。所以很快地,就在赵寒还跟夏瑶温存着的时候,灼热的气浪充斥在
下体当中,他就产生了反应。

    「喂,你不会是兴奋了吧?」夏瑶大约感知到赵寒的反应,啧了一声。

    「嗯……这不是有你抱着呢嘛。」赵寒动了动身子,因为夏瑶仍拥在
怀裏,他格外感觉到一股舒爽的滋味。

    夏瑶闻言,悠悠地歎了口气,从赵寒的怀抱裏松了出来。

    「看来你的欲望还挺强啊……」她低头朝被窝裏看了一眼,虽然什么
也瞧不见,却还是如此说道。

    赵寒感到有些窘迫,颇为张口结舌地道「这不是跟你一张床睡了嘛。
你想啊老婆,这要是换成正常情侣,像这种第一天同居的日子,咱们肯定
就已经滚起床单了吧?有反应很正常嘛!」

    「咯咯咯,你说得倒也对。」夏瑶甜美地说着,身子却是再次贴上了
赵寒,裹在被窝裏,再次将自己拥入了赵寒的怀抱中。

    接下来的好一阵工夫裏,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赵寒怀裏抱着夏瑶,轻
轻嗅着她发丝间的飘香,不知不觉间,心情倒也平稳了许多。

    也是有些困了,过了一会儿,他稍微鬆开了夏瑶些许。

    「怎么了?」夏瑶眯着眼睛道。

    「想睡觉了。」赵寒说着,还张了个哈欠。

    夏瑶无声凝视着赵寒,待他张完了这个哈欠后,手指轻轻在赵寒胸前
画着。

    「喂,老公,我在想呢……」

    「嗯?」

    「今晚第一次同床共枕,这都要睡觉了,咱俩还啥都没有发生呢。」
夏瑶说着,还颇有些委屈似的朝赵寒嘟了嘟嘴。

    赵寒轻轻一弹夏瑶的鼻子,笑道「你有在期待什么吗,宝贝?」

    「嗯,要说期待,那肯定有啊~」夏瑶哼着,再次涌入赵寒的怀抱,
「比如亲亲啦,抱抱啦。咱们现在就是抱抱了,却没有亲亲呢。人家也想
要亲亲嘛~」

    「好,好,亲亲,咱们亲亲。」赵寒宠溺地说着,低下头来,吻上夏
瑶的香唇,就这样跟她吻了起来。

    像这样同床共枕的接吻,很容易就将赵寒的性欲调动了起来,他躺在
被窝裏,能清楚感到自己已经支起了一顶坚挺的帐篷。仔细想来,自己哪
怕上一次手淫出货,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此时和夏瑶贴身拥抱,亲吻缠
绵,渐渐地,他愈发感到欲望不受控制起来。

    「呼……呼……到此为止!」

    所以,也不知到底是谁先主动的,夏瑶跟她几乎同步分开了嘴唇「再
亲一下去,咱们恐怕真就得做爱了!」

    只见台灯温暖的光芒下,夏瑶的面颊红润无瑕,俨然也被接吻调动起
了情欲。但她却强行断开了下一步的进行,明明自己的呼吸那么急促,也
感受到赵寒的帐篷正顶着自己,却不想进行下去了。

    「是啊,没有异议,没有异议……」赵寒鬆开嘴唇,同样略有些气喘,

  「我同意你的看法,再吻下去,咱俩真就得做起来了!」

    卧室裏,两人正在被窝中拥抱着彼此,情欲高昂。赵寒抚摸着夏瑶的
脸蛋,只觉触感细腻,温热异常。夏瑶也仍让自己的身体贴着赵寒,她能
够分明地感觉到,赵寒的帐篷竟是那么的坚硬,只顶得自己下体潮痒不已,
心中小鹿乱撞。

    正是趁着这股强烈的情欲,赵寒深情地说道「夏瑶,你说咱们是不是
该趁热打铁,赶紧看几部人妻出轨的AV,让思想变得更扭曲一点儿?」

    夏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但紧跟着,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先是看了眼电视机,
然后又直接看向对面的墙壁。啧了一声,她不满地说道「但白霄就在隔壁
啊,他要是还没睡的话,咱们是不是还得戴上耳机……」

    赵寒嘿嘿笑道「所以就更应该用电视出声看了,你说呢?」

    夏瑶一怔,然后立刻恍然了。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