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一瞥洞天(第三章 郑总的怪癖)

久久小说网 2021-01-12 10:05 出处:网络 作者:WhiteMC编辑:@春色满园
第三章 郑总的怪癖 第二天的工作都因为中午时的指令而变得有趣,一早,李嫣茹紧皱着眉头,在理疗室里踱着步。
第三章 郑总的怪癖

第二天的工作都因为中午时的指令而变得有趣,一早,李嫣茹紧皱着眉头,在理疗室里踱着步。

“嫣茹姐,怎么了?看你有烦心的事情?”

“啊?嗨,马特,你来啦。我……我家里好像……好像失窃了!”

“失窃?丢了什么东西嘛?”

“丢了……丢了……啊,反正是很重要的东西!”

“最近的确盗贼很多,我家里也丢东西了。”

“是吗?丢了什么?”

“说起来不好意思,是我的……我的……内裤……”

“啊!”李嫣茹的脸一下变得通红,低着头不说话了。“那……那……真是奇怪。”

“是啊。”马特应了一声,乐呵呵地走了。

李嫣茹今天找马特聊天的次数明显增多,而且总在他周围不远处,时不时偷瞄两眼他,有时竟能痴痴地看着他很长时间。

有次两人同时进出一门,两人手臂偶然相蹭,马特惊异地发现,嫣茹便如触电一般,浑身颤抖了一下,并且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在之后的时间里,嫣茹总是“偶然”地与马特擦肩而过,他俩的缘分似乎特别的好。



“嗨,马特,你……在忙吗?”

正在整理文件的马特一抬头,表姐正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啊,还好,嫣茹姐,有事吗?”

“啊,是这样,你不是想学催眠吗,我这里正好有一个案例在,你若是不忙就过来看看。”

面对这么客气的表姐,马特尽量掩饰住自己的兴奋,但仍旧吼着答应下来。

两人来到理疗室,但见一个西装革履、着装整齐的男子正斜躺在理疗室的躺椅上,“马特,这是我市的着名企业家郑铎先生,也是我们老顾客。”

“是,是……我知道他。”

“恩,很好。本来呢,顾客的情况是不能对除我之外的任何人说的,但是,因为……因为……因为你很好学,我就破例一次。简单地把郑总的情况跟你说一下,你可不许跟其他人讲哦,这是表姐我对你的信任。”

“明白,明白。”

“恩,好。”接着李嫣茹便将郑铎的基本情况简要地跟我说了一下,“下面呢,我们就要减少他工作感到的压力,同时呢,让他淡化对自己母亲的思念程度。”

“嫣茹姐,我在之前读书时了解到,可以利用药物进行辅助治疗,是吗?”

“马特你真的是博览群书,是这样的。”

“那咱们理疗室中有这样的药物吗?”

“有的,不过一般情况是不必使用的。”

“姐,您看,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您就让我观摩一下。”

“真拿你没办法。我这可是又破了一次例了哦。”

“谢谢嫣茹姐!”

接着,李嫣茹打开保险柜,拿出了两瓶药物,和两套注射用具。“你看,这就是所用的药物。”

“恩……傲娇的表姐很骄傲。”

“嫣茹,能听到我说话吗?”

“是……”

“很好,我想知道,是否可以让一个人在催眠状态中做很多现实中的事情呢,就类似梦游的场景?”

“这其实是不现实的,因为在催眠状态中,人的全身都是非常放松的,他很难使肌肉收缩,进而做出很多现实中的事情。”

“OK,既然这样的话。嫣茹,听我说,你现在处在一个非常放松的环境中,当我数到3时,你将会睁开眼睛,并且醒来。但是你将不会认为这是现实,你将认为这是你做的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境。而这个梦境,就是前几天曾经说的那个心理技巧比赛的现场。比赛你还记得吗?”

“记得……”

“很好,在这个比赛中,只有技巧的比拼,没有道德的约束。而你面对的考题就是,将郑铎的审美观变成……这样。明白吗?”

“明白,但,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仅靠现在这些时间肯定无法完成。”

“你说的对,今天你只会尽力完成第一步。好,现在,我要开始数了,1,2,3!”

李嫣茹缓缓睁开眼睛,眨了两下,看到了马特,“马特你也在这啊,你也参加这个比赛了?”

“我……?比赛……?哦哦,没有,我看嫣茹姐你参加了,给你来搭把手。”

“太好了,有你的帮助太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

“恩,那嫣茹姐,您能把大体的计划先跟我说一下吗?这样我也能不那么手忙脚乱。”

“哪的话,跟你说一下也好,你帮我看看看还有什么疏漏没有。是这样,我们的第一步呢,就是先逐步修改郑铎的审美观,同时适当加深他对他母亲的思念。那我们先开始修改他对异性腿部的审美。哎?马特,你喜欢什么样的腿啊?”说这些话时,李嫣茹特意用指尖轻轻划过自己的美腿。

“喜欢……喜欢……喜欢嫣茹姐你一样的,就这样的……”

“哈哈,好啦,咱们开始吧。你来准备一下药剂,就是这么做,不是,是这样。对,差不多,这样拿好。我来筛选一下图片。”

所有都准备好后,表姐唤起了郑铎,并将他催眠到了一个更深的层次,“郑铎,能听到我说话吗?”

“恩……”

“现在你处在一个非常舒服的状态中,什么都不需要顾虑,什么都不需要思考……”

“恩……”

“现在,郑铎,听我说,当我数到三时,你会睁开眼睛,但你依旧处在一个这样一个舒服的状态中。好,1,2,3。”

“很好,现在我需要你认真看着你前面的大屏幕,认真地看,就好像你面前出现这些一样。”

这时屏幕上开始出现各种女性腿部的照片,但奇怪的是,都是些如自己妈妈一样般的又肥又粗的腿,毫无美感可言。这时,表姐开始喊马特,“马特,开始准备,注射A试液,开始时量少一些,逐步增加。”

马特开始略有些笨拙地注射,只见随着试液进入郑铎体内,郑铎整个身子仿佛更加舒爽,表情也开始出现微笑,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这是让人变得兴奋的药剂。”马特随即往下看去,显然,郑铎下体正在慢慢勃起。

在连续注射了几针后,马特又用特制的药品进行了消毒,以使郑铎在醒来后也不会怀疑自己胳膊上的伤口。

接着屏幕上的图片开始变化,开始出现了令人垂涎的各种美腿的照片,包括各种丝袜、各种光腿,令马特有些神往。“马特,开始注射B试液。”

不必说了,这肯定是让人痛苦的药。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两人在理疗室中忙了一个多小时。马特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又使表姐进入了催眠状态中,并让她只当刚才是一个梦境,正常叫醒郑铎,他则偷偷地溜走了。

接下来的几周,郑铎又几次来到理疗室,马特又与表姐一起对他进行了其他改造。



这天晚上,马特回到家与母亲孙雅君一起吃着饭,看着电视。孙雅君自从上次接受了李嫣茹的催眠后,心情变得好多了,也不再唉声叹气,也常与马特聊天。让马特心里十分高兴。

这时电视上播出的新闻出现了一则报道,是关于郑铎的。

“今日,由全市最大的企业郑氏集团独家赞助的‘中年选美大赛’正式开幕,集团总裁,也是本次选美大赛的总评委郑铎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郑铎:‘因为我自小受我母亲的影响比较大,她自小就用她实际的行动教育了我什么是真正的美。在这里,我也是想通过这个活动来告诉大家,女性到了中年,迎接她们的不是年老色衰、也不是油盐酱醋,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美丽。’”

在电视镜头里,获胜的中年佳丽们一一上台与郑铎握手,而郑铎总是紧紧地握住她们的双手,似乎还带着轻柔的抚摸,郑铎的眼神也透露出点点的猥琐。有些出乎大家意料,却在马特意料之中的是,前三名的佳丽都是与自己的妈妈一样,身材丰满,双峰雄伟。

还有一个细节让马特倍感欣慰,就是郑铎身边的秘书似乎也换成了略显丰满的年轻女性。

“这个郑铎,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他握手的模样,迟早这个公司毁在他手上!”

“妈,您别这么说,说不定过几天他就会回来求您回去工作呢。”

“哼,让我回去我还不去呢。”

这时,门响了。



“嫣茹,你怎么来了。”

“阿姨您好,我在附近办点事,刚好到您这里来,看看您和……马特。他……在吗?”

“在,在,快进来吧。”

说着孙雅君便招呼李嫣茹进门,马特一抬头,今天的李嫣茹显得比上次要惊艳许多,紧身的大深V领T恤露出几乎整个酥胸,连两个白皙的肩膀也露出半边;平日中朴素的直黑发,也变成了现在的褐黄色波浪,大红色的嘴唇在白嫩脸庞的衬托下更显迷人;下身暗红色波浪裙刚刚能够盖住臀部,将白皙的大腿展露无遗。

“今天干吗去啦嫣茹,穿的这么漂亮,约会去啦?”孙雅君在一旁打趣道。

“没……没有……”李嫣茹似乎有些紧张地小心回答着。

“好啦,你们先聊,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

“阿姨您不必忙碌。”

这个过程中马特显得有些爱答不理,其实自己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表姐的动向。李嫣茹坐下后有些不自在,时不时偷瞄着马特,很快脸上出现一片红晕。左手不自觉地在自己胸口来回抚摸,右手更是移向正在不断摩擦的两腿之间。

“嫣茹,来,吃水果,最近工作忙吗?”孙雅君端着水果坐在李嫣茹旁边。

“谢……谢阿姨,工作,还好,还好……”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李嫣茹在努力忍耐着什么,并且呼吸变得异常粗重。

又经过了几轮心不在焉寒暄后,李嫣茹突然站起来,道:“阿姨,不好意思,我能去……去趟洗手间吗?”

“当,当然可以,就在那边。”

“谢谢。”

马特以拿东西为由,故意走近洗手间的位置,竟听到了几声轻微的呻吟声。与其说是轻微,倒不如说是努力用手捂住嘴巴在呼喊。马特猥琐地一笑,回到客厅,这时电视上出现了一则新报道。

“本市的龙头企业瑞远公司总裁周琦慧今日表示,本公司将不会受到谣言影响,继续努力发展,为本市经济贡献应有的力量。”

“周阿姨还是那么漂亮。”马特不禁心里想着,忽然有个想法浮现在脑中。



过了约半小时,李嫣茹才回到客厅,头发略有些凌乱,走路也更加不自然。

“怎么啦嫣茹?”

“没事阿姨,我只是……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那……阿姨,我先告辞了。”

“这么快啊,再坐会吧。”

“不了。”

“嫣茹姐?”这时马特忽然喊出。

“恩?有……有事吗,马特?”

“恩……这个周琦慧周总也是咱们的客户对吧,能不能在下次她来时我去观摩啊?”

“这个……好。我先走了。”嫣茹回答的心不在焉,似乎只想尽快离开。

送走表姐,马特来到洗手间一看,果然自己特意放在这,涂有些许春药的内裤不见了。真不知道表姐是怎么偷出去的。



第二天李嫣茹来单位来的特别晚,基本上是压着点到的,这对于李嫣茹这么一个习惯早到的人来说,极不寻常。而且李嫣茹似乎有些憔悴,几乎挂着重重的黑眼圈,显然是昨晚没能睡好。她匆匆来到办公室坐下,挠挠头,有些困。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李嫣茹脸一下子又红了。

自从她发现自己多年收集的东西失窃后,便觉得整个生活少了些什么,整日提不起精神。在实在无奈的情况下,她才假托有事来到马特家中,趁马特不注意,来到洗手间中。皇天不负有心人,正好有一条马特的蓝色内裤放在那里。李嫣茹来不及想,先拿起内裤自己贪婪地闻起来,多么熟悉的味道,她自己心里想着。

但一下她又犯了愁,自己来洗手间并没有拿着包,如何将这条内裤带出去呢?正一筹莫展之际,她忽然想到,可以自己穿上这条显得有些肮脏的内裤。那天李嫣茹特意穿了一条丁字裤,外面是波浪短裙,穿上马特的内裤之后,仍有可能被看出来。但李嫣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正欲往外走时,忽然自下体开始一股欲火烧遍全身,而且愈演愈烈。李嫣茹接着坐在马桶上,发现内裤已经湿透。她费力地并且似乎有些粗鲁地脱下内裤,开始用力地抚摸自己的美穴,同时将手伸进自己的上衣中揉搓自己的右乳。不一会,她就达到了一个高潮,整个人都在不住地颤抖着,自己也瘫软在马桶上。

好容易回到家中,情况也没有多少好转。一晚上李嫣茹都在自慰中度过,她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睡去的,只知道,早上自己起来时,手指还在自己的下体中。

想起这些,李嫣茹脸上顿时火辣辣的,但一想起马特和昨天自己的那些幻想,下体又有些湿润。李嫣茹不禁掀开短裙,发现自己椅子上已经有些许印记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不知羞耻了?!”



今天郑铎又来了。照例,在他进入催眠状态后,马特来到理疗室。这次,马特不等表姐说话,直接让她陷入催眠状态中,因为马特知道经过前段时间的不断诱导,郑铎的审美观已经成功被他们改造,同时,青年时的记忆也使用与对付李嫣茹同样的方法进行了修改,今天将是一个收官的阶段。

“嫣茹,除非我命令你,否则你不会听到我们的任何对话,明白吗?”

“明白……”

“很好,郑铎,请你说一下,在你的心目中什么样的女人最美。”

“丰满的身体,饱满的胸脯,浑圆的臀部,成熟的容貌,最好是中年。”

“为什么呢?”

“因为我自小缺少母爱,母亲很小就离我而去,由此我有很强烈的恋母癖,强烈地爱恋着中年的女性。”

“那请问,你最爱的女人是谁呢?”

“是……是我的母亲……”

“那……请问,你还记得你的母亲长什么样子吗?”

“我……我……不记得了。”马特上次已经诱导郑铎消除了她对自己母亲的全部记忆,因为郑铎只有小时才与母亲一起,所以记忆本身就少,消除起来难度也不大。

“那你还记得孙雅君吗?”

“孙阿姨,记得……当然记得……”说这些话时,郑铎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整个身子也颤抖了一下,轻轻地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那,请你给我描述一下你对她的印象。”

“孙阿姨……是一位美丽动人、令人神往、极具魅力的……的……长辈。她像母亲一样,对我无微不至,我很……很喜欢她。”

“仅仅是喜欢吗?不要怕,来,说出你真实的想法。”

“是……我喜欢她,喜欢她的性格,喜欢她的肉体,甚至是渴望。我渴望能够吸允她的胸脯,甚至……乳房;渴望能够抚摸她的全身;渴望她用她粗壮的美腿夹住我的下体,啊……”说着郑铎开始兴奋起来,下体也开始膨胀起来。

“很好,还记得你十六岁时见到孙雅君时的情形吗?那天她穿了一件蓝色宽肩西装,当时你惊呆了,因为你压根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她让你全身兴奋异常,准确地说是欲火焚身。你迫不及待地冲进厕所,你达到了自己第一次高潮。在那之后,你痴迷于孙雅君,想办法与她接近,但是你从没想过用不正当的方法与她发生关系。每次见过她之后,你都会兴奋去自慰,这些你都记着吗?”

“啊……记得……记得……”

“很好。但她现在不在你们公司了。”

“啊……是!”郑铎脸上立即变得非常痛苦。

“对,这让你心里难受异常。所以,你得想办法把她请回公司不是吗?”

“是……一定,一定要请回来。”

“请回来……做什么呢?”

“请回来……请回来……做我的秘书,对,做我的秘书!”

“对,很好,所以不论用哪种方法,你都要请她回来工作不是吗?”

“是……”



“很好。嫣茹,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

“好,嫣茹,你看过色情片吗?”

“恩……看过……”

“恩?在哪?”

“在学校时,有次在图书馆,一个男同学在角落里看,我无意中看到的。”

“你对色情片有什么看法。”

“很肮脏……”

“其实……不是的,你在那次无意中看到后,对色情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会关注每一次A片的更新,有时会因为找不到种子而暴跳如雷。你最喜欢的类型是姐弟乱伦的戏,不是吗?这让你兴奋异常,每次看时,你都会把影片的主角当成自己,而弟弟则认为是你的表弟马特,这让你很兴奋不是吗?”

“啊……啊……是……很兴奋。”

“很好。你会开始浏览各种催眠色情网站,来寻找一下心灵的慰藉。同时,你也将自己写文,而你最喜欢的剧情还是姐弟乱伦,不是吗?”

“是……”

“很好,那么接下来你们将回到现实中。”



这一天晚上,马特与母亲孙雅君同看电视,忽然,门响了。

“郑总?您怎么来了。”马特前去开门,不禁有些吃惊。

郑铎显得有些狼狈,额头上有些许汗珠,显然是匆忙赶来,而且显得有点紧张。“我……我……正好顺路过来,你……妈妈在吗?”

“哦,在里面呢,您请进。郑总您没来过我家吧?”

“是……这是第一次。”

“那……您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呢?”马特诡笑一声,道。

“啊……我……那是……孙阿姨之前工作时有填过简历表啊。”郑铎慌乱地寻了个理由来掩盖了自己专门找人查找地址的事实,“孙阿姨呢?”

“她啊,在卧室呢,您稍等一会。先喝点茶。”

“好……”郑铎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喝了一大口茶水,用力松了松领带。

“郑总,您怎么来了。”孙雅君脸上表情有些复杂,穿了意见宽松的衣服走了过来。

“孙……孙阿姨,这么晚打扰了。”郑铎一下站起身来,恭敬地道。

“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你来找我这个下岗工人有什么事吗?”

“我……孙阿姨您别生气,解雇您这件事是董事会那些人定的,您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

“好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总是能够找到理由。你今天要是来解释这个的,就不要说下去了,该懂得我会懂。我现在已经想开了,活得很快乐,这不会让您失望吧,郑总。”孙雅君的话中还是带着些许火药味。

“孙阿姨,看来您还在生我的气,算我年轻不懂事吧。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解释我这幼稚行为的。而是来,真诚地恳求您,回公司工作。在您离开的日子里,我总觉得……不,是我们都觉得少了些什么,都非常思念您。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我……真的需要您。”说这些话时,郑铎有些哽咽,不由地握住了孙雅君的手,接着似乎反应过来,一下松开了,“我是说,公司,公司真的需要您。”

“你……你说让我回去?”孙雅君听着瞪着湿润的双眼,喘着粗气,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对!真诚地希望您能回来,你看,合同我都带来了,只要您肯签字,您明天就能去上班。当然职务可能要变一下,我这边正缺一个秘书职位,孙阿姨您如果不嫌弃,就屈尊做一下……我的秘书。”

“我……”孙雅君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一起身,捂着嘴流着泪跑到卧室里了。

“孙阿姨……孙……”

“好了郑总,您一下反差这么大,我妈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马特在一旁笑道,他笑倒不是因为母亲拒绝了这个提议,而是他注意到,郑铎的裤子早已撑起了高高的帐篷,虽然他极力在掩饰,但依旧十分明显。

“是……是……”郑铎失去了往日的干练,喃喃地瘫坐在沙发上。

“郑总,我倒有办法能让我母亲签字。”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郑铎闻听此,立马站起来,双手抓住马特的双肩。

“当然,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

“只是我最近有些囊中羞涩。”

“我道你说些什么,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开个价吧。”

“郑总,这不合适吧。”

“什么不合适的,快说。”

“二十万?”马特本想说个高价,好留下砍价的余地,为想成郑铎立马说,“好,没问题,我这就给你。这里有一张卡,没有密码,中间有十万块,你先拿着,等事成之后再给你剩下的。”

“好,那就先这样吧。”

“一切都拜托你了。”郑铎一脸恳求的表情看着马特。

“没问题。”



“妈妈,妈妈,我能进去吗?”

“妈,他已经走了。”

“那好吧,你进来吧。”

马特推门进来,发现孙雅君仍在抹着眼泪。梨花带雨,让已有不少皱纹的母亲的脸有了些许别样神韵。

“妈妈,您为何要拒绝郑铎呢?”马特拿过纸巾,递给孙雅君。

“没有,回去工作确实很好,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他让我走我就走,让我回我就回。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这样也不错,我也每天挺快乐的。”经过上一次的催眠,孙雅君的心情变得十分开朗,但现在马特看来反而有些棘手。

“恩,妈妈,咱们不提这个了,不回就不回了。对了,妈妈,上次嫣茹姐给您做的催眠您觉得怎么样?”

“效果很好啊,做完之后我觉得很轻松。”

“妈妈,我最近也学了些催眠,不如我来给您再做一次吧,让您再轻松一下。”

“是吗!哎呀,我们马特算是学到本事了,好了,妈妈这次全力配合你。”

“好。”

两人回到客厅,马特拿起自己的打火机,看着燃烧的火苗,道:“妈妈,你现在要注视着眼前的火焰,专心地看,努力看着火焰的中央。其实火焰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单调,它是由各种颜色组成的。你要努力发现它其中的各种色彩。红色,你看到红色了吗?”

“看到了……”

“接着是……橙色……再接着……是黄色……”

马特用着自己还不太熟练地话语催眠着自己的母亲,而孙雅君也随着他的引导全身都放松下来,最终瘫软在沙发上。

“妈妈比我想象的要容易接受催眠啊。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听到了……”

“恩,你愿不愿意回原来的公司上班呢?”

“不太想,当初他们做的太无情,我无法原谅他们。”

“妈妈,听我说,其实你觉得回去上班也没什么,你心里并不会太在意。”

“不,不回,我无法接受这些。”

妈妈斩钉截铁的拒绝让马特猝不及防,他一下明白了,在他的印象中,妈妈都是一个好强而且很固执的女人。看来他得迂回行事了。

“妈妈,你现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谁?”

“是……马特,我的儿子。”虽然妈妈的回答在马特意料之中,但是妈妈的话还是让马特感动不已。

“恩,很好,妈妈,下面我会喊几个数字,没喊一个数字,你对你儿子的爱就会增加一层,明白吗?”

“明白。”

“好,一……爱增加一层……二……增加一层…………十!妈妈,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不是你的儿子?”

“是……”

“很好,那你最大的愿望是不是让你儿子能够过上好日子呢?”

“是……”

“那是不是需要赚更多的钱呢?”

“是……”

“那以你现在工作的收入足够吗?”

“不够……”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回到郑氏集团,去做郑铎的秘书?”

“这……是……”

“虽然你心里极不愿意,但你为了你的儿子,你必须回到郑氏集团。而为了完成秘书的工作,你要开始学着打扮自己,不是吗?”为了让自己的母亲在年过半百时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马特下了这个打扮自己的命令。

“是……”

同时,马特心里也在盘算着如何报复一下郑铎,“妈妈,你还记得郑铎很小母亲就离他而去吗?”

“记得……”

“所以,他非常思念自己的母亲。”

“对……非常思念。”

“所以,他很有可能有恋母癖。”

“恋母癖?”

“对……他特别喜欢中年的妇女,就像他之前办中年女性选美一样。”

“是……对,他有!”

“是,你还记得他年轻时见到你就色眯眯的眼神吗?”

“记得……”

“很好,你进公司后,你会时不时挑逗一下郑铎,让他兴奋,但你绝不会让他做出过分的事情,不是吗?”

“是……”

“事实上,你就是公司里的女王,而郑铎就是你的奴隶,不是吗?”

“是……”

“很好……下面,你将醒来。”

孙雅君最终答应了回公司上班的请求,当她打电话给郑铎时,郑铎高兴地在电话里喊了出来,以至于马特在旁边都能够听得到,但她并没有第二天马上去,而是选择了下一周。即便这样,郑铎也一口答应,并且兴奋地告诉孙雅君,即便明天不来,工资也照发不误。挂掉电话,孙雅君努努嘴,道:“幼稚得跟个孩子一样。”

“在您面前,他就是个孩子。”马特在一旁帮腔道。

“我的孩子啊,只有一个。”孙雅君双手抓起马特的两腮,亲昵地道。“好啦,马特,你去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我也得早点睡,明天去买几套衣服。”



周琦慧这几天心情有些不好,因为自己所管理的瑞远公司,最近正陷入一场信任危机之中。原因是市场上出现了不少假冒伪劣的产品,而且包装质量上乘,甚至连他们之前精心设计的防伪标识都被盗用。如何让顾客再相信自己的产品,确是个问题。不过万幸的是,经过警方之努力,终于将这伙制造假冒产品的窝点铲除了。但毕竟产品受到了影响,周琦慧还是有很多需要操心的地方。

还有一个让她感到有些心烦的事情是,她的儿子,魏新,国外硕士毕业后就回国了。本来儿子回国是件高兴地事,但是,他却告诉周琦慧,他不想继续在国外攻读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博士课程。周琦慧劝了他很长时间,终于,也有所起色了。

因为压力比较大,并且事情还都往好的情形发展而使自己不是那么忙,所以,周琦慧这一阵子到李嫣茹的理疗室跑的比较勤。理疗室中有个瘦高个头、戴着大厚眼睛的年轻人,经常借各种机会与周琦慧搭讪,周琦慧知道,这是儿子魏新的高中同学,叫马特。开始时,周琦慧作为长辈以及同学的母亲,还与他交流一段。不过有时,马特一些牵强蹩脚的聊天理由却让她觉得有些好笑。

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个道理没有人比周琦慧理解得更深刻了。从年轻开始,周琦慧便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求,其中不乏富豪官宦子弟,痴心赤城之人,但周琦慧对他们都敬而远之,以学业为重。恬静不热烈的性格反而让追求的人有增无减。

魏新的父亲也是这个追求大军中的一员,他参加了几乎周琦慧参加的任何社团、组织,尤爱读书,总爱抽机会与同爱读书的周琦慧一起谈。这谈来谈去,两人发现他们的理想以及品位竟如此相投。终于在毕业前走在了一起。

之后,魏新的父亲创办了一家公司,并逐步走强。但很可惜,他的身体并不是太健康,没过几年便染重病去世。剩下周琦慧和仍旧小的魏新。为了能让魏新健康成长,也为了自己丈夫一生之理想,周琦慧接管了公司,并且将其经营成一家大公司。在这期间,原本因为结婚而偃旗息鼓的疯狂追求又开始了,而周琦慧为了魏新,断然拒绝了所有追求。在生意场上,就算是在谈判桌上,也会有人趁机摸一下她的翘臀。这些周琦慧都忍耐下来,后来也见怪不怪了,但她也从未因此而失掉自己的操守。

所以,看到马特色眯眯的眼神,周琦慧也没有在意,何况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老板,这个小伙子这点举动又算得了什么?

令她惊讶的是李嫣茹,她似乎见到马特有些紧张,没说几句话就脸红,两腿也不自然地紧闭着,难道她喜欢上马特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今天的理疗也有点特别,李医生提出这次的治疗比较麻烦,需要马特的协助。嚯,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能被李医生这么看重,马特还是有些材料的。就这样,周琦慧正常地接受了催眠理疗。



接连几天,周琦慧都到李医生的理疗室中去放松一下,每次出来,她都感觉身心舒服了很多。但每次她起身向李医生道谢,却发现她似乎也是睡眼惺忪,好似也是刚刚醒来。回到公司,周琦慧仍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但不知怎的,一坐到办公桌旁,就有一种厌恶感和山大的压力袭来,公司假货的事、组织管理的事、儿子出国的事,一股脑地都涌了上来。周琦慧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自叹道,工作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周总,周总……”

“恩?哦,什么事?”

“周总,刚才交给您公司的销售文件,您刚才一直在看,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没有?”

“哦,恩……不好意思啊,我再看一遍。”这是怎么了,周琦慧心里不禁有点懊恼,她都不记得这是秘书第几次提醒她了。刚才她还在专心地看着文件,忽然就是一阵心烦意乱,就开始走神。每次走神还都是想起自己跟丈夫的点点滴滴,或是一块去登山望远,或是临水乘舟,或是烛光晚宴,或是灯下漫步,但似乎丈夫的具体动作都是那么的模糊,但足以让自己心中甜蜜一阵了。

可甜蜜归甜蜜,工作归工作,她又被秘书提醒了。

“啊,我看了,文件没什么问题,就照这个下发吧。”

“啊,好。周总……”

“恩?还有什么事吗?”

“这几天您是不是特别劳累啊,多注意休息。”

“谢谢,我会注意的。”

秘书走后,周琦慧长舒了一口气。现在她又开始走神了。这次她想起了以前丈夫与自己聊天时,不时在手中转动一下手机。

“哎?这个动作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最近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在理疗室,是……马特!临走时与我搭讪时,他一直在转动自己的手机。没想到他也有这个习惯。

“哦,还不止这些,就连他色眯眯的眼神都跟自己丈夫第一次见我时如出一辙。他俩……真的好像!”周琦慧托着腮帮子自己笑起来了。



这一天就在这集中精神和走神之间的斗争中结束了,周琦慧疲惫地回到家,魏新和保姆正在等着她一块吃饭。吃饭过程中,周琦慧心里想着很多事情,既有今天走神的内容更,又有工作上的事,所以有些心不在焉。而正在享受暑假的魏新在谈论着自己今天实习的情况,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走神。

“哎?魏新,你有个同学叫马特是吧?”

“啊?马特,是……是啊,我高中同学。妈,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被打断的魏新诧异地问道。

“没……没事,我今天啊去李医生的理疗室,他正好在那做助手,看着很能干哪。”

“哦哦,妈你要是不提啊,我都想不起来这个同学。他啊原来在班里就不怎么说话,我俩高一时是同桌,之后就挨着,再往后就没联系了。”魏新现在对马特的印象就是这小子高一时就时不时提魏新的妈妈如何漂亮,模样十分猥琐。

“哦,是吗,他……现在可是很努力,我说了让你有空联系他。”

“啊?我联系他干嘛,话都说不到一块去。”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再说你俩也是同学。”

“好吧,看情况吧。”

“对嘛,他……”他有些事情特别像你父亲,周琦慧原本想说这句话,但又一想,跟儿子说这些干嘛,立马更改了话题,“你实习的工作怎么样?”

“嗨,马马虎虎吧,郑氏集团还是很有实力的,郑总对我也蛮照顾的。”

“那,新儿,你博士的事情……?”

“妈!您也劝我很多次了,我也在考虑,开始我确实不想,现在我想让您再给我点时间,我再好好想想好吗?”

“好。”



一顿饭吃完回到房间,周琦慧又想起班上的事情,顿时压力又大了起来,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想打开窗户透透风,却发现根本无法排遣。她不由地打开电视,这也是她的一个习惯吧,就是每天看一下电视新闻。但今天,她发现新闻显得那么枯燥乏味,根本让人提不起精神,而且让心情更加沉重。

周琦慧拿起遥控器,频繁地换着台。忽然,一个电影频道吸引了她,此刻正在播放的是最近上映的《万物生长》,现在的镜头,韩庚正与范冰冰在沙漠中激吻在一起,韩庚的头埋在范爷的酥胸之上,范爷眼睛迷离着,抬起头呻吟着。这一些在周琦慧平时看来都是一些糟粕的片段,此刻却拥有着无限的魅力。看到这些,她仿佛忘却了工作,忘却了压力,整个人都仿佛漂浮在天空之中,只享受人类最原始的快感。

她不由地舔了舔已经有些干的嘴唇,双手不自觉地移动到胸口,隔着衣服开始抚摸自己雄伟的双峰。啊,就是这个,感觉太好了。

这时,影片的片段结束了,周琦慧不禁感觉有些怅然若失。她立刻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各种影片的激情片段。每找到一个片段都让她兴奋不已,她粗鲁地脱掉自己的上衣和长裙,长裙只脱到膝盖位置,她便忍不住开始抚摸自己的下体。

忽然间,她发现自己看完了几乎所有片段,一转头,看到自己正两腿大开地坐在椅子上,上身赤裸,一手在操作鼠标,一手在揉搓自己的双峰。

天哪,我怎么可以做这些。一股巨大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赶紧擦掉所有秽物,删掉刚刚看过的片段。心情有些沮丧,但心里对工作的压力却没有那么大了。



此刻,马特正啃着苹果,看着眼前李嫣茹为他写的《关于二号题目女士的思想改造计划》,默念道:“目标对象,目标任务,对象背景,具体流程,控制措施,计划时间表。内容还挺齐全,不愧是我百里挑一的表姐。哎?这个具体流程写的不错。”

马特开始小声逐条念道:

“1、考虑到二号的背景为公司总裁,中年丧夫,抚儿十载,具有较强的心理调节能力和心理防御能力,所以仍旧采取比较稳妥的逐步更改记忆的方式。第一步就是通过模糊其对丈夫的某些记忆,形成一定记忆空白区;第二步,利用二号对乙方(即马特)的现实记忆,补充至记忆空白区,达到对丈夫记忆的复制及替换;第三步,利用二号自身记忆产生的好感拉动其主动靠拢目标任务。

2、因二号的思想极为坚定,只依靠主动拉力难以形成明显效果,所以应当塑造多重人格来增加对二号的推力。具体步骤为:第一步,增加其压力,使其不堪重负而寻求解脱方法;在这里,为了不使其对理疗室产生怀疑,应当注意使其刚刚做完理疗时心情舒畅,其后增加其压力;第二步,引导二号对色情片段的向往,认为这就是解脱方法;第三步,通过前两步推动二号放开自己对性的认识,同时靠拢目标任务。”

就看看这个计划实行的如何了。马特心里想着,接着他又悠闲地逛了逛久违的物恋。

这时,一个新申请的文章引起了马特的注意,讲的就是姐弟相恋的内容,再看文笔,似乎真的就是表姐的。没想到,表姐行动得这么快,U大,是不是要感谢我为物恋增加了一个写手啊。马特得意地笑了。



“柔风,淡月,湖面泛起涟漪点点,一个孤独的身影在岸边呆呆地坐着。她,一个注定纠结一生的人,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她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生活,搞不懂为何自己会有那么多匪夷所思的冲动。但,她似乎并不想改变,因为她很快乐。当然,也有很纠结无助的时候,比如现在。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洒在她略显忧郁的半边脸上。这月亮好亮,就像,就像表弟的眸子。她想着,脸上一片红晕,她摇摇头,仿佛月光在轻抚着她滚烫的脸庞。

“今晚的风儿很轻、很凉,一缕风调皮地抓起几缕秀发,痒痒的。这风好舒适,就像,就像那年与自己的男友同去海边时的风,仿佛风中还留存着他对她说的话,他对她做出的誓言。对了,很长时间不与他联系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这两个男人仿佛便是她命中注定的煞星,纠缠在她的心中,而且越来越紧。

“一个是才华横溢、完美无缺的表弟,一个是青梅竹马、爱护有加的男友,她对他俩的感情虽然显得如此纠结、无法取舍,但细说起来,两者根本是不一样的。她对自己的表弟是一种近乎崇拜的敬仰,这可能催化出爱情,但显然她对他不在这个范畴,但略显讽刺的是,她对他却充满着性的欲望,一种原始的欲望。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这样一个矜持的姑娘总会出现这样的想法。而对男友,她想到的更多是甜蜜,与他在一起时没有任何压力,仿佛时间静止在那里,一切都变得单纯简单。

“我是不是拥有双重人格?作为心理医生的她苦恼地问着自己,但总是无果而终。真不知道这两样欲望增长下去会怎样……她皱着眉头冥想着,思绪一下回到了那天下午。

“‘能听到我说话吗,表弟?’她看着表弟明亮的眸子变得呆滞,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催眠过很多人,但如同今天这般紧张的情况,除了第一次催眠别人,就是这次了。

“‘恩……’

“‘表弟,我想我们应该做一些改变了。’

“虽然她知道这是完全不符合道德要求的,但是,心中的欲望驱使着她这么做。她改变了表弟的审美观,让他看到如她一般高挑、长腿、白皙的女人变心潮澎湃。想想也觉得不好意思和羞耻,她不禁咬咬嘴唇。但又想到那天催眠完成后,表弟看自己那贪婪的眼神,她的下体便传来阵阵酥爽的感觉。她多么希望在与表弟擦肩而过时,能够多蹭到一点表弟的皮肤,甚至表弟能够趁机捏一把自己的屁股,可表弟是那么正直而俊朗的人,怎么会如同我一般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

还是改天再看表姐的写的文吧。说起表姐,马特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的。按照暗示的顺利程度而言,表姐此刻应该就在自己掌握之中,这几天却奇怪地开始有意地回避与自己的眼神接触,不仅如此,连说话也是点到为止,绝不多说一句话。更加令马特心烦的是,即便是让表姐进入催眠状态下,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虽然有这么多疑惑,马特还是决定放一放。因为,他现在的心思都在他自小痴迷的周阿姨身上。但明天,他还是打算去郑氏集团去一趟,虽然妈妈明天才开始正式上班,但他与郑铎还有些事情要做。

“马特,真是太感谢你了,你不知道,陈阿姨对于我,还有我公司有多么重要。”

“郑总,我要感谢您让我母亲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应该的。马特,其实……”郑铎还未说出话来,门外一个声音喊来,“老郑!这里有什么贵客啊,连跟我逛街的时间都推迟了?”

接着就是高跟鞋哒哒的击地声,马特与郑铎都往门口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着黑色丝质连衣短裙的女子翩翩走来,这女子足有一米七二的个子,身体与其说是匀称,倒不妨说是火辣。一般瘦的人胸部都不大,但这个女子却是胸器十足,加上走路一直在晃动的翘臀,十分勾火。白皙的面容让一对浓重的红唇更加突出,虽说面容并不属极品,但身材完全将这部分分数补了回来。

哎?这不是电影明星南馨予吗?在马特还在高中时,南馨予便在荧幕上崭露头角,成了众人心中的女神。其高冷的气质,惹火的身材,以及出彩的演技都捕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心,其中便包括马特。但前几年,南馨予忽然淡出人们的视线,听传闻是嫁给了某个富豪,难不成,这个富豪就是正在眼前的郑铎?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还真的是人生赢家啊,不过……似乎很快就不是了。

“予儿,不好意思,我这马上就谈完了,谈完咱们就一块去。”

“我倒是什么重要客户呢,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南馨予缓步走到郑铎身边,双臂叉在胸前,似有些轻蔑地看着郑铎和马特。

“啊,我来介绍一下,予儿,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孙阿姨的儿子,马特。马特,这是我的妻子,南……。”

“南馨予!”

“你认识她马特?”

“啊,我一直都是馨予姐的影迷,没想到在这里碰见您,您好。”说着马特起身伸出手来,却立刻僵在那里,因为南馨予一点伸手的意思都没有。

“啪!”马特一拍巴掌,道:“这里还真有蚊子。”顺势就把手收了回去。

“馨予姐,您能给我签个名吗?”虽然刚才冷了场,但马特仍期盼着看着面前的偶像。

“不好意思,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先走了,你们聊,不过我告诉你啊,五分钟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自己去了!”说完,恶狠狠地瞪了郑铎和马特一眼。

“不好意思了马特,我……”

“我明白郑总,咱们长话短说就好。”

“好,来,马特,这是我们说好的剩下的钱。”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郑总,其实,关于这件事,我觉得这件事上,我们合作的空间有很大。”马特一脸诡笑地看着郑铎。

“哦?说……说来听听。”

“我们可以……”郑铎附耳上闻,脸上也露出贪婪的微笑。

“小马,不,马哥!你的主意实在是太好了,放心,如果这些事情真的可以,条件你随便开,我绝对答应!”郑铎用力握着马特的双手,用力地摇着。马特想着刚才南馨予那般的无理,咬了咬牙,心想,咱们走着瞧。



马特自郑铎的办公室出来,迎面碰到了正拿着文件快步行走的魏新,马特一下就认了出来,道:“魏新!”

“恩?您是……您是……你是马特!”

“对啊,是我,高中毕业后就没见过你。只见到周阿姨了。”

“哦,我妈跟我说过,说你在一个心理诊所里面工作?”

“对,找不到工作呗,就先到我表姐的诊所里工作了。你在这里上班?”

“没有,我在这暂时实习,你今天到这来干嘛?”

“我找郑总有点事。”

“哦?找郑总?”魏新一脸怀疑。

“是,我妈妈在这工作。”

“啊?令母在郑氏集团工作啊,敢问令母姓名,别见了面礼数不周。”

“孙雅君。”

“啊?孙雅君是……是你妈妈?”

“对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两人后来谈了什么,魏新都没听进去,心里琢磨着。孙雅君不是郑总新招的秘书吗?马特的母亲,至少也得四十五岁了,郑总找这么一个老秘书干嘛?难道他喜欢中年妇女?怎么可能!哦,有可能她像我母亲一样漂亮,有可能她的业务水平相当了得,听说还是原来公司的老员工,郑总还是有水准的,不落窠臼,只重实效,不看外表,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想到这,魏新会心一笑。

等过了两天,孙雅君一来上班,魏新傻眼了。臃肿的体态把整个OL套装撑得满满的,不但是胸部和屁股,甚至是腹部也是满满的。领子大开着,脖子上挂一条并不算昂贵的翠玉项链,脸上画了不知多浓的妆,但掩不住眼角的皱纹。特意做的红色美甲与浓红色的嘴唇相映成趣。黑色网状的丝袜也被紧紧裹在两腿之上,配以艳红色的高跟鞋,一切应该十分诱惑妖娆的穿着却因比例的缘故,顿失美感。浓重的香水味也飘满了她走过的每一间办公室。

虽说与传统意义上的美大相径庭,但魏新似乎也能从中感受些美丽,只不过,这个孙秘书,中年的孙秘书,有点过火了。郑总怎么会选她呢?

而且,这个孙秘书似乎对业务一点都不熟悉,魏新在送文件时,时常看到她手忙脚乱地在整理文件,甚至有时张冠李戴地让郑总签错字。但更奇怪的是郑总的表现,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和蔼地纠正她的错误,并且经常走到孙秘书身旁,细心而尊敬地指点她。仿佛,她才是真正的老板。

我的天哪,郑总怎么会选她呢?Sample Text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