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熟女主管刘玉梅的尾牙酒会羞耻表演

九久小说网 2021-05-04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indainoyakou编辑:@春色满园
         熟女主管刘玉梅的尾牙酒会羞耻表演   作者:indainoyakou
         熟女主管刘玉梅的尾牙酒会羞耻表演


  作者:indainoyakou
  2021/3/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刘玉梅,四十四岁,已婚,育有二子;身高一点六一米,体重五十七公斤,
G罩杯。她是长年在传统产业打滚的女性,虽然没有亮眼学历,靠着认真负责的
工作态度、以及总是让主管们大饱眼福的豪迈巨乳,最终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如今她在国内某传产管理一间小工厂,上班时总穿着合身的灰黑色套装,扎起一
条长长的低马尾,戴上镜片细长的眼镜,顶着张几乎把脸给抹平的浓妆登场;就
算上厚妆又擦口红、走起路来也很有意思地晃着给窄裙塑形的大屁股,她给人的
印象始终是略嫌土气的乡下阿姨。即使是这种俗气感满满的阿姨,一旦到了公司
主管们的尾牙酒会上──

  「XX公司杨梅代工厂、刘玉梅!今年四十四岁!为一整年辛勤工作的大家
献上──」

  酒气喧嚣的大包厢里,各级主管人人身边都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传播妹,闹
哄哄地享受着饭后酒色的放鬆时光。年资浅的主管轮流上台来段表演,玉梅身为
这间公司唯一的女主管,自然也得全力以赴。不过她的全力以赴和大家不太一样
,是必须接受上级「点菜」的。今年的第一道菜就令我们的俗气阿姨涨红了脸,
在舞台上解开整排制服钮扣,让喜气满满的大红奶罩托着沉重巨乳大走光,并在
群起吆喝的猪哥们面前双手抱头、弯开大腿,以低俗不堪的姿势左右晃起她的大
奶。

  「玉‧梅‧甩‧奶‧秀──开始啰!」

  戏谑者们的掌声响起,玉梅旋即配合咚滋咚滋的舞曲大幅度地甩晃她的大红
奶。今晚她穿的是稍微偏小的红色蕾丝胸罩,上台前再用胸垫把两团乳肉撑得圆
鼓鼓,甩起奶来都能看见黑乳晕从奶罩边缘露出来向大家说嗨。

  「刘玉梅!大奶妈!四十四岁大奶妈!大奶走光没在怕!玉梅玉梅我最辣─
─!」

  玉梅卖力摇晃奶子的同时,透过耳麦唸起低级的顺口溜,台下中年主管们跟
着手拍节奏、齐声大喊「刘玉梅!大奶妈!」满脸通红的玉梅也越唸越上头,最
后在大伙起鬨下脱掉她的制服与窄裙,以大红色内衣装扮亮相。当她朝猪哥们伸
长双手、比出胜利手势喊道「玉梅玉梅我最辣!」时,腋下浓毛与大红内裤两侧
溢出的阴毛全都被看个精光了。

  一位秃头肥胖的五十大叔只穿了条四角裤就跳上台,踏着猥琐的步伐、像只
色瞇瞇的红章鱼溜到抱头晃奶的玉梅身后,两条黝黑多毛的手臂扣住她那开始出
汗的丰满腹肉,整个身体贴上她的背。玉梅在两副身体贴合的瞬间掀起一阵鸡皮
疙瘩,透过耳麦往现场投入一声:

  「哦齁……!」

  体温偏高的粗糙掌心滑向肥沃的渗汗下腹部,深深一压,把「被糟糕男人亲
密拥抱」的概念浓缩后打入隔腹按摩的子宫内,使玉梅情不自禁地放鬆身体、迸
出淫鸣。不料台下众人却不买她的帐。

  「刘玉梅妳发什么春啊!继续跳啊!」

  「老太婆不努力可是会被刷掉的喔!」

  「刘玉梅、大奶妈!刘玉梅、大奶妈!」

  有的人边骂边往台上扔纸杯,有的人嘲笑不慎鬆懈的玉梅,有的人则是拍手
带节奏来催她继续。玉梅背后那人擅自挤入大屁股沟的阳具快速发胀,清楚感受
到这股雄性本色的玉梅吞了口口水,重新在大家面前扬腋抱头、站稳双脚,乘着
「刘玉梅、大奶妈!」的节奏接力羞喊:

  「刘玉梅!大奶妈!脑袋空空波又大!甩奶甩到你会怕!玉梅奶妈我最呛─
─!」

  啪咚!啪咚!

  这次顺口溜不光是台下跟着起鬨,抱住玉梅的那双多毛大手也跟着由下往上
拍动她的乳房。乳肉激荡得比前回更加厉害,若隐若现的黑乳晕露出大半边,奶
头都差点曝光。身后大叔还刻意在玉梅摆姿势喊道「我最呛!」的时候得寸进尺
,用短短肥肥的食指擦弄裸露在外的黑乳晕。左手俏皮地扠腰、右手在眼睛旁边
比YA的玉梅感受到一阵热流自脚底往头顶冲,经过饱受鹹猪手磨擦的乳晕时,
一併将她的两颗黑奶头冲得乒乒胀挺、滑出了歪斜的奶罩当众勃起。

  台下口哨声此起彼落,也有笑她奶头超黑的声音,这些在兴致上头的玉梅听
来都十分畅快,也让她更加投入事先记好的顺口溜。她假意推掉身后那人碰到乳
头的手,三番两次的推拉怎么看都不像在排斥被人性骚扰,反倒是在引诱鹹猪手
更嚣张地玩弄她的奶子。肥厚大屁股夹着一根充血肉棒、双乳被人大肆揉弄的玉
梅,便以这姿势迎合现场吆喝声,大声喊出羞耻万分的口号:

  「大奶熟女刘玉梅!熟女奶头大变身!预备备──来!」

  啪喀、啪喀──唰!

  鹹猪手动作迅速地解开大红胸罩与侧扣式红内裤,唰地一声就让玉梅当场全
裸!阴毛浓厚的熟龄黑鲍挟着一股腥臭味现身,现场气氛嗨到了最高点。玉梅羞
到好想找个洞钻,可是她的身体被股间昂扬的老男人抱得紧紧的,充满雄性费洛
蒙的热汗都黏到她身上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把做到一半的事情解决掉。下定决
心,玉梅就顺着男人们的意、抛开她的羞耻心大喊:

  「黑奶头女侠刘玉梅!全‧裸‧登‧场!大家跟着玉梅女侠一起唱哦,预备
来──刘玉梅、黑奶头!中年发臭黑奶头!还有黑色大鲍鱼!浓厚腥味薰死你!
刘玉梅、奶头臭!奶头满满加龄臭!臭到老公都昏倒!最臭奶头大放送!」

  每个人事先都有拿到带动唱文卡,不过大家都一脸嫌弃地扔了,反正只要大
力拍手、大声喊道「刘玉梅!OOO!」就能炒热场子。他们才不管后面接着是
黑奶头还是奶头臭,总之要出丑就让台上的白癡欧巴桑去出丑。玉梅也不是不知
道大家怎么看她的,现场气氛之所以沸腾,全是为了让置身喧哗中心点的她尽情
出糗。知道归知道,情绪被热闹气氛与嗨上头的耻度大爆破所牵引的玉梅,最终
还是放空脑袋、扮起熟龄偶像对大家敞开双臂,伴随浓臭腋毛飘出的汗臭味激动
大喊「最臭奶头大放送!」同时,两颗完全曝露在外的黑奶头也被鹹猪手用力扯
得又长又臭。

  「嗯齁哦哦哦……!玉梅女侠的奶头被坏蛋攻击了……!黑黑臭臭的奶头要
扯断了噫噫噫噫……!」

  滋尼尼──滋啾!咕啾!

  朝向观众席拉长到极限的黑色大奶头在汗湿鹹猪手内挤压出汁水声,两颗大
乳头被压得扁扁的,让玉梅既痛又爽地仰起脖子、双腿弯出大外八,浓毛黑鲍一
开一阖地收缩流汁。

  正当我们的玉梅女侠遭逢大危机,台下纷纷响起「刘玉梅、黑奶头!刘玉梅
、奶头臭!」的应援声。两颗黑奶头被拉长到极限的玉梅女侠从大家的呼唤声中
重新汇聚能量,以双手抱头、脸部朝天的羞耻姿势展开绝地大反攻!

  「黑奶头女侠刘玉梅!最臭奶头光波发射!哔哔哔哔──!努齁哦哦哦哦─
─!」

  舞台灯光有意有思地在玉梅的黑奶头上打起闪光,配合玉梅自己发出的哔哔
声与淫吼声,顿时让观众们笑得东倒西歪。连负责袭击奶头的鹹猪手大叔都皱起
眉头,假装被她的黑乳头薰到受不了。

  「呜喔喔!这欧巴桑的奶头实在太臭了!我要被打败啦!」

  「哔哔哔哔──!哔哔哔……齁、齁哦哦哦!」

  咕滋!咕啾!咕尼、咕尼──

  嘟起红唇在那边一个劲地发射奶头光波的玉梅,没想到鹹猪手来个脱稿演出
、再次拧紧她的黑奶头,哔到一半就迸出狼狈吼叫声。突如其来的二次攻击让玉
梅吼到颜面尽失,却也爽到不行。因为这次不是单纯把奶头扯得长长的,而是以
粗糙的指腹来场又快又粗暴的乳头按摩。奶头爽翻天的玉梅像个坏掉的收音机,
只喊得出零乱淫吼声了。

  不过没关係,神通广大的玉梅女侠事先就有录製顺口溜,正是为了预防这种
突发事态。当玉梅被鹹猪手揉奶揉到失神忘我的时候,一道咬字清晰的唸稿声盖
过七零八落的叫春声,像旁白似地对看好戏的大家放送:

  『黑奶头女侠刘玉梅,奶头光波大射击!哔哔哔,哔哔哔,奶头光波哔哔哔
!叭叭叭,叭叭叭,奶头臭气大喷发!』

  由于玉梅唸得冷静又清楚,好像小时候课堂上唸课本的模样,配合当事人在
台上被人捏奶头的滑稽景象显得格外爆笑。

  一片夹杂嘘声与哨音的吵闹声传出,贴在玉梅身上的鹹猪手兵分二路,右手
继续捏弄她的黑奶头,左手往下撸起湿淋淋的浓毛黑鲍。滋噜滋噜的撸鲍声响起
,不堪刺激的玉梅浑身一颤,仰首迸出打乱唸稿声的响亮淫吼。

  「呜齁……!呜齁哦哦哦……!」

  咕滋!啾滋!啾滋噗!

  被淫汁与热汗抹得黏糊糊的湿热黑鲍宛如故障的洒水器,鹹猪手展开爱抚就
朝台下洒出凌乱淫水,老练的手指稍微移开则改用漏的往舞台滴落爱液。坐最前
排的猪哥们都闻到黑鲍喷出的臭气了。玉梅这又腥又鹹的臭屄味让拥着年轻肉体
的主管们想起家中黄脸婆,有人挺着兇猛勃起的鸡巴遁入传播妹温柔乡,有人特
地移动到最前面来品嚐台上欧巴桑的大喷水。

  字正腔圆的唸稿声与野兽似的淫吼声联手出击,让就爱看这风骚老熟女出丑
的猪哥们大为振奋。而被鹹猪手不留情面地狠搓奶头、以整个肥厚手掌大力撸鲍
的玉梅,就在众人的意淫视线中爽到双眼翻起、红唇嘟得挺挺的,上下两张嘴巴
联合喷汁,四肢发软地当众高潮了。

  『刘玉梅,中古货,肉穴鬆弛腥又臭,浓臭黑鲍大放送!』

  「我要洩了……!要洩了啊啊……!老公……!老公救我……!」

  在公司主管们面前强制高潮的玉梅大口喘气、大力喷汁,伸长舌头的红唇左
摇右晃,下意识地向她深爱的老公呼喊求救。人不在现场的老公自然无法伸出援
手,持续灌入发烫肉体的,只有自己那难掩羞耻的唸稿声与猪哥们的吆喝声。

  『刘玉梅,二手货,背夫偷汉最拿手,黑鲍喷水金价宋!』

  「齁哦哦……!好爽……!好爽啊啊啊……!」

  几天前背着老公、偷偷录製淫声浪语的心情一股脑地涌现,这种悖德感结合
现场沸腾又疯狂的气氛,使玉梅由里到外都被名唤羞耻的热度所填满。她很快就
不再嚷嚷老公,伸长舌头乱舔一番的红唇迸出声声淫吼,把她那搅得黏糊腥臭的
中古黑鲍所接收到的欢快化为爽字、嘶声大喊。

  『玉梅、玉梅、玉梅!好臭、好臭、好臭!』

  「哦齁哦哦哦哦……!」

  噗啵!啾啵!啾噗啵啵啵!

  快如疾风的上下撸鲍把玉梅的爽劲一层层地往上推,不断变形的肥厚黑阴唇
汁水多到向外喷溅。以整个女性器为中心反覆递增的快感浪潮突破极限后,再改
用连环拍打袭向红葡萄般硕大勃起的阴蒂、湿臭如垃圾场的外翻黑鲍,一口气掌
到玉梅大吼着喷出腥臭的淫水,还忍不住当场放出一记大响屁。

  噗磅!淅沥沥沥──

  臭屁爆炸声响起,紧接着是来势汹汹的大漏尿。玉梅爽到仰首瘫软于男人怀
里,两条汗腿无力地弯开,橙黄色臭尿自给鹹猪手拨开的黑鲍洒出,很快就在两
人脚边形成一片浓热尿湖。沖过臭尿的鹹猪手继续揉弄爽到喷汁的发臭黑鲍、捏
挤乒乒颤立的肥大阴蒂,把玉梅的高潮呻吟声拉长到似哭似笑,惹得众人哄堂大
笑。

  高潮失禁的玉梅在舞台上持续被追击了三分钟,才给抱住她上下其手的老男
人拖到旁边去。舞台灯光打散成绕转全场的彩灯,台下恢复交谈声和调戏传播妹
的声音。

  玉梅坐在舞台边缘的椅子上大口喘息,她接过水杯润喉解渴时,方才配合她
的老男人还用硬梆梆的老二磨擦她的脸。浓臭出汁的龟头肆无忌惮地把淫水抹上
来,即使玉梅别开头,热胀飘臭的龟头仍然不断推向湿润的红唇。给这老色鬼纠
缠不清的玉梅退无可退,被对方半推半就地张开勾着唾液的双唇,在昏暗灯光下
啾噗啾噗地吸了起来。

  「嗯咕……啾噗!啾咕!滋噗!滋噗!」

  玉梅的老公阳具尺寸很不错,嘴里这根鸡巴完全没得比。可是老公做爱前总
把肉棒洗得很乾净,相较之下,这种瀰漫着浓厚尿骚味、又不停流出腥臭汁水的
丑陋老二就显得「别具风味」。

  或许是高潮余韵在做怪,也可能是脑内挥之不去的「好臭、好臭、好臭!」
影响了双颊正红的玉梅,使她从只想敷衍了事变成专心埋首于取悦这根老臭屌。

  「刘玉梅,我的鸡巴跟妳老公比,谁的比较臭呀?」

  「滋噜、滋咕……呼呵!你、你的臭死了,真的很臭……嗯啾!噗啾!嘶噗
噜!」

  「妳这老骚货就喜欢吃臭的!哈哈!」

  「嘶噜!嘶噗!嗯、嗯噗咕!」

  老男人识趣得很,不会在那边打肿脸充胖子,而是主打自己事先準备的屌臭
味。为了看玉梅用红唇把鸡巴吸得一乾二净,他已有三天没清洗胯下了,小便后
也故意不清,就是要让老二臭到连这老骚货都不禁皱起眉头、却又听话地弯下去
舔。

  舞台灯光外的方寸之地重新为玉梅塑造出身为女人的自信感,不同于给所有
人公开欣赏的甩奶表演,是专为某人服务所萌生的隐密及优越感。玉梅平常不是
这种女人的,若不是为了讨好公司上层,她绝不会干这些低级下流的表演。不过
既然都做了,那稍微让她被老公以外的男人需求一下也不为过吧──明知这逻辑
破洞百出,玉梅仍然像用白粉抹平脸上皱纹般,窃喜地躲在粉饰太平的大伞下吹
得噗滋响。

  「喔……喔……差不多乾净了吧。来,刘玉梅,待会射精全部吞下去!」

  「嘶噗!滋噗!滋、滋啾!咕啾!」

  「来……对,来……再来……好!吃下去!刘玉梅妳这老贱屄!通通给我吃
下去!」

  「呕噗……!呕……咕……!」

  咕噜!咕噜!

  骯髒不洁的龟头在玉梅灵活的唇舌清理下焕然一新,但仍显得十分恶臭。这
颗浓臭又带有尿骚味的髒龟头贴着柔热的舌腹一路顶向喉咙,把玉梅撞出乾呕声
后,再配合压紧脑袋的双手喷射出温热浓稠的精液。无处可躲的玉梅只能涨红着
脸、一口一口地把老男人的臭精吞下肚。

  稍早让她爽翻天的鹹猪手带着闷热汗液盖上额头、往上一推,把玉梅的半垂
眼皮向上推开,露出边缘浮现血丝的大眼睛,眼角上的粉都糊掉了。满嘴精臭味
的玉梅任由对方把玩她的脸皮,持续吸吮射精后疲软萎缩的肉棒。直到老男人享
受够了,才把裹满唾液而晶莹剔透的软屌抽离红唇。

  玉梅给那人按住额头、仰起脖子,花掉的眼妆像两条烟薰泪水挂在眼角下,
黏着两根弯曲阴毛的大红唇嘟起后张开,吐出满嘴精臭味。

  「噗嗝──呃!」

  老男人对低俗地打了个精臭味饱嗝的玉梅扬起嘴角,往她又湿又臭的大花脸
连掌两下嘴。啪!啪!

  「犯贱。哈!」

  从对方心满意足的表情看来,今年红包肯定很大包啰──被人餵精又甩巴掌
的玉梅笑吟吟地露出老男人所期望的犯贱笑脸,随后又被呼上一巴掌。

  啪!

  清响巴掌声带走了掩饰角落的昏暗气氛,两个年轻妹妹上台唱起抒情老歌,
玉梅也赶紧到台下补个妆,再重新穿上贴起反光条的红色内衣裤。

  过了会儿,一脸大浓妆的玉梅化身菸促女郎再度登场。

  玉梅的大红奶罩用反光贴条分别贴上黄绿色的「香」、「菸」带圈大字,包
住湿臭黑鲍的红内裤也贴出大大的「臭」字。胸罩和内裤皆放入几包打开的香菸
,这些都是公司大头们抽惯的牌子。她的双耳及胸前挂着掌心大的金色吸菸区标
誌吊饰,背后给人写上巨大的「吸菸区」三字,两坨鬆垮垮的巨臀亦比照内衣贴
起反光的「香」、「菸」带圈大字。

  这个不晓得是被当成人体香菸贩卖机还是人体吸菸区的欧巴桑,便以如此滑
稽的模样亮相,在新鲜菸草味与此起彼落的菸臭味簇拥下开始巡迴送菸。

  「刘玉梅!这边啦这边!跟妳挥手是没看到喔!」

  「抱、抱歉,我这就来……」

  玉梅羞笑着摇晃她的香菸大字奶、浑身菸味地来到喊她的主管前,让这边几
位老男人从她的双乳菸盒中抽出香菸。这些香菸刚离开玉梅几秒钟,马上又回到
她身上──不过回归的地方并非菸盒,而是她那嘶嘶吸嗅着的大鼻孔。

  「哦齁……!一开始就插鼻孔……!」

  玉梅在两根香菸插入鼻孔时弯眉嘟唇、轻吼一声,身体倒是听话地弯下去,
让刚才插菸的主管为她鼻孔前的香菸点火。羞红着脸的玉梅用鼻孔吸了口刺鼻浓
烟,再从湿润红唇呼呜地吐出白雾。

  「各位观众,这就是我们公司的独特商品!人体烟台刘玉梅!」

  「噗哈哈哈!这肯定卖不出去啊!」

  「喂,刘玉梅!再喷个烟来看看!」

  「好的,那么……嘶──呼!」

  噗呼──

  玉梅再度从鼻孔吸入大口烟雾、嘟起红唇往男人脸庞喷烟,登时引来众人嘲
笑声。这群主管边笑边把他们从玉梅身上抽出的香菸放进烟雾瀰漫的红唇间,菸
头朝内未点燃,总共八支菸给她含进嘴巴里。其中一人带领大家拍手唱道:

  「刘玉梅!吃香菸!刘玉梅!吃香菸!」

  玉梅始终保持带有几分色气的羞笑,含住香菸的红唇稍微鬆开来吐出从鼻孔
吸入的烟雾。为了不让刺鼻烟雾一直刺激乾热的鼻腔,她改用被八根菸撑成O字
形的红唇来呼吸。不同牌子的新鲜菸草味透过口腔吸入体内,让这个身材丰满的
人体烟台产生一丝兴奋之情,这股情绪经过众人鼓譟后,很快就放大成令黑鲍随
之收缩的欢快。玉梅就在这阵低俗的欢愉中嚼动牙齿、舔起舌头,把大家插入她
嘴里的香菸一口、一口地嚼碎。

  玉梅嘴里的唾液迅速被咬破而出的大量菸草吸乾,菸草清香味顿时化做大片
湿苦味,乱糟糟地充斥整个口腔。臭味瀰漫的红唇略带嫌恶地扭曲,没有挣扎太
久便重新扬起魅惑的笑意。她用乾黏发臭的舌头继续舔舐半烂香菸时,鼻前星火
跟着亮起,随后就从乾臭大红唇喷出浓浓白雾。

  「哈哈哈!这傻子真的吃了啊!喂,刘玉梅!香菸好不好吃啊?」

  「嗯咕……呣咕……是、是的……香菸好臭好好吃!」

  「干!真的蠢到有剩!哈哈!」

  陪笑作贱自己的玉梅只有在最初成功地博君一笑,这群主管翻脸比翻书还快
,嘲笑过了就像赶走髒东西般嘘走她。满嘴都是乾黏菸草与咬不烂的滤嘴、鼻孔
插着香菸的玉梅就这么前往下个呼唤她的地方。

  「刘玉梅!来!给大家看看妳的香菸大奶!」

  「好的,我要摇啰!预备──嘿以咻!嘿以咻!香、菸!香、菸!哦、齁!
哦、齁!」

  玉梅在一票低俗老色鬼前面双腿弯开、两手捧起装满菸盒的香菸大字奶,既
三八又低级地左右摇晃这对菸臭味大奶。为了不让鼻孔里吸到一半的香菸掉落,
她得更频繁地用鼻孔抽菸,再从频频掉出菸草和滤嘴的红唇倾吐烟雾。

  大家看到她边摇晃奶子、边从鼻孔吸菸、边用嘴巴吐烟、边发出淫吼还不断
掉下大量菸丝的蠢样,无一例外皆乐得拍起手掌。众人边看边轮流从她的奶罩或
内裤中抽出香菸,资历较深的负责帮她更新鼻孔里的菸,其余则是继续把手中的
菸塞进红唇里。本来十几根香菸就够塞爆嘴巴了,色鬼们都很贴心地帮玉梅挖出
一根根滤嘴,再把新投入的菸掰去滤嘴,好让她能咀嚼更多菸草。

  唾液刚分泌就被菸草吸乾,整张嘴巴全是湿菸草发出的黏苦臭味,玉梅越是
咀嚼,苦味就越重。黏稠的菸草不断刺着舌头,整张嘴巴实在是臭到她受不了,
两条眉毛露骨地弯起。然而,一旦老色鬼们带起节奏,玉梅仍然会高高捧起充满
菸草味的大红奶,在大家面前摇奶晃臀、强颜欢笑着喊道:

  「香菸熟女刘玉梅!最爱大口吃香菸!香菸熟女刘玉梅!天天都要吃香菸!


  ──玉梅过去曾被高层当做「人体烟台」使用过,具体而言,就是让她以全
裸正座之姿待在身边,再将点燃的香菸插入鼻孔中。配合使用箝口球,可以达到
调教之目的,也能欣赏她被浓烟直击鼻腔的各种反应。若是没有戴上箝口球,则
能使她用鼻孔深深吸入一大口菸、从鲜红饱满的红唇缓缓吐出白烟。其他公司的
高阶主管办公室里都放着造型精美的吐烟香炉,唯有这边是由玉梅和几位熟女秘
书来做人体烟台。

  玉梅对于有不少津贴的烟台一职相当投入,连上头和别的公司会谈、宴客场
合等等都带上她,而她也很能适应人体烟台的工作。渐渐的,隐藏在工作福利下
的调教开花结果,被激发出被虐资质的玉梅越来越开放,最终变成这种能够在公
开场合抛开羞耻心、全力满足老色鬼们的变态熟痴女。

  「香菸……呕咕!呜呕呕呕!」

  「噗噗!喂刘玉梅!别以为吐掉就没事喔!」

  「来来来,这包我出,吐多少妳就给我吃多少!」

  「嘴巴擦一擦啦,干,有够髒。哈哈,来!大口吃喔!」

  「嗯噗……!咕、咕噗……!」

  吸乾唾液的菸草累积到几乎撑爆嘴巴、大举涌向喉咙之际,往往就是玉梅弯
腰爆吐的时候。色鬼们一下动手抓她的菸字大红奶、一下拍打反光的菸字大屁股
,没等她从噁心中缓过来,拆了包菸就胡乱往她花掉的红唇内猛塞。初次参加尾
牙的新人见到玉梅梨花带雨的样子,还可能会担心他们玩过头。不过玉梅马上就
顶着半糊的浓妆扬开红唇,眉开眼笑地重新站起来,含着整包二十根香菸的嘴巴
像充气娃娃般大力嘟起,以这种滑稽丢脸的模样摇起屁股晃起奶。

  如此大量的菸草毕竟不能直接往肚里吞,一旦众人卯起来餵玉梅吃香菸,她
就只能努力把乾黏恶臭的嘴巴撑到极限、再来场令人作呕的大爆吐。无论中途吐
过多少次,玉梅最终都会笑笑地继续给大伙送菸,直到众人皆从她身上取过香菸
、并将之安插于其身或塞进她嘴里。

  这场伴随呕吐声与吆喝声、充满低俗趣味的表演步入尾声时,玉梅身上的菸
草味及菸臭味都随着可笑的装扮上升到了极点。她的额头被贴上一枚写有黄色带
圈「臭」字的酒红色圆纸板,纸板后方有六十根香菸搭起的菸扇子,宛如孔雀开
屏。她的鼻孔各被塞入两根点燃的香菸,双耳也分别插着三根升起白烟的香菸;
或许是嫌这视觉感不够强烈,后来又有主管用透明胶带在她双耳耳背贴上朝左右
两侧展开的并排香菸,每侧各十根。口红半褪的性感肉唇拼命张大,好含住二十
根呈圆柱状的香菸,这些香菸同步点燃,与鼻孔插着的香菸同步侵袭在舞台上摇
摇欲坠的玉梅。

  「呜咕……!呜……!呕……!」

  呼嘶──!呼嘶──!

  重回舞台的玉梅以上述菸姿摆出扬腋抱头、大腿微弯的开放姿势,光是颈部
以上便有八十根用做装饰的香菸,以及二十四根盛大燃烧中的香菸。由于口鼻皆
被香菸塞住,她得小心翼翼地呼吸、再大口地从红唇边缘倾洩大量白雾,呼嘶呼
嘶的吐烟声彷彿某种天生做来丢脸用的羞耻机器。浓烟不断在口鼻循环,马上就
把她的脸薰成通红,挂着泪痕的双眼也弄歪了假睫毛、翻起大大的白眼。虽然只
有「五窍生烟」,排烟量却大到足以让色鬼们群起鼓掌、耻笑这个努力维持开腿
姿势的香菸熟女。

  「刘玉梅!讚喔!最臭老女人非妳莫属!」

  「喂喂,这就要倒了吗?再撑久一点啊!撑十秒我个人给妳加两千块!」

  「对对对!来,我也加码!摇妳的菸蒂大奶来看看啊!」

  全副精神都用在呼吸及排烟上的玉梅无暇思考,对于色鬼们的要求可说是来
者不拒。大红奶罩里塞了十几根众人挑剩的香菸,更多的是大家往里头倾倒的菸
蒂及烟灰,左右两粒奶都被塞到变形鼓胀,每动一下就有烟灰洒落。有些人还从
公司及工厂吸菸区收集几天下来的菸蒂,就是为了用在这种场合。菸蒂量比现场
提供的香菸要多上好几倍,奶罩塞不下就塞内裤,内裤还塞不下就往湿臭黑鲍与
鬆弛大屁眼里塞──这女人完全不辱背后的「吸菸区」三个大字,她简直要比世
上所有烟灰缸都更称职。

  这场余兴节目有着公司大头们做为赌注的成分,那就是在玉梅的奶罩与内裤
放入各自抽惯的品牌香菸,让员工们依照职等抽出指定的数量,以此打赌看谁抽
的牌子更受欢迎。当翻着白眼、全力喷烟的玉梅在台上机械式地摇臀晃奶时,不
为人知的赌注也随之决出。

  「呜呕……!呕……!噗齁呕呕呕呕……!」

  噗嘶!噗磅!噗滋哩哩!

  努力坚持了好几个十秒、差点被大量浓烟薰昏过去的玉梅,最后不负众望地
把快烧到底的满嘴香菸喷吐一地,当场来个爆吐加失禁。她事先已有充分清肠,
从菸字大屁股喷出的纯粹是搅满烟灰与肠汁、黑糊恶臭的菸蒂。臭屁爆响声结合
如腹泻般一阵阵地喷射出来的黑臭菸蒂,让两眼翻白、全脸红烫又上下齐吐的玉
梅看起来更加荒诞滑稽。

  尾牙酒会结束后,浑身烟灰又被灌到半醉的玉梅跟着意犹未尽的大头们前往
汽车旅馆。进房不到十分钟,这个与香菸十分契合的熟女又被改造成人体烟台,
整个人四肢大开地躺平在地板上,往摄影机方向大方露出飘起白烟的浓毛黑鲍。

  「哦咕……!呼……!呼呜……!」

  玉梅的鼻孔给金属鼻钩大大撑开,孔内各塞一个喇叭形特製滤嘴,这玩意可
以塞五到六根香菸成花束状,使玉梅用鼻孔一次抽上将近半包菸。重新涂红的嘴
巴给开口器撑开成长方形,犹如香火鼎盛的香炉般插着满满的香菸,没有点燃,
而是尽量塞到密不通风、塞到整个大爆满,让鼻孔完全无法呼吸的玉梅透过狭小
的菸缝来换气。

  「嗯咕呜呜……!」

  噗咕!噗哩!噗嘶──!

  发出噗噗声的是玉梅那比起嘴巴有过之无不及的香炉臭鲍,湿答答的黑色小
阴唇被透明胶布往两侧贴开,露出粉肉色的腥臭唇瓣,唇瓣之间的熟龄肉洞则塞
进满满的香菸。不知是因为浓烟薰脑、换气困难,还是轻易在老色鬼们抚摸下达
到高潮,镜头前的肉穴正积极吞吐着约五十根香菸组成的菸柱。巨大菸柱一併点
燃后,吸力强劲的臭鲍像个超级老菸枪,奋力吸到五十只菸几乎全亮、再噗嘶噗
嘶地从穴口喷出大量白雾。

  兴奋收缩的肉穴前后吸了五大口的菸,把整捆香菸吸出小截烟灰时,香菸滤
嘴到部分菸草皆已被淫水浸湿。负责处理菸鲍的老色鬼仔细确认烟灰长度,在它
们落下前一次移走整捆菸。给五十根香菸撑开的浓毛黑鲍鬆懈下来,随即噗哩哩
地朝镜头喷出阵阵臭雾。

  「喂,尿好啰!这样够用吧?」

  「够啦!拿来,这头臭菸母已经忍不住啦。」

  「哈哈哈!真贱。喂刘玉梅,刘玉梅!」

  啪!啪!

  用鼻孔与肉穴大口吸菸、吸到几乎又要晕倒在浑身菸臭味中的玉梅尚在恍惚
,突然被拿着一盆浓黄臭尿的老头掌醒。方才在这座人体烟台中点燃的六十根香
菸,全被另一个老头拿去浸尿弄熄。撇完尿的老头则是把眼皮半垂的玉梅扶坐起
来,取下她嘴里的开口器,拿起只沾到口水、没有点燃的这些香菸餵她吃。

  「来,咀嚼,咀嚼……对……对……再来,大口!」

  「嗯呜、嗯呣、嗯呣、嗯……咯噁!」

  「忍住!来,再两根,咀嚼……对……好,再两根,大力嚼几下……对、对
,来,这边的全吃进去……好,吐出来!」

  「……噁呕呕呕!」

  镜头内表情相当和蔼的老头,在画面拉远后才看得出他一手扶着玉梅下巴、
不时挤弄她的双颊来刺激咀嚼,另一手一次拿起二到五根香菸,不停地餵、不停
地餵,餵到玉梅整张嘴巴都塞满湿黏菸草与咬不烂的滤嘴后,才允许双颊撑到变
形、眼眶带泪的她呕吐出来。老头一边轻抚她的背,一边抠弄在呕吐物臭味中缓
缓胀立的深黑大乳头,待她吐得差不多了,便拿出几张纹身贴纸给她贴上。

  按照这些色老头的风格,纹身贴纸当然不会是什么好看有型的图案。玉梅额
头被贴上带红色横长方形边框的「臭菸母」贴纸,两坨垂软乳肉分别贴起巴掌大
的带红圈「香」、「菸」大字贴纸,因为玉梅的乳晕实在太大,大字贴纸下半部
都弯进了黑色大乳晕。无论如何,这都意味着这场菸辱还没完,等待着玉梅的是
一盆把老人尿搅得黑浊油臭的六十根温湿菸蒂。

  从尾牙酒会开始又是大量吸菸、又是大爆吐的,纵使没有酒精影响,玉梅也
已经撑不下去了。她恍神地给老头们拖往床上,正以为能舒舒服服地睡个觉,一
个老头扳开她的大腿、用戴好保险套的硬挺肉棒磨蹭她那还有菸蒂残留的浓臭黑
鲍;另一个老头则抱着黑臭尿盆来到床头,盘腿让玉梅躺到他的胯下,倚着兴奋
抖动的腥臭肉棒吃起充满烟灰尿水味的湿透菸蒂。

  「来,臭菸母刘玉梅,干完就发红包啰!」

  咕滋、啾滋、啾滋滋──滋啾噜噜噜!

  「啊──干干干,吸了吸了,爽喔!哈!」

  老头肉棒尺寸中等但十分坚硬,捣起滴着烟灰爱液的臭鲍一点也不含糊,每
几下就往玉梅那隐藏得很好、总是不会轻易给老公捉住的G点猛刮,干得她连连
颤抖。肉穴挨操的玉梅表情时而放鬆,时而因为嘴里的臭菸蒂皱起。燃烧过的菸
蒂沾尿变得硬梆梆又浮着一股油味,浑厚的苦臭味远比单纯咀嚼菸草来得难受。
即便如此,坐在床头的老头仍然不停地餵玉梅吃菸蒂,享受着那副似喜似苦、随
时呕吐也不奇怪的熟女脸庞。

  「嗯咕……嗯呣……呼呣……呕!」

  啪!

  「干你娘,才几口就在吐,退步了喔!来啦,继续吃。」

  「嗯……嗯呣、嗯呣、呜呣、呜咕……好臭……好好吃……嗯呣、咕呣!」

  「这才对嘛!来,好吃就把它吃光光!吃喔、吃喔!」

  「呜噗呕呕呕……!」

  若是双颊还没被塞鼓起来就作呕,老头便往玉梅的脸蛋打上一掌。塞到实在
不能再塞、不得不吐个痛快时,玉梅眼中的老男人才会扬起嘴角,轻摸她额间的
「臭菸母」字样以示奖励,再把她头弯向一边,让她用飘出烟灰尿臭味的嘴巴吸
吮肉棒。

  「嗯噜!啾噜!啾滋!啾噜!」

  和被餵菸时的反应完全不同,玉梅吹含肉棒的动作要灵活得多,比起恶臭的
烟灰味当然还是腥臭的鸡巴要更温柔些。不过这分温柔没能持续太久,老当益壮
的阳具就被老头自行抽出,继续往一对红唇大大嘟起的玉梅口中塞入尿臭菸蒂。

  一直到红唇嚼完整整六十根菸蒂,这变态老头才放过吐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玉梅,挥手示意同伴改变体位。操屄操得正爽的老头停下动作,甩了下玉梅的菸
字大奶,将她拉抱起来就往后躺下,变成男下女上的姿势。餵菸老头将尿盆推往
一旁,旋即挺起戴着保险套的老二,扳开玉梅的肉感大屁股、往流出黑臭烟灰汁
的屁眼插进去。

  「噫噫噫噫……!」

  儘管已非第一次给这些色老头干屁眼,对于平时和老公行房只会走前门的玉
梅来说,光是被人侵入后庭就格外紧张。操屁眼的老头把她肩膀往上扶,好让香
菸大字奶在镜头前随着肛交动作大肆甩晃。轮到在底下干鲍鱼的老头动作时,再
将摇奶嘶吼的玉梅拉下来,让那对汗湿巨乳沉沉地压扁于肥软的胸膛,抱紧玉梅
向上猛干。

  「齁哦……!齁哦……!呜、呜齁……!呜齁哦哦……!」

  啪滋!啪!啪咕!咕噗!

  从尾牙酒会开始就不停处于亢奋状态的玉梅,没多久便输给前后两穴所受的
刺激,扬起沙哑的嗓音、在老人们组成的人体三明治中央迸出连绵淫吼。吼声不
断的红唇一会儿被底下的老头深深吻住,一会儿给背上的老头伸手扳开。干着干
着,原以为终于结束的菸辱又随着尿臭菸蒂捲土重来,让镜头前的玉梅一下子陶
醉于双穴侵犯、一下子苦着脸大口咀嚼湿臭菸蒂。

  充分与空气接触的老人尿此时已传出浓浓尿骚味,这阵不亚于休息站公厕的
骚臭味透过菸蒂在玉梅口中大肆喷发,再加上湿淋淋的尿臭菸蒂直接插进两个大
鼻孔内,当场臭到这个臭菸母双眼齐翻、流出灰臭汁水的菸鲍直接高潮。

  眼见玉梅的身体对臭味起了反应,老头们乘着这股气势猛撞到底,并在短短
半分钟内相继往她的高潮肉穴和死命缠紧的屁眼喷精。

  「呼!呼!来喔,臭菸母!大屁股要来啰……呼喔!」

  「齁……齁哦哦!」

  啪滋!啪滋!噗咻──!

  烟灰味直肠内的保险套迅速给热暖精液撑鼓起来之际,抱紧浑身汗臭味与尿
骚味的玉梅、嗅着她脖子使劲顶干的老头也要射了。

  「刘玉梅!快,来一段黑奶头女侠!」

  「嗯咕……噗呕!」

  高潮正爽的玉梅连忙将满嘴臭菸蒂随意吐到床上,熟练地抓起老头的手掐揉
她的菸字大奶,整张脸伏下去对着即将射精的老头急喊:

  「刘玉梅!黑奶头!中年发臭黑奶头!还有黑色大鲍鱼!浓厚腥味薰死你…
…」

  「射、射啦……!」

  「……嗯齁哦哦哦!」

  啪滋!啪!啪!啪噗咕──噗咻!噗咻!

  干砲时间比另一人还长的老头,射出来的精液也多到连鬆弛肉穴都有满满的
饱足感。射精完毕的两人相继抽出肉棒,却把装满精液的套子留在玉梅的臭鲍与
屁眼内,使其随着收缩挤压出汁、缓缓流向这臭菸母的烟灰子宫与烟灰直肠。而
在浓厚疲倦感之中享受着性高潮的玉梅,则是瘫软于汗臭老头们的身体间,品嚐
精液渗透进来的滋味、两眼无神地对着镜头轻声喃喃:

  「黑奶头女侠刘玉梅……奶头光波大射击……哔哔哔……哔哔哔……奶头光
波哔哔哔……」

  老头们持续抱着她,欣赏这个鼻孔插着尿汁菸蒂、几乎被玩坏的老熟女所展
现出来的痴态,才心满意足地放玉梅一个人伴随打翻的烟灰臭尿盆倒在床上,打
个电话通知她老公就悠悠哉哉地走人。至于玉梅能否在老公到场前收拾乾净、一
如往常弄得好像只是尾牙喝醉的样子,那就不关老头们的事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