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八章

九久小说网 2021-11-25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八九不離十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八章

  “我……我难受……”听着婉柔略显痛苦的声音,但我却刹那间兴奋到了极致,因为只要是个稍微有点经验的男人,应该都明白,婉柔这种状态代表着什么。

  喘着粗气豁然起身间,我死死盯着视频画面,撸动着阴茎快到了极致。

  “婉柔,更快一点。”心理大师的声音也不复以往的平静,继续命令道。

  “嗯……我……”婉柔一时间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伴着纤细的右手一次次使力,在我视线中,那粉色棒体一时间就仿佛真的化作了其他男人的阴茎了一般,疯狂的肆虐,蹂躏着我的爱妻,我的婉柔的蜜穴。

  “告诉我,妳现在在做什么?”心理大师突然问道。

  “我……”声音中,能听到婉柔的苦苦压抑,但下一个刹那,却顿时又听到她在急促喘息中说道:“我……我在自慰……”

  “错了。”心理大师毫不留情的批评着:“睁眼看着手机萤幕。”

  婉柔睁眼没睁眼我此时看不到,我只能看到视频中的心理大师豁然起身,他那下半身赫然是直接不着片缕,没有一丝预兆的,就将自己同样狰狞粗壮的阴茎,直接展现在了婉柔的视线中。

  “我……嗯……”我不知道婉柔看到时,是什么感觉,只看到她整个下半身从未见过的剧烈颤抖着,一声嗯嘤中,再次说道:“我难受。”

  虽然这样说着,但那粉色棒体的抽插却是丝毫没听,而心理大师一边撸动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强势而又冷漠的道:“知道吗,婉柔,妳现在在和别的男人偷情自慰。”

  “我……嗯……”又是一声嗯嘤,却比起以前格外的高昂,并没有想像中夸张的喷水,痉挛,只看到婉柔身体剧烈一颤,臀部微微向上一抬的瞬间,那粉色棒体再一次没入紧致蜜穴后,纤细的右手顿时无力的耷拉下去,而随着微微抬起的臀部再次落下。

  看到这一幕,我只感觉整个人瞬间就要疯狂了一般,飞快撸动阴茎间,那早已忍耐了许久的快感,再也忍耐不住,伴着一股股强劲而又浓厚的精液,尽情释放而出。

  几乎就在同时,视频中还在喘息中的婉柔猛然踉跄起身,伸手就要去关闭手机视频。

  只不过,在视频关闭的刹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心理大师似乎说道:“这么多年过去,婉柔,妳终于又一次自慰达到高潮了。”

  我有些疑惑,但刚刚尽情释放过后的我根本无暇考虑这些,一场喷射就像是耗尽了浑身所有力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么多年的煎熬,真正的算是第一次这么享受到淫妻的快感,虽然只是网上虚幻的淫妻。

  渐渐平复下心情后,我不由将心思再次落在了心理大师的身上。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并不傻,也并非不懂人情事故,将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后,我不得不说一声,心理大师确实手段高。

  从最初被他胁迫,虽然我也曾在淫妻和停止之前徘徊过,但说实话,那时候更多的还是有些不甘错过这个机会,但其实我的内心一直偏向于就此终止的。

  因为不管心理大师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一开始的胁迫,始终让我无法很是相信他。

  第二、就是我认为即使是胁迫成功了,但那就是淫妻吗?淫妻的快感并不应该从胁迫中得到,而且我相信,这么多年的性格,婉柔也绝对不会因为胁迫,就真的会按照我所设想的走下去。

  心理大师高就高在,胁迫,主动退出,甚至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在我们心中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转,让我们不由自主就开始去相信他,

  即使是现在想通了他的手段,我除了讚歎他手段高明外,其实对他的警惕心已经大大的降低了,甚至本能的选择相信他并太多恶意。

  但是,为什么婉柔又会主动找心理大师,这是我目前最疑惑的事情。

  正想着,心理大师突然就发来了微信:“怎么?老哥还没看完?”

  我深吸一口气,知道就算没恶意,但这一次,也是我和心理大师真正的较量了,过了一会才回道:“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呵呵。”心理大师很随意的样子:“视频中都说了,也是让你看的,当然是把你老婆调教成一个喜欢性,享受性的骚货,这也不是你想要的吗,当然安心啦,我不喜欢重口味的东西。”

  “为什么选择婉柔,或者选择我们?”我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心理大师这一次沉默了一会才回覆道:“抱歉哦,这个问题还不能回答,不过以后你们有一天会知道的。”

  不等我问出第三个问题,心理大师反而率先发问了:“怎么样,老哥,想通了我的手段了吗?”

  我缓缓打字道:“大概想通了,很高明,但并不是很难识破。”

  “对啊,所以一直说,常规手段根本不可能在你老婆身上有什么进展的。”

    心理大师泛泛而谈:“没有胁迫,我连交流的机会都没有,但靠胁迫也又达不到我所想的效果,所以就来一招以退为进了,顺便帮你们一个大忙,博取一下好感。”

  “不过啊。”说完,心理大师又发来消息道:“最后选择权还是给老哥你们了,要是你老婆不找我,我就真的消失了。”

  “她为什么又会找你?”我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一个疑惑。

  “这个吗,就比较複杂了。”心理大师略显得意的道:“第一,你自己在论坛也说了,你们结婚到现在,你老婆一次高潮也没有过。但是你知道吗,其实你老婆,在以前通过自慰得到过第一次高潮,但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你老婆心理有了阴影,导致她对越是亲密的人,就越压抑自己。”

  “当然,这是题外话,我正好是个陌生人了,就用一些强硬点的手段,让她再次体验一下高潮的感觉了。”

  “你猜,时隔几年再一次体验到高潮的滋味,她真的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

  看着心理大师发来的一大串话,我心中顿时猛然一震,他竟然连婉柔没结婚前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都知道,难道是婉柔曾经的朋友或者玩伴? 

  心中带着这样的疑惑,但我并没有询问心理大师,因为明知道问也是没结果的,不如暗自记下,当作一个调查的方向。

  沉默中思索,半天没有搭理,心理大师很快又发来消息道:“其实就是一些小手段啦,我自己也不确定效果有多大,要说发挥作用最大的,还是老哥你。” 

  “我?”对于心理大师这句话,我顿时一阵意外。

  “自己看吧,今晚我和你老婆的聊天记录。”心理大师说着,随手又甩来一大串合併的聊天记录。

  我深吸一口气,先是回覆了一句“我先看看”,然后才打开了聊天记录。

  “在?”这便是婉柔的第一句话。

  “在的哈,只是没想到,妳还会加我。”心理大师不知道是真意外,还是假意外的说道。

  “嗯。”反观婉柔,虽然主动添加了心理大师,但却惜字如金。

  两人顿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到最后,还是婉柔再次发了一个消息:“还在?”

  我看了简直有些想笑,但其实也理解婉柔当时的纠结,随之便看到心理大师回覆道:“在的,要说咱们也算坦诚相见过了,我感觉,有话可以直说,找我什么事?”

  “不知道。”婉柔的回覆依然很简单。

  不过,这一次心理大师主动出击了:“我知道。”

  “嗯?”婉柔问道。

  心理大师道:“婉柔,现在我郑重的问妳,我要调教妳,把妳调教成一个喜欢性,享受性,渴望性的骚货,妳愿意吗?”

  看着心理大师这么直白的一句话,我的心再次一紧,没做多想,便继续看下去。

  婉柔沉默了很久,才回覆道:“愿意一部分。”

  不等心理大师询问,婉柔又继续道:“你可以在限定範围内调教我,但要约法三章。”

  看到婉柔的回覆,我只感自己刚刚平复的心一下子就火热起来,甚至已经疲软的阴茎都有了再次微微抬头的迹象。

  因为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中已是清楚明白,我的春天似乎真的要到来了,虽然有很多细节还要斟酌,但春天是真的来了。

  顺着往下看去,心理大师对婉柔的约法三章并没有太在意,而是问道:“大概了解了,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心理大师的问题,也是我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婉柔过了一会才回覆道:“因为我想试着变得更女人。”

  “为什么?”心理大师还是同样的问题。

  “唉~”婉柔歎了口气道:“因为我发现我老公经常背着我在书房自己打飞机,刚开始很生气,后来想想,可能大部分原因还是在我身上。”

  看到婉柔这个回答,我心中轰然一震,总算明白为什么心理大师说我起了很大作用了,与此同时,心中弥漫的全是满满的暖意:“原来婉柔是为了我。”

  仔细想想,自己经历了上次两天的波澜后,淫妻癖似乎更加严重了,自己一遍浏览着论坛,一边打飞机的频率自然也多了,加上自己不怎么喜欢打扫卫生,婉柔会发现,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我想她应该还没发现我的秘密吧。一想到自己经常浏览的网站,虽然清除了痕迹,但所谓一名刑警,想恢复应该也不是太难,我顿时感到有些心惊肉跳。

  深吸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继续看下去。

  面对婉柔的回覆,心理大师却是问道:“确定只有这个?或者,还有继续享受高潮滋味的原因?”

  我的心不由在温情与激情中来回转换,而婉柔再次沉默了片刻,回覆道:“我承认,有。”

  看到这个回答,不知为何,我不由就感到仿若心中一块巨石落地,淫妻淫妻,如果妻只是勉强为了自己,其实内心抗拒无比呢?那还有什么意义。

  “恭喜妳,婉柔,终于踏出第一步,敢于承认自己的想法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心理大师问道:“为什么选择我?”

  这一次,婉柔回答的很快:“不管你是谁,你的套路我也看明白了,但很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忙,如果让我再找重新认识其他男人,我心理上接受不了,不过我也只是尝试,不会任你摆布的。”

  “好了,那我们可以约法三章了,不,我更喜欢称为制定準则。”心理大师发来一个笑脸说道。

  “好。”婉柔似乎早有準备,当即道:“第一、不能做出我任何有关工作,家人,朋友方面的事情;第二、不能命令我与老公之外的男人有任何肉体接触;第三、不视频,不能露脸拍照。”

  婉柔提出的三条要求很苛刻,甚至比第一次受到胁迫时还要苛刻,我看了先是心头一亮,接着不由又连忙质问自己:“想啥呢?做人不能太贪心。”

  而面对婉柔的三个要求,心理大师也很快回覆了:“第一準则,不影响工作,家庭,生活,永远不僭越,第二準则心理调教为主,可以接受,第三準则安全问题,可以接受。”

  心理大师统统接受了,然后又道:“好了,準则达成,除非双方达成一致,达成新的準则。”

  “不会的。”婉柔回了一句。

  三个字我和心理大师都明白什么意思,顿时就看到心理大师回覆道:“听说过一句话吗?準则就是用来打破的。”

  “可能吧。”婉柔再次沉默片刻才回覆道。

  “我还以为妳会要求先见我一面。”心理大师又说道。

  “没必要,我不会和你发生什么的。”婉柔冷漠的回覆道:“值班中,勿扰。”

  两人聊天到此结束,我看完深吸一口气后,沉思一会道:“接下来,该我们约法三章,不,制定準则了。”

  我这一句话,算是已经表明了心理大师最开始问我的那个问题:“我要继续调教你老婆,你同意吗?”

  对,我同意,甚至非常迫切,非常强烈的同意,但有些事情还是要商量的。

  “老哥,这个是必须的。”心理大师也很快回覆过来了:“不过我想先问一个问题,还记得最开始我给你说的三準则吗:
一、男方必须全程参与,避免单男与妻子单独相处;
二、一切行为必须可控,避免过强的刺激导致夫妻生活索然无味;三、避免熟人参与,特别是妻子单方的异性朋友参与。”

  “老哥,你是选择遵守,还是突破?”

  我顿时沉默了下来,随之却是问道:“有意义吗,婉柔给你设定的準则,这三条哪一个也突破不了。”

  “呵呵。”心理大师不在意的回覆道:“老哥,我说了準则就是用来突破的,给我两个月,不,一个月足已,我和你老婆一定设立新的準则。”

  我的心热了起来,其实如何选择,当时在看到这三条準则的时候便已经考虑过和下定决心了,如果依然被这样的準则困扰着,那不过就是又一个千篇一律的枷锁一样。

  就如同看到婉柔蜜穴中插着粉色棒体那一刻所体会的快感与兴奋,如果有了枷锁,我还能体验到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很是坚决的回覆道:“我选择突破。”

  “收到。”心理大师当即道:“那我们也该设置一下我们的準则了,我先说说我的,只有一条,不能干涉我的调教,做为回报,每天晚上全程回馈,一周你有一次自主调教的机会,全程你只有三次喊停的机会,三次一过,我将终止调教。”

  “我。”原本心理已有着千万语言,但看到心理大师发来的仅仅一条準则,我却发现一字一句都戳中了我最渴望的地方,每一条都让我热血沸腾。

  我突然感觉没什么可说的,沉默许久,深吸一口气回覆道:“準则生效。”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