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七章

九久小说网 2021-11-25 21:53 出处:网络 作者:八九不離十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七章

  “我……我……”面对心理大师的询问,婉柔的声音格外的颤抖和软弱,颤着顿了几顿,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只是那双腿,却是猛地夹紧到了极致,就像是有着一只虫蚁在中间窜动一般,让她情不自禁的微微扭动起来。

  “婉柔。”我站立着,双眼充血一般死死盯着视频中的画面,紧握着阴茎的手不动,却依然有着滔天的快感一波波席捲而来,有些乾燥的嘴唇动了几动,最终咬着牙,不由怒駡一声道:“操,骚货。”

  一声“骚货”算是我此生第一次这样骂婉柔,并不是因为生气,骂出之后,只感浑身都是一阵舒爽的激灵,就仿佛满腔的煎熬和火热找到了宣洩口一般,喘着粗气再次坐下,却是当即飞快忍不住撸动起自己的阴茎来。

  “婉柔,腿分开。”心理大师再次强势的命令道。

  “我……”婉柔的声音依然颤抖,那紧咬着的红唇简直就要咬破一般,呼吸时而急促,时而悠长,时而粗重,但听着心理大师强势的话语,就像是心中有个魔鬼的低语一般,终于是颤抖着,一点一点,将自己原本紧闭的双腿分开了。

  一刹那,那展现出的是一副对于我来说,淫霏到极致的画面。

  不穿内裤算什么,将自己的私密部位展现在另一个男人眼前算什么,此时此刻,在我的爱妻,我的婉柔那紧致的蜜穴中赫然是正插着一根粉红色的振动棒。

  “操,骚货,婉柔,骚货。”我一边疯狂撸动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在心底里一声声怒駡着,那种快感宛若窒息,又宛若沸腾的岩浆,让我欲罢不能,让我着魔了一般沉浸在其中。

  就像是故意为了让我看的更清楚一般,视频中的画面陡然放近了少许,正直直对着婉柔的双腿之间,

  那是一根通体芬红的震动棒,材质看上去光滑柔软,顶端还是一个小猫的装饰,猛一眼看上去甚至有些可爱,但此刻落在我的眼中却是如此的淫霏。

  不算很粗的棒体,硬生生撑开着婉柔那紧致的蜜穴孔洞,粉嫩的阴唇被无力的挤压在两侧,定睛看去甚至都能看到婉柔蜜穴中微微翻卷而出的娇嫩肉褶。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注视着婉柔的蜜穴,那棒体插入中,我不知道婉柔此时此刻的感觉,只是看到紧致而又娇嫩的蜜穴,此刻就像是与她的呼吸连成了一体一般。

  一阵呼吸,那蜜穴便是微微一阵蠕动,即使婉柔不想,随着蠕动,也会将那粉红色的棒体包裹的更加紧密,也会无法抑制的带来一阵微微摩擦触碰的触感。

  视线之中,连婉柔的小腹都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死死看着,瞪大眼睛看着,终于看到了,就在粉红棒体与她紧致蜜穴交合之地,正悄无声息的,有着一抹淡淡的光泽。

  飞快撸动自己的阴茎间,我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能喷射,但又渴望这种快感,一次次死死忍耐。

  “原来,从始至终,我的老婆,我的婉柔蜜穴中一直插着这样一件物品,视频的那晚我在哪里?是否在和我一起聊天的时候,那属于我的蜜穴,便已经被这样一个器具所佔据?”

  婉柔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迎接的这次视频?当一边插着这样一个器具,一边听从着心理大师,做出那些羞耻的动作时,她恐怕是真的有感觉了吧。

  到了此时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之前的婉柔为什么会一次次不由自主的夹紧着双腿。

  刚开始对心理大师故意删减了一些聊天内容,有些恼怒,我也很想知道心理大师又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婉柔接受的这一切。

  但仔细想想,如果我真的什么都提前知道的一清二楚,还会有那一种突然发现,突发迸发到极致的快感与享受吗?

  想通了这点,我不由也有些佩服起心理大师了,如果不是提前做通工作,让婉柔至始至终都插入着这样一个器具,那么之前那些挑逗,真的能让婉柔有感觉吗?

  不管是如何冰冷的器具,最敏感,最隐私的部位,一直被佔据着,被填充着,我想就算是婉柔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无视吧。

  其实心中还有着很多很多的疑惑和不解想要询问,但此时此刻,我更想做的还是把接下来的视频一秒也不放过的全部看完。

  心理大师并没有强迫婉柔说出难以启齿的话语,只是带着一丝戏虐和火热道:“婉柔,妳真的已经激动了。”

  “我……”婉柔再次颤了颤,一个我字说出口,本能的想要併拢起双腿,想要遮掩住双腿之间那淫霏的一幕,但是就像是真的已经投入到了其中一般,双腿刚刚微微併拢,无需心理大师说什么,便再次分开了。

  而且随着双腿的一併一分,带动着那紧致的蜜穴无法抑制的就也蠕动了一下,顿时让我看到,原本弥漫在棒体与蜜穴交合处的一抹淡淡的光泽,猛然变得更加清晰。

  “告诉我,妳激动了吗,婉柔?”心理大师再一次问道。

  “我……”婉柔也再次颤了颤,但在猛喘了几口气后,还是让自己儘量回覆着往常道:“我也是个人,激动不也很正常。”

  “妳不诚实。”心理大师不以为然道:“我再问妳,和妳老公在一起时,这么激动过吗?”

  无需婉柔回答,我便清楚的知道答案:“没有。”

  而婉柔沉默了一会,也不知是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还是什么,反而平复了许多,只不过开口却是道:“我承认,没有。”

  听到婉柔的回答,一时难免的有些心酸,但与此同时,心中也陡然生出一股念头,一股不管经历任何艰辛,一定要让婉柔享受到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享受过的感觉。

  “妳很诚实,但妳知道为什么吗?”心理大师泛泛而谈:“因为,妳唯有面对一个不熟悉的男人,才会如此激动,才会如此兴奋。”

  “是这样吗?”我也喃喃的自问着,而婉柔并没有回答,只是不知是不是心理大师一句话说中了她的心坎,再次勾起了她的思绪,那原本已经渐渐平复下来的双腿,再次微微的颤抖起来。

  “接下来,妳知道要该做什么吧。”

    心理大师终于转口道:“按照我们的约定,妳要在我的注视下,自慰到高潮。”

  “我……我……”婉柔颤抖着,我也在颤抖着,猛然停下了撸动的行为,压抑着即将迸发的快感,只为得到更加强烈的刺激。

  而婉柔颤了几颤,最终只是道:“我不会。”

  “真的不会,还是感觉难为情?”心理大师呵呵一笑道:“妳看,妳流水了。”

  我不知道婉柔有没有顺声低头真去看了一眼,但我却是真实看到,随着心理大师的话语落下,婉柔大腿根部的肌肤不由就连同着紧致的蜜穴蠕动颤慄了一下,紧接着原本还是微微一片的光泽,赫然是化作了肉眼可间的实质,在大腿根部彙聚出了浅浅的一片。

  而那紧致的蜜穴蠕动着,就像是带着一种磁性一般,赫然是变得与粉色棒体再也没有任何一丝缝隙。

  心理大师没有催促,也没有再提起惩罚,只是道:“婉柔,不是说好了吗,也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妳面前了。”

  婉柔再次沉默了一会,终于是道:“是,今天是最后一次。”

  “那我们开始吧。”心理大师笑了,而婉柔身体微微颤慄着,就像是耗费着全身所有的力气一般,终于缓缓抬起,颤抖着向双腿之间移动而去,而我那一颗火热的心也陡然提高到了最高处。

  直到婉柔纤细的右手终于握住了那粉色棒体裸露在外的一段,我深吸一口气,也不由再次握住了自己的阴茎,一点点缓慢的撸动起来。

  婉柔说不会,或许并不是假话,因为抗拒所以便经历的少,因为经历的少,自然是真的不怎么会。

  只见她颤抖的右手握住粉色棒体低端之后,便就那样放着了,只是偶尔之间握着棒体,微微的转动一下。

  那动作轻微,但即使是如此轻微的动作,顿时也让她的身体猛然一颤,然后平滑的小腹连同着大腿根部的肌肉,都是猛地一抽,那原本渐渐平复下来的呼吸,也顿时化作了清晰的喘气。

  “慢慢来,婉柔,我相信妳行的。”心理大师温柔的说着,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是在鼓励单位中的职员努力工作。耐心的等待中,他没有任何催促,仿佛更加乐意看着婉柔自己发挥一般。

  而或许这就是心理大师专业的一点,无论是温柔还是强势,是惩罚还是鼓励,一切仿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笨拙而又几乎察觉不到动作的漫长等待后,唯一能够勉强看出的变化就是婉柔大腿根部的那抹光泽越来越清晰,弥漫的範围也在一点点渐渐放大。

  我不知是身体感觉的促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婉柔像是终于微微适应了,那双手握住粉红棒体的顶端,不由就开始加大了转动的幅度。

  近距离的视频角度下,我顿时看到随着粉色棒体终于清晰的转动下,蜜穴与棒体的交合处顿时被撑开了一个缝隙,甚至都能看到里面被带动着翻卷的娇嫩肉褶。

  “嗯……”一声无力而又压抑着的嗯嘤终于是再次从婉柔口中传蕩而出,让她猛地一下便停下了转动粉红棒体的动作,待到急促喘息几口后,似乎察觉到心理大师还在默默的注视着,当即就再次握紧了那粉红棒体,开始了再一次的转动。

  这一次,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婉柔的蜜穴连同在大腿根部的肌肉,都剧烈一颤,但让我佩服的是,这第二次,她竟是再没像第一次一样,发出嗯嘤娇喘之声了。

  毕竟,我对她太过了解,无论身处怎么样的环境,总是会以最快的速度,顽强的去适应。

  这些思绪,在兴奋的快感冲击下,刚一浮现便被我抛掷脑后,而随着婉柔开始一次次轻微的转动起那根粉红棒体,我也不由感同身受一般,稍微加快了一下撸动阴茎的速度。

  几个反复下来,不仅仅浪涛一般的快感不停的在我体内涌动,我想,婉柔的感觉也并不是想像中的那样平静。

  因为随着粉色棒体一次次的转动,不仅仅是婉柔自身渐渐熟悉了这种方式,更重要是的我察觉到,那粉红棒体在她那紧致蜜穴转动之间也越来越平滑。

  虽然无法看到,但我也能肯定,那时的婉柔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随着我的抽插,反而渐渐乾涩,我想,那时一定很湿润,很湿润了。

  一时间,甚至在我的耳边就像是出现了幻觉一般,仿佛回蕩着一阵阵轻微的“哗叽哗叽”的淫液搅动声。

  滚烫的阴茎上,接连涌动出一股股酥麻酸爽的快感,目睹着视频中爱妻婉柔第一次这么大胆的尝试,我只想永远铭记在脑海,而猛然间就看到,婉柔再一次转动粉红棒体时,赫然时一只手发转一圈,带动着那粉红棒体也直接完整的在她那紧致的蜜穴中转动了一圈。

  “嗯……”伴着身体陡然加具的颤慄,婉柔终于还是再次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嗯嘤娇喘。

  或许,无论男人,人的欲望和快感被激发而出,其实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控制和压抑,而婉柔也是一样。

  有了第一次完整的转动,紧接着虽然还有着微微的停顿,但接下来每一次转动,都是如此的完整和彻底。

  那宛若天籁一般的嗯嘤,终于是打破某种魔咒了一般,再次断断续续的响起了两次,只不过我却看到,随着粉色棒体转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婉柔大腿根部的那抹光泽,早已弥漫了一大片的範围,甚至连那粉嫩的阴唇之上,也微微明亮的一片。

  再一次完整而又深入的旋转后,婉柔急促喘息间,甚至连大腿根部都有汗珠在滑落,我不明白婉柔为何就喜欢这样苦苦忍耐,但也正是因为她的忍耐,我才更渴望看到她忍耐不下去的那一幕。

  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心理大师终于开口说话了:“婉柔,不想尝试一下,抽动的方式吗?”

  “我……我有些难受……可以结束了吗?”婉柔微微颤抖的说着。

  或者!对于她来说,这种感觉真的是难受。

  不过,心理大师却是乾脆之际的直接拒绝了:“不可以,妳也不想在约定的最后一刻,毁了诺言吧。”

  “好,我知道了。”婉柔沉默了片刻,终于是再次握住了粉色棒体,这一次不再是转动,就像是咬着牙终于下定了某种艰难的决心一般,她握着粉色棒体的手握紧又鬆开,鬆开又握紧。

  猛然间,最后一次握紧的刹那,终于是使力将粉色棒体稍稍向外拉扯了一下。

  “嗯……”这一次,婉柔的嗯嘤娇喘格外的清晰和悠长,我甚至看到随着粉色棒体的抽出,她那紧致的蜜穴就像是婴儿的小嘴一般,猛地一紧,一缩。

  “再插进去。”心理大师这一次并没有再选择旁观,而是强势的命令道。

  “我……嗯……”婉柔颤抖的刚说出一个字,但纤细的右手却是使力,将那刚刚抽出少许的再次插入其中,顿时就是再次一声嗯嘤娇喘。

  我也不由喘了一口气,撸动阴茎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即使无法看到,也能想像的出,那通体柔软的粉色棒体,随着抽出,插入,必定毫无保留的摩擦着婉柔蜜穴深处每一寸敏感的肉褶。

  前后粗细不一的棒体也必定带来着不一样的摩擦触感,我甚至看到婉柔展现在镜头中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慄。

  然而,心理大师却是一反之前的态度,继续道:“抽出更多一点。”

  婉柔没有回答,但却是没有太多的迟疑,真的再一次将粉色棒体抽出的更多,足足抽出到差不多一般长度,心理大师才出声喊停。

  我顿时看到,那抽出的粉色棒体之上,就像是涂抹了一层润滑液一般,明晃晃的一片。

  而还不等婉柔有什么停歇,心理大师便继续道:“更快一点插进去。”

  “我……嗯……”嘴上说着,但随着右手使力,那缓慢间一点点抽出的粉色棒体,却是在几秒的时间,被婉柔一下字尽数插入进去。

  在我意外震撼婉柔的大胆之时,一声勉强算的上高昂的嗯嘤,第一次从嘴角传蕩而出。

  就仿佛抽插就是一个开端,心理大师再也没有留给婉柔任何犹豫的时间:“再快一点抽出来,尽力的插进去。”

  一个个强势的指令之下,婉柔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像是本能一般,一次次抽出,一次次插入,那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这一次,我是真的听到了,伴着越来越快的抽插,我的耳边真的传蕩出了一阵轻微的水声,而婉柔那蜜穴周围大片的明亮光泽,也早已再也无法掩饰。

  “我……嗯……哼……嗯……”即使到了如此地步,婉柔竟然还是在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喘息,但随着再一次几乎将粉色棒体完全抽出,然后尽根没入后,她整个臀部连同着双腿之间不由轰然一颤,然后不由颤抖说道:“我……我难受……”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