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原创】<附身> 三部曲之最终章- 妻子们的秘密旅程 (02)

九久小说网 2021-11-25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linjcrm4x编辑:@春色满园
========================================================= 本篇作品为系列的最终章,欲知前事请点选以下连结。
=========================================================
本篇作品为系列的最终章,欲知前事请点选以下连结。

第一部
  http://www.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41650

第二部
  http://www.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44781
=========================================================




【原创】妻子们的秘密旅程 (02)

-------------------------------
2021/10/01 原创首发于四合院
作者:linjcrm4x
-------------------------------

   「筱彤小姐,玩了一晚上妳应该累了,妳先去泡个澡休息一下吧。」男人微笑着对她说。
    林筱彤鬆开了挽着男人的手,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更衣室,一进了门就发现小芳早已在里面等着帮她沐浴更衣。
    她确实有点累了,跟小芳点了点头就配合着让她卸了妆、脱了礼服,然后逕直地坐进了早就放好热水、漂浮着玫瑰花瓣和香精气味的浴缸里。
   「好舒服啊...这浴缸好大...」林筱彤发现这浴缸居然可以让她把修长的美腿完全伸直,而且还有空间。
    她闭上眼,在氤氲的水气中放鬆着身心...

    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事地坐起身来,随即又慢慢地躺了回去...「算了...反正等一下也要被他...有没有锁门也没差了。」她心想。

    根据她的了解,这个男人叫做季鸿隼,大家习惯称呼他为季先生,他掌管着一个跨国的犯罪集团,不,正确地说应该是正派跨国企业的老闆,但私底下做着的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走私、毒品、武器、嫖娼样样都来。公司养了许多直属的帮派和所谓的"生意伙伴",几乎掌管了半个台湾的地下世界。

    除此之外,他还把触角伸向海外,在整个亚洲形同建立了一个犯罪鍊...不!根本是一个犯罪帝国。

    只要他想,几乎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当然也包括林筱彤这种良家人妻。

    她还记得3週前她的好姊妹小芊约了她去一个有包厢的餐厅吃饭,然后在她面前跪下的场景...自己虽然万般不愿,但为了救她,也为了自己的老公俊凯,只能咬牙牺牲自己。
   「2週...就2週...我只要忍耐一下就好了...」她闭上眼睛安慰着自己,「至少...至少他不是那种噁心的老头...」

    不过,有一点她却一直想不透,以他的身分地位,要多少女人应该都是手到擒来,不管已婚未婚,比自己精緻漂亮,身材更惹火的人可多了,为什么他偏偏看上了自己,「我都生了2个小孩...」筱彤心想,而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呢?

    筱彤看了看时间,她已经在浴室里泡了1个小时,水已渐凉,难怪觉得愈来愈冷...她起身擦乾了身体,穿上了他準备的细肩带低胸白丝绸睡裙,吹起了头髮。
    她不是巨乳型的女人,但她C罩杯的乳房形状漂亮且坚挺,除了因哺乳导致乳头颜色较深,小腹比起前肉了一点之外,其他还真没什么可挑剔的,其实这也未必是缺陷,说不定有人就喜欢这种韵味。
  
    原本想要多罩一件浴袍,但这段时间的经历,她已不似以往那样保守,「就算穿了也很快就会被脱掉吧...」她想了想,放下抓在浴袍上的手,推开了门直接走进房间。

   「妳来啦?泡澡还舒服吗?」季鸿隼笑着对筱彤说。
    他只穿着一件四角裤,双手枕在头后面,双腿自然伸直斜躺在床头看电视,一派毫无防备的轻鬆模样,他皮肤略黑,结实的肌肉看得出来平常有在锻鍊,身上完全没有一丝赘肉。
    筱彤和一般女性比较不同,她不爱肌肉男,甚至觉得噁心,但季鸿隼的肌肉却让她觉得好看,因为那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精壮,而不是过度锻鍊的浮夸。

   「怎么一直站着?来吧~~~来这儿。」他拍拍身边的空位要筱彤过去。
    筱彤没有回答,从床尾绕到另一边的空位缓缓躺下,拉起床上的被子盖到脖子,然后盯着电视瞧,其实电视上演什么她根本不知道,因为她现在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啊!你...你干嘛...?」筱彤下了一大跳,因为季鸿隼突然把身体侧向筱彤,还把脸凑到她前面,两人的鼻尖只有5公分的距离,他身上散发着微微的香气,是一种闻起来很舒服的气味,似乎还有一种安神的效果。
   「妳真漂亮。」季鸿隼用他那清亮有神的眼睛看着筱彤,用极其温柔的深情语气说着。
    筱彤被他这样看着,尴尬地想别过头去,但被季鸿隼轻轻地扳了回来,「筱彤小姐,我从第一次见到妳就爱上妳了。」

    她很早就出社会,由于职业的关係,她看过很多人,知道季鸿隼的深情眼神不是装出来的,虽然她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至少自己的安全应该暂时不会有问题,想到这里她也镇静了一些。
   「妳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伤害妳的。」他说,「只要妳陪我2週,我保证原封不动地把妳送回去。」
    他边说边慢慢地把筱彤的棉被拉掉,让她紧张地不自觉缩起了身子,双手交叉护住自己的胸部,这个动作反而在她胸前造出了性感的深沟,让男人的慾火更加炽热。

   「妳太紧张了,我来帮妳放鬆吧。」季鸿隼察觉到她的紧张,笑着说道,「来,妳趴着。」
   「你...要做什么?」筱彤努力做出冷淡的表情来掩饰自己的害怕,「你直接用那个吧!赶快做完赶快结束。」
   「那个?是哪个?」他疑惑地问道。
   「那个...什么魔法水的,你卖的那个。」
   「哈哈哈哈哈~~~~~妳说那个啊?」他大笑起来,「我不用那东西的,因为没必要。」
    他再度凑近小彤的脸,有点坏笑的说:「自然而然的发生,才是最享受的呀。」
    筱彤脸色一红不再说话,叹了口气,闭上眼把头撇开。

   「乖,趴着。」季鸿隼扶着筱彤让她趴在床上,陌生男人的触碰让她全身紧绷地颤抖着,不自主地缩起了肩膀。
    他调按了灯光,关掉了电视,改成播放轻柔的音乐,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罐精油打了开来,那味道是筱彤从没闻过的,但确实好闻。
   「很香对吧?但又不至于太浓烈。」季鸿隼介绍着,「这是用我在南美洲森林里找到的植物做的,那裏的土着都煮这个当香水用,后来我找了人想办法提炼成经由,但因为产量太小,只能做来自己用,这一罐外面可是买不到的喔!」
   「我每次失眠的时候就沾一点按摩一下太阳穴,很快就可以睡着。不过这罐很贵就是了,像这样500ml大概要20万。」
    筱彤虽然没回答,但心里面还是暗暗吃惊。
   
   「对了...妳的衣服...」筱彤知道他的意思,迟疑了一秒之后,咬着牙把那件合身的丝绸睡裙脱了下来放在床头,过程中她努力地把身体贴在床上,不留一丝空隙,现在她的身上就只剩一件内裤。
   「那我开始啰。」他说。
   「啊...这...」筱彤轻叫了一声,因为她感觉自己从后脖沿着脊椎到腰部被倒了一整条的精油。
   「啊啊!妳趴好~~~会流下去。」季鸿隼把小彤略微抬起的上身给压回床上,「没事,按摩就是要用这么多。」他似乎看出筱彤的惊讶,连忙解释着。

    筱彤确实惊讶于他的奢侈,更确切的说,是对自己的奢侈。

    季鸿隼跪在床上,双手从筱彤的耳朵开始轻柔地按摩,他的手法非常巧妙,不轻不重地刚刚好,耳朵之后脖子,再之后是肩膀、手臂和背部,他仔细地按了每个地方,连手指都一根根按了个遍。

    他的手法确实厉害,筱彤紧绷了一整天的身心在这精油的香气中彻底放鬆了,按完了腰部,他的手往下移到了她的臀部,他轻轻地揉捏着筱彤的两瓣臀肉,不时偷偷地把手伸进内裤里触碰她的肌肤。
    臀部按完之后,他开始按摩筱彤修长纤细的大腿,偶而把手伸进大腿内侧,却精确地避开了重要部位。
   
    其实筱彤原本是想阻止他继续往下,但她实在太累,而且说实话,这种舒适感会让人不想停下,先不提身体的感受,一个所有人都害怕的男人,现在正跪在床上帮她按摩,也让她产生了一种报复心理,「反正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就让你做点苦工吧!至少不要让你觉得太容易!」

   「啊...」她突然不自主的轻声喊叫,原来季鸿隼按完了小腿之后,连她的脚踝和脚趾都一一地细心处理,这个部位是许多女人的敏感带之一,对筱彤来说更是一个比大腿内侧还要敏感的地方。
    尤其是脚趾,对女人来说,这是一个身体上比较"髒"的部位,而当一个男人愿意细心地"对待"与"接触"她的脚趾,代表男人或许是真的喜欢她,女人心里可能还有一丝丝感动。

   「这...他怎么会...?」 现在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以他的能耐,大可直接对自己做他想做的事情,可是他没有,而是细心地服侍着自己,难道这男人是真的这么喜欢自己?
    她回想起今天一整天,他确实对自己既尊重又爱护,不管摆脸色或不搭理他,都没见过他面露不悦,永远都对自己微笑着。
   

    按摩似乎来到了最后阶段,季鸿隼双掌摊开,从筱彤的小腿到脖子之间来回轻柔地抚摸着,他也感受到筱彤的气息已经渐渐沉重,身体也不自主地扭着。
    筱彤也发现事情不太妙,她的下面不知何时居然湿了,她不想让季鸿隼发现,只能奋力地夹紧双腿,但他浑厚的手掌抚摸技巧,给她的身体带来一阵阵的敏感,她努力夹紧双腿的动作看起来反而变成慾火难耐的暗示。

   「嗯...」筱彤忍不住叫了出来,但她随即用手背盖住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失态。
    季鸿隼知道差不多了,一边继续动作一边悄悄地脱了自己的内裤,慢慢地躺在了筱彤身边,接着右手从她脖子下方穿过,反手抓住她的左肩让她变成侧躺,整个背部贴在自己身上,左手顺势从她内裤上方伸进去,直接就把中指按在了阴道口的小点上。

   「啊...嗯!哦~~~!」这动作一气呵成,筱彤甚至都还来不及叫就被按住了那颗敏感的小豆豆,季鸿隼不等她做出下一步反应,直接用中指在筱彤的阴道里沾了一点淫水就开始搓揉起来,另一只手也同时揉捏着她的乳房。

    他一边动做一边轻含住筱彤的耳朵,在她耳边深情地说:「筱彤小姐,妳真的太美了,真的!」「妳身材真的好好!我真的好喜欢妳!」
    原本还在强忍着的筱彤终于受不了这种双重刺激,放声叫了出来,「嗯!嗯!噢~~~嗯!嗯嗯嗯~~~!」

    筱彤整个人被抱在季鸿隼怀里,这是她平常喜欢的拥抱方式,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虽然现在抱着她的是个陌生男人,却仍舒缓了她不少紧张。
    季鸿隼的手技非常高超,筱彤被他挑逗得无力抵抗,也无法再矜持什么,只能嗯嗯啊啊地叫着。

  「嗯!不...不要...哦~~~呀!嗯嗯嗯嗯嗯嗯~~~~~!哦~~~哦~~~」短短5分钟,筱彤就被他用手指弄到高潮,放声大叫起来。
    只见她双腿紧紧夹住季鸿隼的手指,不断地扭动臀部,用她的小豆豆紧紧抵住他的指尖,她洩了,她感觉自己的淫水从体内汩汩涌出,虽然她生命中的另外2个男人也会给她这样的前戏,但她不得不承认这是她最舒服的一次,也是时间最短就让她到的一次。

    季鸿隼是老手,知道打铁要趁热,他瞬间拉下了筱彤的内裤,把早已硬梆梆的肉棒直接顶进了她的阴道里。
   「哦~~~~~~~~!呀!」筱彤突然被插入,仰起了头惊叫了一声,反射性地想抵抗,但随之而来的快感让她全身颤抖无法发力,皱着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就这样插着不动,等筱彤的敏感逐渐消退,逐渐回过神想再次推开他的时候,季鸿隼突然抬起筱彤的左腿快速地抽插起来。
   「呀!嗯~~~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嘶!嗯嗯!」季鸿隼稳稳地撑着筱彤,让她维持着固定的姿势,露出整个阴部,身后的男人毫无阻碍地进出她的身体,每一下都扎扎实实地撞在她的花心上,她能做的只有用身体去接受每次抽插所产生的快感,这种做爱方式只有强壮的男人才能办到。

    筱彤的阴道短而略宽,太长的阴茎反而会让她不舒服,比起顶到底,龟头从阴道口的小豆豆到和阴道壁的摩擦,才是真正的快感来源。

    季鸿隼的阴茎并没有特别长,却比一般人粗一点,尤其是他的龟头特别大,形成一个大大的倒勾,他的每一次抽插,龟头都确确实实地刮在了小彤的阴道壁上,而其余的部分也被填得没有一丝缝隙,这根阴茎简直就是上天为了她所设计的。

    老实说之前在神坛被强姦的那次是她人生所嚐过的绝顶高潮,但那是药物的影响所造成的;但这次她是在清醒的状态做这件事情,季鸿隼的每一下,都让她感觉有一股电流狠狠窜入她脑内,真真切切地触动着她所有的快感受器。

她这辈子做爱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噢!我...这...天哪!我快不行了!」筱彤在心里叫喊着,她一直以为老公和阿徐已经让她够满足了,但这个男人居然...

   「喔!喔哦!嗯嗯~~~嗯~~~呀呀!嗯!嗯嗯嗯嗯嗯嗯~~~~~~!」筱彤放声大叫,又一次阴精狂泻,整个人不断抽搐着。
    季鸿隼不等筱彤平复,直接拔出阴茎让她平躺在床,分开她的双腿再度把肉棒插进她的阴道内。
  
   「呀~~~!呜...!嗯~~~~~!!呜嗯~~!」筱彤知道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地面对着季鸿隼,她不想直接把自己的快感表现出来,只能用自己的双手摀住嘴,闭上眼仰起头忍耐着。
    季鸿隼笑了笑,扶着她的腰前后抽插了起来。
   「呜嗯~~!呜嗯~~!呜~~~~!嗯!哦!哦!哦!」几下之后筱彤终于因为喘不过气而放开了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大声叫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哦!哦!呀呀!」
   「哦!哦!哦!嗯嗯~~~~!」
    肉棒不断地在筱彤的阴道进进出出,淫水沾满了两人的阴毛,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她的双乳就像A片里面看到的那样上下甩动,季鸿隼就像是个机器人一样,维持着相同的频率和姿势,彷彿永远不会累。

    筱彤以前也曾经使用过假阴茎,那是老公买给她的,说老公出差时如果想要可以用,但她只用过一次就尘封了,那东西虽然可以维持固定频率,但没有温度,她宁愿等老公回来再用真的。

    可是今天,她遇到的这个男人,居然可以在不靠药物的情况下,给她有温度又如同机器一般持久的体验,不像其他人常常在她快来的时候,因为气力不继而放慢了速度,往往让她"差一点点"...她虽不是个慾女,但也希望每次做爱都能到达顶峰。

    这男人的每一次抽插,都带给她直逼高潮般的快感,但总是让她到不了顶点,感觉好像指尖一摸到救生圈就又漂走似的。
   「不行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筱彤感觉自己好像溺水一般,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必须儘快抓住某样东西。
    她伸出双手抓住季鸿隼,让他趴在自己身上,双手紧紧抱住他,「快点...再快点...」她喘着气说着。

    季鸿隼没说话,而是直接用动作来回答,他紧紧抱地住筱彤,稍微加快了腰部的速度。  
   「嗯嗯~!嗯嗯~!嗯嗯~!哦!嗯嗯~!嗯嗯~!」筱彤再次被插得叫喊起来。
   「这样可以吗?」季鸿隼轻喘着在筱彤耳边问着。
   「可...嗯嗯!嗯嗯!嗯嗯嗯~~!哦!」筱彤勉强回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只能紧闭着眼专心承受着下体的冲击,秀丽的长髮凌乱披在枕头上,额头也渗出点点汗珠。

   「嗯嗯!哦!哦!嗯嗯嗯!噢!噢!噢!噢!噢!」几十下的抽插之后,筱彤的叫声从原本诱人的叫床变成类似低吼般的声音,她十指紧紧地嵌着季鸿隼强壮的背肌,整个背部拱起不断抽搐,阴部死抵着他的阴茎,似乎连阴囊都想塞进去似的。

    几分钟后筱彤的快感逐渐退去,她慢慢地放鬆了手臂和双腿,平躺在床上,轻舔着嘴唇,半闭着眼喘气,脸上的潮红尚未退去,看起来性感无比。
   「舒服吗?」季鸿隼撑起身体,微笑地看着筱彤问道。
    筱彤听到他的声音,猛然睁开了眼睛,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整个脸羞得像火烧一样红,连忙用手推着季鸿隼,「你...你怎么可以...你下去...下去!」

    一个成年男子的力气都很难从季鸿隼的压制中挣脱,更何况一个被操到筋疲力尽的女人,筱彤的挣扎不但无效,反而因为身体的扭动让自己的阴道不断地摩擦着他坚硬如铁的阴茎,还被他那硕大的龟头一下又下地刮擦着肉壁。
   「你先...嗯...下去...下...嗯...嘶...先...哦!」筱彤此时也发现自己若是再继续挣扎,只会更加的失态,但什么也不做的话也...这让她不禁慌乱了起来。

    季鸿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趴在了筱彤身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妳累了,可是我还没有射...能请妳再忍一下下吗?我会儘快结束。」
    筱彤对他的反应非常惊讶,季鸿隼并没有像其他男人一样用一些令人羞耻的话语来嘲讽她,或要求她回答低俗的问题,反而是用一种尊重的态度来告知。
   「那你快点吧...」筱彤用双手重新搂住他结实的背,更主动用腿环住他的腰,闭上眼準备承受接下来的冲击。
   
    是啊!反正木已成舟,挣扎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这男人的态度让她也不知道该怎么...
   「要开始啰...」身上的男人贴心地预告着。
   
   「哦!来了!这...天哪...」季鸿隼再次照着自己的步调进出着筱彤的身体,「他...他刚刚没有认真!」这是她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哦!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啊~~~~~!嗯嗯嗯嗯嗯!噢~~~噢哦哦哦嗯嗯嗯~~~!」筱彤的理智已经完全被下体传来的快感给抹消,她忘了自己正在跟一个下午才见面的男人做爱,更忘记自己有老公、有孩子,现在的她只想索求更多的快感。

   「啊!呜呜~~~!我不行了!噢~~~我不...嗯嗯!」筱彤语无伦次地喊着,季鸿隼的每个动作都带给她无上的快感,她这辈子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也从没叫过这么大声。

    季鸿隼似乎也到头了,他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犹如踩下油门的活塞。
   「嗯嗯嗯嗯嗯!啊~~~~~!嗯嗯嗯!噢哦!噢哦!噢~~~呜~~~呜呜呜呜~~~~~啊!呜呜呜~~~!」筱彤整个人紧紧地环住了身上的男人,十指指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背肌里,最后甚至张口咬住了男人的肩膀,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哦!呃!唔!呃呃!」这是整个做爱过程中季鸿隼第一次发出叫声,他忍耐了一整天的慾望,全部化为滚烫的浓精,如强力水柱般地沖灌进了筱彤的最深处。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嗯嗯~~~~~!」筱彤感觉阴道的最深处不断地被一股股热流强力喷溅,每一次的热流都让她不由自主地拱起身体抽搐着。
   
    这是筱彤有生以来嚐到过最高的快感,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感受,但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实实在在地搔到了她的痒处,一步步带着她攀上了高潮的顶峰,把她对于"高潮"的标準又往上提升了一个层次。

    射精后的季鸿隼趴在小彤身上,两人赤裸着身体紧紧贴着不动,房间里只剩下高潮后的喘息声。

   「放我下来。」不知过了几分钟,筱彤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腿痠了。」
   「哦!好...抱歉抱歉。」这个男人居然还道歉了,「那我拔出来啰。」
   「你慢点...嘶...哦...」拔出的过程中她又被季鸿隼的大龟头给刮地喊出声来。
   「我去洗一洗。」她已经恢复了理智,下床拾起散落的睡裙和内裤。起身时,她瞥见季鸿隼的肩膀上有她刚刚咬出来的齿痕,都已经有点黑青了,似乎还有一丝血色。

    她做爱时若是被插到受不了,就会反射性地咬住东西,那些东西通常会是男人的手臂或肩膀,因为做爱时这些部位就在嘴巴前。
    但每个男人―包括自己的老公和阿徐,几秒钟以后就会痛到停下来,改用衣服之类的东西让她咬,当然这是人之常情,她也不会因此而责怪他们,但快感因此被中断却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竟然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完全没有因为痛而停下,而是不断地抽插,带给她源源不绝的快感。
   「他怎么都没有叫痛?」筱彤脸色一红,心里突然对他有点抱歉,用衣服遮住身体小碎步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从花洒淋下,筱彤闭着眼让水淋在自己的脸上,「今天根本就是被这男人给强行...但为什么我...」她觉得有点难过,但这个难过似乎又没有很强烈,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她用力地甩了甩头,「对!一定是那个精油吧!那个男人一定在里面加了那个东西!才会害我...」她恨恨地想着,觉得自己一定是受到药物的影响,她用水不断地沖洗自己的阴道,她要把那个男人遗留的一切都清乾净!

    清洗之后的筱彤恢复了原本的理智,她在睡裙的外面多罩了一件浴袍,她不想让外面那个男人再看到她的身体。
   「洗好了吗?」季鸿隼见她出来,微笑着问她。
   「嗯!」筱彤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声,逕自走回自己的床位,此时她又瞥见男人肩头的那两排紫黑色齿印,她又再次觉得对他有点抱歉。

   「你不去洗吗?」筱彤冷冷地说着,边躺进自己的被子里,她这才发现男人为她準备了一条专属的被子。
   「这是妳第一次对我表达关心呢!」季鸿隼开心地笑着,老实说他笑起来还真好看,「我很开心,谢谢。」
   「然后呢?」筱彤脸一红,冷冷地回道,「我只是不喜欢汗臭,不要想太多。」
   「那我去沖一沖。」季鸿隼轻轻地在她脸上一吻,筱彤嫌恶地用棉被盖住头,侧向外面躺着,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便去了浴室。

    季鸿隼进了浴室以后,筱彤才起身脱了睡袍,摺好放在床头,然后重新躲进被子里。
   「我到底在这里干嘛...老公...孩子们...你们还好吗?」她好想立刻飞奔回家,躲进老公的怀里,她好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恶梦。
    筱彤的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沾溼了枕头,她低声啜泣着,她曾经以为自己的身体在婚前只会属于她的男友,婚后也只会专属于她的丈夫。
    可是不过短短一年内,她的身体已经被好几个男人进入过,而她确实也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又开始想着这一切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背德堕落而招致的报应。   

   「喀嚓!」浴室里水声停止了,筱彤连忙擦乾了眼泪,用棉被蒙住头假装睡着,她不愿意让季鸿隼看到自己的脆弱。
   「筱彤小姐,妳睡着了吗?」季鸿隼走到床边温柔地问着,见筱彤没理他,他便安静地熄了灯,躺上床睡了。
   
    这男人虽然年纪大了不少,但睡觉却很安静,不像自己的老公会打呼,常常吵得自己睡不着,她有时候还会要求他去跟小孩睡,让自己能一夜好眠。
    但此时这梦寐以求的寂静反而让她难以成眠,经过一晚上折腾她真的累了,可是却完全睡不着,她只能不断地小心翻身以找到舒服的姿势,又不会吵醒身旁的男人。

   「啊!」筱彤突然惊呼了一声,因为季鸿隼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让她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还让她把头枕在自己的手臂。
   「筱彤小姐,有我在...别害怕。」季鸿隼轻声地在她耳边说着。
   「你放开我。」她冷冷地说,一边挣扎着想推开身后的男人。

    季鸿隼不再回应,只是紧紧地搂住筱彤,他搂得很有技巧,让女人挣脱不开,却又不会受到伤害或疼痛。
    几次无效挣扎之后,筱彤轻轻叹了一声,放弃了继续抵抗,闭上眼强迫自己接受他的拥抱。

    说也奇怪,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她居然感觉眼皮沉重了起来,没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


    这是东南亚某国的一个小岛,是世界知名的观光胜地,海天一色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络绎不绝,海岸边矗立着一幢幢的豪华Villa。
    街道和沙滩上无数男男女女尽情地唱歌喝酒、跳舞狂欢,不管想逛街或是潜水冲浪,这里都能一次满足,虽然现在已近午夜,但外头的游客仍然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其中一栋美丽的Villa,是台湾一间保全公司在海外的据点,其实这间公司在海外并没有业务,会买下这里是因为他们要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

    Villa最后面的房间里,一个男人双手环抱在胸前,神态不安地走来走去。
   「豪,你还在担心吗?」一个美丽的女人站起身,温柔地环抱住男人的腰。

   「芊...」男人放鬆了双手把女人拥入怀里,温柔地说:「筱彤今天上船了对吧?」
   「嗯。」女人点点头,「你担心她会有危险吗?」
   「危险倒是不至于,就我所知他不会伤害女人。」男人担心地说,「我是烦恼别的事情。」

   「你担心她会失败吗...?」女人微笑着,「放心,筱彤很厉害的,她虽然不像我们...但她的意志力很坚强,她只要有了目标,就会竭尽全力去完成。」
   「我就是担心意志力这件事...他的手段...」
   「你是怕筱彤会爱上他?」女人笑了笑,「不可能的,你不用担心,就算让他们再多待2个月也不可能,她的个性我很了解。」
   「我知道,但...」
   「豪,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女人心里其实也忐忑不安,但这时候她必须稳下来,否则只会自乱阵脚,尤其这个男人对她是如此依赖。
   「可是...可是他...」男人还想说下去。
   「豪,你冷静下来。」她温柔地说,「筱彤现在在海上,我们也不能做什么呀...而且你刚刚也说他不会伤害筱彤,这样就够了。」
   「...」
   「豪,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我们的计画多演练几遍,然后就是等,等时间到的那天。」
   「唉!也只能这样了...」男人颓丧地坐进一张大单人沙发里。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帮你做复健治疗吧。」
   「那冬梅...」
   「没关係,反正外面随时都会有人,不差这点时间。」
   「好吧...真的不行就算了,不要在我身上花太多时间。」
    男人说完便放鬆地躺在沙发里,把两腿张开。

    女人慢慢地高跪在男人双腿之间,轻柔地解开他的睡袍并拉下内裤,用手抓住阴茎一口含进嘴里,开始上下吞吐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啊...芊...嘶...好舒服...」男人禁不住叫了出来,他感觉自己的阴茎温热而湿润,女人除了上下抽动以外,还用舌头不断地在他的龟头绕圈,另一只手捧着他的阴囊轻柔抚摸。
   「嗯...哦...嗯嗯...」身下的女人也发出了淫蕩的叫声,原来她不知何时也脱了自己的内裤,快速地在自己的阴户搓揉着,阵阵的快感让她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男人被吸吮得不断扭动低吼,女人也被自慰的快感给弄得脸色潮红,没办法再好好地维持跪姿,几乎只能趴在男人的身上。
   「嗯嗯...嗯...嘶!哦嗯~~~!」女人愈叫愈淫蕩,音量也愈来愈大,「豪...你...你好硬了,我要...哦...给我!我要!干我!」
   
    女人迅速地站了起来,深怕错过什么似的面对着男人骑了上去,一手捧着男人的脸开始与他深吻,另一手抓住他的阴茎往早已湿润的蜜穴里放进去。
   「哦!嗯嗯!豪~~~干我!快~~~哦!好硬!嘶~~~嗯嗯~~~!我要~~~我要!」女人用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开始扭动腰部,嘴里叫喊着淫蕩的话语,哀求男人赶快狠狠地操她。

   「嗯嗯~~~!嗯嗯嗯~~~!哦~~~!豪!插我!用力插我!嗯~~~!」
    女人恣意地驰骋,长长的髮丝性感地甩动着,她不知何时已经除去了自己的细肩带上衣,她的双乳上下甩动着,粉色的乳头尖端在男人的胸部摩擦着,带给她阵阵地快感。

   「芊...」
   「嗯嗯嗯!好舒服哦~~~好舒服~~~」
   「芊...好了...」
   「哦~~~你好会插哦...」
   「芊...芊!好了!芊!」男人加大了音量,把女人紧紧抱住,不让她再动,「够了...」。

    俩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彼此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拥抱着。
   「豪...没事...你的状况愈来愈好了。」女人率先打破沉默。
   「芊,妳不用安慰我,我都知道...」
   「我没有安慰你,你今天有进来一点点,把我弄得很舒服!真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妳,辛苦了。」

    男人心疼地紧搂住她,摸摸她的头答应着,但他心里很清楚,刚刚那半软不硬的阴茎碰到蜜穴的一剎那,就整个软掉了,就连1公分都没有进去。
    女人努力地叫床、说些淫蕩的话语,都无法让那根废物重新振作,想到她刚刚努力扭腰假装舒服的样子,他对她只有满满的歉疚与心疼。

   「芊,时间不早了,妳快出门吧!」男人鬆开了手,轻轻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嗯...」女人从男人身上下来,细心地把他俩下身的淫水都清理乾净,然后穿上刚刚那件蓝色细肩带上衣和白色短裙,再用双手往后顺了顺自己的长髮,彷彿是天生的模特儿,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有如时尚杂誌的照片。
   她原本就有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此刻再加上那诱人的乳沟和修长的大腿,绝对足以让这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

   「芊。」
   「嗯?」
   「妳真的好漂亮。」男人讚叹着。
    女人侧过头对着男人眨着一只眼,笑着说:「我知道,不然你怎么会那么喜欢我?」
   「啊!这...我...我不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笨拙地想解释。
   「噗哧!」女人看他慌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知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呼...」男人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他真的很怕女人误会他

   「豪...我要出去啰。」女人整理已毕,拎起了包包,「你已经进步很多了,早点休息,不要想太多,知道吗?」
   「嗯。」男人拉着她的手,依依不捨地说,「注意安全。」
   「知~~~道~~~了!」女人又好气又好笑回道,「你都派了5个人跟我,我是要怎么出意外?」
   「还是要小心。」男人忍不住又唠叨了一句,「别忘了妳现在只有一个人。」
   「好啦~~~我知道了,我走啰!」

    男人看着她开门离去的背影,心中满满的担忧与不捨,他恨自己完全帮不上忙,只能让她每天都如此辛苦。
    虽然这件事帮不了她,但他会不计一切代价地保护她,任何人都不准伤害他真心爱着的这个女人。

   「芊...我一定会保护好妳,不让任何人伤害妳,妳不用担心。」他在心里暗自发誓。




-- 未完待续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